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疾走的剧本杀,游戏公司还在观众席

游戏新知·2021-08-13
游戏能与剧本杀共舞吗?

线下剧本杀恐怕已经成为了新一代年轻人「KTV」式的存在。

由传统桌游演变而来的剧本杀,起源于英国的真人角色扮演游戏“Mistery of Murder”,如今是年轻人追捧的新式娱乐,为年轻人拓宽圈子打开了新的窗口。据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国内剧本杀线下门店数量约有4.5万家。

在一局剧本杀中,玩家需要根据剧本扮演对应角色,通过反复搜证、讨论、推理,最终确定凶手是谁,并且还原凶手动机与作案手法。一场剧本杀完整体验下来一般需要花费2-6小时,而玩家的人数一般是4-8人,游戏全程由DM(Dungeon Maste,可理解为剧本杀主持人)负责引导,并且在游戏结尾公布真相,复盘游戏。

剧本杀在设计上通常会将还原真相的线索拆分到不同玩家手中,游戏的进行离不开每一个玩家的参与,到了交换信息的环节少不了相互交流,让“社恐”青年借用角色身份更容易开口。玩家彼此间也更容易打破隔阂。

因此剧本杀也成了一些年轻公司的团建首选,比如字节跳动就曾公开招募剧本杀服务提供商支持员工团建项目,单在北京工区就提供50万元年采购经费。

图片来源:风时宇(剧本杀供应商)

剧本杀中角色扮演带来的沉浸感、解谜的成就感、与其他玩家互动的社交体验,都是核心的体验。后来的剧本杀也基本是依照这三点体验作出调整,从而衍生出了各种不涉及凶杀情节的“欢乐本”、“情感本”,以及只需一个玩家参与的“单人本”和具有功能性的“酒本”。

随着剧本杀行业的高速发展,线下店的痛点也非常突出,包括且不仅限于监管;版权问题;剧本引进、场地租赁、人员薪水的投入产出比;高质量专职DM的缺乏。

于是线上剧本杀应运而生。

线上剧本杀

在2017年,伴随着小程序的到来,微信上开始出现了一批剧本杀小程序。一年之后,《百变大侦探》、《戏鲸》、《戏精大侦探》等剧本杀App相关企业也相继成立。

线上剧本杀可以随时随地游玩,大部分剧本价格都相当低甚至免费,一个剧本平均每个玩家只需支付10元不到,这是线下每人几十上百起的价格无法比拟的优势。因此刚推出后获得了部分用户。

左 | 6.4元单人游玩右 | 31.4元整车游玩

据七麦显示,大部分剧本杀App在上线初期表现都不算突出,但后续发展中的拉新表现还可以,仅有头部App有趋向于上升趋势。《会玩》榜单排名可以超过知乎,《玩吧》也能和《豆瓣》相当。但是和线下店的火热相比,可能还是惨淡一些。

从表上可以看出,最高排名进入过TOP100的仅有《百变大侦探》《我是谜》《玩吧》《会玩》和《剧本杀》。

事实上这5款App的玩法远不止剧本杀一种,它们无一例外都设计有聊天、直播间等社交功能,也正因如此这些App都没有被纳入“游戏”中。你画我猜、密室逃脱、谁是卧底、狼人杀等玩法也是这些App的玩法之一,因此这些App的剧本杀用户比例要打上折扣。

主打剧本杀玩法的《百变大侦探》《剧本杀》以及《我是谜》之间的差距也较大,可见《百变大侦探》在剧本杀App中属于头部产品。

而除了App之外,不少剧本杀的小程序也在对线上用户进行分流,如今线上剧本杀应用暂时还没有形成哪一家有绝对话事权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线上App也开始发力,部分开始与线下店家合作,以促销活动或广告的形式吸引用户,同时也有部分逐渐开放并招徕线下店家入驻,增设预约服务为线下门店导流。

除此之外,部分线上App也鼓励创作者入驻,增设作者排行榜对头部作者发放奖励金,也有部分开始接触发行业务,向线下门店出售自家签约作者的作品,向“研发和发行一体”的方向发展。

剧本杀的创作

造成线上线下剧本杀市场的巨大差别,固然与两者带给玩家的体验不同有关,不同的创作环境和服务终端也使得两者从根源上有所区别。

1.线下创作趋于专业化,门店强化服务

线下剧本杀产品主要分为以下三种形式售出:

