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的“特斯拉式”困局

Tech星球·2021-08-17 18:30
安全与科技应用,哪个才是造车新势力的头等大事?

一份讣告,揭开了蔚来“寒冷八月”的序幕。

在沈海高速上,一辆蔚来ES8在行驶113分钟后,不慎撞上了高速公路左侧道路上的桩筒和作业车辆,31岁的企业家林文钦身亡。据公开报道的车主亲友描述,事发时林文钦使用蔚来辅助驾驶功能NIO Pilot(Navigate On Pilot 领航功能)的行驶里程为72公里,占总里程的84.7%。

而在两周前,蔚来已经陷入舆论风波,上海市浦东新区临港大道,一辆蔚来EC6在高速行驶期间,撞击隔离石墩后车辆起火自燃,驾驶员不幸身亡。两起事故具体原因,警方尚在调查当中。 

大洋的另一端,电动汽车的翘楚特斯拉也并不太平。才在美东时间周日发布了被马斯克和特斯拉迷寄予厚望的FSD Beta 9.2版本,两天后,就迎来了美国政府介入对特斯拉自动驾驶(Autopilot)的全面调查,调查范围广至2014年初到2021特斯拉在美销售的76.5万辆汽车,包含特斯拉销售的Model S、Model X、Model 3和 Model Y所有主力车型。

这让人不禁疑惑,智能电动车进化过程中事故不断,特斯拉和蔚来等造车新势力是否有夸大智能驾驶落地的嫌疑,拨开智能驾驶美好愿景的“面子”后,实际仍是无法堪用的“里子”?

是时候正视“美好的”智能驾驶了?

2016年5月,美国佛罗里达州,一辆Autolipot状态下的特斯拉Model S与正在转弯的白色半挂卡车发生碰撞,钻进了卡车货柜下方,驾驶员不幸身亡。这是特斯拉在“自动辅助驾驶”功能下,发生的第一起已知的导致死亡的事故。

随后在美国洛杉矶、得克萨斯,中国台湾地区的高速上,“特斯拉自动驾驶”车祸致死案相继发生,直到同样的悲剧又在蔚来车主上重演。

从电动车这一“新物种”问世以来,特斯拉CEO马斯克就称得上自动驾驶前行路上的“头号拥趸”。

2018年,特斯拉才推出Auto Pilot 2.0系统,马斯克就对自动驾驶展现出过分乐观的期待,认为两年后就会大规模普及,并声称具有“完全自动驾驶能力”FSD (Full Self Driving)9.0将要推出。

如今,3年过去了,才刚刚见到FSD 9.0的beta版,马斯克曾经期许的“两年内让司机可以在车内睡觉”还未能实现,他自己也向自动驾驶低下头来,“Beta 9解决了大多数已知问题,但会有未知问题,所以请保持警惕。对于特斯拉而言,安全始终是重中之重。”

但有一点商业动机没错,为了继续抬高自动驾驶的身价,马斯克放过豪言,“自动驾驶车价值超普通车10倍,没自动驾驶的车就像马”,这也是特斯拉乃至一众中国的造车新势力颇为笃信的。

“自动辅助驾驶”无疑是把新能源电动汽车,推向更高科技感的又一飞翼。可以看到,清一色的国内电动车企都把这项技术视作标配,蔚来的NOP、小鹏汽车的NGP,或者理想的自动驾驶,都被各家销售在卖车时当作展示的核心卖点。而据理想汽车早前发布的招股书显示,理想首款基于X平台的全尺寸SUV将于明年发布,并称将标配L4级自动驾驶。

“自动辅助驾驶”的确是不错的营收项,特斯拉FSD功能由原先的预先支付1万美元购买,改成了车主可以以每月199美元的价格订阅FSD套餐,迎来了资本市场的再次认可。FSD被分析师和券商们认为未来的市场价值将达到8500亿美元,会超过目前整个特斯拉市值。

而小鹏的2021年Q1财报中也首次将XPILOT软件计入营收,创收8000万元,这也被视为商业模式升级,整体向好,向更高毛利冲击的起点。蔚来的领航辅助驾驶系统NIO pilot选装率达80%,也被看作未来可能会具备软件变现的车主群体。

