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个头像花了6千多万,孙宇晨是真傻还是真精?

华商韬略2021-09-14
撇去泡沫,相信你会看到它真正的价值。

【疯了】

这两天关于NFT的讨论明显多了,起因是孙宇晨花了6千多万买了个这。

而他在此之前不久,还买了个这。

EtherRock系列,每块石头除了颜色不同,没有任何差别。

真有钱啊……财富的震撼单纯而直接,艺术的述说简洁而暴力。

媒体用北京五万每平的房价折算了它的价值:13套……一瞬间,单双休算什么,996算什么,有人还在地狱仰望天堂,有人早已抛弃了人间的情景喜剧。

当然了,艺术品嘛,普通人不理解很正常,这个事件之所以引起热议,在于近期NFT的高价买卖真可谓屡见不鲜。

就在孙宇晨买下《ROCK ID 87》后,NBA球星库里花了18万美元购买了一件NFT作品——一只“无聊猿”,还它换成了头像。

数库粉跟着把头像换成了“无聊猿”,还调侃说省了18万美元。

推特创始人把他自己的第一条推特——也是世界上第一条推特——NFT化后,卖了290万美元。

它的内容是:just setting up my twttr。

就连日本AV女优上原亚衣,也把自己的3张照片做成NFT,立刻卖出几万美元。而波多野结衣日前则宣布,自己将在BSC(币安智能链)上发表自己的NFT写真盲盒!

事态已经发展到凡事皆可NFT化的地步。一位作家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关于NTF的专栏文章,同时把文章的图片制作成NFT挂上了交易平台。

结果,最初定价800美元的图片竟然买了56万美元!

他大吃一惊,马上又写了一篇文章,追问为什么会有人花56万美元买他专栏文章的图片。

与此同时,还产生了一系列行为艺术。

今年3月8日,有人将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白痴》烧毁,并进行了全程直播,而这幅画的NFT版本,最终卖了约247万元人民币。

讽刺的是,在这幅画中的拍卖场里,这件被拍卖的艺术品上写着“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买了这个玩意儿”。

紧接着,在北京798艺术区,国内著名画家冷军的一幅水墨画作品《新竹》被生成NFT版本后被现场焚烧,最终卖了 40 万元。

不知道是NFT的火爆催促着他们做出这些举动,还是他们带火了NFT,总之,目前NFT的市场规模已超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0亿元),而在一年前仅为这个数值的1.7%。

照这个速度,未来可能会有人高喊:所有行业都值得NFT一遍!

NFT到底有啥魅力?

从比特币到NFT

让我们从最初的那位开创者说起。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按照凯恩斯学派惯例,接下来就该派出美联储,出台财政和货币政策进行宏观调控。

然而,当时已经有人意识到,调控手段虽能解一时之急,但同时也埋下通货膨胀等系统性的隐患。在一个以央行为中心的金融系统中,所有人都无法避免它的影响。

于是,一位化名中本聪的计算机工程师在那一年发布了《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首次提出了构建“去中心化、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设想:

和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并没有一个集中的发行方。而针对比特币的交易,则依托区块链进行。

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系产生的资料块,新增的资料块总能链接到上一个区块,即整条区块链的尾部。因此,区块链通常被理解为记录比特币交易的账本,具有不可伪造、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

在中本聪的构想中,用户并不需要所有的数据,比如一些比较早期的交易记录。因此,他引入散列函数机制,让客户端可以剔除那些无用的部分。

处理区块需要耗费巨大的算力,同时也能获得一定量新发比特币,这个过程好比采矿,而这也是“挖矿”一词的由来。

2009年1月4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亲手创建了第一个区块,并获得了第一笔50枚比特币的奖励。

为了纪念比特币的诞生,中本聪还将当天的《泰晤士报》头版标题——“TheTimes03/Jan/2009,Chancellor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刻在了第一个区块上。