盒装:向所有线下门店不限量售出,一般售价300-600元,这类剧本杀内容量和难度都有较大跨度,创作时间约 1 个月;

城市限定(城限):在1座城市只向3-5家店发售,一般售价1000-5000元,这类剧本杀内容量较大,难度偏向进阶水平,创作时间约3个月;

独家:在1座城市只在1家店授权售出,一般售价3000元-20000元,上不封顶,这类剧本杀一般还会配套各种道具和DM的培训,创作时间约4-6个月。

阿俊(化名)是一名剧本杀骨灰级玩家,同时也是一家剧本杀线下门店的创始人,他在聊到剧本杀制作时对游戏新知这么说「线下本质量好的那一批基本上都是一个作者主导,一个监制负责修改,然后就是发行团队接手后续工作,单打独斗的很少。」

「现在(剧本杀)的作者基本上各行各业都有,做得好的那一批里有不少都是网络写手,也有原先写侦探小说的,我自己也尝试过去写本,但其实和别人比还是有很多要学习,有很多(认知)边界或者说局限。」

在招聘平台上如今也出现了“剧本杀游戏策划”、“剧本杀制作人”、“剧本杀监制”等岗位,其岗位要求上也表示有作者、编剧、编辑、游戏策划等职业经验者优先。

剧本杀的创作属于典型的低门槛、高上限工作,加上所处高速发展的新兴行业、爆款产品收益动辄上百万、自由度高、富有成就感的buff,让不少未曾接触过剧本杀的人也动了入行的心思,事实上在这一行做得有起色也并非易事。

首先能够独立完成完整的剧本就不是易事,有好的剧本后,剧本的游戏化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接下来还得对剧本进行润色,反复检测剧本的可玩性以及逻辑是否自洽。有部分创作者选择将剧本直接对接到店家,这样不单费神效率也低下,因此找到合适的发行商就显得更为可行。

创作者与发行商的合作方式又分买断、保底加分成、纯分成三种,如何谈妥剧本的定价、商业化的修改、售后跟进等问题都是每一个创作者必须考虑的。即使以上过五关斩六将都难不住创作者,但最后剧本的销量也有可能不如人愿。

游戏新知从剧本杀分发平台黑探有品上进行了采样,以贴有“新手”的低难度本为例,收集到了711款产品,其中价格不一,类型也有所区别。

在这711款产品中,盒装出售的有462款,城限本有145款,而价格更高的独家本有47款,另外还有体量更小的微剧本和其他桌游。

将这些产品分别以不同的销量梯度加以区分可见,成为爆款(盒装销量>1000,城限销量>50,独家销量>50)的头部产品只有少数,但也有5%的产品可以跻身该行列。更多作品的销量并不起眼,销量为0的产品和销量在50以下的盒装本数约占总上架数的44.87%。详情见下图:

由于城限本和独家本的出售限制,销量能超过50部的作品较少,属于不可避免的现象,该两种类型的剧本也是滞销现象较为严重的类型,上架的独家本近有一半没有售出。不过部分城限本和独家本的发行商和作者会选择直接对接到门店,阿俊也称黑探有品上的剧本会比直接对接到发行商的价格要高,因此上表该两类型剧本的销量仅供参考。

在店家所能把握的范围里,一场线下剧本杀进行下来,影响玩家体验的最大因素除了剧本外便是DM和其他服务。

早年剧本杀门店快速发展时存在盗版剧本、聘用不专业的DM、简小铺面等压缩成本的现象,但更多的店家也意识到,唯有优质服务才能带来长远的收益。

润润(化名)是一名兼职DM,在他看来社交才是剧本杀下线店的财富密码,而能够将一局剧本杀顺利进行下来、活跃气氛并且对剧本有创新理解呈现的DM更是重中之重。

播音主持出身的他有着受过训练的声线,目前在从事舞台剧演员工作的他表现力也比一般人更强,再加上“水龙头”(指共情力强,游玩时容易流泪)的特点,使他区别于一般的DM。让他有些动容的是,部分客人还会认准他负责主持的本,表示非他不可。

