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子成硅谷网红风投,创业融资都找她帮忙

神译局2021-09-16
网红行业的拥护者。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5月,拥有570万订阅者的YouTube红人科迪·科(Cody Ko)面临两难选择。两家初创公司都想分股票给他,他担心这两笔交易存在潜在的竞争性。 

于是,科迪·科打电话给他信任的人征求意见:金丽芸。 

风险投资家金丽芸建议现年30岁的科迪·科对这两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坦诚告知潜在的利益冲突。他同意了,并最终只进行了其中一项交易。 

他谈到金丽芸时说:“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联系她。” 

如果现在风投界也有“It Girl”(弄潮儿),那么31岁的金丽芸当之无愧。她所处的位置正是初创投资和快速增长的网络创作者生态系统的交汇处,两者都是大热门。就在去年,她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Atelier Ventures,并为一个基金筹集了1300万美元,虽然规模相对较小,但金丽芸是硅谷首批认真对待网红的投资人之一,她支持创作者并撰写关于他们的文章。 

作为受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思想启发的哈佛毕业生,金丽芸也积极支持劳动者。她在播客和她的Substack通讯中明确表示,创作者应该获得与其他工作者相同的权利。她所倡导的理念之一是“无条件创意收入”,这将保证创作者有足够资金维持生活。 

现在,随着大型风险投资公司涌向网红初创企业,以及Facebook、YouTube和其他公司推出10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金丽芸的过往业绩使她成为许多试图在这个瞬息万变的领域中摸索的网络明星要找的人。 

41岁的汉克·格林(Hank Green)是YouTube和TikTok的头部创作者,他说他经常在电话里与她交流想法。23岁的马基安·本哈穆(Markian Benhamou)是一位拥有超过140万订阅者的YouTube用户,他认为金丽芸理解创作者的经历。加利福尼亚州洛斯阿尔托斯市31岁的YouTube创作者玛丽娜·莫吉尔科(Marina Mogilko)表示,金丽芸“在硅谷发起了整个创作者经济运动”。 

面向内容创作者的众筹网站Patreon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克·康特(Jack Conte)说:“她年复一年地谈论创作者经济,而且比其他任何人都早。她真的比其他人更早看到了未来。” 

曾投资过Substack和Patreon的金丽芸表示,虽然她的基金规模不大,但她计划将所有资金投入到让网络作品产生变革的公司中。“我投资的一切都是围绕创作者为中心的公司,”她说。“我认为我的影响远远大过金额数字。” 

由于她也是创作者,这增加了她的可信度。金丽芸经常在她的Substack通讯上发帖,主持一个网络课程教授创作者如何投资初创企业,并创建了Side Hustle Stack,这是一个免费资源,可帮助网红寻找、评估可利用的平台。 

金丽芸出生于北京,六岁时随家人移民美国,父亲在匹兹堡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她说,他们早年在美国的日子并不好过,直到她父亲毕业找到一份工作。她们一家最终搬到了上圣克莱尔——匹兹堡郊外一个约有两万人的小镇,金丽芸在那里上公立学校,喜欢绘画和写作。 

在哈佛,她攻读英语专业并继续她的创作事业。但在家人的催促下——她说家人“希望我有经济保障”——金丽芸转修统计学,并在银行和企业营销部门实习。大学毕业后,她在第一资本(Capital One)短暂工作后,在23岁时移居硅谷,在购物奖励应用程序Shopkick担任产品经理。 

2016年,金丽芸进入硅谷风险投资公司安德烈森-霍罗威茨(Andreessen Horowitz)。当时,该公司主要专注于投资爱彼迎(Airbnb)和Rappi等平台,后者相当于拉丁美洲的Instacart(一款食品杂货配送应用程序——编注)。 

金丽芸对于不同平台的运作方式很感兴趣,并为安德烈森-霍罗威茨撰写了大量关于这些平台的博客文章。她还开始思考不同的市场系统可以如何发展,以帮助人们在互联网上建立业务。 

