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养儿防老”观念的日本,老了以后咋过?

中欧商业评论·2021-08-27
“未富先老”很可怕,日本人如何应对

当年轻人一边脱发一边佛系上班,内心期待着退休年龄到来的时候,一直备受关注的“延迟退休”又传来了最新消息。近日官方已经明确,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最晚至65岁。

而日本是以65岁为界限统计老龄化率,中国如果按这个标准计算的话,2050年的老龄化程度才和今天的日本一样,中间有30年的差距。据统计,目前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约1.9亿,占总人口的13.5%;但值得注意的是,30年前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也是13%左右,而日本经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衰退的。

东京奥运会受疫情的影响,没有现场观众,是有史以来最冷清的奥运会。很多日本人都是坐在家里,从电视机中观看奥运比赛。可是你知道吗,这些日本人中有近三分之一都亲眼见证过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热闹非凡。

据日本内阁府刚发布的《老龄化社会白皮书》显示,2020年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3619万,占日本总人口的28.8%,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这些人年龄最小的也有7~8岁,可是那时候他们谁都没想到,当东京再次举办奥运会时,自己已经七老八十了。

日本已进入“百岁时代”

日本是以65岁为界限统计老龄化率,中国如果按这个标准计算的话,2050年的老龄化程度才和今天的日本一样,中间有30年的差距。据统计,目前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约1.9亿,占总人口的13.5%;但值得注意的是,30年前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也是13%左右,而日本经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衰退的。

日本不仅是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也是人均寿命最长的国家。2020年,日本的男女平均寿命分别为81.3岁和87.6岁,预计到2050年,日本的男性平均寿命为84岁、女性平均寿命将超过90岁,日本老龄化率也将上涨到37.7%。

日本人的平均寿命变化

上届东京奥运会时,百岁老人在日本还非常罕见,全国加起来都不到160人,而截止去年9月份,日本的百岁老人超过8万人。日本媒体说,日本社会已经迈入“百岁时代”,有人预测大部分2000年后出生的人都能活过100岁。

但是,2000年以后的人口出生率却是逐年递减,尽管日本政府出台了各种刺激生育的补贴政策,针对儿童的教育、医疗等政策几乎让家长零负担,但依然无法让年轻人早结婚、多生娃,截止去年,日本的14岁以下人口数只有1503万,占总人口的12%。

高龄少子化现象在日本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无解题,但经过了30年的逐渐适应,大部分日本人已经能坦然面对了,尤其是老龄化的问题。

日本人并不避讳谈论衰老和死亡,很多书籍和杂志都会涉及这个话题,教人们如何规划60岁以后的人生,甚至每天早上打开电视都能看到殡葬服务的广告,拍的还让人倍感温馨。

在《日本经济新闻》的某副刊上有一个连载,名叫《人生后半段,请多关照!》,作者是一位60岁的独居女性,专栏的内容是她自己从50多岁开始,为适应老年生活做的各种准备,包括金钱规划、居住环境、健康管理、死后安排等各个方面,她给读者的建议是“准备越充分,老年生活就会过得越舒服”。

我还认识一位日本企业高管,今年70多岁了,他从几年前开始,就要经常花时间整理自己的物品,该扔掉的扔掉、该送人的送人,就是为了在自己死的时候,遗物可以清清爽爽,不用麻烦别人来处理。

不靠子女,养老产业发达

日本没有“养儿防老”的观念,大部分家庭的父母和成年子女都独立生活,父母很少会帮子女买房子、带孩子,大家各过各的日子。据日本总务省的一份土地统计调查显示,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只有36%的人和子女住在一起(其中一部分是住在同一块土地上相邻的独立建筑物),60%的人和子女分开居住,剩下的14%是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孤独死”现象也主要发生在这个群体之中,但这部分人如果住进养老设施,情况就会好得多。

日本的养老设施大致分两类,高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和财力,各取所需。

第一类是由公共护理保险覆盖的养老服务设施,只有65岁以上的人有资格入住,它的收费比较低,而且对低收入者还有不同程度的费用减免,这种设施根据入住者的身体状况不同,又细分为不同的种类。由于收费低廉,很多地方一床难求,通常要等待很久才能入住。

另一类是养老型住宅,有些住宅带有由专业护理人员运营的“老人之家”,可以随时为老人提供必要的护理服务,能对应患有轻中度认知障碍症或生活无法自理的老年人;还有一些是针对老年人的高级公寓,这种住宅只募集有自理能力的人居住,有餐厅、健身房、公共浴场、活动室等公共设施,装修设计上也充分照顾到老年人的身体条件和生活习惯,当入住的老人失去自理能力后,也能提供相应的护理服务。

