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红书,沙县小吃为什么成了减肥餐顶流?

Vista氢商业·2021-08-24
“嘴里吃草,内心骂草”

在经历火锅和 小 烧烤的连环饭局 后 ,我用“嘴里吃草,内心骂草” 对冲罪 恶感 ,被 生菜叶子和枯燥的鸡胸折磨 得 日渐暴躁。 

然而,约饭的姐妹却说,她早就在沙县小吃里涤荡了堕落的灵魂。

“沙县小吃就像憨厚的村长儿子,把我从一个叫沙拉的恶霸手里拯救出来。”

打开社交平台,沙县小吃四个字已经成了减肥博主和健身专家的流量密码。好奇心驱使我一探究竟饱受沙拉折磨的美少女们,都能把什么吃成轻食?

跟沙拉斗智斗勇的一万种姿势

从平易近人的民间小吃,化身翘臀丽人的减脂神器,沙县小吃是身材和钱包同时焦虑的打工人的智慧结晶。

一份沙县减脂餐的标配如下:一个酱汁鸡腿或卤鸭腿,负责优质蛋白的摄入;半份过水青菜,补充维生素;外加少量米饭或一份鲜肉小馄饨,控制碳水摄入均衡饮食。

吃法上也有讲究,鸡腿和鸭腿要撕皮,准备一碗清水把青菜上的酱油涮干净。如果有可能,可以跟沙县老板娘要一份杂粮米饭。

进食顺序也很重要,先菜后肉再主食,切记先丈量出一小拳头的米饭,方便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以前吃沙拉是一场苦难与修行,我在朋友圈晒的一大碗凯撒沙拉,我妈说看起来像农村喂大鹅的东西。掌握沙县减脂餐的搭配技巧后,一份普普通通的卤鸡腿饭也能成为“中国人的健康餐”。

早在2018年沙县小吃就进军轻食界,装修中透露出“我很高贵”的日系禁欲风。其实大可不必,10几块钱的朴素版鸡腿饭已经是“性价比"的天花板。

毕竟现在随随便便一份沙拉三五十的价格,都能让你不敢反抗:“哭着也要把它吃完”。

低卡低脂的刚需依旧紧迫,于是越来越多人开始在博大精深的中华美食里,试图挖掘“又贵又难吃”的沙拉的平替,而沙县小吃充其量只能算入门级选手。

解构了沙拉成分后,减肥人士灵光乍现,在碳水三巨头里找到了希望的曙光。看到“我吃肯德基一个月瘦10斤”“我吃汉堡王练出八块腹肌”的标题,谁能忍住不点开看看这个世界有魔幻?

一个少酱多蔬菜的汁汁厚牛堡,成了最令人心安理得的减肥午餐,酸黄瓜洋葱生菜番茄那么乖巧,多汁牛肉和培根感觉很懂事,甚至对冲了夹层里的高热量的芝士和面包带来的焦虑。

去皮的麦麦脆汁鸡虽然丧失了灵魂,却从此剔除油腻,清清白白地重新做鸡。

沙县小吃和炸鸡汉堡只是沙拉的替代品。考古派则追根溯源,挖掘出轻食在我华夏大陆的另一个失散多年的好兄弟。

“轻食”的原乡有两个,美国加州人民把重口味的意大利菜改造成“存天理、灭人欲”的中产标配,其实东北菜才是沙拉的原教旨主义。

“东北风轻食主义”曾掀起过一阵骚动。我二大爷吃了半辈子的豆腐卷、熏猪耳、肉焖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下酒菜竟是当代女白领们午餐必备的轻食。

有人还惊喜地发现,《乡村爱情》炕头饭桌上的“蘸酱菜”竟然是沙拉的滥觞

水萝卜、小黄瓜、大葱组成的蔬菜大拼盘水嫩又健康,“酱料”里囊括了富含蛋白质的鸡蛋、带着黄豆发酵后的醇香,千岛酱甜辣酱在东北大酱面前只是平庸的工业制品。

加入少许陈醋、白糖、生抽以及小米辣之后,某网友惊喜地发现:抚顺麻辣拌口味的西班牙烤南瓜鲜虾藜麦沙拉,竟然可以如此美味。

嗯,宇宙的尽头是铁岭,沙拉的归宿是麻辣拌。

如果吃什么都会焦虑

如果追溯沙拉的起源,你会发现它只是贵族们晚饭开餐前的小零食。演化到今天,一直被吐槽、一直是刚需的沙拉竟然一步步爬到正餐的位置。

沙拉刚开始在中国只是海归高管和健身狂魔们的专属,连试吃活动都开在健身房里。

时间一长,商家明白光靠小圈子赚不来大钱,宣传不能只强调减脂增肌功能,转而开始强调吃沙拉是一种连接人与自然的健康生活方式,于是吸引了吃草的白领,差不多能占顾客的八成。

