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们不希望你远程工作的真正原因

神译局·2021-08-24
在家工作的未来正在摧毁老板们的大脑。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一个聪明的企业应该感激有人能在不到8小时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为你做更多的事情,如果他们做的是非竞争性的副业,也许你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工资,以避免他们离职去全身体的投入副业之中。或者,为他们选择用自己的时间为你工作而感到高兴。原文标题The Work-From-Home Future Is Destroying Bosses' Brains,作者talley89。

近日,硅谷分析师Jeremiah Owyang含糊其辞地报告说,高管们害怕他们的员工 “兼职工作(但拿着全额工资)”,“甚至在拿着全职工资的情况下,搞副业、搞创业”,这种可怕的景象让我心寒。

这似乎只是一个正常的言论,但Jeremiah不幸地踩到了一个核心问题,这个问题会因为新冠疫情期间远程工作而出现。现在有一场关于招聘的拷问:我们雇用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以及我们的期望与员工的期望是什么。

让我们把这种焦虑分拆来看,高管们全职雇佣了一些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假设他们需要做的工作是在兼职时间内完成的。这些人要么是 “兼职工作”,要么是 “做副业”,老板们希望他们回到办公室,表面上是为了杜绝这种做法。远程工作本质上扰乱了员工和老板的权力关系,它将使很多很多人无法适应。原因不仅仅是关于控制,而是就业或合同工作的设计方式的结构,以及我们看待工作的方式。

这个问题的核心是,老板们招聘的 “全职”人员往往会这样做,虽然听起来很戏剧化,在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内(但让我们现实一点,肯定不止这点时间),老板们希望拥有这个人的全部时间、注意力和精力。“全职”这个模糊的词语,带来了对这个员工的所有权:他们不能去别的地方,他们创造的东西是你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你的,因为你付给了他们你认为值得的工资和福利。作为回报,你希望他们把自己的存在全部奉献给你,从 “我需要在办公室见到你”到 “我想确保我可以在晚上10点给你发短信,就一些困扰我的事情和你聊聊”。

老板希望员工在公司,当然有一个模糊的元素:“如果能看到每个人就好了”,但我认为究其核心,只是因为人们多年来的观念一直如此,因此这就是事情的运作方式。我们常说走廊里的谈话或公司里的偶遇能擦出新的火花,这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有利于工作,但实际上却很少发生。而且让我说得直白一点,老板花钱招了员工,想要获得的就是员工的物理存在以及他们的时间,这样他们感觉员工是自己的。

当然,现在有很多似乎打破所有这些规则的老板。他们总是休假,或者开了3个小时的会就出去喝酒了,或者干脆在家工作,“因为他们工作到深夜”。当然,硅谷特别推崇拥有多个项目和投资的创始人,同时唾弃那些做自己项目的员工。

所谓的混合工作不是简单地一些时候在家办公,一些时候去公司。必须有一个回到办公室的价值主张。

可悲的是,当大多数老板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像我们围绕工作建立的许多结构一样,办公室被认为是有好处的,但实际上是一个限制工作者的机制。

就和中层管理者一样。

中层管理者问题

我父亲对做家长的最具体建议是,你从父母那里学到两件事:如何做父母,以及如何做不称职的父母。当谈到做老板时,这也是很好的建议:你从糟糕的老板和好的老板身上都能学到如何激励人们,如何让他们做事情。问题是,许多人实际上没有从糟糕的老板那里学到任何东西,认为他们之所以成为老板,是因为他们把劳动力商品化,把人们当成狗屎。

当前职场社会的主人们围绕着企业的发展撒下了一个巨大的谎言,特别是“人们不只是想要钱,他们还想感受到自己在参与其中”。虽然这句话本身是正确的,但很多公司在解读这句话时,要么加粗,要么完全去掉 “只是”,把这句话解析为一种手段,不给人们更多的工资,而用新的名头和来奖励他们,不管他们是否真的擅长或有能力管理他人。

