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芯片缺货,巨头们纷纷下注以色列

神译局·2021-08-13
到2021年上半年,有37家跨国企业在以色列设有半导体分支机构。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美国科技企业纷纷跑到以色列设立芯片研发中心,以色半导体产业迎来春天。尽管以色列有不少人才,但还是存在很大缺口。本文译自timesofisrael,原文标题As global demand for microchips surges, tech giants go all-in on Israel,作者Shoshanna Solomon。 

3月份,谷歌任命英特尔前高管Uri Frank担任服务器芯片设计工程副总裁及以色列团队主管,此举意味着谷歌将向定制芯片加倍下注。

自2005年以来谷歌就在以色列设立研发分支,在海法和特拉维夫都有团队,它们专注机器学习、AI、自然语言、机器感知研究。Uri Frank走马上任意味着谷歌以色列团队要向芯片设计和研发挺进。

以色列正在悄然改变,不怎么性感的半导体成为新热点。

谷歌、微软、Facebook、英特尔、Nvidia都在以色列扩张芯片设计部门。2019年Nvidia以70亿美元收购Mellanox Technologies,公司创始人Eyal Waldman说:“以色列有很多优势,我们有丰富的经验,而且在行业的占位也比较好。”

全球芯片严重缺货,有需求但没有供货。

英特尔前高管David Perlmutter说:“芯片(半导体)对于数据世界十分重要,如同燃料对于工业。”他还说:“汽车里面有几百颗芯片。因为芯片缺货,汽车制造商不得不减产。10年前,芯片缺货对行业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今天一切都是围绕芯片搭建的。”

在大流行出现之前,许多科技公司已经开始设计制造自己的芯片。定制芯片可以更好满足企业产品的需要,而且还能满足复杂要求,比如AI的要求。

Perlmutter说:“芯片越来越复杂,进化速度是空前的。1980年我加入英特尔时,即使是最先进的芯片,里面集成的晶体管也只有3-4万个。今天呢?今天的先进芯片有500亿个。”

以色列的优势不在制造,而是设计。Perlmutter说:“研发芯片可能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工作。复杂等级相当高,做项目时,几百人用计算工具编程,用超级计算机模拟。”Perlmutter还说,通过芯片,你触及数字世界的最底层和最重要的神经。

世界正在向云计算转移,AI越来越重要,这些都是新方向,所以企业要设计新芯片,用更快的速度处理海量数据。

训练工程师需要耗费多年时间,需要工程师们拿到学位,要理解复杂的芯片设计也还要锻炼多年。

Perlmutter说,科技巨头已经认识到它们的所有AI和云活动都是以芯片作为基础进行的,它们深信能在以色列找到最棒的人才。

除了谷歌之外,还有几家重要公司进入以色列,它们让以色列在芯片产业扮演更重要角色。

英特尔新任CEO Pat Gelsinger访问以色列时曾表示,英特尔将会在以色列扩张,投资2亿美元建设新园区,开发芯片,还会在当地招聘1000名新员工。

3月份Nvidia也说准备在以色列招募600名工程师,专注于AI研究。

微软也扩大了以色列芯片设计团队,Facebook据说准备在以色列建芯片研发中心。亚马逊于2015年收购以色列Annapurna Labs,它现在是亚马逊的芯片研发部门。

在1974年之前,全球只有加州硅谷生产芯片。就在那一年英特尔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行业开始腾飞。

英特尔的一些顶尖处理器正是以色列海法团队开发的,它是英特尔在美国之外最大的研发团队。

随后,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AMD、摩托罗拉全都进入以色列。

Perlmutter认为,科技公司之所以在以色列扩张,主要是因为以色列有设计复杂芯片的能力。

根据 IVC Research Center的统计,到2021年上半年,有37家跨国企业在以色列设有半导体分支机构,2017年是33家。

Mellanox公司创始人Waldman说,世界需要更快、更强的处理能力的存储能力,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还有很多。其它地区的半导体设计中心也在膨胀,比如欧洲,Perlmutter说欧洲设计芯片的能力也很强,但还是比不上以色列;中国与印度很接近,但以色列仍然有优势。

