两年从0发展到77.5亿美元:我们可以向这家初创企业学些什么(一)

神译局·2021-10-16 08:00
一位Hopin早期员工的复盘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现在的科技企业跟以前的不一样了。其关键特征之一是这些新企业的扩张速度。活动组织初创企业Hopin是有史以来发展速度最快的欧洲科技公司之一,在短短2年之内就从0发展到估值77亿美元,尽管这其中有疫情的关系,但也离不开他们的闪电扩张经验。公司最早的员工之一Dave Schools对Hopin取得闪电式成功进行剖析,总结出他们的经验:行动要快,先不要管完不完善,要保持方向感(并时刻记住引导自己前进的指标),不断交付。本文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三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2019 年 10 月,作者(右)与Johnny、 Lameece在伦敦出席Tech Day

我刚刚在Hopin庆祝了自己的两周年纪念日。这家公司刚成立几个月,还处在测试阶段的时候我就进去了——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收入,没有拿到融资,也还没有一个全职员工。现如今,Hopin拥有 800 多名员工,而且结束一轮 4.5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迄今已筹集了 10 亿美元的资金。

我想现在是回顾一下的好时机了:回顾一下我们迄今为止的走过的道路,分享一些故事和经历,提炼出一些经验总结,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该从何说起呢?也许最好就是从头说起,因为经常有人问我是怎么成为Hopin 的首批团队成员的。

那是2018 年 12 月,我曾经为我的Medium出版物Entrepreneur’s Handbook采访过的一位新朋友,给自己的关系网里面他认为存在交集的人发了一封一行字的邮件。这批人当中就有Johnny Boufarhat。

David Markovich群发的邮件。其中一位收件人是Johnny Boufarhat,名字给拼错了。

当时我正在开发 Party Qs,一个开场白app,而 Johnny 正在开发Hopin (当时还叫做“Hopiin”),一个通过视频以虚拟方式将大家连接起来的网络平台。Johnny回了邮件,然后我们联系上了。

大家当即一拍即合。Johnny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之一。他很有智慧,不像是学者,而像是世界公民,非常的率真,有很远大的抱负。他的好奇心非常强烈,他喜欢辩论,他的交流方式可以说十分的丰富多彩。作为一名开发者,他的行动速度之快也让我感到惊讶。他可以在一个周末内开发出一个功能,比我之前遇到的任何开发者都要快。

2019 年上半年,我们开启是跨越网络的友谊——Johnny在伦敦,而我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每次我们上Hangouts聊天时,Johnny没过几分钟就开始屏幕共享,向我展示他给Hopin开发的最新功能。我每次看都会愈发地好奇。他在创造的是一种真实的活动体验,只不过是虚拟的形式。它跟市场上其他产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仅聚焦在内容消费上(如网络研讨会),而且还注意了将世界各地的人连接起来。

很快,我开始在Hopin上举办最早的活动之一。2019 年年中,我为 Entrepreneur's Handbook 的在线社区举办了一场虚拟的pitch交流会。

那场活动是一切的原点。我就发了两次邮件邀请我的订户群。通过Hopin ,我得以成功举办一场覆盖世界各地数百人的活动,而且轻松赚到数千美元。我在想,如果这对我来说这么容易的话,想想其他人又可以用来做什么呢?我仿佛看到了举办活动的未来样子、社区参与的解决方案、以及远程办公等等,所有这些都包含在Johnny的宏大愿景当中。

2019 年 10 月,我飞往伦敦,第一次跟Johnny见面并一起工作。他带我去到肖尔迪奇的BRAT 餐厅,在那里我吃到了自己吃过的最好的牛排。

Johnny 要做产品开发、融资、招聘等各种工作,而我则主要专注于填补 GTM (市场进入)职能的空白——包括销售、支持、成功、营销等——尤其是产品营销、内容和传播。在那段时间,我们根本就没有疫情即将来临的概念。一切都是外拨销售。能让谁免费尝用Hopin搞一场活动就是胜利。