比特币开创了去中心化密码货币的先河,但它却并不完美,其中一项不足,就是协议的扩展性。

在比特币网络中,底层协议只允许比特币这一种符号在数据库上安全转移,但在现实生活中,公司股票、债务凭证等都是资产的形式,在数字世界中也应该有相应的符号表示。

于是,一位名叫Vitalik Buterin便以提升协议扩展性为目标,在2013年提出了以太坊,并在2014年通过ICO众筹开始得以发展。

2017年6月,知名公司Larva Labs基于以太坊ERC20标准,做出了一万个不可再次分割的像素头像,统称为CryptoPunks。

在此之前,这个以太币和那个以太币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而当CryptoPunks出现以后,人们立刻意识到,区块链技术的不可伪造、可追溯、公开透明等特性一旦与艺术品相结合,就能将其成就为全世界的独一份。

好东西很多,孤品难寻。即便被人拷贝成千上万份,但原版的价值以及从属是铁板钉钉的。

好吧……即便如此,下面这张平平无奇的外星人头像,值得上42000枚以太币(约合10860万美元)?

部分Cryptopunks

要知道整套CryptoPunks在2017年发布时原本只是作为以太币用户免费申领的赠品,而如今单个的成交价格比达芬奇、梵高、毕加索等艺术大师的作品都要高!

撇去泡沫

除了CryptoPunks这样的“项目方”,还出现了OPENSEA、RARIBLE等针对NFT的交易平台,它们就好比虚拟世界的阿里巴巴

前面说了,客户端可以从处理数据和相关交易中获得手续费。而这,很有可能才是NFT奇货可居的根本原因。

对此,《纽约客》的专栏作家James Surowiecki曾公开表示:“在这波NFT热潮里,最终的真正赢家很可能不是在NFT领域里投机的人,而是为投机交易提供服务的公司和技术服务方。”

以孙宇晨为例,作为波场TRON创始人的他在8月22日发布推文宣布:“以50万美元价格拍下《ROCK ID 87》,并将捐赠给APENFT基金会”。

APENFT基金会转发推文表示获得由孙宇晨捐赠的石头NFT 《ROCK ID 87》

仅仅10天以后,他又宣布自己花了10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775万元),认领了APEAvatar慈善NFT头像,并且再次将其捐赠给了APENFT。

这个Tpunks是波场中的首个NFT项目,而波场TRON正是APENFT 的技术支持方之一。种种迹象,很难不让人怀疑其接连以高价购入NFT的真实目的。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很多东西能够迅速出圈,必须要借助财富、名声、权势的力量。在天价的连续冲击下,大众也开始对NFT产生了更多的好奇。撇去泡沫,相信你会看到它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够发挥的作用。

比如,在知识产权领域,画作、音乐、电影、游戏都可以通过NFT进行版权登记或者专利识别。又比如,用NFT技术来制作出生证明、驾照、学历证书等材料,可以方便人们的保存,防止他人的恶意篡改、滥用。

当然,对于从事艺术的人而言,NFT的出现也是一个福音。

它取消了传统艺术市场的高壁垒,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的作品做成NFT,在确保产权安全的情况下,供人品鉴。而购买者也不必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而且能够保证买到的是正品。

艺术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开放的平台,NFT的去中心化、可溯源、不可篡改等属性,完美地迎合了艺术品交易的需求。

正如ARK Invest创始人Cathie Wood所说:“利用区块链和NFT能解决过去所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对艺术家和其他领域来说都非常好。”

而从长期来看,艺术品的价值是美学、技艺以及人类情感的融合,现代数字技术应该成为它的助力,而非喧宾夺主。

参考资料:

1.《千万美金买一个NFT虚拟头像,是不是郁金香骗局?》 光锥智能

2.《免费图片都能卖到4.5个亿,NFT到底是致富经还是韭菜刀?》差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 ”(ID:hstl8888),作者:王寒,36氪经授权发布。

+1
6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聚焦标杆与热点、解构趋势与韬略
特邀作者

聚焦标杆与热点、解构趋势与韬略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消失的青春

2021-09-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