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规模产业关停,游戏陪玩的AB面

游戏进行时·2021-09-19 14:57
市场规模已达百亿的陪玩行业,光鲜背后有着怎样的暗影攒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PCgank”(ID:NPCgank),作者:作者:NPC,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网信上海”发文称,游戏陪练应用比心App存在多个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问题。对此,比心APP发布声明回应表示,将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除比心外,虎牙小鹿陪玩、欢聚Hello语音、可可西里、咪呀、一派、比伴陪玩等多个涉及游戏陪玩业务的APP也被下架。

百亿规模的陪玩行业,在解决了用户游戏指导与陪伴需求,增加电竞就业渠道的同时,也正因其黑灰色的产业B面,被按下了暂停。

A面:竞技与陪伴需求,催生产业风起

游戏陪玩(陪练)作为电竞游戏的延伸产业链,主要为用户提供一对一的游戏陪伴或指导服务。

在此之前,一直被认为是充满活力的新兴行业。据艾瑞咨询预测,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40亿元,是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

实际上,游戏陪玩并不是手游时代的新鲜产物。在端游时代,就有很多游戏玩家由于快速升级、高效通关等各种原因,产生游戏大神陪练代打的需求。与此同时,游戏社交的概念也在逐渐走入大众的视野,年轻人在“群体孤独”的环境下,对游戏体验需求和社交陪伴需求都在增长,进一步催生了游戏陪练、陪玩的业务。

很多游戏陪玩平台的创业者,都是发现了这些机会点而投身这个产业。比心则是这个赛道中的头部平台,也是入局较早的产品。2014年,网鱼网咖发现网吧中的小范围陪玩需求,退出了比心的前身——鱼泡泡APP,主打“游戏陪练”+“技能分享”。

在媒体报道中,比心CEO林嵩曾提及比心的试水模式:“比心从2015年起步,以上海一家网鱼网咖门店作为试点,选了10个LOL玩家,其中2名男玩家是一区和二区的最强王者,8名是高颜值高段位的女玩家。比心团队从门店拉来 100 个种子用户做单点验证。通过这种模式,第一个月做到 100 万的流水,随后通过优化团队,2015年全年实现了1000 万人民币的收入。”

随着电竞产业的井喷,2017年-2018年期间,一批陪玩平台加速入场,游戏陪玩也成为当时资本眼中的新风口。

电竞帮在2016年成立,最初的切入点是游戏代练,2017年10月,电竞帮上线陪玩服务,主要是“帮用户上分,教用户怎么打,陪玩相当于代练的衍生服务”。陪玩业务上线后,电竞帮获得了1000万的天使轮投资,投资方为老牌游戏道具交易平台“5173”和“人人游戏”,据公开报道表示,该轮资金将用于新业务陪玩服务跟视频教学以及品牌推广。

2017年6月,主打移动端娱乐电竞社交的暴鸡电竞正式上线,此后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相继获得4轮融资,投资方不乏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等一线机构。暴鸡电竞定位教学类陪玩平台,公开表示过“希望通过大神的教学,让游戏菜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暴鸡”。在正式运营一年后,暴鸡电竞公开数据称已拥有500万核心电竞玩家,累计付费用户近100万,复购率高达60%。

2017年9月,以“翻车险”“零抽成”为特色的游戏陪玩平台“猪队友”在成立仅3个月后,完成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

2018年3月,比心获得了一笔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融资,估值超1亿美元,随后不久,比心表示2018年6月单月流水突破2亿。

与比心同年成立的捞月狗,则在2018年获得近2亿人民币融资,当时有报道称,捞月狗在2017年底上线陪玩功能,注册的小姐姐和大神已达2万多人。

2019年,淘宝上线了“淘宝陪练”频道,随后,触手、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也相继抢滩登陆,行业竞争进入了巨头相争的阶段。

