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fpv,究竟何去何从?

吕蕴偲·2021-09-23 17:47
半年过去了,fpv的发展究竟怎样了?是否是如大众所看好的那样全民fpv?

FPV是英文First Person View的缩写,在航模圈,fpv特指穿越机。穿越机是一种高速多旋翼飞行器,和大众所熟知的航拍无人机相比,它具有小个头,速度块,刺激等特点。百公里加速不到1秒,飞行时,及时普通飞行速度也能轻松到达70-80km/h,被称为"空中F1"。

fpv其实已经发展了6年多了。2014年,美国加州的小伙子把摄像头装到飞行器上,并减小多旋翼的体积,提高推重比,这就是fpv的雏形。同年,欧洲无人机兴趣团队Airgonay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穿越机在森林中以70km/h穿越复杂环境的惊险镜头,引起了轰动。

到了2016年,迪拜举行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fpv比赛——百万美金龙脊赛道大赛,更是把fpv的狂欢推向高潮。fpv从此迅速传入中国,很多爱好者们正是由这个比赛入的坑。中国的一群极客爱好者们,慢慢地开始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制作和飞行fpv的视频。

迪拜World Drone Prix 2016全球无人机竞速比赛

资本的嗅觉向来是最为敏锐的,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触摸到金钱的机会,各大相关公司布局fpv赛道。

2017年,X-FLY在中国开展了这项竞速运动,作为国内唯一无人机联赛品牌,依托资深的行业口碑与技术背景,结合成熟的赛事运作经验,X-FLY目标打造全球最规范、最权威、也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化无人机竞速赛事品牌。X-Fly 无人机竞速联盟,是国内首个和资本、体育行业对接推动无人机竞速发展的公司。

2018年,北京鸣鑫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将DCL无人机冠军联盟正式引进中国,正式命名为“中国无人机公开赛——DCL国际邀请赛。

2019年年末,国际职业无人机竞速巡回赛事组织DRL无人机竞速联盟在上海举办中国媒体发布会,揭晓其首位签约中国职业飞手赖竞豪,并于2020年9月19日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了DRL安联世界锦标赛。

穿越机竞赛

除了公司化职业化的资本进场外,大量的fpv爱好者在中国最大的年轻人文化社区b站发布各种各样的fpv视频,这其中不乏后来很火的几个up主。

距可考察资料显示,2017年12月26日,B站up主当红炸子鸡发布第一个转载国外穿越机的视频。43天后,该up主发表了他的第一个自媒体自制视频——《火遍欧美的FPV穿越机究竟是啥?》高达6.3w的播放量,相较于不到1w的真正的穿越机玩家,这在穿越机垂直圈子里已经是很高的播放量了,他也凭着幽默的视频风格,成为了穿越机的网红KOL。16年视频博主星辰FPVRACE发布第一个diy自制穿越机教学视频(f3系列)星辰FPVRACE入驻并发布b站各类教学视频,18年。同月24日,up主兔蛋电压低发布第一个视频,这也是fpv垂类领域一个非常有名的up主。

往后,不断有大大小小的穿越机up主如雨后春笋版的涌现,不过他们大多维持在几百到几千的粉丝量,迟迟增长不起来。抛去运营技巧不说,很多up主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穿越机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

部分穿越机配件

首先,穿越机自出生起,就是一个“难产儿”。B站up主SoarCamFPV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同于dji航拍无人机高度集成一体化开箱即用的理念,穿越机是一个需要自行购买和组装的多旋翼飞行器。从采购来说,分机架、飞控、电调、图传、电机、天线等十几个配件,而每个配件又有十几个参数选项。对于不熟悉工科的朋友们来说,这是第一道考验。

第二道考验,是“装机”,即使现有的零件已经选好,摆在入门的朋友们身后的还有一个噩梦级的考验——动手装机,包括电烙铁在内的焊接,组装,可以说对于大部分没有接触过这些工具的朋友们来说这就是噩梦,且不说如何焊出一个毫米级又饱满又结实的标准焊点,光是电烙铁如何正确使用,就已经劝退了一大批朋友。再者,即使一开始不购买配件而先进行模拟器的飞行,那飞行难度也是劝退大批选手。穿越机的飞行难度,不亚于让你开一个客机,没有经过过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训练,是不可能比较完美的操控穿越机的——你甚至连飞都飞不起来。这些,就是穿越机自身难产的“几宗罪”。