在以色列Herzliya,微软研发中心聘请2000多名员工。微软以色列研发中心管理AzureEdge & Platform的Ohad Jassin说,在以色列活动中,研发芯片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一环。尽管如此,微软使用的芯片仍有许多来自合作伙伴,包括英特尔、ARM和AMD。

微软以色列团队设计的芯片主要用于计算、边缘应用、云数据中心。Ohad Jassin认为:“以色列有经验,它是芯片领域的老手,大学培育了很多人才。”他还说,微软将以色列创业公司视为可能投资或者收购的对象。

以色列已经有几家创业公司开发芯片、内存卡和处理器。Perlmutter说:“以色列有一个生态系统,这点很有趣,它们可以与大企业互动。”大企业向以色列企业投资,收购它们,科技工程师从一个地方迁到另一个地方,这点对科技生态系统来说相当重要。

风投和企业也向半导体行业投入巨资,以前它们可是看不起半导体的,相比而言,软件、社交App比半导体更吸引人。

2017年,以色列Mobileye以153亿美元卖身给英特尔,这是至今为止以色列最大的科技企业出售案。还有一些收购也值得关注,比如2018年美国KLA-Tencor以34亿美元收购Orbotech;2019年Nvidia以70亿美元收购Mellanox Technologies。还有,2019年英特尔曾以20亿美元收购Habana Labs。

Perlmutter说:“回到6-7年前,芯片技术想融资相当困难。大把的钱流向软件,因为芯片研发周期太长。但是随着AI和高速数据通信的需要,现在形势变了。”尽管如此,企业和VC向半导体投的钱在整个科技投资中占的份额仍然很小。

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半导体创业公司融资5.88亿美元,交易数13宗;2020年有24宗,总金额比2021年多1.41亿美元。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科技公司总融资为119亿美元。

Perlmutter说:“半导体行业正在复兴,许多钱投入进来,以色列也一样。复兴对以色列经济有利,对创业生态系统也有利。”

数据还显示,2021年有三家以色列半导体企业融资达到1亿美元,2020年也有三家,2019年没有。每轮融资的金额也在攀升,2021年上半年平均为4500万美元,2020年平均为3000万美元,2019年平均为1500万美元。

Perlmutter分析称,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融资和退出只是冰山一角。英特尔设计工程集团高管Shlomit Weiss也说,以色列的硬件硅工程迎来春天。

数据显示,英特尔是以色列半导体产业最积极的投资者,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已经完成15起投资。Shlomit Weiss说,在以色列运营对英特尔有利,因为这里有很棒的工程师;这样做对以色列也有利,可以帮助以色列发展经济;对工程师也有利,因为工程师会有更多机会,竞争会更激烈。

展望未来,挑战仍然有很多,主要是缺少工程师和程序员,因为竞争工资也涨了不少,跨国企业和本地创业公司都在争夺人才。在特拉维夫,软件工程师的平均月薪约为7300美元,其它地区只有4000美元。

根据以色列的统计,2020年年底时,以色列科技产业缺少大约13000名高技术员工。Perlmutter说:“大学生培育的工程师不够多,行业必须做出战略性调整,政府要从短期和长期着眼培育更多工程师。”

还有一点也值得以色列警惕:新设立的创业公司数量减少。为什么呢?因为企业家回避创业风险,他们被跨国企业或者新独角兽的高薪所吸引。

根据IVC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没有新半导体创业公司出现,去年诞生了3家,2017年诞生12家。Perlmutter说:“这对我们的行业不利,是增长的一个重大威胁。创业能量必须持续下去。如果没有新创业公司,生态就是不健康的。”

 译者:小兵手

 

+1
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重新思考以及质疑已知内容的能力,远比单纯的智力重要得多。

2021-08-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