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款”新冠特效药要来了?真相在这里

财健道·2021-09-08
它与连花清瘟之间,“只差了一个薄荷醇”

‍新冠特效药也闹出了六耳猕猴。

受“特效药”最新消息发布的影响,天坛生物(600161.SH)两日维持涨势,昨日(9月6日)股价开盘即涨停。国药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国药股份(600511.SH)、国药一致(000028.SZ)股价于昨日应声走高。

此前的周末,9月4日,中国生物官方微信称:国药中生血液制品板块企业、天坛生物研制的静脉注射新冠人免疫球蛋白(pH4)(以下简称“新冠特免”),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批准开展临床试验。

有媒体发文时,标题使用了新冠特效药“全球首发”、“在中国上市”等关键词,但事实上天坛生物的新冠特免刚拿到临床批件,距离真正上市还有相当距离。细读报道会发现,内容是讲该药物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以下简称“服贸会”)上展出、首发。

这款“特效药”是否值得资本市场如此追捧,未有定论。但从技术创新角度,作为上百年前出现的血浆疗法的升级版,新冠特免与小分子药物、中和抗体药物存在天壤之别。

有人戏称,新冠特免与连花清瘟之间,“只差了一个薄荷醇”。

01 新品装老酒:“特效药”是血浆疗法升级版

中国生物这款新冠“特效药”,需要高倍放大镜才能看懂。最新公告称,中国生物的新冠特免治疗用生物制品一类新药,“是以经批准的中国生物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免疫后健康人血浆为原料,采用低温乙醇蛋白纯化分离法,并经病毒灭活及去除方法制备而成的、含有高效价SARS-CoV-2中和抗体的静脉注射特异性人免疫球蛋白”。

通俗来说:新冠特免,是以接种了新型冠灭活疫苗(中国生物自家研制)后的健康人体血浆作为原料,提纯制备而成,因为血浆中已形成了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抗体。

据中国生物纪委书记陈坤向媒体介绍,去年药物研发初期,康复者血浆的供应量非常有限,导致药物研发所需要的原材料也越来越稀缺。但现在中国生物可以使用灭活疫苗免疫后健康人血浆作为新的原材料,因为这些血浆同样含有高效价SARS-CoV-2中和抗体。国内新冠疫苗接种群体非常大,原料来源有保障。

但事实上,因为需要从大量的健康人体中取样,能否顺利获得血浆来源,这一说法尚待验证。

作为血浆疗法的升级版,大规模使用仍有天然瓶颈。比如,每个人的免疫反应不一样,中国药科大学张娟教授曾向媒体指出,“免疫系统对待外源物质很有可能会产生应激反应”。她还表示,临床常用的静脉用免疫球蛋白虽然在短时间内,可以让人体被动提升免疫力,但不具有治疗的针对性,寄希望于静脉用免疫球蛋白进行病原治疗是不现实的,效果也不理想。

其实,中国生物的新冠“特效药”研发由来已久。在疫情爆发早期, 2020年1月30日,在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与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中,中国生物牵头承接了重点专项:“2019-nCoV感染恢复期患者特异血浆和特异免疫球蛋白制备”。从根本上来说,特异免疫球蛋白与标准免疫球蛋白的制备工艺相同,只是采用的原料血浆不同。

2020年4月,在新冠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疗法的基础上,中国生物制备出针对新冠肺炎的治疗药物,称为“静注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新冠肺炎人免疫球蛋白)”,该治疗药物被纳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表示,此项药物原料与机理,同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治疗一致。不同的是,特异免疫球蛋白纯度更高、工艺复杂、研发难度大。

在2020年服贸会上,这款以康复者血浆为原料制备而成的新冠肺炎人免疫球蛋白,号称“目前国内外新冠肺炎感染最为特异和有效的治疗药物”。

一年后,2021年服贸会上,中国生物再次推出以含有高效价新冠抗体血浆为原料制备的“新冠特异性免疫球蛋白”。只是血浆的来源从去年的“感染恢复期患者”,改为了接种疫苗的“健康人”。

临床常用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属于“广谱防御”,中国生物推出的新冠特免具备更高中和新冠病毒的能力,这是一种进步。但从血浆疗法,到制备“感染恢复期患者”的免疫球蛋白药物,再到制备“健康人”药物,技术上没有本质区别。

02 上百年的技术,难言“创新”

据国药集团官网去年4月对于康复者血浆疗法的介绍称,“康复者血浆疗法用于传染病的治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抗生素尚未问世前,该疗法一度被应用于炭疽热、天花、脑膜炎和一些让人类束手无策的疾病治疗。