在蔚来车主的事故后,一向绝不落下热点的威马创始人沈晖谈及自动驾驶,认为“L2 级别责任在驾驶员,L4 以上级别自动驾驶功能,操作主体是车辆本身,责任主体归属主机厂。”并且又宣传了下自家的 L4 级别无人驾驶功能,因为选择了高频停车场景,环境封闭、相对低速,所以安全性更高。但他可能忘记了,威马新款车W6的宣传口径上写的是“国内首款无人驾驶量产车”。

“L4级别”“自动驾驶”“无人驾驶”当这些闪烁着科技与智慧结晶的词汇,向消费者袭来时,一向处于劣势和没那么懂行的消费者,不仅会模糊“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的内核,也无暇区分某些场景下的 L4功能和真正实现 L4级别的自动驾驶之间的巨大鸿沟。

无论蔚来还是其他智能车企,都对目前智能行驶技术的缺点谈及过少,很多人并不知道蔚来的NIO Pilot系统无法识别雪糕筒(路障),以及停驻在前方的障碍物,比如动物、行人、摩托车等。简而言之,目前蔚来等车企的自动驾驶技术,对静态物体几乎无法识别。

这让人不免再次想到,因为“特斯拉杀人”而免职的华为原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苏箐,曾说过“如果我们的自动驾驶变得更高级,一开始他们会完全不信任,一旦试过觉得很好后就会非常非常信任,这其实就是出事故的开始”。

被夸大的科技,因为不可避免的故障率,和人类社会开始有了“血的代价”,在一次次的事故背后,不仅仅是蔚来、特斯拉一两家企业的问题,而是整个新能源车包括自动驾驶行业,对“明天”的太过于乐观,以及对当下问题和后果的重视不足。

蔚来的流年,“蔚小理”的变局

在经历过2019的至暗时刻后,蔚来在2020年迎来转身,不仅股价涨幅达到了1400%,还在全年累计交付了43728辆车,这些数据冠绝国内造车新势力,让“蔚小理”蔚字当先,也说明着蔚来的未来想象空间。

然而,流年也是转瞬即来。在自动驾驶事故之前,蔚来就或多或少已经呈现出了竞争疲态,新造车势力中格局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销量,无疑还是横亘在造车新势力面前一道巨大的门槛。而“破万”就像是一标尺线,谁能越过,就能跑得更快一些。但在上半年的造车新势力答卷里,没有一家能越过这道坎,蔚来、小鹏、理想三家最高的单月销量也仅仅止步8000左右,距离1万还有差距。

其中,理想在经过5月短暂的滑坡后,7月交付8589辆,首次站上“新造车三杰”交付量第一的位置,挤下了在这个位置一直稳坐的蔚来,这也是让外界口中的“蔚小理”要变天。其实,短暂的单月销量浮动并不足说明问题,但背后的一个走势是,蔚来的变化太少了。

首先,是车型的扩展上,小鹏有G3、P7还有即将交付的P5,理想虽然有一款理想one,面对消费者选择受限的下滑趋势,但很快意识到问题,立即推出改款车,也迎来了销量突破,还拿下了单款车的销冠。而蔚来虽然有ES8、ES6、EC6,都布局在中大型SUV,以及和ES6区分度并不明显的EC6,都让大众失去了新意。整个2021年,蔚来是没有唯独没有推出新款车型的“造车新势力”。

蔚来CEO李斌曾说过,蔚来不会降价是为了给老客户情感照顾,有车主告诉Tech星球,自己的车遭遇了事故,蔚来不仅全程帮助走理赔服务,在车主没有车开的这段时间,蔚来还一天向客户赔付300多元用于日常打车,还主动帮客户借来车开。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正是这样“车界海底捞”的名声,为蔚来赢得一众车主的心,也把老车主牢牢拴在蔚来的圈子里,蔚来当然不想自己的车主被称为“韭菜”。

