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你就可以在抖音、快手听歌了?

文娱价值官·2021-09-08
抖音、快手无意于把自己变成又一个音乐平台。

就在宣布放弃独家版权,开启在线音乐“后版权时代”5天之后,腾讯音乐推出了版直播音乐服务系统“音速达引擎”。“版权护城河”的瓦解,资源一家独强时代的终结,似乎并未为腾讯音乐的未来蒙上阴影。

通过和几大版权巨头资本结盟,腾讯音乐早已是产业上游的重要玩家。音乐开放授权反而解除了它身上枷锁,让它可以主动出击,全力推动娱乐平台的音乐正版化,拓展出新的商业模式,通过合纵连横与抖音等平台相抗衡。

腾讯放弃独家版权虽然有助于增加版权市场活力,但并不意味着版权费用会大幅回落,更不意味着与“免费听歌”时代的回归。音乐版权市场仍然是个竞争不充分的卖方市场,当初腾讯之所以能在版权大战中胜出,是充分竞争的结果。如今,为了利益最大化,在音乐平台只剩寥寥几家的情况下,版权方依然会追求利益最大化。

对于曾经被版权独家扼住咽喉的网易云来说,也并不意味着竞争天平开始向自己倾斜,缺少了娱乐生态的变现能力,未来反而有可能进一步被版权成本拖入亏损泥潭。对于已经大举入侵音乐产业的抖音、快手来说,它们并无意于把自己变成又一个音乐平台,而是志在从上游对传统音乐产业釜底抽薪。

01 靴子落地之后,腾讯音乐顺势转型

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声明的当天,腾讯音乐的股价没有重挫跳水,反而低开高走之后最终收涨3%。在此之前,“版权垄断”一直是悬在腾讯音乐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次“弃权声明”反而化被动为主动,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无异于“利空出尽是利好”。而且,既然腾讯音乐愿意打破“护城河”,意味着它早已筹划好了“后版权时代”的转型路径。

实际上,腾讯音乐早已不止是一家在线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的合作也早不止于版权,而是深入到资本层面。如果说以前与几大音乐巨头交叉持股是为了锁定版权,以后则可以从更多平台的授权费用中获得分成。尽管独家版权的地位不在了,但它仍然是稳坐上游的收割方,仍然高居下游的其他音乐平台之上。

正如知乎用户@合同工老田 所分析的,音乐版权市场是几大唱片公司寡头垄断的卖方市场。腾讯之所以能够夺得独家版权,是因为只有它能给得起唱片公司的抱团抬价,“腾讯不买,也没有其他家来询价,即便是有其他家来询价,也是给的很少,宣发费用都收不回。”而腾讯音乐之所以愿意出高价,是因为它不靠音乐本身挣钱,而是靠社交娱乐服务来收回成本。今年二季度,社交娱乐服务在腾讯音乐营收中占比63%。

虽然独家版权保证了腾讯音乐的行业地位,然而版税和收入分成一直是块沉重的负担。今年二季度,腾讯音乐营收成本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7%,导致净利润同比下降12%。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推出正版直播音乐服务系统“音速达引擎”,无疑是试图把“成本中心”转换成为“利润中心”。

一方面,其他平台可以帮忙腾讯音乐分担版权成本。另一方面,“音速达”通过版权曲库化买为租、按需付费的方式,将其他的娱乐平台都拉入自己的社交娱乐生态之内。之所以腾讯音乐可以牵头做这件事,无疑是因为其横跨版权、平台方的身份,这一举措也将进一步巩固其在产业上游的地位。

至于开放版权之后,腾讯音乐的用户是否会纷纷投奔网易云音乐的怀抱,一方面要看准备网易云是否有魄力一口气补上版权短板,另一方面要看腾讯音乐的用户黏性究竟有多高,具体影响我们在下个季度的财报中就能够看得分明。

02 变现能力孱弱,网易云可能被拖入更深漩涡

腾讯音乐宣布放弃“版权独家”之后,网易云也积极响应反垄断政策,摘掉了音乐“独家”标签。在当天举行的网易财报会议中,丁磊也公开表示网易云已经准备好了充足资金,并愿意以最大诚意与版权方展开公平开放的合作,颇有一股志在必得的架势。

然而,提交的IPO招股书显示,近三年来网易云一直深陷亏损的泥潭,仅今年前三个月就亏损了17亿,音乐授权费用成为压在它头顶的一座大山。之所以难逃亏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网易云音乐的变现能力太弱。2018年—2020年网易云三年收入总和约为84亿元,但腾讯音乐营收总和高达736亿元,是网易云高出了9倍。

腾讯音乐依靠腾讯的熟人社交生态,使全民K歌和酷狗直播都成为国民级应用。虽然网易云试图复制腾讯的成长路线,通过音乐秀场直播,社交音乐服务也已经占据其总营收的半壁江山。

然而,直到如今网易云都严重依赖一款App,LOOK直播、音街、声波等应用尝试都可谓失败。将直播和听歌两种使用场景都放在一个平台上,在相互转化的同时更容易相互打架。而“文艺范儿”的网抑云用户和围观美女的直播用户,也是迥然不同的两个群体。这让网易云的直播很难做到其他平台那样“接地气”,反而冲散了自身独一无二的文艺气质。从长远来看,对于网易云来说,保持独特性和营收增长很难两全。

如果网易云音乐的变现能力不提升,仅凭砸钱买版权非长久之计,持续增加的版权成本反而会把本就不乐观的财务状况拖入更深的漩涡。

至于版权开放之后,其他小众音乐平台是否会迎来春天,则要看它们是否都找到了变现之道,豆瓣FM、虾米音乐这类纯音乐应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03 专注培育“BGM工厂”,抖音、快手更想让你刷短视频

关于这件行业重磅新闻,很多媒体都用了这样的标题《腾讯放弃了独家版权,但在线音乐的江湖已经变了》《网易云音乐可能夺回周杰伦,但时代是抖音的了》……似乎在短视频野蛮人的入侵之后,版权已经无法左右在线音乐市场的走向,似乎短视频是音乐市场的下一个发展阶段。

我们也在《在抖音听歌的人,还会打开QQ音乐、网易云吗?》中分析过抖音、快手的进攻策略,以及对版权的态度——张一鸣曾明确表示不会卷入“版权战”,与唱片公司的合作或许仅仅在于规避版权风险,他更大的野心是颠覆数十年的音乐产业模式和音乐生态,取代唱片公司这样的“中间商”,在另一个维度上争抢音乐市场的蛋糕。

然而,尽管版权已经不再是“护城河”,但在抖音神曲和完整音乐之间仍然隔着一层“次元壁”。先在抖音上以十几秒的短视频 BGM 刷屏,再扩散到主流的音乐平台,已经成为一首音乐传播的常态。过去,短视频用户要跑到QQ音乐、网易云音乐去搜索收听完整歌曲,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以后就可以直接在抖音、快手中听歌?

这就要看平台是否愿意为一首音乐的完整版权付费,而不仅仅是15秒。答案很显然是:不会。用户从刷短视频转为听音乐,显然是抖音、快手所不希望看到的。它们之所以推出“音乐人补贴计划”,发起音乐大赛,是为了招募更多的“BGM工人”。

“抖音神曲”不会成为未来在线音乐的主流趋势,短视频也不会是在线音乐平台的终结者,因为两种媒体的消费场景、需求满足完全不同,音乐作为私人情感寄托的作用永远不会消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张远,编辑:沈多 ,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互时科技累计投入超1亿元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

2021-09-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