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众不爱漫才?

壹娱观察2021-09-23
国内还不算有漫才演员,只是资深爱好者?

肉食动物靠着联手复活者里的最高票数,补位进入下一轮。

这几乎是《脱口秀大会》行至第四季,漫才组合取得的少有好成绩。回看晋级之路,战胜王建国、张博洋组合,大胆选择周奇墨为battle对手,并献上了短时间内创作的新段子,从某种程度证明了这对漫才组合的实力。

虽然连续几季,漫才走上舞台,让其在大众中逐渐拥有了姓名,也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关注和支持,但漫才在获得观众的普遍认同和偏好上,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仅在《脱口秀大会》的节目弹幕,漫才演出时,“尬”、“不好笑”等词汇就不断飘过。

另外,由于节目中的漫才常以双人组合形式出现,关于其与相声的区别,又成为一大讨论话题。

日本短剧里的漫才

“相声需要强大的基本功,也有较为严格的师承关系。同时,有些时候,相声的创作与表演是分开的。”曾获得2020年单立人原创喜剧大赛多人组冠军——漫才组合板蓝根成员之一的植物油向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解释道,“而漫才对基本功的要求不太大,它的创作与演绎有较强的个人风格,作品由组合成员自己创作。”

“漫才的笑点特别密集,这是它最核心的一个表现形式。”来疯喜剧的漫才演员、脱口秀演员熊二表示:“其次漫才有很多出梗的方式,很接近我们现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常见、常用的天马行空的脑洞形式,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思维方式。与脱口秀等形式、内容的梗呈现方式常常蕴含智慧不同,漫才更注重天马行空的脑洞。

“脱口秀的包袱节奏要比传统的相声高很多。因为相声以两个人聊天为主,聊得差不多了,可能‘咣咣咣’几个包袱砸出来。”来疯喜剧单口、漫才板块负责人团酱补充道:“但是对于脱口秀来说,我们业内有一个评价体系,就是在一段成熟的脱口秀里,一分钟应该是3.24-4个笑点, Sketch(美式小品)大概是一分钟三个笑点,漫才的笑点要比这两种更高。在成熟的漫才里,甚至两个人每一次对话都会有一个笑点。这可能是不少演员尝试漫才的原因,也是漫才的不同之处。”

漫才组合肉食动物

实际上,这个日本的站台喜剧形式进入国内的时间并不长,《脱口秀大会》算得上普及它的途径之一,另外,国内也有一些喜剧俱乐部拥有漫才组合进行线下演出。一些日本影视内容也在以漫才演员为切入口,或在其中包含元素,比如2016年播出的《火花》就吸引了4万多用户,在豆瓣上打出了9.3的高分。

当越来越多的漫才组合出现在《脱口秀大会》舞台,漫才开始被更多人看到。面对着两极分化的明显评价,壹娱观察也与几位脱口秀、漫才观众分别聊了聊他们的看法。

关于观众对于漫才评价的看法、当下国内漫才发展的情况,以及演员们关于漫才创作的经验等问题,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采访了肉食动物背后的喜剧厂牌——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主理人Lucy,以及来疯喜剧单口、漫才板块负责人团酱,2020年单立人原创喜剧大赛多人组冠军——漫才组合板蓝根成员之一的植物油,来疯喜剧漫才、脱口秀演员熊二,试图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有人热情推广、有人迅速入坑、有人不太买账

《脱口秀大会》推动漫才的心一直不减。

早在第一季,李诞与王建国就曾在节目中尝试表演漫才,只是当时弹幕中关于节目的讨论依然以演员本身为主,有关漫才的也大多是“笑点在哪”、“像变相的相声”等,以及少数用主持人介绍的话语科普和介绍一些有关漫才的日剧。甚至这一段《智力问答》,在B站等平台不少UP主二创的李诞、王建国段子合集时,都没有被包含在内。

即使是两位在脱口秀领域有着较高人气的演员合作,在当时,漫才似乎并没有受到过多观众的认可。

李诞与王建国的漫才表演

然而,有一些影响从那时开始出现。肉食动物成员晃晃和大木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是因为看到了李诞与王建国的漫才组合才有了做组合的想法;与肉食动物一样,植物油也是通过这一节目接触到了漫才,于是开始搜集漫才相关的资料,并进行了学习,而后逐渐成为漫才组合成员。

从某种程度,《脱口秀大会》第一季的漫才可能没有触及更多的观众,却为不少国内漫才“从业者”打开了认知的大门。

第二季,昌叔、梓浩这个更加固定的组合出现,虽然提供了新鲜感,也走到了中后半段,但是在讨论度上还是有所欠缺。到了第三季,昌叔与梓浩也分别以个人参与节目,二人并没有走很远。

到了第四季,《脱口秀大会》节目组对于漫才的推广之心愈加明显。

李诞在节目中不断介绍漫才;橙色预警、肉食动物两对双人漫才组合登场,昌叔以单人漫才形式表演,就连王建国也选择与张博洋一起组成了漫才组合。不论是介绍普及抑或是漫才形式的数量和参与度,《脱口秀大会4》都有了更进一步。

实际上,不止《脱口秀大会》,漫才组合也出现在其他的喜剧类节目,比如肉食动物就曾参与过《认真的嘎嘎们》录制。只是,从目前国产喜剧综艺来看,尤其是脱口秀等垂类节目,《脱口秀大会》仍是最有影响力的节目之一。这从某种程度决定了,《脱口秀大会》对于漫才科普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也让其中漫才元素的出现变得更加引人注意。

