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工作成常态?城市服务业从业者:太难熬了

神译局·2021-09-14
疫情肆虐之下,美国城市服务业未来何在?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随着新一轮疫情在美国持续蔓延,许多公司再次按下了重返线下办公暂停键。城市服务业经济,主要依靠市中心办公一族的消费支出来维系,眼下也难逃运营困境。面对这一不利外部环境,城市服务业从业者有着怎样的应对之策? 长期居家办公措施影响之下,美国城市就业结构又发生了哪些变化?本文经授权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Eduardo Porter,原文标题"The Work-From-Home Economy and the Urban Job Outlook",希望能带给您启发。

在皇后区伍德赛德酒店后厨,Restaurant Associates的员工正制备午餐。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Restaurant Associates 已经不再是昔日那家公司了。它长期经营餐厅、承办活动,并为包括谷歌和史密森学会在内的客户运营公司餐厅。如今,它只雇用了大约5000名员工,这仅为疫情发生前员工人数的一半。

眼看着业务量日渐萎缩,该公司随之开创了新的业务线:它为线上杂货店 FreshDirect 制作汤和配菜,也为在康涅狄格州工作面临失业的华尔街交易员,还有那些在家中参加“虚拟晚会”的客户送餐。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Restaurant Associates 可能不得不继续依靠即兴发挥来运作。就在夏天疫情似乎开始好转时—— 一些博物馆重新开放,企业重返线下办公提上日程,并全力恢复各种活动盛会——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又使一切重归停滞。

首席执行官迪克·卡塔尼 (Dick Cattani) 表示:“我们曾非常希望看到 9 月份,大家能真正开始重回正轨。”而现在他说:“如今我们不知道什么正在发生,接下来还将会发生什么。”

这种焦虑情绪在美国经济中广泛蔓延。正如商业房地产服务公司 Cushman & Wakefield 首席经济学家凯文·索普 (Kevin Thorpe) 所指出的:“病毒持续的时间越长,它的变异不确定性就越大。”

这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城市服务经济体——那些雇佣了数百万员工的餐馆、酒店、出租车服务和娱乐场所——能否从多波致使顾客大量流失的疫情潮中恢复过来。

经历了数月的保持社交距离和远程工作措施,能否恢复往日生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雇主和员工们,看他们对待城市距离与空间密度的态度,将会如何重新调整。

三名研究学者——墨西哥自主技术研究所的何塞·玛丽亚·巴雷罗(José María Barrero)、斯坦福大学的尼古拉斯·布鲁姆(Nicholas Bloom)和芝加哥大学的史蒂文·J·戴维斯(Steven J. Davis)——估计在 2020 年 4 月到 12 月期间,美国经济结构中,有一半的工作时间都来自于人们居家办公。他们认为在疫情结束后,这一比例将降至 20% 左右,而也仍然会是 2017 年与 2018 年远程工作时间量的四倍之多。

与此同时,远程工作将集中在那些人口最稠密地区的高薪员工身上。例如据普林斯顿、乔治城、哥伦比亚大学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人员称,从事金融保险、信息技术、专业服务与管理等此类高技术、信息密集型服务业的员工中,有超过一半的人今年一月仍在家中工作。

研究人员写道:大城市面临着双重威胁——失去其最有技术的工作人员,以及由他们所支撑起的消费服务经济体量。作者补充说:“城市服务业规模可能会因此缩小。除非想办法提供优势,去证明当住宅地点的选择,不再受靠近工作场所的因素影响时,它对应城市密度之下的成本支出仍可以是合理的。”

根据 Cushman & Wakefield 的数据显示,美国中央商务区约有 18% 的办公闲置空间,而在疫情之前这一比例为12%。Groupon、推特、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其他企业都在缩减办公面积。有些公司则正重新考虑他们对办公空间的整体利用效率。

运动器材零售商 REI 出售了建在西雅图的公司总部,而该总部曾旨在容纳约 1,800 名公司员工。如今 REI 正在该地区周围,设立了三个面积较小的卫星办公室,希望按员工自己的意愿,来吸引他们到那里办公。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完全居家办公。

REI 技术与运营执行副总裁 Christine Putur 说:“通常大家认为人们处于同一空间,在一起时的工作表现会更好,但并不一定总是如此。我们希望通过开创更多新的习惯与规范来向前推进——利用结果导向,来引导我们何时并以何种方式聚在一起。”

这种工作方式的变化重组,可能将重新配置美国经济结构,并进一步改变其工资分配与消费模式。

例如,谷歌允许员工远程工作,但会根据员工所在地的生活成本调整薪酬支出。在一篇面向员工的博客文章中,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估计,约有 20% 的员工会选择永久居家办公。该公司还为其员工开发了一个计算器,来测算居家办公对他们薪酬的影响。

芝加哥大学的戴维斯先生与其合著者估计,在家工作人数的增加将使市中心的消费总额减少 5% 到 10%,这会不利于那些平日依靠办公室一族的消费,以此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餐馆、酒吧和其他场所。

“一些休闲和餐饮款待活动将跟随那些不再在市区工作的人,会搬离市中心。”戴维斯先生说。但对那些位于新郊区的员工而言,消费环境则可能变得不一样。其中包括了和以往在市中心工作时相比,郊区意味着更少的午餐选择和更单调的娱乐时光。