另一个问题是,晋升和职业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与入职年限挂钩,奖励那些善于保住工作、而不是善于工作的人。我们把管理这个模糊的概念,与职业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至于我们简单地把人们成为管理者作为一种仪式,我们认为,因为他们擅长他们的工作,所以他们可以让人们擅长自己工作,让他们做得更多。这是在三个层面上对工作的一种不正常的看法:

1、管理与做好自己的工作不是一回事。

2、我们将管理作为一种控制机制,而不是激励和组织机制,这意味着大多数中层管理者是被美化的警察。

3、中层管理者往往根据团队的工作来打分,这意味着他们被激励去”偷“他人的工作,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少。

某人读到这里会说:“不是所有的中层管理人员都这样。”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有这种想法,你可能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公司阶梯上的奖励制度已经与一种职业虐待密不可分,在公司内晋升的唯一途径是能够 “控制”一个部门及其人员。这激励了那些能够要求别人工作并 “让他们做事”的人,同时也抑制了做好自己工作的积极性:当中层管理人员能够从那些擅长工作那里抢到工作成果时,他们就会得到奖励。

为什么呢?因为有许多CEO(以及副总裁等等)都是带着这样一个快乐的想法走到今天的:你之所以成为首席执行官,是为了因别人的劳动而获得报酬,这也意味着你不必真正工作。这也是因为现代企业对资本主义的解释本质上是父权制的,源于这样的前景:我们都在仰望某人,我们必须从他们身上学习,从他们身上成长,直到我们最终去创造自己的孩子(公司)。但在那之前,我们在他们的 “照顾”下,但也在他们的统治下。

这是对资本主义的误解(无论好坏,都是从劳动中最有效地提取金钱,这也意味着从工人那里获得最大的利益),也是吸引人们担任管理职务的原因(将控制权误解为提取价值的有效方式)。之所以有这么多糟糕的管理者,是因为很多人把管理看成是对工作的授权,而功劳都是你的,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公司就是这样运作的。这些职位的吸引力并不是真正的管理者:培养人才,让公司变得更好,完成更多的工作,共同赢得胜利,而是关于控制和虐待。

这些人之所以如此盛行,是因为大多数公司对付给工作出色的人更多的钱并不在意。管理头衔是与人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头衔在他们的朋友圈和LinkedIn上看起来不错,但那些对头衔感到兴奋的人通常对管理不感兴趣。

我很少碰到过真正坚持自己做工作的经理。在我的职业中,中层管理者通常工作时间最长,但贡献最小,但却莫名其妙地因为我的表现而被嘉奖,似乎他们的存在就是避雷针。

另一个问题是,作为一个专业化的社会,我们不断地奖励无用的头脑风暴和 “构思”。没有创造的“脑暴”就是浪费的氧气。

远程工作的破局

远程工作之所以对很多企业构成威胁,是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贬低了企业社会所建立的中间管理层。当你亲临现场时,中层管理者可以在楼层里走动,“关注人们”,并在会议上 “代表大家发言”。虽然这也可以通过Zoom和Slack等软件发生,但在远程工作中,谁真正做了工作很容易看出来,因为你可以通过数据评估工作的来源。

Zoom也使得无用的头脑风暴变得很明显,如果你们可以一边在电脑前,一边做其他事情,那么浪费了多少时间就很明显。你可以(而且可能在这样做)在电话会议中做事,而你发现做的工作越多,时间的浪费就越明显。而且,当远离了办公室里人们的权力斗争,经理的私人办公室和员工的隔间,你就不再被那些决定你如何看待某人和他们的工作的结构所约束。

这些中层管理人员都是该死的警察,许多经理人认为经理人是为了评估和培养人才,他们对每一人的行动进行监督,他们监督你的出勤率,你的产出,你是否 “看起来很有成效”,所有这些东西是如此的不具体。

我所说的这些关于中层管理人员的陈述,很多都可以适用于老板,这也是许多老板诋毁远程工作的部分原因。一般来说,人们会被那些通过做事来领导的领导者所吸引和激励,通过做事,通过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通过对人们的工作进行补偿,并且最好是为他们提供充实而有意义的工作。