图片来自b站up布衣实验室,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2018-2019这两年间,国内穿越机迎来的它的第一个高潮。在这一年,很多极客爱好者们关注到了穿越机这一新物种,同时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这一时期,诞生了很多知名的up主,包括上面所提到的几个头部kol,这一时期的爱好者们,他们本身就是工科中的顽童,自身有很好的工科底子,加上他们对于新事物探索之心和坚韧之心,所以这一阶段的穿越机爱好者们的留存率是很高的,很多人至今还在更新着视频。

b站fpv视频

得益于这些爱好者的坚持,2019-2020年,穿越机越来越多的受到各界关注。很多摄影师发现了fpv摄影特有的刺激镜头,逐步开始接触fpv并把它应用在广告和电影中2020年的春节档《飞驰人生》中,就有一段由专业穿越机拍摄的巴音布鲁克赛车的镜头,给观众留下了极大的视觉体验和震撼。央视的很多镜头也使用穿越机拍摄,不断有穿越机的尽头出现在了央视的视频中:《王冰冰乘风破浪初体验》《穿越机带你一镜到底从央视导播间到舞台》《跟随穿越机飞越如画三明沙县》《通过穿越机视角看白鹤滩水电站》《太震撼!64秒,穿越机带你穿越中国新地标!》,为了科普穿越机,央视甚至直接开了个《挑战不可能》的穿越机专栏。

可以说2020年是穿越机正真进入普罗大众的眼中,不少人争先恐后的想去试一试这个所谓年轻人的潮流玩意儿。

我的心冰冰的

行业内的领军者dji不会看到到手的蛋糕而坐视不管,在酝酿了两年后,大疆在2021年3月推出了集成的一体机,这一一体机的推出,直接将之前繁琐的组装门槛直接降低至0。同时延续大疆的基因到手即飞,可以自由切换手动模式和自动模式。对于新手小白来说,这无疑是个利好消息。大量之前想尝试又不敢尝试的小白涌入穿越机圈子,大家纷纷都想亲自体验一下这个"黑科技“。然而,事情并没有想大家预期一般的发展,而是在经历了短暂的火热后,急速下降。

fpv百度指数坐标图

一个事物的出现,必定有他的基因和特性所在,任何违背其特性的,都必然发展不长久。大疆的穿越机虽然已经将门槛降至最低,但是,它无法逆转穿越机的本身问题。它不像航拍机一样,最求稳定,简单,人们只需要将专注力放在摄影和构图上即可。穿越机自诞生之日起,它的标签就是极客精神。对于刚接触的小白来说,未经过几个月枯燥的模拟器训练,是不可能发挥穿越机最大的优势的。他们入手后发现穿越机并不如自己心中所期待的那样简单容易,因为酷炫的翻转和3D镜头一定是要进过训练的,他们在尝试过后大多就放弃了穿越机。

而对于已经在圈内的专业人士来说,大疆的一体化反而是一种累赘。一旦穿越机发生碰撞,就必须寄回厂家去维修,抛开高昂的维修成本不说,光是快递、检测、更换零件这一系列流程下来,就要几天甚至十几天,这对于自组装的十几分钟就能修好的fpv来说,效率极其底下。同时,对于专业用户来说,不同场景需要配置不同的fpv,还是需要自行组装。例如,如果是摄影,就要搭配稳定性好,速度较慢,但是推重比较高的配置,因为它要搭载较重的相机进行拍摄,稳定性是第一要义。而如果是进行竞速,就需要配置速度快,爆发力强,自身轻的配置,已达到最高的速度。这些都得根据场景去进行设计,无法”一机走天下“。

另一方面,是由于安全事故不断缩紧的限飞政策。自从无人机进入消费级市场后,无人机伤人伤物的事件层出不穷,大量对安全知识不懂的爱好者,在人流密集处、高空、禁飞区等进行危险操作,已经出现多起伤人事件。更有甚者,直接逼停轻轨危害公共安全。无人机自2015年走向大众,在经过了近6年的野蛮生长之后,各项安全政策趋于完善,从一开始的北京五环内禁止无人机起飞,到随后的深圳试点民用微轻型无人机管理暂行办法,之后上海外滩加装干扰器。这一个又一个的政策和措施无不将无人机、fpv的场景进一步缩小。

所以,目前事实是,大疆的fpv的发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对穿越机圈子的一种破坏:大疆没从中获得太多的利益,守法的爱好者们却因那些无脑入门黑飞fpv的人受到影响飞行范围越来越小,而那些黑飞的人又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行政处罚。可谓是没有一方得到好处。在很多爱好者交流群里,当大疆发布fpv的时候,大家已经预料到了穿越机的未来,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可以预估,在未来的fpv发展中,穿越机永远是不温不火,其本身的特殊性和安全性以及政策的原因限制了它只能在小范围内发展。这小范围一是原生的无人机爱好者,他们的极客精神永远也不会停止。二是从摄影过度到航拍的摄影师,对于他们来说传统的航拍机已经满足不了他们对画面的需求了,亟需穿越机拍出更加震撼的画面。而第三,则是青少年无人机兴趣班,毕竟卖穿越机不挣钱——卖穿越机课,才挣钱。

本文来自于作者:吕蕴偲,36氪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泛互联网新兴区博主
特邀作者

泛互联网新兴区博主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薇娅不倒,但谦寻仍试图打造“下一个薇娅”。

2021-09-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