反人性的沙拉能产生食欲,主要靠“色”整活。

第一个"色"负责貌美如花。动物世界里,五彩斑斓的颜色往往有致命的吸引力,而ins上五颜六色的沙拉早已给视觉动物挖好陷阱。

沙拉界四大天王之牛油果、姜黄、覆盆子、蓝莓,无一例外赢在高饱和度。

第二个“色”负责扰乱少女心。不知道为什么,沙拉总和裸男有着不解之缘。

2015年沙拉界曾发生一起震惊法制圈的营销活动。甜心摇滚沙拉邀请了几十个外国模特,打扮成穿着清凉的斯巴达勇士在核心商圈送餐。

至今互联网仍流传着两张新闻图,一张是浩浩荡荡的手持罐装沙拉的半裸男军团,另一张是几个勇士被民警按倒地上,宛如扫黄打非现场。

在营销界这是一次成功的活动,但在社会治安界,这是具有法律指导意义的里程碑事件。

沙拉的“色流”营销也曾给某网友造成困扰。

一心减脂的直男小张点了份沙拉外卖,一张随餐掉出的爆肌裸男宣传单恰好被隔壁女孩看见,从此多了不少找他谈心的女同事。

吃生食不仅违背人性,还违背祖训。

配合西餐的沙拉,本来就跟中国胃不太兼容,甚至你爸妈的铁勺都容不下它。

“我上次放在冰箱里的塑封沙拉,被我妈拿出来炒了一盘紫甘蓝鸡蛋。”

经过本土化改造,禁欲系沙拉早就不是“回归原始、少加工”的饮食形态。

把黄瓜削薄是为了入味,小番茄刷过酱汁二次烘烤。

在商家提供的十几种酱汁面前,我经常陷入纠结,还是不忍心苦了自己去选“无需酱汁”。为了让自己下午好过一点,甚至会特意管老板要两勺老干妈,配我的三文鱼青木瓜沙拉。

你甚至还能吃到千叶豆腐、藕带和小龙虾的国风主题沙拉

天冷了,某些轻食店贴心地上架“沙拉烫”,做法是在无油无盐的清汤里把菜烫熟,再蘸点腐乳酱或干辣椒面调味

直接叫它清汤版杨国福也不是不行。

东北有道家常菜,做法是把山蕨菜、菠菜烫熟,蘸着朝 鲜阿玛尼蒜蓉辣酱,跟沙拉烫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总之,Salad早就可以并入东北美食宇宙。

最近“中式轻食”逐渐在外卖界冒了头,啥是中式轻食?听起来高端健康有营养。一个妹子在网上吐槽,买了四小盒中式轻食花了50+。里面是水煮西蓝花、蒸红薯、零星几颗牛肉粒,还有软塌塌的酱油冬瓜片。

图源:小红书@heyleung

有人在评论区义愤填膺,“姐妹不是我说你,每天抽一小时能都能做四菜一汤”。被勾起痛点的妹子哭得更凶:一个人不会做、加班没时间、独居怕浪费。

而我妈早已洞悉健康餐的本质:

“什么轻食,自己做饭,按时吃饭,有菜有肉,比什么都强。”

关于吃什么的问题,其实是大家越来越没得选。

时间观和味觉灵敏度,正在被“配送范围”和“算法推荐”重塑。

而且外卖上可以选择的东西也越来越两极化,要么是冒菜米线麻辣烫的重口辣味,以拯救惨淡的生活;要么是索然无味的轻食沙拉,用“自律就是自由”鞭策你。

这两种东西可以对冲掉焦虑,就像枸杞中和了烈酒,抗衰精华中和了熬夜刷剧

如果带着负担吃,吃什么都有毛病。

刚刷到“我用肯德基暴瘦10公斤”的帖子,下一个又蹦出“汉堡为什么不能是健康餐”的辟谣声明,告诉你应该如何规划每一口食物

看完这些,我的焦虑比单纯吃个汉堡更深了一层。

一家轻食店老板说,自己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年轻人吃沙拉的时候,一般也会点份炸薯条。放纵之后吃几顿轻食,主要还是充当安慰剂的作用吧,

“重要的不是健康,而是你感觉健康”。

想起蔡澜的一句话,“健康也不是吃健康餐就行的”。

作为老饕,他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健康分两种,精神上的和肉体上的。不吃这个怕吃那个,精神上就不健康了。身心愉快也会产生一种激素,化解食物不均匀的结果。人一快乐,就健康了。”

年轻的记者反问他,难道吃得健康点不好吗?

“我又没天天猛吞肥肉,偶尔来个红烧蹄髈,是多么令人身心愉快的事啊。”

当你不再为吃什么而焦虑,精神胜利也是胜利的一种吧。

我又想起黑泽明的至理名言,“早餐是肉体的食粮,夜宵是精神的食粮”。半夜12点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吃烤冷面压压惊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氢商业”(ID:Qingshangye666),作者:橘总,36氪经授权发布。

+1
9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理工男”赵明比以往更频繁地出现在公众面前,向外界“代言”新荣耀。

2021-08-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