2020年一月,我达成了Hopin的第一笔企业交易(戴尔)。那是在旧金山,久负盛名的初创企业大会TechCrunch Disrupt 2019上。

有趣的是,对于TechCrunch将在接下来的两年在 Hopin上举办 Disrupt,我当时几乎毫无概念 。

2020年2月,我记得那是第二次去伦敦之后的回家之路。在希思罗机场我被机场工作人员盘查。保安还检查了我的随身行李和鞋子。但当我登上回家的飞机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我的2020 年 3 月的日程屏幕截图。出于隐私考虑,隐藏了全名和公司名称。

尽管 2020 年对全世界来说是糟糕的一年,但对于虚拟活动行业来说,这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个福音。当活动行业“转向线上”时,Hopin变成了它们的生命线。Johnny决定提前上线,这无疑给我们带来了先行优势。尽管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但我们强行让自己做好准备。

看看我上面的日程安排屏幕截图就可以看出,演示请求快把我们的收件箱给挤爆了。我们的日程安排一周7 天都排得满满的。情况很残暴,但令人振奋。我们的交付赶不上订单。我们招人的速度不够快。Johnny鼓励我们招进来的每一个人一到位就至少再招三个人进来。随着活动数量的增加,Hopin的病毒式增长循环变得炙手可热,吸引了更多的参与者。其中的一部分人变成了组织者,他们组织了更多的活动,带来了更多的参与者,从而制造出更多的组织者。Hopin 的增长指标每个月都在飙升。

在这段时间,战斗中同一战壕内的同时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同志友谊。整支团队都被迫身兼数职。工程和营销的做起了销售,销售的做起了客户成功,客户成功的做起了支持。

2020 年 6 月,我们聘请了第一位 C 级高管, 由Armando Mann担任Hopin 的首席商务官与董事会成员。凭借 Armando 在Salesforce 、Dropbox和与 Google的 GTM 领导经验,再加上 Johnny 无与伦比的宣传技巧以及伯乐慧眼,我们得以随着疫情的到来迅速扩大规模。

我从来都没想到过这一切会来得如此之快。我进来的时候就知道公司很有可能取得成功并稳步增长。但结果不是这样。借用埃隆·马斯克最喜欢的电影《太空炮弹》里面的一句话来说,这速度实在是太荒谬了。

资料来源:dealroom.co 及 Google Finance,数据截至 2021 年 3 月 1 日

以下是Hopin的发展时间线:

  • 2020 年 2 月,Hopin 拿到种子轮融资,650 万美元,8 名员工

  • 2020 年 6 月,Hopin 拿到A轮,4000 万美元,60 名员工

  • 2020 年 11 月,Hopin 拿到B 轮,1.25 亿美元,215 名员工

  • 2021 年 3 月,Hopin 拿到C轮,4 亿美元,400 名员工

  • 2021 年 8 月,Hopin 拿到D 轮,4.5 亿美元,800 名员工

也就是说,Hopin在两年之内就筹集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资金。

关于这些融资里程碑,有太多故事可以讲了,我会留待改天再说。但是,你可能已经注意到2021年公司的员工一下子从400人就跳到了800人。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强大的内部招聘引擎,而且也是因为Hopin完成了5项人才收购,其中最突出的是StreamYard——2021年1月,我们花了2.5亿美元收购了这个全球领先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

现如今,Hopin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多产品的平台。我们为各种活动提供解决方案——虚拟的、现场的、混合的、内部的,应有尽有。通过StreamYard以及我们的其他产品,我们还为创建视频内容提供了一大批实时流媒体解决方案。

我们每周要迎来20到50位新员工,被 Fast Company 等评为2021 年的最佳就业选择之一,还入选了 2021 年福布斯云计算的 100 强。

最近,我们刚刚宣布聘请 贝索斯的前影子顾问,亚马逊食品杂货技术高管 Wei Gao担任Hopin 的首席运营官。

我每每醒来就会回想公司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的。我们现在已经算是一家企业了,是我迄今为止工作过的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

为了说明生活变化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2019 年 5 月 13 日的时候我写下了这篇日记,当时我刚满 29 岁,还没加盟Hopin。

我在 2019 年 5 月 13 日写下的日记。

对于我很快就将登上发射台,并坐上有史以来爆发速度最快的火箭之一,我当时几乎还毫不知情。

故事讲到这里离结束还远得很,但首先,我先来总结一下我在Hopin早期以来学到的各种经验教训。

译者:boxi。

+1
2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据统计上半年净利润500亿元

2021-10-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