阿俊作为一名线下店的经营者也认同DM的重要性「现在店里雇用DM的费用占到成本的50%以上,但我觉得这是必要的」「好的DM还会根据客人的反馈自行修改、测试带本的节奏,不少回头客也都是认准了我家DM来的」。

在服务上下功夫的店家也同样受到欢迎,其形式大至包下景区聘请专业的布景师进行布景、专业演员充当NPC;小至根据剧本进程挑选合适的音效、光效,都成了线下门店间相互比较的指标。

2.线上剧本杀作品独成一派,质量良莠不齐

受制于线上的游玩方式,大部分线上本的游戏时长都不会超过3个小时,同时为了避免DM缺失导致游玩体验的不顺畅,在创作时也需要对剧本的难度和谜题数目进行调整,因此在创作思路上区别于线下本。线上投稿的便利性,也使得不少独立作者选择在线上发行。

然而,线上本的稿费与福利称不上诱人,专门攥写线上本的作者也门可罗雀。

以百变大侦探App为例,有三种不同于线下发售形式的剧本供玩家游玩,分别是免费本、金币本和付费本。免费本和付费本顾名思义,而金币本则需要玩家消耗平台奖励的货币购买体验。

目前在该App上的免费本,成功通过审核并上架就可以获得基础稿费2000元,只有千人评分8.5分以上才能额外奖励1000元,在这基础上评分每增加0.5分就能再额外增加1000元奖励,被评为“金币本”则再加500元,最高稿费奖励可达到5500元。

付费本则需要通过比免费本更严格的审核,作为精品以保底+分成的形式与平台签约,作者每月按销量分得稿费。

百变大侦探剧本投稿须知节选

实际上以“好评优先”排序的前50款免费本中,千人评分超过8.5分的只有14款;付费本数量并不少,优秀的付费本作者大多有且只有1款高评价的畅销作品,而其它作品的评价也并非一直在线。

从玩家的角度看,由于线上剧本杀天然缺失DM的引导服务以及沉浸感,因此体验上与线下相比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再加上长时间游戏容易出现玩家中途退出的现象,都成了线上剧本杀发展难以逾越的壁障。提起这点阿俊显得有些激动「队友的质量很重要,别人中途跳车(离开游戏)或者逻辑跟不上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在线上)一般都是和熟人开整车(指一局游戏中全是熟人)。」

从线上剧本杀创作者的角度看,线上剧本杀对剧本质量的要求并不如线下高,因此线上涌现出了一批抄袭的、天马行空的、质量低下的剧本,同时线上对创作者的激励机制不完善,也让线上剧本杀的发展举步维艰。

「线上本(和线下本)重叠度很低,而且整体质量是不如线下的。」在聊到与线下本的区别时,阿俊如是说道「而且免费本和付费本的体验差别很大,免费本里基本没有能看的,付费本里倒也有一些好作品。」

剧本杀发行

线下门店暴增、线上App出现,再加上单一剧本可重复游玩性低,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剧本的大量需求,这时处于行业中游的发行商成了最具话语权一方。

这从入驻黑探有品的展会开办次数就能看出,在以前剧本杀相关的展会平均每月举办3-4次,到了今年6月,开展数抬升到了7场,紧接着7月的11场、8月的3场、9月的13场,就连明年5月的展会也已经开放了门票购买的通道,这既意味有着大量作品需要发行方分销,也意味着有相当多的店家需要在展会上购买或测试新产品。

对于线下门店而言,出现类似“黑探有品”、“剧人气”这样的剧本杀分发平台解决了上下游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对于剧本杀工作室而言,进驻分发平台也进一步拓宽了剧本售出的渠道。

据深圳小黑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探有品的公司主体)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年末,“黑探有品”已经上架3500个剧本,覆盖率达到了95%,GMV(商品交易总额)超过1500万元,全国剧本创作者在4000-5000之间。

由此剧本杀形成了一个较为成熟的产业生态:创作者生产内容到线上App或发行商手中,发行商(包含部分剧本杀工作室)选择合适的线上App、剧本分发平台或者直接对接线下实体店,而线下门店和线上App相互导流,形成了融合发展的趋势。

图源:知乎用户“罗盘推理”

