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的“声优们”,vTuber 会是出路吗?

东西文娱2021-09-21
疫情、技术、新形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作者:东西文娱,36氪经授权发布。

导读

在日本文娱行业,尤其是在ACG产业中,声优(日文写作“声優”)绝对称得上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从国外电影和电视剧的“吹替”(日文写作“吹替え”,即将外国电影的人物台词替换成本国语言的配音)、动画的配音,到游戏、广告、解说旁白等,声优的业务已经广泛地渗透到了日本文娱的各个行业。

一般说来,日本声优的工作实质和其他国家的配音演员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为在影视、动画、游戏等出现的角色进行配音。但实际上,日本的声优不管是在工作范围、曝光度还是影响力方面都远远超出了单纯的配音演员的范畴。他们出演舞台剧、举办演唱会、发行唱片、出写真集,有专门的事务所和广大的粉丝群体。从21世纪初至今,日本“声优偶像化”成为一大趋势,声优们不再是躲在幕后的“工作人员”。

日本的二次元文化推动了声优行业的发展,而日本青少年对二次元文化的喜爱也让他们对声优这一职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憧憬。于是,日本便出现了不少“声优养成所”,为心怀“声优梦”的人们提供培训,为声优行业输送人才。

但现实却是,由于剧本少、工资低、行业竞争激烈,再加上现如今疫情影响,一些不那么知名的声优的生存现状变得更加艰难。他们不得不考虑转行,以寻找“自救”的方法。随着社交平台和流媒体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声优开始把目光投向视频平台博主、虚拟偶像中之人等职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以更丰富的形式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日本声优现状

声优(日文写作“声優”)指的是在日本影视、音像作品中仅以声音出演的演员。在日语中“優”的意思是“演员”,而声优作为“声音的演员”,其声音也应该具有高超的演技。在其他国家的人们还在把配音当作一种副业的时候,日本的声优已经成为了一个正式的、具有广大影响力的职业。

声优这一职业在日本起源于1925年。随着广播剧(ラジオドラマ)的发展和繁荣,NHK(日本放送协会)和许多民间放送团体组建了独立的放送剧团,用于培养专业的广播剧配音演员。而到了日本电视放送行业发展的初期,因电视台供片不足,日本便从美国引进了大量电视剧与动画片。国外影片的引进使得电视台对“吹替”(吹替え,即将国外影片的人物对白用日语配音替换)的需求量增大,又因为当时国外影片一度成为日本电视放送的主体,“声优”这一职业便逐渐受到瞩目。

到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伴随着日本动画产业的繁荣,日本声优的业务范围逐渐拓展,不仅为动画中的角色配音,还开始开展音乐活动,并出现了推出“偶像声优”的趋势。声优这一职业的发展潜力逐渐得到发掘,许多声优事务所下也开设了声优养成所(日文写作“声優養成所”)。由此,声优的养成不再依附于电视台的放送剧团和舞台剧剧团,而是有了专门面向日本动画配音的声优养成所。

直到现在,声优在日本,尤其是日本青少年群体中依然是一个炙手可热的理想职业。2019年,索尼生命保险针对“日本初高中生将来最想从事的职业”的调查中,想要成为歌手、演员、声优等明星的女初中生占比18%,位列第一,选择了相同选项的女高中生占比也达到了8.8%,位列第三。男初中生中想要从事该行业的占比也达到了8.0%,位列第九。这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日本声优所具有的社会影响力,同时也展现了这一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

来源:索尼生命保险2019年调查报告

据日本声优情报杂志《声优大赏》(声優グランプリ)的附录《声优名簿2021》(声優名鑑2021)显示,截止2021年日本的女性声优达到了955人,男性声优也达到了607人,将声优作为副业或兴趣爱好的人则更多。而在20年前,《声优名簿》记录的女性声优仅有225人,男性声优也只有145人。

单从数字上来看,这20年来日本声优从业人数似乎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增加,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声优行业的“难进”、“难待”和一定程度上的行业饱和。声优从业人数的增长反映出日本动漫、游戏等行业发展所带来的对声优的需求扩大,而另一方面,每年想要成为声优的人数与实际成为声优的人数的“报录比”却十分严峻。一年中想要成为声优而参加了各大事务所声优海选的人数超过三万人,而能够作为声优出道的却只有200人左右。在一些大型声优事务所的新人海选中,不乏几千人参与海选、入选者只有个位数的情况出现。