但与此相反的是,特斯拉不在乎,特斯拉的鲶鱼效应还在继续发挥作用,Model 3和 Model Y两款主力车型7月再次降价,“价格屠夫”的策略虽然粗暴,却让特斯拉坐稳了销量的“铁王座”,截至7月,特斯拉累计销量已超20万台。

遥遥领先的销量和持续控制成本降低售价的能力,对国内造车新势力不仅是刺激,更是冲击,而蔚来基于NT2.0的新一代产品新车型ET7要到明年一季度才能交付,对“没有降价空间”的蔚来冲击更大。

蔚来汽车事故发生后,Tech星球观察到,在蔚来社区,不少车主呼吁大家理性看待,等待官方调查结果,也有原本没有选装NOP的车主告诉Tech星球,这次事故对于蔚来选装不太会受影响。

但没能感受过蔚来服务的潜在消费者,可能心里在打鼓。一位才下订单不久的消费者王女士,便在社区感概,“看到新闻心理不好受,我是不是定错了?”这一困扰对于可能想尝试蔚来、或其他造车新势力的消费者,都是笼罩在心头的一团阴霾。

蔚来的服务至上理念,在遇到事故时,“铁粉拥趸”的脆弱性显露出来了。

蔚来难走出特斯拉的困局?

7月7日,小鹏汽车在港股上市,募资超过140亿港元,一个月后的8月12日,理想汽车回港敲钟上市,募资净额约为 116 亿港元。尽管小鹏和理想回港二次上市当天,都经历了破发的窘境,但是募资的资金还是实打实的,蔚来想必也会羡慕。

无论销量还是对待资本市场,竞争抢跑都是新造车共同的心态。成长中的“蔚小理”,也开始经历特斯拉经历的种种。

2006年7月,特斯拉正式推出Roadster跑车,这款车让特斯拉经历了重大波折,量产前2月,这款车的2级变速箱还没有研发完毕,整个产品管理失控,费用超标,预订的消费者纷纷取消订单,这些也直接导致特斯拉创始人艾伯哈德被免去CEO职务。

相比较来说,李斌在2019年也曾经历这样的至暗时刻,当时蔚来资金链几乎濒临断裂,迫不得已裁员缩减开支。

庆幸的是,蔚来没有换掉操盘人李斌。合肥政府施以援手后,蔚来也终于走出了资金链危机。特斯拉当年也是靠丰田与戴姆勒公司的战略投资,以及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才最终走出了险些夭折的困境。

2013年,特斯拉的高端车型 Model S成为首个爆款。当年在中大型豪华车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越了宝马7系和奔驰S级,成为同系市场第一的品牌,这时特斯拉的安全危机也开始凸显。

2013年,特斯拉在6周发生3次起火事件,每次起火事件,特斯拉的第一时间声明:“目前无法确定起火原因与电池有关。”但市场上对新能源车的疑虑,也在逐步加深。

近期,蔚来汽车交付量首破2万辆,李斌在一次直播中提到,蔚来汽车4月份平均的销售价格超过43.7万元,比宝马、奥迪的平均价格都要高,而且根据第三方统计的车险数据,蔚来4月份上车险的数据,也超过了宝马、奔驰部分竞品车型的总和。

在赶超奔驰宝马之际,蔚来也经历过多起涉及电池问题的安全事件,2019年就集中爆发4起事故。同年6月,蔚来决定召回ES8电动汽车,共计403辆。

2021年,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也频出问题,无法识别“广告牌”、“撞上停在道路边的警车”,一系列低级问题导致的事故,也导致美国政府在近日开启对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全面调查,自动驾驶的这项技术的争议甚嚣尘上。

如今,蔚来也因为自动驾驶技术事故而陷入风暴中。于是一场科普开始,辅助驾驶不是自动驾驶。然而,这对未来的警示远远不够,如何进一步防止生命成为技术进化道路上的悲剧代价,还需要车企做更多制度保护,限制辅助驾驶速度以及增加更多维度的安全技术。对安全的重视如何大过对技术的激进应用,经历过深刻惨痛教训的科技巨头,才是学习的对象。

智能车迭代时代的洪流中,努力避免生命的悲剧,才是蔚来等新造车企业的头等课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乔雪、杨晓鹤,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