剧本杀+游戏的可能性

正如前文所述,剧本杀如今在线上还处于方兴为艾的阶段,近来却愈发频繁传出资本注入线上剧本杀的消息——剧本杀小程序“吃瓜神探”获得展博资本150万的天使轮投资;阅文集团投资“小黑探”,持股10%;剧本杀品牌“推理大师”获得了梅花创投千万级美元Pre-A轮融资。

不少游戏公司也开始布局线上剧本杀赛道。

游戏新知找到了以下3家有剧本杀项目经验的游戏公司:专注于桌游领域的杭州游卡网络,在剧本杀上做得红红火火的武汉微派网络,以及悄悄在剧本杀领域上打着“研发和发行一体”算盘的深圳探娱互动。

擅长桌游的游卡网络在线上剧本杀赛道上可算是摔了一跤。游卡网络旗下的剧本杀品牌“迷雾侦探社”于2018年9月上线,到了2020年游卡网络又将其卖出,成了如今《剧本杀®》。

根据七麦显示,《剧本杀®》在游卡网络手里时,其在iOS免费社交应用的排名难有突破TOP300,而在成森网络接手后,在榜上的排名逐渐靠前,如今稳定在TOP200,但距离头部产品还有一些距离。

武汉微派网络旗下的《百变大侦探》内有多种剧本可供选择,剧本杀发行也同样纳在它的业务范围,同时在玩家眼中也有不错的口碑

图源:知乎用户“咩宝宝”

《百变大侦探》近一年不仅在免费社交应用下载榜榜上的排名稳定在TOP30,在总榜上的排名更是趋于上升的,随着剧本杀行业持续发展,这一趋势估计并不会太早结束。

探娱互动为深圳天拓立方通讯科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近年来的产品都有追逐风口的现象。

该公司曾在2017年发行有类似《Pokemon GO》玩法的《城市精灵GO》,却因“存在较大社会风险”只存活了半年。此后探娱互动将目光投向了独立游戏,其在2017年8月发行的《超进化物语》在当年获得了苹果以及GooglePlay的推荐,在TapTap上累计下载达166万次,同时期的还有《塔防之光》、《我的塔防》等塔防类游戏。

该公司目前还没有对外公布成熟的剧本杀项目,却在招聘网站上放出了“剧本杀”相关的职位,从制作人到发行再到主持人,探娱互动所需的剧本杀人才包揽了剧本杀产业的上中下游,可见未来对剧本杀行业会有较为深入的探索。

剧本杀与游戏同为文创类内容产业,相互间产生联动并不奇怪,而IP授权本作为剧本杀中的一类,如今与游戏行业的联动也相当频繁,目前与剧本杀有过联动的游戏就有《王者荣耀》《阴阳师》《剑与远征》《仙剑奇侠传》几款。

事实上这些游戏背后的大厂目前却还没有对剧本杀行业有更多的投入,目前还抱有观望态度。

在它们都选择观望时,巨人网络却已经开始为线上剧本杀铺路,其在2017年向剧本订制品牌“歪马剧本”公司主体上海歪马文化传媒进行投资,间接持有歪马文化6.67%的股权;又在2018年向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的公司主体上海吾声网络科技进行投资,间接持有吾声网络5.48%的股权。

而巨人网络不久前公开的派对游戏《我们的派对》也能看出线上剧本杀的影子,其剧本工坊模式为玩家提供了可以自由创造“剧本”的UGC玩法,而产出的“剧本”还能给到更多玩家游玩,有着不少的想象空间。

在剧本杀产业不断升温的情况下,XR技术也逐渐渗透到了这一产业中,而剧本杀+游戏的可能性也会随着时间逐渐浮现。资本正在不断涌入剧本杀产业的中上游,而剧本杀的模式注定了内容与服务才是硬道理,这也正是游戏企业所擅长的。

剧本杀是否能摘掉“小众”、“年轻人”专属标签决定了它能走到哪一步,而就目前来看,迅速扩张的剧本杀产业似乎远没到踩下刹车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游戏企业蠢蠢欲动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作者:少康,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知乎

百变大侦...

我是谜

小黑探

派网

巨人网络

玩吧

微信

豆瓣

你画我猜

我的

阅文集团

字节跳动

同玩

歪马剧本

圈子

口碑

财富密码

戏精大侦...

荣耀

下一篇

李想,再次与两座大山站在了一起。

2021-08-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