如果有幸作为声优出道了,也并不意味着从今往后就可以靠着自己的声音衣食无忧。日本声优的工资制度是“步合制”,也就是“按件计费”。即使一个声优签了声优事务所,事务所也不会“养着”声优。声优从事务所拿不到“基本工资”,他们所挣的钱都来源于自己所配的每集作品或参加活动所获得的报酬,但这些报酬中的大部分都将作为事务所的抽成,因为对于签了事务所的声优来说,事务所是他们接到工作的唯一渠道。

根据声优接到的配音工作和自身资历的不同,他们所获得的酬劳也不同。在动画配音方面,根据日本演员联盟(日文写作“日本俳優連合”)对动画配音的最低、最高工资的规定,一集30分钟的TV动画的酬劳在15,000日元到4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875元到2,626元)。在游戏配音中,声优的报酬一般是按“字”计算,例如新人声优配一个字30日元(约合人民币1.7元),有作品的声优的报酬则可以达到每字200日元(约合人民币11.6元)。而在给外国影片配音时,普通声优可以拿到一小时5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900元)的酬劳,而人气声优的酬劳则可以达到每小时15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8,755元)。

一般来说,资历老、人气高的声优可以获得更加丰厚的酬劳,但根据规定,声优的酬劳并不能无限制增加。而为了保障刚入行的、不知名的声优以及一些老声优的基本利益,日本的“日本俳優連合”(简称“日俳連”)有一个评级制度,每年会根据声优的出道时长和人气等来计算声优的最低工资。因此,日本大多数声优都加入了“日俳連”,使自身的权益得到保障。

但“日俳連”并不会为声优介绍工作,他们所能提供的只是声优在工作签约时的权益保障而已。因而声优在接不到工作时,便会陷入无收入的窘境。据调查,根据声优所接的工作量以及人气的变化,声优的年收入变化可以从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91元)至数千万日元。总体来看,声优的月平均收入为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338元)。按照年龄细分,20-29岁的声优月平均收入为1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004元),30-39岁的平均月收入为1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922元),40-49岁的月平均收入为2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840元)。

但随着近年来声优群体的扩大以及动画制作行业的成本降低,声优的酬劳在一定程度上呈减少趋势。再加上疫情影响,接不到工作的声优们只能持续每月“无收入”的惨状。据2020年5月12日“日俳連”的问卷报告显示,在接受问卷调查的293名演员和声优中,有22.9%的人表示本月无收入,有43.3%的人表示收入不足之前的一半。

2020年5月日本新闻截图

当所获得的收入不足以维持生活时,有不少声优便开始考虑转行。现如今,“网红”经济和虚拟偶像的发展势头正盛,越来越多的声优把目光投向了YouTube视频博主的身上,他们在YouTube上进行游戏直播,也有一些声优转行成为了虚拟偶像。他们活跃在社交平台和视频平台上,找到了新的实现自己声音价值的方法。

声优事务所和声优养成所:声优是如何“炼成”的?

我们在欣赏日本动画时,常常会发出“声优是怪物”的感叹。一个合格的声优能够依据所配角色的外貌、性格、年龄、职业等特征,改变自己的语音、语调、发声方式,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声音演技。为了不让观众在观看动画时产生角色和声音割裂的违和感,声优们会或多或少地改变自己的声音特质使其更加贴合角色,而他们的声音也应当具有不输演员的演技能力,才能影视作品更好地传递情感,让作品的故事性和观赏性最大化。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通过“自学”掌握声优的技能的。对于怀有声优梦但自身能力尚且不足的人们来说,进入“声优养成所”接受相关课程培训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在日本,声优养成所大致被分为四类,分别是声优事务所下设的声优养成所、声优专门学校、声优学院(非学校,属于培训班性质)和剧团附属养成所。其中最多人选择的还是声优事务所下设的声优养成所,不仅因为学费相较于专门学校而言相对便宜,还因为在养成所中表现优异的学员有机会“直升”进事务所获得出道机会。但与此同时,一些声优公司的养成所也设有“门槛”,没有通过测试的人则没有机会进入养成所进行培训。

