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枪的全国全季酒店业主们

旅界·2021-08-10
裸男推开全季酒店房门,撕开华住与加盟商间的一道伤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旅界”(ID:lvjienews),作者:theodore熙少,36氪经授权发布。

华住道歉,业主埋单

凌晨3点07分,fiore花花(网名,以下简称花花)床尾出现一个拿着红色内裤的全裸男人,正在工作的她吓到失声。

“你是疯了吗?““你是不是有病?”在花花高声质问下,裸男振振有词,“装什么装呀?你门开着不就是让人进的吗?不就是为了让人来玩的吗?”

随后,裸男离开了花花房间,回到自己房间倒头大睡,花花却再也睡不着了,这是上周发生在上海一家全季酒店的惊魂瞬间。

最让花花心惊胆战的是,裸男进入她房间悄悄驻足了三分钟,“他在确认我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都不敢想有一刻没处理好,现在还能不能坐在这里。”

花花的惊魂一夜在微博上得以发酵,迅速登上热搜榜,截止8月9日中午,阅读量高达12.9亿,引发了36.6万的讨论。

据报道,该涉事男子已被行政拘留5日。

而对于此次事件,华住于8月6日回应称,“没有保护好入住的客人,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辜负了客人的信任,也违背了品牌对客户的承诺,我们将对此进行最深刻的反省。”

网友对于华住方面的表态并不买账。

有网友指出,全季道歉声明中引用的《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管理条例》是2016年的征询意见稿,根本没有正式立法,“所以他不给顾客看录像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华住的公关没有解决舆论的愤怒,这对于本就遭受暑期德尔塔毒株影响的全季酒店业主们而言,不啻于又一场噩梦降临。

“这次出事情,全季品牌价值降低,”杭州的全季酒店业主周毅有种躺枪的感觉,他告诉旅界,“我们加盟全季的品牌溢价已经没有了。”

旅界获悉,裸男闯入花花房间后,华住要求各加盟商业主加强人员配置,新增各种配置;夜间巡逻原来的2小时变成1小时;监控增加人数;每个门后面贴提安全提示;购买巡更仪器。

周毅透露,“虽然钱不多,但是华住针对此事增加的任何投资花费都是业主买单。”

另一位上海华住的加盟商刘文昊认为,“加盟后最大的痛苦就是成本一直降不下来,碰上疫情时有复发,很难赚到钱。”

千城万店,管理缺失

在花花捅出全季安全隐患前,华住酒店集团这些年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千城万店”、“重仓中国”、“万家灯”等主打下沉市场集团战略的背后是华住已经饱和到不堪重负的一线市场。

刘文昊称,“现在华住发展的速度太快,供需关系明显不平衡。加盟商都是实体投资面临亏损毫无办法。”

华住会App显示,上海虹桥镇一公里内有7家全季、3家宜必思、1家桔子、1家汉庭、1家漫心。

刘文昊表示,这13家酒店有5家直营店(2家全季、2家宜必思、1家汉庭),1家全季、漫心、宜必思翻牌,3家全季加盟店在转让。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情况在上海不胜枚举,八佰伴等商圈亦如此。

另有上海华住加盟商Cici感慨,华住上海有酒店群的地方就有华住近距离开店的问题,酒店比超市开的还多,“还出现500米不到一家全季挨着另一家全季。”

“市场就是这么被玩坏的,”一位深受近距离开店影响的上海加盟商表示,“华住的直营店还可以转给房东做加盟店,加盟店可就没那么容易转手了。”

“这边租金被炒起来,然后又是老店,周边不仅华住店多,还有别的酒管品牌。”该加盟商心急如焚。

开店数量疯狂增加,但华住对加盟商的扶持、人员培训、硬件质量并没有随之加强。

刘文昊在经营管理中发现华住的好店长特别难分到,人才流失率极高,“身边一家汉庭一个月换了3个店长,有客人脏房没人打扫,堂堂一个业主,自己晚上去打扫房间。”

而在花花事件中,还有一个颇为蹊跷的地方——门锁。

花花事后回忆,她记得自己是关了门的,“但那个门不是很敏感。”

这一点在微博上得到诸多网友证实,有网友称相信花花说的关门了但没关上,出差时总住全季,对于装修时间比较长的店,遇到好几次门不好关紧的房间。

而据全季酒店官方致歉,安保在进行楼层巡检的过程中,也并未发现客人房门没有关闭。

所以,如果房门没有问题,裸身男子是如何进入花花房间的?

