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退、内斗、跳槽......近百位零售高管人事大变动

联商网·2021-09-09
这些也只是今年零售高层变动的一些缩影。

2021年的零售行业并不平静。

隐退、换帅、内斗、跳槽、免职……频繁的高管人事变动不断引发阵阵涟漪甚至风波,搅动着这片风云变幻的江湖。

据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2021年1-8月,有近百位零售高管出现人事变动,且不乏来自阿里、京东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以及万达、苏宁、永辉、麦德龙、凯德、双汇、星巴克海底捞、茅台等知名企业。

其中,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的人事变动有:拼多多创始人黄峥隐退、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卸任、黄明端接替张近东执掌苏宁易购、永辉CTO李松峰接任CEO、呷哺呷哺罢免行政总裁赵怡、凯德集团总裁罗臻毓跳槽合生创展、双汇“太子爷”万洪建被免职、齐界接替肖广瑞成为万达商管总裁、阿里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引咎辞职……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高管。行业的人才流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今年的零售高管人事变动,还是呈现出了几个不一样的特点。

01 互联网大佬急流勇退

在中国大陆,当首富似乎不是一件好事情。

这个道理,黄光裕不懂,王健林不懂,马云在阿里如日中天之时急流勇退,似乎懂但后来又似乎不懂。不过,作为80后的黄峥却深谙此中奥义。

在拼多多高速发展,股价达上市以来新高的时候,黄峥毅然决然放弃冲击首富的机会,退隐江湖。2021年3月17日,黄峥在股东信中宣布不再担任拼多多董事长。至于辞任后的去向,黄峥表示“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

相比马云,黄峥的离去很决绝,也很干脆,甚至连超级投票权也下放了,自己的股权在此前也多有分配。作为年轻人,黄峥对待金钱和权力的态度,有着超乎寻常的睿智。坊间传言,黄峥是段永平的关门弟子。纵然传闻有误,但段永平称之为黄峥的伯乐和人生导师绝不为过。段永平40岁退隐,效仿老师的黄峥做出这个决定也便不难理解了。

至此,阿里、京东和拼多多这三大电商巨头的创始人马云、刘强东、黄峥都开始退居幕后了。

与黄峥一样,同为80后的张一鸣对权力的下放也很随性。

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CEO一职,由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张一鸣辞职的理由甚至跟黄峥都有点像,“希望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相较于依旧奋战在一线的任正非、宗庆后、董明珠等老一代企业家,这些互联网新贵的隐退决定确实令人有些难以理解。

不过,据行业人士分析,这些新兴大佬的隐退行为非常聪明,不做明面上的掌门人,避免树大招风,远离舆论的风口浪尖,但依旧紧握实际控制权。的确,在实现真正的财富自由之后,金钱对他们来说只是数字,寻求新的生活方式显然更有吸引力。

02 股权变动,引发换帅

公司股权的变动,必然引发高管的换血。这一点,不论什么行业都不例外。

7月5日晚间,苏宁易购重大重组靴子落地,持续多半年的苏宁债务危机得以正式解除。江苏省、南京市国资牵头成立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以88.3亿元拿下获得苏宁易购16.96%股权。新新零售创新基金内的产业投资人还包括华泰证券、阿里、小米海尔美的、TCL等,均为与苏宁业务来往密切的合作伙伴。协议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7月12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张近东辞任苏宁易购董事长,孙为民辞去副董事长职务。在混改完成后,张近东持股比例将从20.96%降至17.62%,仍为苏宁易购第一大股东。张近东辞去董事长,更像是为了各方利益所做的暂时平衡之举。如今,张近东又退出苏宁易购法定代表人,由总裁任峻接任。

7月29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苏宁易购新一届董事会产生。其中,新任董事长为黄明端,新任总裁为任峻。随后,在8月11日,黄明端和任俊联名发布全体员工信,扬言要让苏宁易购回到该有的市场地位。这一宣言,像极了2月份刚刚出狱的黄光裕内部讲话的口吻。雄心仍在,但江湖已变。重拾昔日辉煌恐怕并不容易。

同样于今年完成股权交割的麦德龙,也发生了换帅一事。4月23日,麦德龙发布公告称,麦德龙中国与物美双方的股权交易按期在第二季度内圆满完成。在新的股权结构下,物美集团持有麦德龙中国80%的股份,麦德龙集团持有20%的股份。

而在此之前的一个月,麦德龙宣布,从5月1日起,蔡天乐将接替康德出任麦德龙中国总裁。康德将返回欧洲,出任麦德龙集团首席采购官兼董事会扩大委员会成员。虽然,在康德掌权期间,麦德龙中国卖身给了物美,但对麦德龙来说这是一桩好生意。所以,康德升职也就不足为奇了。