日本较大型的声优公司都设置了声优养成所,其中较为知名的有“青二プロダクション”附属的“青二塾”、“81プロデュース”附属的“81 ACTOR'S STUDIO”、“アニモプロデュース”附属的“Animo Actors Sourse”以及“アーツビジョン”附属的“日本ナレーション演技研究所”等。以下就以“青二塾”和“日本ナレーション演技研究所”为例,探索日本声优养成所是如何“养成”声优的。

日本青二事务所(青二プロダクション)

“青二塾”所属的“青二事务所”(青二プロダクション)是日本最早的、也是最大的声优事务所之一,旗下声优数超过300人,绿川光、野泽雅子、田中真弓、神谷浩史、津田美波等知名声优位列其中;事务所业务横跨声优培训、演艺活动以及音像制作、出版发行等领域。旗下的青二塾是日本最为知名的声优培训所之一,每年都为青二事务所输送了不少潜力声优。

从“青二塾”毕业的声优

青二塾在日本有两个分校,分别设置于东京和大阪。东京校的授课时间安排在周一至周五,一天有两节课,一节课两小时,主要教授演技、解说独白、日本舞、发声技巧、舞蹈等内容,培训时间为一年,学费大约1,10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64,219元)。而在大阪校,授课时间则安排在周六和周日,同样是一天两节课,但一节课两个半小时,培训时间为两年。主要培训内容有发音、朗读、演技、音乐、舞蹈等,价格大约为1,158,720日元(约合人民币67,467元)。和东京校不同的是,由于大阪校的学生中使用关西方言的人数较多,大阪校的课程中特意增加了正音课程。

“青二塾”官网首页

青二塾的课程结束后,想要继续追逐声优梦想的学员便会选择参加青二事务所的选拔。成功通过选拔出道后的人会经历为期三年的“新人声优”(ジュニア)时期,有接触到电视剧、动漫、广播剧、游戏甚至商业广告配音等资源的机会,但这些机会的竞争依旧十分激烈。没有通过选拔的学员有的会加入其他声优养成所继续学习,也有许多人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声优这条路。据说,在青二塾每年150名左右的毕业生中,能够顺利进入青二事务所的不足10人。

日本另一个声优养成所“日本播音演技研究所”(简称“日播研”,日文写作日本ナレーション演技研究所)是声优事务所ARTSVISION(アーツビジョン)旗下的声优养成所,设立于1990年2月2日。1997年,ARTSVISION设置子公司I'M ENTERPRISE来分管旗下的声优业务,用于吸纳那些虽然没有通过ARTSVISION的选拔,但也很有潜力的日播研学员。而后ARTSVISION又设立了VIMS等多个子公司,依然用于吸纳未通过ARTSVISION选拔但有潜力的学员。

“日播研”官网首页

因为ARTSVISION走的是“偶像声优”的路线,旗下的I'M ENTERPRISE、VIMS以及日播研的招募和培训标准都有着“偶像声优”的特质。声优和学员们大多年纪较小、长相较好,为偶像声优提供了大量的人才储备。

“日播研”毕业声优参与的动画配音作品

日本播音演技研究所有代代木、池袋、千叶、横滨、仙台、京都、大阪、名古屋等17个分校,授课类别也十分丰富,分为一周一次课程、一周两次课程、一周三次课程、旁白员课程、初始课程(スタートアップクラス)和新人声优课程(ジュニアクラス),时间设置较为灵活。除新人声优课程外,单次课程时间都为两个半小时,新人声优课程时间为两小时。具体学费及课程内容如下表。

日播研的教学为“升学制”,学员由基础科(初级)、本科(中级)、研修科(上级)逐级上升。考核为一年一次,学员根据考核成绩决定能否升入下一阶段,各科在籍时间原则上为两年。

此外,ARTSVISION每年都会举办免费的“新人育成考试”,通过此项考试的可以免费进入日播研进行培训,如果在考试中拿到优秀还能直接进入公司作为声优出道。如林原惠美、保志总一朗、梶裕贵等都是从 “新人育成考试”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但实际上这项考试的难度非常大,真正能脱颖而出的人寥寥无几。