官网还称,“近20年来,这一经典疗法又被用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H1N1、H5N1、H7N9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新发突发传染病,取得了一定的疗效。当缺乏有效的特异性抗病原体药物时,尤其是新发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康复者血浆疗法可能是抢救危重症患者的唯一选择。”

实际上,由于存在一些未知风险,抗毒血清(浆)疗法大多退出了临床一线。2019年1月,国家药监局发布过《关于修订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和冻干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说明书的公告(2019年第1号)》,公告警示称:因原料来自人血,虽然对原料血浆进行了相关病原体的筛查,并在生产工艺中加入了去除和灭活病毒的措施,但理论上仍存在传播某些已知和未知病原体的潜在风险,临床使用时应权衡利弊。

为了避免出现免疫球蛋白的滥用或不当反应,去年科技部在应急攻关中,着重强调了“特异性”。

其实,用血浆疗法治疗新冠肺炎的思路,可以参考乙肝疫苗的发展。从打响中国乙肝阻击战的第一人——陶其敏时代开始,中国的乙肝疫苗都是来自恢复期乙肝病人的血清,直到美国默克公司将重组酵母乙肝疫苗近乎无偿转让给中国,即天坛生物在售的“北京天坛重组乙型肝炎疫苗”。得益于这项1989年、当时最为先进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转让,我国在50年内就能彻底根除乙肝。

然而,天坛生物今天推出的这款新冠治疗药物,实际上还停留在陶其敏的阶段。认为,中国的新冠药物研制的策略是对的,但不等于技术是最先进的。

03 什么才是新冠特效药?

实际上,绝大部分的病毒基本没有特效药。像乙型肝炎病毒、艾滋病毒、疱疹病毒此类可以长期潜伏的病毒,尚还无法彻底清除。新冠特效药迟迟未至,有着诸多客观因素限制。比如其变异速度极快,出现的“最强毒王”德尔塔、缪毒株等,也让特效药的研制缺乏充分时间和条件。

目前,小分子抗病毒药物、中和抗体药物,一般被业内认为是应对新冠比较有效的药物。

2020年10月22日,吉利德研发的瑞德西韦获美国FDA上市许可,用于治疗12岁及以上、体重至少达到40公斤且需住院的新冠患者。这是首个也是目前唯一获批的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

除此之外,据“华尔街见闻”报道,目前,处于临床三期试验新冠小分子药有4款备受关注,分别是默沙东的RNA聚合酶抑制剂Molnupiravir(III期),开拓药业的AR拮抗剂普克鲁胺(III期),罗氏的RNA聚合酶抑制剂AT-527(III期),辉瑞的3CL蛋白酶抑制剂PF-07321332(III期)。

因为研发周期长,这些即将问世的新冠特效药,其实不乏“老药新用”。目前早期治疗新冠的口服抗病毒制剂,首推默沙东的RNA聚合酶抑制剂Molnupiravir。Molnupiravir最初是针对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的药物,研究发现其对SARS、MERS等冠状病毒有效,后转化成为新冠特效药。

不像小分子药可阻断病毒增殖,中和抗体药物则是向人体注射抗体,阻断病毒与人体结合,实现治疗效果。而疫苗则是以可称为“假病毒”的抗原来诱生人体产生抗体。

中和抗体目前存在较多问题。首先使用成本较高,像礼来研发的Bamlanivimab单药定价为每瓶每疗程1250美元。另外,需在病程早期使用,比如特朗普曾使用过由再生元(Regeneron)和罗氏(Roche)联合开发的COVID-19抗体鸡尾酒。在中国,腾盛博药的中和抗体正在开展二期临床研究。今年6月广州疫情中,中和抗体疗法已投入使用。

“人类将与病毒共存”,成为世卫组织等权威机构,以及钟南山、张文宏等权威专家们的共识。人类对新冠病毒特效药的需求是长期的。

一位生物学家告诉《财健道》,要谈特效药,必须在大规模接种疫苗的前提下进行。那些“突破性感染”的患者仍然对特效药存在刚需。疫苗接种工作正在快马加鞭,这给特效药的研制提供了时间。

血浆疗法可能不是对付COVID-19的终结者,但只要人类面临新疾病威胁,就有必要试一试这款万灵药。

(作者为《财经》研究员,实习生张羽岐、徐菲雨、尹诗琪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健道”(ID:ArtofWealthandHealth),作者:安富建,编辑:海若镜,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财经》杂志医疗/健康领域的垂直公号,聚焦医疗、医保、医药和
特邀作者

《财经》杂志医疗/健康领域的垂直公号,聚焦医疗、医保、医药和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中国生物

国药集团

微信

开拓药业

华尔街见...

礼来

快马加鞭

六耳

吉利

腾盛博药

下一篇

百视TV成不了芒果TV

2021-09-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