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养”VS“虎爸虎妈”:我们应该以“安全”为名监控孩子吗?

神译局·2021-09-09 16:57
您是否敢让自己的孩子独自出行?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新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上学时带着儿童手表,放学后赶紧回到家写作业,就连玩游戏也是在网上----现在的孩子们越来越缺乏户外玩耍的时间,由于疫情,孩子们更是处于家长和老师们24小时的严密监控之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一代的家长对于孩子的人身安全和独立性越来越不放心了?对于孩子,我们是否看得太紧了?本文编译自The Guardian,作者Emine Saner,原文标题‘Let them be kids!’ Is ‘free-range’ parenting the key to healthier, happier children?

 

Lenore Skenazy 和她的儿子,那时她刚获得”世界上最糟糕的母亲“的称号。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疫情发生之前,Shannon觉得自己也算是一个比较小心翼翼的家长,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对孩子安全的关心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她说:“疫情让我有了被害妄想症,让我对外人感到害怕。”她有两个儿子,大的七岁,小的四岁, “因为他们年纪太小了,不能打疫苗”,所以她很担心他们会得新冠。去年她大儿子的学校复学的时候,她都没敢让儿子去学校。她说:“我们也不敢进别人的家里,如果需要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游戏的话,我们也会选择在户外玩耍。”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的牧师,Shannon亲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所以她的恐惧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样做让她和她的儿子们更亲近了,但她同时也意识到了这样做的坏处:“我同样十分担心他们的社交活动。我一方面想让他们释放儿童的天性,但另一方面又需要保障他们的安全。”

这种“安全至上”的抚养方式对于家长们来说并不陌生,而疫情更是加重了这一点,尽管每位家长所焦虑和担忧的方面不尽相同。从孩子的角度来说,过去的一年中,社区的封锁、学校的停学还有大门紧闭的操场都传递出了一个信息: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我们要离其他人远远的,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如果我们在试图从疫情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话,现在也许是一个反思孩子们应该拥有怎样的童年的好机会。

Lenore Skenazy是一名纽约的作家和活动家,她为宣传“放养式教育”而奔走。当被采访时,她哈哈大笑道:“孩子们当然需要安全,但这个‘安全’应该指的是类似头盔、儿童座椅和安全带这样的东西。”她同样认为孩子们需要更多的自由,以培养孩子们的自信和独立。我们必须相信他们拥有自己做决定的能力。曾经的几代人并不会担心孩子们独自外出,但现在的父母们却十分担心这一点。

2008年,她写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她如何让九岁的儿子自己坐地铁回家。因此她被描述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母亲”。她对人们的恐惧感到疑惑,于是开始研究为什么现在的家长变得如此害怕风险,为什么这些家长要严密监视自己孩子的一举一动。她思考了这种教育方式会给这一代的孩子带来什么影响,并且写了那本最近才更新过的书《放养的孩子》(Free-range kids)。她还建立了一个名叫Let Grow的组织,以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能力,并向学校和家长们提供免费的资源。

“我很担心,现在让孩子不由家长跟随、不带手机或GPS之类的东西出门已经变成一件奇怪的事。美国的孩子每天要在无组织、无监护的时间段内出门4-7分钟。”她还向一个英国研究项目的相关人员指出,以前的孩子在9岁的时候就可以在无监护的条件下出门玩了,现在得长到11岁才行。她说:“仅仅一代人之差就出现了如此大的滑坡,这简直是在开倒车。难道在青春期之前都不该让孩子们出门了吗?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埃克塞特大学儿童心理学教授Helen Dodd(她曾领导儿童户外无监护活动适龄问题的研究)说:“现在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我觉得现在很多孩子都已经习惯了大部分时间和父母一起待在家里,这些孩子已经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多姿多彩。即使疫情过去,部分家庭可能也不会恢复到原来的养育方式,最终导致孩子的自由行动进一步受限。”

肯特大学养育文化研究中心的领导人Ellie Lee认为,我们已经错过了疫情顶峰的最佳时机,尤其是当第一波社区服务建立起来时,我们没有让孩子们参与到救援组织中,“反而坚持让他们待在家里。”更糟糕的是,孩子们被当作是疫情的加速器。“一些成年人变得几乎开始害怕起小孩子了,这令我感到震惊。”

我们如此草率地封锁了孩子的自由行动,说明在我们的文化里,我们对孩子的期望以及对他们的生活缺乏严肃的态度。

Till Gill是一位研究游戏行为的专家,也是《城市游乐场:儿童友好型的城市设计是如何拯救一个城市的》的作者。他认为:“会有一些父母和孩子洞察到他们家门口的优秀设计以及家庭时间的重要价值。但也会有其他人因为这一年半的动荡而受到创伤,尤其是对于那些本来就处境艰难的家庭来说。”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Skenazy说,至少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家长的控制对于一些孩子来说确实是有益的。学校和课外班一停课,“虎爸虎妈”们就把孩子的日常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根据Let Grow的调查,在封城的头两个月,八到十三岁的孩子们普遍认为自己变得更“幸福”了。71%的孩子说父母给他们安排了更多的事情做,72%的孩子表示发现了新的打发时间的事情。“整个调查里我们最欣慰的就是当问孩子‘你的生活里有什么新鲜事’的时候,他们会回答‘虫子’或‘终于和我弟弟一起玩了’。因为这些都是孩子们打发时间的传统方式。”Skenazy不确定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尤其是在远程学习和课程表占据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因为他们缺乏继续这项研究的资金。)

Gill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是广泛的。人们意识到了让孩子们多走路、多骑自行车、多在社区里玩的价值,也自然意识到了“绿色空间和公共空间的价值”。他希望议会能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资金,因为他们在过去十年里严重资金不足。

