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制造“完美男性”?

脑极体2021-09-09
当男人开始整容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展现出了长久以来,人们对不同性别的期待:男性要搞一番事业,女性要专注爱情和容貌。

当然,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女性们说“搞钱真香”,而男性们则开始“外貌焦虑”了。

新加坡《海峡时报》8月2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中国越来越多的男性选择(通过整形手术)获得双眼皮、尖下巴和更浓密的头发。

根据咨询公司和医疗美容机构的数据,去年中国每10名接受整形手术的人中有3名是男性,而2019年时男性的占比仅为1/10。2019年,男性在医疗美容上的平均花费是7025元人民币,是女性(2551元)的2.75倍。

通过整容来达到“完美”,原本是女性中流行的自我改造,为什么会成为许多男性的选择?男性群体的加入,又会给整容行业带来哪些变化?

男人开始整容,会带火哪些项目?

一般来说,整容技术主要集中在三种:开刀手术、异物注射、脂肪移植。

整形的目的则分为两种:一种是“雪中送炭”,旨在修复身体创伤,比如先天体表问题或意外伤害带来的烧伤、畸形等等。另一种是“锦上添花”,希望通过医学手段将改造成更符合主流审美标准的外观。

不过,生理情况不一样,社会文化对男女外貌的期许也不一样,男性选择的整容项目自然也与女性有所区别。

举个例子,女性们青睐的抽脂手术,目前还没有在男性中成为主流,一方面源于男性在生理上更容易通过运动健身获得较低的体脂率。另外,社会对男性的身材有更高的包容度,只要不是过于肥胖影响健康,大多没有必要“铤而走险”。

比如同为明星,综艺《追光吧!哥哥》里男艺人的身材管理,普遍没有《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女艺人那么严格。

那么,男人们都在整哪里呢?

1.植发。

有报道称,几乎所有女性整容的项目都有男性尝试,其中做得最多的是植发和割下眼袋。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更早受到脱发的困扰。

据国家卫健委的调查,中国约有1.64亿男性存在脱发问题,占深受脱发问题困扰群体的65%以上。而雄激素导致的脱发是无法根治的,因为不可能从根本上去除雄激素的分泌。

这种情况下,什么“duangduang”的洗发护发产品都不好使,只能求助于植发技术。

2.年轻化。

割下眼袋,也男性整容的高频项目。这类群体主要是40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为了显得更年轻,免得因老态而丢掉饭碗,会选择祛睑袋、除皱、去鱼尾纹等年轻化项目。

3.缺陷美化。

隆鼻、双眼皮、下颌变小等开刀手术,除了部分人是因为意外而需要整容外,近年来希望通过手术来提升外在颜值分的年轻男性也不少,甚至出现了过犹不及的锥子下巴。

4.男科。

正如女性有私处整容一样,男性同样也有隐秘生殖器官的整容需求。此前有媒体报道,一些大城市10%的男性接受了生殖整形术。甚至还有对精子进行“整容”的项目,通过改造精子质量和数量来尝试治疗男子不育症。

关于女性的“外貌焦虑”,是女性希望通过完美化改造来接近男性的主流审美取向,因此绝大部分女性的整容方案也是趋同的,著名的韩国小姐选拔就因为整得过于相似而被网友们玩起了连连看

但传统的两性标准,男性负责赚钱养家就行了,功成名就什么的才是标配。怎么也出现了整容的刚需了呢?

谁在制造“完美男性”?

正如文化评论家西梅尔所说:“东西不是生产以后才会变得流行的,东西是为了流行才生产的。”这句话放在整容行业同样合适。

值得一提的是,选择整容的男性可不都是靠脸吃饭的演艺从业者,有非常多是政界、学生、普通公司职员等等。既然不是出于本心的选择,那么,男性的躯体究竟在被哪些因素而形塑呢?

一个针对中国人身体自我的研究,在调查了381名被试(136名整容者,245名非正整容者)后发现,整容者往往感受到了更多的人际压力、媒体压力,有更高的社会比较倾向、对外貌的负面评价更恐惧。

来自外貌的压力、恐惧与焦虑,正在慢慢被男性所感受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首先,职场竞争更加激烈。

年年都是“最难毕业季”,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909万,再创新高,毕业生求职时想要脱颖而出,英俊的外形也被算进加分项里。在新加坡媒体的报道中一些男性就声称,自己的就业前景因(整形)得到了改善。

已经身在职场的男性,面临队伍年轻化的趋势,同样也“不得不卷”。就拿男性主导的政务工作来说,十年前就有不少官员因为年龄焦虑、外貌焦虑而发生过改小年龄、通过整容年轻化等操作。

意大利总统贝卢斯科尼,也曾接受了长达4个小时的整容手术,脸上带着胶布出席会议,并抱怨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牺牲了太多”。

传统由男性主导、男性建立标准的领域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需要女性消费、女性购买力的行业呢?