近年来,日本的富裕群体对这类住宅的需求增长很快,许多大型房地产商都会设立专门的事业部,开发和运营这类项目。这种高级养老住宅,入住时一次性的入居金和买一套高级公寓的价钱差不多,除此之外,每个月还要交一笔价格不菲的服务费,根据服务档次不同,少则十几万日元,多则几十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一万到几万不等,所以,大部分工薪阶层都无缘住进去。

对于行动不便,需要人护理,但又没法住进养老设施的人,还可以选择居家或日托型护理,由专业护理机构派人上门服务,或者每天把老人接到类似托老中心的地方照顾。所产生的费用,根据老人的收入不同,公共护理保险是可以支付70%~90%的,个人只要承担10~30%。

“退而不休”大有人在

很多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经济增长就会放缓,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创造财富的人变少了、人们的消费力也下降了。大部分人在退休以后,收入急剧减少,但支出可能会随着年纪而增长,因此老年人的储蓄率普遍较高——只出不进,必须要存钱养老。

日本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小的国家,该国的人均GDP约4万美元(相当于440万日元),而普通上班族的年收入中位数约500多万日元。一个典型的日本家庭中,丈夫是上班族,赚一份550万日元的年薪,妻子则会打零工补贴家用,年收入通常不超过103万日元,因为超过这个数,丈夫就不能全额享受抚养老婆的税收优惠了

日本人的退休收入通常由一次性的退休金和年金组成。丈夫如果60岁退休的话,通常能获得约1500万日元的一次性退休金,之后每个月的年金收入约16万日元、妻子没有一次性退休金,但也有年金收入,每月约6.5万日元。

有人就上述家庭算过一笔账,把退休之后衣、食、住、行和医疗、保险费用都算上,如果没有额外收入的话,从退休之日起到84岁前,还能自给自足,84岁之后就会出现财务赤字,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人活着,钱没了!”面对人生百岁时代的到来,日本政府这两年也在一直呼吁,每个家庭至少要为养老多准备2000万日元存款(约120万人民币)。

所以,很多日本人都退而不休,七十多岁还在工作的大有人在,企业也愿意雇用他们,虽然他们可能精力不济、工作效率不如年轻人,但用工成本低、经验丰富是他们的优势。

我家楼下负责打扫卫生的大爷看上去就70多了,每天一大早就开始在大堂里忙碌,并会很认真地和每一位出门的人互道早安。还有很多出租车司机、交通协管员、餐厅服务员、超市理货员等工作岗位,都是由高龄人士担任;还有很多人会在退休后接受原单位返聘,继续干和退休前一样的工作,只是薪水变成了退休前的一半甚至更少,但即使这样,他们也乐此不疲,和退休前一样兢兢业业地工作。

退而不休的原因很多,补充养老金是一个刚需,没人拒绝可以赚更多的钱,有一家养老机构甚至发明了各种模拟赚钱的游戏,以让老人们保持活力。所以,继续工作也是出于健康的考虑——保持和社会接触、继续赚钱是最好的抗衰老保健品,工作了一辈子突然停下来,什么也不干,反而老得更快。

还有一部分日本人觉得,工作是一种个人价值的体现,我有位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日本朋友,曾经在一次聊天时无意中说起:“我退休后会一直工作下去的,哪怕是去看门”,我当时听了有点吃惊,但从他的表情中,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

还有一个看来奇葩的原因,就是逃避老婆。很多日本男人大半生的时间奉献给了工作,对家里不管不顾的,突然退休回家,要无时无刻面对老婆,会觉得无所适从;而当老婆的,之前每天把自己白天的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突然家里多了个男人,也会觉得碍手碍脚,很不自在。所以,如果丈夫再去找个工作,大家都会松口气。

但再如何退而不休,也终究有干不动的那天,终究有住进养老院被人看护的那天,终究有面对死亡的那天。

很多日本人都知道,要在自己头脑清醒且有精力的时候,把自己的老后事、身后事处理好——比如遗物和遗产的安排,为自己写遗嘱或罗列重要事项的清单,去见见该见的人,给重要的人留下感谢信,甚至置办墓地和策划自己的葬礼……

日本是一个火山地震多发国家,自古就接受生死无常的观念,所以对“死亡”并没那么避讳;而最近三十年,社会又一步步陷入无望的老龄化,人们不得不提早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安排。在老去和死亡这两件事上,很多日本人都能做到“最现实的打算,最认真的应对”,这种态度,挺值得我学习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吴强,36氪经授权发布。

+1
3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助力提升中国商业精英的思维力、决策力、领导力。
特邀作者

助力提升中国商业精英的思维力、决策力、领导力。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世界三大经济体为美国、中国和日本。 2020年美国GDP为20.94万亿美元,中国GDP为15.12万亿美元,日本为5.06万亿美元。

2021-08-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