2020年,疫情阻隔了线下社交,却催化了线上娱乐相关产业,小众的陪玩逐渐破圈。2020年底,比心副总裁何萱在出席2020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时曾表示,“电竞陪练将是传统赛道外的下一个千亿市场。”至2021年春节,比心APP日均新增用户是平日的1.6倍,日均订单量是平时的2倍。2021年1季度,申请成为平台游戏大神的人数达到102万,平台累计注册用户超过30万。

B面:从陪练到陪玩,游走灰色地带

从商业模式来看,游戏陪练可以看作是电竞领域的“家教”,但门槛没有那么高的陪玩,本质上与陪喝陪唱等娱乐体验是一样的。

从产品逻辑来看,陪玩平台更多扮演的是中间商的角色,与游戏大神采用抽成模式——比心、捞月狗、猎游等陪玩APP对陪玩订单的抽成均是20%。平台作为中介,对大神的陪玩质量、订单外流,甚至服务内容都很难做到有效监管。

基于陪玩产业的特性,涉黄、诈骗、赌博等负面新闻也层出不穷。

2019年1月,欢聚时代旗下的Hello语音因涉黄、涉赌被广东省网信办依法查处,并遭到下架处理。

2020年8月,人民网报道,部分女陪练向玩家兜售“深夜服务”。此外,平台玩家年龄审核不严,未成年人不在少数。被人民网点名批评后,比心陪练方面则发布声明,称官方在接到举报后,第一时间排查,永久封禁涉黄账号超过20000个。

2020年9月,央视新闻曝光了一起“陪玩骗局”诈骗团伙利用网图、变声器等在各类社交软件上注册女性账号,以谈恋爱为名义诱导受害人充值获利,涉案金额高达200万,涉及受害人达到近1000名,最终有61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今年早些时间,工信部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1年第6批,总第15批)》。其中, TT语音因存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行为而被通报。

一个月后,陪玩应用“猎游”APP也被举报存在涉黄低俗内容情况,广东省网信办等责令其暂停更新“交友”频道30天,开展全面整改,进一步完善信息内容审核机制,做好用户分级分类管理。截至9月3日12时,猎游共封禁185个账号,禁言101个账号,排查删除违规内容32条。

究其根本,在缺乏官方和平台监管的情况下,陪玩平台极易变成不正当产业的“获客渠道”。有观点称,“只要美女玩家依然靠着各种漂亮照片吸引用户下单,隐患就永远隐藏在陪玩的阴暗面。”

曾在产业A面中风头无两的暴鸡电竞,就是因数次陷入“特殊单”服务风波,被B面吞噬的案例。

暴鸡电竞的创始团队来自腾讯,自带大厂光环,一直以“技术流”作为区别其他陪玩平台的特征,成立后获得了四轮融资,2018年7月完成A+轮融资后,是国内第二家总融资额超过亿元的陪玩平台。

但在拿到融资的关键时刻,暴鸡电竞就遭遇下架,有媒体称暴鸡电竞下架正是因有“特殊单”,即使以技术作为平台竞争力。自2018年后,暴鸡电竞也步入下坡路,经历数次下架,目前在暴鸡电竞微博、聚投诉网站等,依然能够看到有用户留言指责平台跑路,扣留保证金。

游戏陪玩产业出路何在?

陪玩业务可以关停,但玩家需求无法禁止。如何“去腐生肌”,为有合理需求的用户提供健康、标准的服务,是陪玩平台们需要思索的方向。

从最初单纯的游戏陪伴与指导,向涉黄涉赌产业链延伸,一定非监管部门、平台,及大部分从业者所愿。毕竟在满足普通玩家需求的同时,陪玩产业也在为电竞从业者打开更多就业面,今年5月,比心CEO刘华再次表示,预计到2021年年底,电竞陪练师人数会达到900万,未来在比心平台的场景里,能创造1000万以上灵活就业的人口量级。但从频频爆出的问题来看,陪玩平台们似乎对涉黄、诈骗、赌博等问题有心无力。AB双面裹挟下的陪玩产业,在此次强监管风暴之中,下一步将去向何方,或许正成为平台思索的事情。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