漫才组合橙色预警

但可惜的是,节目在尽力普及,观众的接受程度却大相径庭。

其一反映在投票和话题度上,除了今年肉食动物在成绩和讨论度上有不错的表现,其他漫才组合很难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取得亮眼的成绩,就连李诞也在节目中表示:“如果这么接近完美的表现,也不能得到认可的话,只能说明漫才不适合这个舞台。”这或许至少从某种程度反映了现场有投票权观众的态度。

曾在线下看过单人漫才表演,又看过几季《脱口秀大会》的观众猫猫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漫才的观感与文本和表演者的表演有很大关系。但总体来看,双人漫才观感很像双人相声,就是捧哏是吐槽体质。但是吐槽体质很容易让人上瘾一段时间之后,快速感到厌烦。

资深脱口秀观众二马则表示:“漫才的节奏太快了。首先漫才演员的语速很快,再加上有一些演员的发音等问题,这就容易导致如果观众不看字幕或者开了倍速,很难听清他们的内容。同时,它没有给观众留下太多的思考空间,或者说它里面那些梗就不需要去思考,是一种即时的反馈,当观众听过、开心完了,结束之后,很容易不记得演员讲了些什么。另外,很多时候,漫才会提供一个假定性场景,演员在这个假定性里输出内容。但鉴于有限的表演时长,观众很可能还没有进入这个假定性,表演已经结束了。因此,漫才缺少了进入故事的快乐。

漫才组合昌叔和姜梓浩

不过,也有观众向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表示了对于拥有密集笑点的漫才形式的接受。在他们看来,“好笑”是第一位。不论是带有演员个人观点的表达,还是纯段子的搞笑;不论是脱口秀,还是漫才,想在当下这个快速、碎片化传播的时代,以及不少人看综艺就是需要娱乐性的情况下,有梗很重要。

如今,关于漫才与相声的区别、节目中漫才组合的梗好不好笑等问题依然是观众讨论的热点。

经由综艺节目,漫才在面对着越来越多的观众,有人入坑,也有人还不太买账。漫才开始经历发展初期的阵痛。

初期阵痛:未成型的学习方法论、演员从哪来、线上线下融合不适

不可否认,线上的不断曝光,线下垂直比赛的举行以及不少俱乐部安排的表演等,让漫才开始逐渐走入大众视线。

“以这两年为例,现在与几年前的演员数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两年前可能只有几个人,现在已经有几十个人了,大概是这样子的。其实人还是很少,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并投身这种艺术形式了。”很早就关注到漫才并开始尝试漫才创作的植物油表示。

同时,她也告诉我们,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专门独立的漫才演出,所以漫才一般还是在脱口秀大招牌下做演出。但这两年,尤其是肉食动物上了《脱口秀大会》之后,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走到小剧场表示要看漫才演出。这样的情况在两年前是不太会有的。

肉食动物线下表演

由于漫才的形式和出梗方式等,让漫才带上了不小的“中二”色彩,也为其吸引了不少年轻受众。“除了现有的脱口秀观众,我刷B站的时候会发现有一些不看脱口秀,但接触二次元比较多的用户对漫才表现出了比较大的兴趣,这让我感觉到我们值得去挖掘的观众群体还有很多。”漫才组合成员之一的植物油表示。

线上的曝光开始或多或少作用于线下。这或许与线上节目呈现出的效果和反馈不太一样。

“我觉得,首先漫才是一种年轻的舶来艺术,它肯定是有一些水土不服的。”植物油分析道:“另外一点,就是漫才这种艺术形式是有一点沾线下光的。因为它的节奏比较密,梗又比较浅,通常还是以双人表演为主,是比较能带动现场气氛的,这也导致漫才在线下可能比较吃香。而线上节目与线下节目还是有点区别的,就是线上需要有些价值输出,这其实是漫才的一个弱点,漫才做价值输出会稍微困难一些。

这也或多或少阻碍了漫才被更多人接受和大众化。毕竟,在曝光数量有限的情况下,节目的效果也受到限制,就可能会阻止观众成为其受众,从某种程度也影响更多人尝试漫才。

同时,漫才又是一个有一定门槛和难度的喜剧形式,这也让漫才演员的数量增长不那么容易。

在受访的Lucy、团酱、植物油和熊二看来,漫才在国内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还没有成型的学习方法。

目前大部分演员采用的学习方法,是找一些日本成熟的漫才作品观看、学习,从而自己创作,然后在开放麦等场合不断地练习。

日本漫才大赛《M-1》

其次,漫才组合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也不是件易事。

要有适配度,在表演时双方都可以有舒服的状态,可以自然、生动地呈现给观众,还要有默契度、相似的喜剧审美等,这本身就是一件高要求且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成本的事情。

另外,漫才还需要演员们自己进行创作与表演,在不断地练习和修改中完善自己的作品。而这个创作,不仅包含梗的设置,还要考虑搭配问题,也不是件易事。

种种因素,让漫才在国内仍然是小众的喜剧形式。

“我个人觉得,其实国内现在可能还不算是有漫才演员,大家都只是漫才爱好者。大家更多的就是以兴趣为驱动,可能有人慢慢地能够发展成漫才演员,我们现在只能叫资深爱好者。”研究着漫才的脱口秀演员熊二表示。

不过,作为很早就开始尝试漫才形式的来疯喜剧,却对漫才在国内的发展充满信心和期待。

“我觉得漫才融入线上就跟脱口秀一样,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脱口秀刚进入国内的时候也是经历了相似阵痛期。”主理人Lucy表示:“我觉得漫才演员可能也需要做一些转变,调整自己的模式,而更加适合线上。漫才在国内还是挺有发展空间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王心怡,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母婴大V,为何在抖音“不香”了?

2021-09-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