当“男色”变成一种消费品,自然会有男性从业者愿意制造相应的商品。娱乐业就首当其冲,成为男性整容的高发地带。

新华网的职业意愿调查显示,超过一半95后最向往的职业是主播和网红。而这些行业是典型的“颜值经济”,粉丝规模与忠诚度更直接影响到后续的商业潜力与变现能力,颜值的高低也就成为能否吸粉的关键。也难怪曾有男性模特说,整容是为了让自己的每一张照片都“值得打印”。

此外,婚恋市场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结果发布后,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7,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而适婚年龄的年轻男女比例更加失衡,加上独身主义、不婚主义崛起,使得男性想找到婚恋伴侣的难度更大。因此,也有不少男性希望通过整容在婚恋市场上脱颖而出。

当然,与女性整容市场的规模相比,男性整容还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所以,整容机构的推动,也是不容忽视的。

近年来许多女性开始拒绝被“外貌焦虑”所影响,尝试打破刻板印象,接受有瑕疵的身体和外貌。以塑造“性感天使”、超模走秀而著称的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都开始邀请大码女装创始人来担当品牌大使。

女性尝试打破枷锁,自然也让整容市场感受到一丝寒意。预先布局新兴的男性市场,一些唯利是图的整容机构尝试刺激男性的消费需求,用夸张的宣传揽客,也就不足为奇了。

或许可以说,在严苛的社会标准和消费主义面前,无论男性、女性,都难以避免悬在头上的整容手术刀。

新的火花:女性化技术,男性化市场?

整容市场正在变得男性化起来,而整容技术本身,却有着非常强烈的女性化特征。

1.在男性主导的医疗技术系统中,女性医师的人数数量增长。许多医学院中女性入学人数一度超过40%,更多女性受众也使得整容医师这一技术岗位不排斥女性参与。海外医疗平台Zocdoc分享了一组数据,患者可以按性别过滤医生,1.2%的搜索专门寻找女医生,只有0.27%的搜索男性医生。

2.精细化的整容项目,需要细心与耐心等女性特质。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应有一双鹰的眼睛,一颗狮子的心和一双女人的手,像整容项目更需要精细化的操作,比如植发就需要精准判断每个毛囊的深度、粗细、方向等等,再进行治疗,许多美容医师都是女性任职。

3.整容手术需要大量问诊、面诊,这些都需要交流来完成,而女性医生通常会花很长时间倾听病人的意见。在一项研究中,女性医生平均等待三分钟才打断病人,而男医生平均等待47秒。

另外,许多美容求医者往往还存在心理上的不自信、自我认知不清晰等等,需要的不仅是治疗方案,还包括心理创伤的修复,这时候男女医生在同理心上的明显差异,也会影响求医者的选择。

强调沟通与服务的整容领域,需要更多女医生发光发热。

这时候,新的矛盾就出现了。

一方面,需求在增长,但女医生的职业生涯周期却不像男医生那么长。一般来说,女医生承受的职业压力更大,比如花太多时间倾听病人的意见,使得女医生结束工作的时间比男医生更晚;又比如,需要花费更多精力承担照顾家人等任务。因此随着职级的增长,女医生的比例也出现了明显下降,许多求医者只能选择男医生。

此外,整容行业市场化程度更高,加上多点执业政策出台,个人诊所设立条件松绑,求医者往往会多次、反复消费,这时候拥有强大的个人IP号召力,对职业成长助益良多。而女医生在个人品牌打造上更容易受风险控制、精力不足、“冒充者综合征”等影响,缺乏更进一步、主动营销的意愿和行动。

如果说男性化市场将给整容领域带来新的增长契机,那么女性化技术将为女医生赋予更大的发展潜力。

这也证明,技术关乎所有人的前途和命运。单纯的男性化或单纯的女性化,都不应该是未来技术发展的方向。

唯有把握和尊重性别差异、注重性别和谐的技术,才拥有更长远的生命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脑极体”(ID:unity007),作者:藏狐,36氪经授权发布。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2021-09-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