“转行”的声优们:Youtuber和Vtuber或成为另一出路

由于近年来动画行业制作成本降低、声优的报酬减少,再加上疫情使许多声优接不到工作而陷入“无收入”、“收入减半”的惨状。而另一方面,YouTube视频博主和虚拟偶像行业却因为网络的发展和疫情的影响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对于有着配音、声乐和演技基础的声优来说,YouTuber和Vtuber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自带竞争力的“理想”转行职业。

实际上,日本有许多明星都开通了YouTube频道,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声优。例如为《东京喰种》的主角金木研配音的声优花江夏树,截止2021年6月YouTube订阅者人数突破199万,投稿内容多是游戏实况等,有时还会拉上自己的声优好友小野贤章、江口拓也等一起直播打游戏。

声优花江夏树YouTube首页

YouTube上也有“声优tube Channel”(セイユウチューブチャンネル)之类的频道。这类频道没有固定的出演者,但每期都会邀请知名声优出演,冈本信彦、村濑步、保住有哉等都在这个频道上进行过游戏直播。还有声优事务所开通YouTube频道鼓励旗下艺人投稿,如声优事务所“響”所开通的“HiBiKi StYle”等。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开通Youtube频道的声优数量明显增长。

YouTube频道“セイユウチューブ”

虽说当今日本“声优偶像化”是大势所趋,声优举办见面会、出写真集变得十分平常,但还是有一部分的声优因为一些原因不愿意露脸。于是,可以隐藏在虚拟形象背后的“虚拟偶像”便成为了他们的选择。

其实,虚拟偶像和声优事务所是有着一定联系的。虚拟偶像或是Vtuber必定需要一个为这个形象配音的“中之人”,一些虚拟偶像公司就会去声优事务所招募符合条件的人选。而有些中之人的“前身”就是声优,例如当今最火的虚拟偶像之一的绊爱,她的中之人春日望在接手绊爱形象之前就是一名优秀的声优。

但目前,日本的声优事务所和声优养成所并没有培养“虚拟偶像”的业务和课程。一些事务所认为,虚拟偶像中之人本身并不属于声优范畴,因为虚拟偶像需要拥有更加多元的业务能力和灵活的应变能力,在投稿的视频中完全是自我发挥,而不是遵照“台本”;而声优工作的主体还是“按照剧本读出台词”,在大多数时间不需要“整活”。

“虚拟偶像中之人本质上不属于声优范畴”这一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虽说虚拟偶像中之人和声优一样,都是以“声音”作为最基本的入行要求,但二者的发展偏重却不尽相同。虚拟偶像不管是开演唱会、进行游戏直播还是主持节目,他们的声音不需要改变,不需要依靠声音来成为“另一个角色”。与此同时,他们的专业能力也必须达到一定水平,就比如从事音乐活动的虚拟偶像必须有着出色的唱功,而出色的声优则不一定需要唱得多好听。相反,一名优秀的声优必须有过硬的声音演技能力,需要像演员一样用声音去扮演另一个人。

所以,虽然声优有着声音控制技巧上的优势,有时也并不能顺利地“转行”成为虚拟偶像或视频博主。视频博主需要考虑每期投稿视频的内容,也需要一定的“整活”能力;虚拟偶像要特别擅长于音乐、舞台等作为“偶像”的各个方面。正因如此,一些声优转行后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水花。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虚拟偶像业务范围的扩大,一些虚拟偶像的运营公司开始推出“V声优”的企划。由株式会社Napoleon运营的V声优企划“ぼいそーれ”于2020年12月开始招募1期生,选出的V声优将以2D或3D虚拟形象进军声优界,成为“虚拟声优”,后续还将配合进行动画化、游戏化等IP展开。V声优日常也将作为Vtuber,在Youtube平台上发布ASMR、游戏实况、和观众闲聊等视频投稿。

由此可见,技术的发展使日本各个文娱行业的联系愈加紧密,行业间的“跨界”变得容易而频繁的同时,对于从业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日本不论是声优行业还是其他文娱行业多少都有了“多元发展”的意识,以此来适应逐渐“一体化”的行业趋势。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全球视野的文娱行研机构。“Glocal”视角的文娱观察,“价
特邀作者

全球视野的文娱行研机构。“Glocal”视角的文娱观察,“价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每当我们对一个请求说‘是’时,就是在对我们可能用那段时间完成的任何其他事情说‘不’。

2021-09-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