03 业绩不佳,高层换血

2020年以来,业绩不佳的拉夏贝尔不断换帅,频率堪称业界之最。仅2020年,拉夏贝尔就五换总裁一职。今年上半年,段学锋、张莹、吴金应先后辞任董事长一职,半年三换董事长也是堪称业内奇闻。高层的持续动荡,还是拉夏贝尔连续亏损的现状所致。

2018年,拉夏贝尔净亏损1.8亿元;2019年,净亏损21.66亿元;2020年,净亏损18.41亿元;2021年上半年,拉夏贝尔亏损2.37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拉夏贝尔共拥有427个线下经营网点,较2020年底的959个净减少532个。

在连续三年出现巨额亏损的情况下,拉夏贝尔退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这个烂摊子谁都无法收拾,高层动荡也就不难理解了。

海底捞也同样因为业绩不佳,而对组织结构进行大调整,引入新鲜血液。

2021年上半年,海底捞实现营收200.94亿元,同比增长105.9%;净利润9650万元,同比上升110.0%。因为2020年是疫情之年,这个同比没有意义。相较2019年上半年的9.1亿元,两年时间里,海底捞的净利润暴跌89.6%。与此同时,海底捞在人均消费和翻台率上也出现了双双走低的情况。

海底捞执行董事、首席战略官周兆呈也坦言,业绩未达预期,公司内部管理和运营方面需要调整和完善。8月24日,海底捞宣布施永宏、舒萍辞任。二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施永宏是海底捞的创始人之一,一直以来相当于海底捞的“二把手”;舒萍也是创始人之一,更是海底捞董事会主席张勇的妻子。

与此同时,杨利娟被任为公司副首席执行官,并新增杨利娟、李朋、杨华、刘林毅、李瑜、宋青、杨立七位执行董事,新增马蔚华、吴宵光两位独立非执行董事。据报道,这些人年龄都在40岁上下,大多是海底捞从基层培养出来的,有丰富的一线工作经验。

让张勇妻子和元老级创始人一起退出管理一线,对海底捞来说,是组织革新的必要手段。

04 公司内斗,高管免职

5月21日,呷哺呷哺发布公告罢免了赵怡行政总裁的职务,理由是“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能达到董事会预期”。6月14日,呷哺呷哺再发公告称已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6月27日晚间,赵怡朋友圈发表个人声明,否认了董事会给出的罢免理由,并揭示了自己离开的真实内幕。

一场宫斗大戏拉开帷幕。

赵怡在声明中还表示自己“提议改组集团公司中关键子公司的董事会组成和总经理任命”。而这个“关键子公司”毋庸置疑说的就是湊湊。在此之前,湊湊CEO张振纬于4月15日正式提出辞职,而呷哺呷哺董事会曾多次挽留,而赵怡4月20日被通知休假。赵怡和张振纬之间是否也存在内斗,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

7月28日,呷哺呷哺的罢免总裁大会在香港如时召开并发布公告,赵怡已被罢免执行董事之职,投票通过率为100%。呷哺呷哺的“宫斗大戏”算是正式落下帷幕。

这其中,孰是孰非已然不重要,但内讧所造成的的企业内耗却直接体现在股价上。赵怡被解除职务当日,呷哺呷哺股价暴跌14.97%。伴随着股东“清仓式”减持,仅仅半年时间,呷哺呷哺股价就暴跌了74%。这教训不可谓不惨痛。

而今年上半年,另一场内斗大戏当属双汇万隆与万洪建父子。

6月17日,万洲国际发布公告,董事会主席万隆之子万洪建被免去执行董事及副总裁职位。对于万洪建的免职原因,万洲国际在公告中称,万洪建近期对公司的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

8月12日晚间,万洲国际发布公告称,万隆辞任公司行政总裁一职,由原首席财务官郭丽军接任。万隆次子万宏伟则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

恰恰是这则公告,进一步激怒了万洪建。这个“废太子”直接向父亲万隆开炮。

8月17日,万洪建在公众号“新肉业”发布一篇超过2000字的长文《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万洪建在文中举报其父亲偷税漏税、“肥美损中”、用人不当、和女秘书姘居20年......其中“违规关联交易”致双汇发展损失逾8亿元备受关注。

对此,万洲国际于8月18日回应称,万洪建的指控不实且具有误导性,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受此影响,8月18日,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两家“双汇系”上市公司股价大跌,一日之内市值蒸发超过百亿元。8月23日,万洲国际又发了一篇公告,对万洪建的指控予以澄清。

8月31日,双汇发展发布公告,81岁的万隆再次当选双汇发展董事长,其次子万宏伟当选为副董事长。双汇宫斗大戏算是告一段落。

如果从2020年8月份61.95元的历史最高点来计算,截至2021年8月31日,双汇发展的股价已经大跌了61.9%,市值较最高点已经蒸发了1329亿。这代价太大了!

而这些也只是今年零售高层变动的一些缩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联商网资讯”(ID:lingshouzixun),作者:牧之,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人均消费高于海底捞,却未必是海底捞的对手。

2021-09-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