此外,美国的经济地理情况看起来已不同于两年前。纽约市在全国就业中所占的份额从 2019 年 7 月的 3.1% 下降至 2021 年 7 月的 2.8%。这意味着,与假使纽约市能至少跟上整个国家的步调相比,其工作岗位如今已减少了约 375,000 个。

美国各城市七月份就业份额变化

注:7月数据为初步数据,未经季度调整。数据来源:劳工统计局。By Karl Russell

同样一幕也在其他城市上演。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波士顿大都市区在全国就业中所占份额急剧下降,仅有部分岗位得以恢复。洛杉矶、芝加哥、旧金山和费城等大城市也都如此。

不仅如此,城市内外的就业模式发生了变化。截止今年7 月,亚特兰大都市区已经恢复了自 2019 年同月以来失去的大部分工作岗位。但其食品饮料业的就业人数下降了 10% 以上。另外,包括娱乐和住宿在内的休闲酒店业,雇佣人数也减少了 13%。

美国各城市行业就业份额

注:食品饮料业和住宿业是休闲酒店业的子集。本图通过7月的初步数据按月绘制,未经季度调整。数据来源:劳工统计局 By Karl Russell

实际上自 2019 年 7 月以来,凤凰城地区的就业人数有所增加,但休闲娱乐和住宿方面的工作岗位减少了 6%。在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这些美国技术和金融领域领取最高薪资的员工所在地,7 月份休闲酒店业就业人数与两年前相比,下降了至少五分之一。

如今,部分工作岗位已经恢复。Barbara Xocoyotl 在去年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的 Omni 酒店关闭数月后休假,如今她正再次回归打扫房间。在圣安东尼奥君悦酒店工作的 Maria Valdez 也是如此,而她也注意到同事比以前少了许多。

与此同时,新的工作机会也在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该国在 19 年 7 月到 21 年 7 月两年间失去了 256,000 个零售岗位,但随着线上订购量增长,亚马逊和其他供应商为此设立配送中心,仓储和运输业因此增加了 209,000 个岗位需求。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不过,仓储业通常分布在城市核心区之外。市中心服务经济的就业情况——取决于办公室工作人员、商务旅客和游客的消费支出——仍未从 Covid 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罗布·西米诺斯基 (Rob Siminoski) 已经重返环球影城 (Universal Studios) 运营演出事务,那里距离洛杉矶市中心只有很短的车程,但其日程安排尚不确定。他说:“理论上来说,我已经恢复工作了,但这周我只有两天的工作内容;而在几周前,完全没有任何工作任务可做。”他还说到,由于其工作时间太少,以至于仍有资格继续领取失业救济金。

另一边,曼哈顿的雅各布斯剧院尚未重新开放,所以佐莱达·罗德里格斯 (Zoraida Rodriguez) 还没能回到她的清洁岗位上(她目前正在服务雇员国际工会的 Local 32BJ 处,在那里打一份为期三个月的临时工)。克里斯蒂娜·贝拉米 (Kristinia Bellamy) 也是如此,她原来负责打扫位于曼哈顿市中心的一栋办公楼,一直到它去年关闭后,就再没打扫过。

当地商业建筑部门负责人丹尼斯·约翰斯顿(Denis Johnston)说,所有供职于32BJ 的 21,000 名办公室清洁人员中,大约有 3,000 名已被列在了召回岗位名单上,正等待着他们所负责建筑物重新开放的日子。

这比 2020 年春季的 7,000 人还有所下降。随着公司纷纷开始将线下办公计划延期,返回工位的进程也已经停止。“六周前,我们对于重返线下办公的声势和希望还如此之大,”约翰斯顿先生说,“重新开放要等到明年才行的想法……这对于我们的失业人员来说,太糟糕了。”

最终这一切能否重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恩里科·莫雷蒂 (Enrico Moretti) 表示,雇主将出于担心员工生产力会受到影响,而限制远程工作。

他指出,疫情来袭后,允许完全远程工作的工作机会从大约 2% 的职位空缺,跃升至了6% 到 7%。但此后,这一远程工作的比例就再没变化。他也提及:“这对人们而言,仍会是一个利好现象。”

他预计远程工作需求不会进一步增长。雇主可能允许员工一周在家工作几天,但 Zoom 并非永久替代品,它并不能取代那种真实的线下互动与协作模式,从而不能真正地推动创新发展。

Restaurant Associates 的CEO卡塔尼先生在他的客户不断推迟返回办公室计划时,极尽全力应对困境,他希望经济学家 Moretti 先生所言是对的。

卡塔尼先生(其公司在纽约时报大厦经营自助餐厅)还列举了他认为顾客会回来的几点原因:员工不想因远程工作而减薪;更多人将接种疫苗;人们已经对Zoom产生厌倦;对于受疫情影响而被压抑限制了的社交活动,会有巨大的反弹需求。

尽管如此,他也承认:“一切都还处于迷雾中,我们一直在混沌里摸索出路。”

译者:艺融Lucia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逸仙电商似乎还没有等来翻盘的时机。

2021-09-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