有熟悉华住供应链模式的人士认为,全季的房门出了问题可能性比较大,“华住供应链在装修筹建阶段,全季/汉庭这两个强势品牌,A类集采强制占比是95%以上,能把供应商报价压到非常低。”

“羊毛出在羊身上,过低的集采价格也带来了一定的隐患,以全季的房门为例,开合不严并不是某一家全季酒店才会发生的问题。”该人士表示。

昔日造反,今日重演?

历史从来不会只敲一次门。

2016年,因不满华住集团近距离开店,多次协商无效后,8成华住加盟商成立全国加盟商联合会,1800家加盟商欲退出华住,自立山头。

彼时,这对于超7成房源来自加盟商的华住集团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华住集团当年的回应是,华住会综合考虑每家酒店的经营情况和市场环境,在遵守契约精神的前提下,对一些存在阶段性经营困难的门店给予政策的扶持。

一度安抚加盟商情绪后,华住集团的2016年“万店联盟”计划升级为了今天的“千城万店”。

疫情下,华住要拼命扩大全国开店数量,提高加盟商加盟商费,弥补海外巨亏的德意志酒店集团的利润损失,加盟商则要合理的入住率和利润。

由此,浮在喧嚣之上的事情是裸身男子闯入花花房间,水面之下,也撕开了华住与加盟商之间长久以来未愈合的一道伤疤。

从根本上来说,华住突飞猛进的开店数量埋下了集团与加盟商利益冲突的种子,再加上稳赚不赔的加盟模式让加盟商难以接受,这一点华住与其同门小师弟亚朵酒店一脉相承。

有华住开发人员和刘文昊骄傲地表示,“现在上海已经有1200家华住旗下的酒店了。”

但在刘文昊看来,“华住去年大规模,低门坎的扩大加盟店,实在是违背商家的道德底线:只顾自己的利益,不顾业主的死活。”

华住集团曾是经济型酒店的一面旗帜:2010年,华住集团的前身汉庭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12.25美元。

在经济型酒店的黄金发展期,国内主要经济型酒店纷纷加快了开店速度,平均年利润增速在30%-40%左右。

这是经济型酒店的黄金发展期,也是华住与创始人季琦的高光时刻,2020年中,华住回港二次上市已经是季琦的第四次敲钟。

这一次,敲钟没有为华住带来福音。

近半年来,华住集团股价接连下跌,从年初最高点的49.3港元,跌至如今最低的35.2港元,下跌了近30%。

“抢占红海市场份额、通过扩大自身优势实现规模化扩张,”这是季琦在其自传《未尽之美》里对华住未来发展方向的定义。

躺枪的全国其他全季酒店业主们却未见得乐于看见华住的高歌猛进,周毅记得加盟全季时的情形,当时开发唾沫横飞地告诉他“3年回本,投入低廉。”

那一幕触动了周毅。有时回想起当年的豪情壮志,让他可以忘却经营的残酷现实,哪怕只是片刻。

对于今天花花事件的升级发酵,他谨慎评价道,“华住投资人真的不好过,要找出路。”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你如何看待全季酒店受花花事件的影响?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每日为你讲述最动听的文旅商业故事。
特邀作者

每日为你讲述最动听的文旅商业故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小红书笔记不被收录可能是因为笔记正处于审核期间或者笔记违规。小红书笔记提交后,平台会对其进行审核,审核期间笔记不对外公布。如果笔记违规,会有消息提醒修改笔记,修改违规内容后重新提交即可。

2021-08-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