这让金丽芸成为了网红行业的拥护者。她说,看着创作者努力在网上谋生很有亲切感,同时她也看到了网络创作和创作者作为一项业务的巨大潜力。 

网红们说,她的肯定是有意义的。“她在大公司里说这些话,感觉就是,啊,终于有人这么说了,”YouTube明星格林说。 

去年,当新冠病毒大流行袭来,世界被更多推向网络时,金丽芸意识到了机会。 

“我觉得新冠会成为在线工作和想成为企业家的人的催化剂,”她说。“我意识到,我有机会启动一个全新的基金专门关注这个问题,并将站在互联网上劳动和工作性质演变的最前沿。” 

2020年5月,她离开安德烈森-霍罗威茨,创办了Atelier Ventures。从那以后,她投资了与创作者相关的初创企业,比如让网红通过社交互动获利的PearPop,以及帮助创作者管理财务的Stir。她是少数几个被大网红们熟知的投资人之一。 

“如果你和任何一个在创作者经济领域工作的人聊天,他们都会说,‘哦,你得和金丽芸谈谈,’”23岁的创作者贾思敏·赖斯(Jasmine Rice)说。她曾是OnlyFans的网红,创办了一个名叫“粉丝之家”(Fanhouse)的平台,去年,金丽芸投资了这个平台。 

金丽芸还公开批评YouTube、Facebook、TikTok和Snapchat为网红提供资金,让他们为自己的平台制作内容。她恳求科技行业“停止赞美”这些资金,称它们是“面包和马戏”,并认为创作者需要对靠他们赚钱的平台拥有所有权。 

“没有所有权,创作者最终是在用自己的作品充实并赋权其他人——平台所有者,”金丽芸今年6月发推写道。 

金丽芸说,这些平台必须小心,不要“重现广泛经济中存在的大量经济差距,而不真正赋予新一代网络企业家权力”。她与人合作主持了一个名叫“创作资料”(Means of Creation)的播客,这个名字是戏仿马克思的“生产资料”。 

她的观点让她成了科技行业和左翼政治领域的关注对象。在她社交媒体帖子的回复里充满了暗示她是社会主义者的米姆。金丽芸说,大多数时候,这些喧嚣让她感到很好笑。 

“我非常小心地不使用那个词,那个S打头的词,”她在谈到社会主义时说。“这在美国是不必要的极端化。” 

金丽芸说,她也开始相信加密货币网络,因为它们是去中心化的,“目的是把控制权和所有权交给用户”。她已经开始投资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平台,最近还投资了去中心化出版平台Mirror,以及Yield Guild Games——它正在为“元宇宙(metaverse)”建立一个游戏工会,帮助发展中国家的人们通过玩视频游戏赚钱。她还与创作者合作将艺术品变为NFT(非同质化代币)并出售。 

“我一生中都在酝酿着一种意识,”她说,“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我们需要推动它朝着正义和公平的方向发展。” 

自从创办Atelier Ventures以来,金丽芸离开了硅谷,在匹兹堡儿时的卧室里经营着自己的基金。今年夏天,她四处流浪,在世界各地旅行,身边围绕着各种互联网明星、艺术家、Z世代科技创始人和加密货币先驱。 

7月,她在纽约市一个屋顶上共同主持了一场热闹的欢乐时光聚会,出席者都是互联网文化和科技界知名人士,包括NFT平台OpenSea的创始人、TikTok和Twitter的产品人员,以及其他投资者。从纽约出发,她飞往巴黎参加一个加密货币会议,并在左岸的一家咖啡馆举办了一个“创作者沙龙”。 

随后,她应Spotify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埃克(Daniel Ek)的邀请飞往希腊,然后与艾玛·沃森(Emma Watson)、尼基·希尔顿(Nicky Hilton)等人参加了聪明头脑基金会(Brilliant Minds Foundation)在海滩举行的晚宴。 

之后,她回到了匹兹堡的家,重新整理和反思。 

“我能在这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金丽芸说,“中文是我的第一语言,也曾经是唯一的语言,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来到了美国,现在我有了发声和有影响力的工具。” 


翻译:明斋、晋其角 

本文来源纽约时报,36氪经授权发布。

+1
1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机构

合创资本专注于ICT和医疗健康相关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
联想旗下全球科技产业基金,投资布局IT未来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更年轻也更难以服众

2021-09-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