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是如何思考的(下)

神译局·2021-08-24 14:16
只有通过扩大知识视野和挑战自己的想法,我们才能向廉价的论点的麻醉品开战。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哲学家是最严谨的思想家,哲学家思考方式有很多种,其中既有非逻辑的方式,也有逻辑的方式,本文主要讨论其中最主要的那一种,即哲学思维。通过了解哲学家的思考方式,我们也可以改善自己的思考能力,避开思维误区。原文标题How Philosophers Think,作者David Perell。

相关文章:哲学家是如何思考的(上)

带着问题坐下来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来发掘我对人权的无意识的假设。如果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我就不会发现真相。鉴于找到真相所花的时间,我为这一智力发现过程起了一个名字,“带着问题坐下来”。

现如今,人们急于得出结论,因为他们感到有压力要对每个话题立即发表意见。每当新闻中出现新的争议时,他们就会快速站队,他们喜欢群体的忠诚度而不是独立的推理,这是部落思维的缩影。前一天,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某个问题;第二天,他们在Instagram上发表热情洋溢的帖子,就像他们获得了关于这个主题的博士学位。更糟糕的是,他们被污染的怒火,比飞机上的冲水马桶还要响亮。与此同时,当我和真正的学者谈论问题时,他们从我问题的前提开始,而不是从他们的结论开始。他们也会直截了当地讨论权衡问题。最终,他们会说:“嗯,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我不是说你不应该有强烈的意见。毕竟,当有信念的人采取行动时,世界才会进步,而这往往是与共识的潮流相悖的。怀疑主义也可能是有代价的,我见过一些哲学家,他们对所有的主张都持怀疑态度,以至于他们实际上已经麻痹了自己。综上所述,强烈的意见是你必须要争取的东西。你不是通过像黑色星期五的购物者一样在一天抢购,而是通过严格的写作和持续的对话。你不需要几十年的经验来对一个复杂的问题采取立场,但你肯定需要一些经验。

你给自己的思考时间越少,你就会越多地停留在随大流的观点上。关于这个想法的早期研究可以追溯到一位名叫罗伯特·特里弗斯的心理学家,他的大部分研究是在20世纪70年代完成的。他认为,人类的大脑是被设计来欺骗自己的。我们歪曲信息,使自己看起来比实际情况更好。在他的《傻瓜的愚蠢》(The Folly of Fools)一书中,特里弗斯认为,人类智慧的核心是一个矛盾的存在。我们的大脑同时被设计为寻找信息,并在获得信息后破坏这些信息。具体来说,我们的大脑进化到不是以真实的方式来认识世界,而是以帮助我们生存的方式来认识世界。但是,一旦所有的信息进入我们的大脑,我们就会忽视关键信息,相信有利于自己的假话。通常,我们越是扭曲信息,我们就越认为自己是理性的。于是,我们为自己清晰的思维鼓掌,尽管我们通过一个有污点的服务于自我的棱镜来看世界。特里弗斯在总结自己的工作时曾说过 “我们欺骗自己,是为了更好地欺骗别人”。

特里弗斯和亨利希都让我们看到了自我欺骗是人性的结构性部分。人们在私下比在公共场所更诚实,这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有时,一点点的谎言可以维持社会的凝聚力。

只有通过从生物学上了解我们,才能在社会层面上提升我们的思维。作为一种文化,我们将永远谴责激进的思想家,尽管我们在历史书中颂扬哥白尼和马丁·路德这样的人(他们都攻击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正统观念)。西方思想史上充斥着关于像哲学家一样思考的危险性的警示故事。

像哲学家一样思考的危险性

在舒适的夜晚,当我有时间闲逛时,我喜欢在奥斯汀的德克萨斯大学校园里散步。和许多大学一样,德克萨斯大学围绕着一座宏伟的钟楼而建,在校园的天际线上显得格外醒目。这座钟楼上刻着这样的话 “你们要认识真理,真理会使你们自由”(Ye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

虽然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信息,但它值得注意。追求真理是有后果的,尤其是在公开场合。由于人们不喜欢他们的想法受到攻击,在文化焦点之外思考会有社会性的后果。这是西方哲学中最古老的课程之一,苏格拉底是最早遭到抵制的哲学家之一。他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尽管这带来了对不虔诚和道德败坏的指责。最终,他被判处死刑。尽管柏拉图称他是 “最聪明、最公正的人”,但苏格拉底还是无法超越质疑文化教条的社会惩罚。今天,哲学家们将苏格拉底的死亡神话为一种鼓励自由思考的文化的方式。

对不起,但历史预示着你的许多基本信念是错误的,而且将来会被证明是错误的。虽然嘲笑前人的想法很有趣,但没有理由认为我们的孙子不会反过来嘲笑我们。即使历史是对未来的不断冲刺,人类的本性也不会改变,只有物理学定律更可预测。过去发生的事情会在未来发生:一次,一次,再一次。如果有机会,大多数人会无视历史的教训,惩罚下一个苏格拉底。

尽管在理论上听起来很吸引人,但人们在实践中却害怕像哲学家那样思考。社交媒体已经把许多人变成了公共关系专家,他们追求讨好大众而不是真理。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沿着预先审查过的党派路线说话,而对前卫想法保持沉默。首先是对别人,然后是对自己。当你在网上说的任何话都可以通过谷歌搜索立即获得时,独立思考的成本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值得的。

有时候,我在想,对冒犯他人的恐惧,是否促成了抽象艺术的流行。这些天来,似乎每座办公楼、会议中心和公寓大楼的墙上都挂着同样的抽象艺术,它反映了一种没有骨气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人们不敢表态,害怕在公共场合说一些大胆的话会引起反响。在这种新计算方法的驱使下,一些艺术家得出结论,最好是什么都不说。用Twitter上一个人的话说——“任何有形式的东西都有意义,因此可能会引起争议。我们正在创造的世界将赞美无才能、无骨气、无形状、无意义的人”。

如果历史可以作为一种指标,社会共识已经定格在各种错误的想法上,人们不敢批评,尤其是在公开场合。在每个重要话题上都要发表意见的压力推动了懒惰的思维,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其后果。只有通过扩大我们的知识视野和挑战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才能向廉价的论点的麻醉品开战。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可以识别出困扰我们文化和限制我们世界观的智力癌症。通过理性的双重原则,哲学家们在短期内冒着社会信用风险,但从长远来看改善着文明。

译者:蒂克伟

相关文章:哲学家是如何思考的(上)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检验一流智力的标准,就是在头脑中同时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但仍保持行动能力。

2021-08-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