但是,老板们已经相信,人们之所以对他们忠诚,是因为你的经验和你过去的胜利,以及你是”老板“的这一事实。这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可悲的立场,但许多老板都采取这种立场。“公司是这样运作的,你的工作是对Y报酬的X期望”,当他们期望 “更多的工作”或 “更好的表现”,而不给你这样做的手段,或额外工作时间的额外报酬,例如,中层管理人员的傻瓜,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它是为了虚荣而雇用人,你不是因为想赚更多的钱而雇用人,而是因为你想做更少的事,想手下有更多的人。

如果没有办公室,这就变得不那么令人满意了。没有办公环境,一个组织的功能障碍就更加明显。那些一直在办公室的人似乎很忙,但如果没有办公室的存在,就会变得明显无用,以至于他们通过发送大量的Slack信息来过度行动,这让人觉得他们有太多的时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层,如果你的老板是一个懒惰、放任自流、只会发号施令的混蛋,在远程办公期间,就会更明显。

篮球教练约翰·伍登(John Wooden)曾经说过,“对一个人性格的真正考验,是他在一个人的时候所做的事情。”这就是问题所在,企业根据员工在有人看到他们时所做的事情来升职和美化。除了有一个完整的日历之外,远程工作主要破坏了“看起来很忙”的能力。如果你只是在电话中喋喋不休地谈论一些废话,那么打很多电话实际上是没有产出的。

在一个遥远的未来,办公室结构的消失是如此可怕,因为它颠覆了职业经理生涯的能力。许多人通过 “管理”的模糊性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走得如此之远,而在远程工作环境中基本上没有价值。

因控制而失败

由于远程工作,传统招聘所基于的整个价值体系面临着风险。

老板们喜欢这样的想法:他们用工作捕获你的时间和你的部分灵魂,你是“全职”的,你是他们的。他们的意图不仅仅是雇用你在一个企业内完成任务,而是把你和你的生产困在办公室里,在某种程度上把你与你的劳动剥离,同时榨取你的劳动,以换取全职工作的 “保护”,这种保护很少甚至从未为你抵御过裁员或解雇的风险。

在现实中,一个聪明的企业应该感谢有员工可以在不到8小时内完成一天的工作,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为你做更多的事情,如果他们在做非竞争性的副业,也许你应该给他们更多的钱,这样他们就不会去全职去做副业。或者说,应该感到很高兴他们选择花自己的时间来为你工作。

许多老板的 “把员工当玩偶”的心态,被远程工作破坏得很厉害。中层管理文化的兴起,与公司谎称相信的 “精益管理”的整个理念背道而驰,这只是高管给人们品尝权力的一种方式。授予人们控制权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补偿方式,以至于许多组织根本不知道如何推动人们的职业发展。

远程工作最终反驳了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管理者的说法。管理是艰难的,管理人是艰难的,激励人是艰难的。要发掘出一个人身上最好的东西,在一个组织内找到他们擅长的东西,然后给他们提供不断发展的手段和动力,这真的很困难。同样艰难的是,要处理组织内一些人有天花板的问题,给他们一个管理头衔(因为他们不值加薪)是在滥用。

当你夺走高管在办公室的必要时间时,你就夺走了他们的权力、 “享受乐趣 ”的能力。当一个经理不能把人叫到会议室让大家看到并责骂他们时,就很难让他们感到自己很特别,如果把人叫到视频会议的房间,那就太奇怪了。

当员工不用去公司时,你不能垄断别人的时间,当你不能困住他们,不能对他们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

所以老板们希望你回到办公室。他们内心深处知道你不是一天8小时都在你的工位上工作,但他们知道他们随时可以走到你身后,看到你在做什么。他们不想让办公室成为一个真正能完成事情的地方,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要拥有你。

译者:蒂克伟

+1
6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新新势力”入场,群雄逐鹿大戏已正式拉开帷幕。

2021-08-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