另一方面,他认为“也许人们应该意识到科技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现在的孩子们并不真的需要出去玩,也不需要和朋友们在现实生活中接触。”我认为这场疫情已经成为一场强制性的实验,看看这种情况究竟可以推进到什么程度。”他说,仅仅在网上进行社交是不够的,“所以我希望,在孩子们的生活中,可以重新评估现实生活中的友谊的重要性。”

这可以锻炼孩子们独立解决问题能力,帮助他们进行风险评估、作出决定。——儿童心理学教授Helen Dodd

不出所料,Natural England的一项调查发现,疫情期间,81%的孩子与朋友在户外玩耍的时间减少了。这一比例长期以来一直在下降。与前几代人相比,孩子们离家更近,也更晚独立。我那八十年代的童年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下午放学后,还不到八岁的我们会在房子后面的小溪和田野里玩耍,没有大人的监督。我很享受那些时光,但却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像我当年一样玩耍,这到底是为什么?

Skenazy认为有很多原因。第一个是媒体报道的那些备受瞩目的儿童谋杀案,这些案件虽然令人震惊,但却极为罕见。但在自媒体时代,人们可以发布更为日常的事情,人人都可以在Facebook上发帖说:“昨天我在商店里,看到有一个男人盯着我的孩子看。他在外面停着一辆面包车,我毫不怀疑我的女儿就要被拐卖了。”从而造成恐慌,因为这种事情每天都有可能发生。

 

图片来源:Pexels

第二是资本主义。一大批育儿专家“不停地给我们洗脑:‘你做得不对’,这样他们就有话可说,就可以写书赚钱了。”这些专家告诉我们,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你必须购买各种各样的产品。Skenazy在她的书中以婴儿护膝为例子,讽刺说仿佛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没有一个在爬行时不受伤的婴儿。

她说:“如今,人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无所不知’的能力:当孩子不在你身边时,你可以看到他们在哪里,可以读他们的短信、看他们的照片。”“我认为这让父母产生了一种错误的想法,认为既然自己无所不知,就一定无所不能。”这让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或者应该能够控制一切,如果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便是我们的错。“这就像是:‘你必须下载那个APP,熬夜监视你孩子的心率。’这对父母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似乎没有人研究在如此紧密的监控下长大意味着什么。”

所有专家都强调,他们并不是在责怪父母,而是在责怪文化。Dodd说,社会已经发生了变化,邻居们越来越疏远,整个社区的力量在不断弱化。如果你住在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互相照顾的房子里,“作为父母,你会觉得:‘如果发生什么事,周围会有很多人会帮助他们。’”父母对于是非的判断,以及对于被批评的恐惧,也让他们变得更加焦虑。 “我听说有个人因为看到一个孩子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外出玩耍就报警了。”还有,那些写着“禁止球类运动”的标语告诉孩子们,这个户外场地不欢迎他们,尽管这些是十分安全的、理想的公共空间。

陌生人的危险可能被夸大了,但其实也存在着很多其他危险,比如车流量的增加。Dodd说,“我们需要改变很多事情”才能创造出一个孩子们可以在户外安全独立玩耍的环境。“这很复杂——这关乎于基础设施和场所准入制度,还关乎于整个社会对于孩子们到街上玩耍吵闹的态度。”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无论是父母的过度保护和监督,还是可以自由和独立玩耍的环境的缺乏,都不能让孩子受益。Dodd说:“玩耍对孩子表达自己有好处。”“锻炼还能让他们保持身体活跃,有助于缓解紧张情绪、维护心理健康。如果他们是与朋友一起玩游戏的话,还能培养社交技能。”但除此之外,她说,“这是在帮助孩子们意识到他们可以自己解决问题、可以自己进行风险评估并做出决定。如果我们为孩子们大包大揽了所有的事情,那么在他们生命中必须自己独立完成任务的那个时刻,他们将束手无措,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练习经验。”

有一种观点认为,溺爱孩子可能会导致孩子在成年的早期更容易焦虑和抑郁。据Dodd说,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二者之间有直接联系,但上半年的时候她发表了一篇理论论文,论证玩耍可以培养孩子们预防焦虑的技能。“玩耍意味着暴露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必须自己处理事情,这是一种生理上的兴奋体验,让他们心跳加速,心里七上八下。”她说,如果孩子们在一个可以玩耍的环境中体验这些,他们就会有所准备。他们可以学会应对不确定性,知道当事情出错时该如何处理,知道心跳可能会加速,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Dodd认为,把孩子留在家里意味着“他们没有学到应付挑战所需的技能”。

Skenazy指出,20世纪60年代研发的以解决问题和创造性解决方案为中心的托伦斯创造性思维测试研究(Torrance Tests of Creative Thinking)显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们的创造力在下降。“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当我们开始监控孩子的活动时,也就剥夺了孩子们的创造力。”老师们说,孩子们已经习惯了接连不断的命令,比如‘拿出铅笔,开始画画’,所以他们似乎没有那么积极主动、没有创造力,不去自发地做事情。” 从老师的描述中,她听到了“被动”这个词。

不过,也有一些变好的迹象,人们逐渐意识到了无监督的、无拘无束的玩乐的好处。一个新的慈善组织,Roam,在伯明翰的公园定期组织独立游戏项目,12岁以下的孩子可以在由至少三个小朋友组成的团队里自由自在地玩耍两个小时,志愿者们会在远处留意着孩子们的安全。他们的项目往往在几分钟内就会售罄。

Dodd 说:“由于疫情,孩子们的自由和户外活动成为了我们越来越重视的话题,因此现在便是认真反思孩子们的需求的时刻,我们应该思考该如何构造出可以让孩子们自由玩耍的社会环境和物质环境。”

译者:扣人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