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药集团重大发现,德尔塔毒株有望迎来特效药,这家深圳公司也冲上热搜第一:新疫苗达成关键一步

36氪的朋友们2021-08-05
分离出多株“德尔塔”变异株,康泰生物股价大涨12%

德尔塔(delta)毒株凶猛!

目前全世界最关注的无疑是德尔塔变异毒株,该毒株自2020年年底在印度被发现后,便迅速席卷全球,已成为当前最主要的流行毒株。近日全国多地出现确诊病例,而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已导致超2亿人感染。

一个好消息是:

8月4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发文称,近期,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杨晓明研究员团队最新发现针对德尔塔变异株有效的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IC50高达5ng/ml。这意味着,单抗对德尔塔(Delta)等新冠变异株有效,新冠肺炎治疗有望迎来特效药!

另一个好消息是:

康泰生物表示,其针对新冠病毒变异株的研发项目取得重要进展,已经成功分离出多株“德尔塔”变异株单克隆毒种,后续将严格按照人用疫苗质量要求进行毒株评价,筛选疫苗用毒种,为疫苗最终实现大规模产业化打下良好基础。

5日凌晨,话题#深圳康泰生物成功分离德尔塔变异株#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新冠治疗有望迎来特效药!相关公司股价大涨

中国生物的文章表示,近期,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杨晓明研究员团队最新发现针对德尔塔变异株有效的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IC50高达5ng/ml。

该研究利用噬菌体展示技术,以8名SARS-CoV-2感染康复患者外周血单个核细胞(PBMC)为基因原材料,建立免疫文库,成功筛选出多株对SARS-CoV-2具有高中和活性的单克隆抗体。晶体结构解析数据显示,活性最强的抗体2B11所识别的RBD表位与ACE2的结合位点高度重叠,可有效阻断新冠病毒与细胞表面的ACE-2结合,进而阻止其感染细胞。

2B11-Fab与SARS-CoV-2RBD复合物的晶体结构

同时,研究团队还利用hACE2-腺病毒(hACE2-ADV)转导的IFNAR-/-小鼠模型评价了2B11对SARS-CoV-2感染的预防和治疗效果。研究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攻毒前或后施用2B11均能显著降低病毒感染引起的体重减少及肺部病毒载量;进一步的肺部病理组织切片分析结果显示,2B11的施用能明显降低病毒感染引起的肺部炎症。

近期补充研究结果显示,2B11对该变异株具有与野生株高度一致的中和活性,预示2B11在由Delta变异株引起的新冠肺炎的短期预防与早期治疗上具有较大的应用价值。

据悉,单克隆抗体作为靶向治疗药物,具有特异性强、疗效显著及毒性低等特点,被誉为“生物导弹”,在多种疾病治疗上显示出极好的疗效和广阔的应用前景。在应对病毒性传染病上,具有中和作用的单克隆抗体,可以特异性的中和病毒,阻止病毒进入细胞增殖,既可以作为高危人群的短期预防,也可以用于病毒感染后疾病的治疗,因此也是全球新冠疫情防控研究的热点。

该消息在4日下午2点多公布,市场反应迅速。

国药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国药股份和国药一致股价临近尾盘突然直线拉升,国药股份一度涨超8。截至当日收盘,国药股份涨幅5.93%,报33.23元/股。国药一致涨2.86%,报36.66元/股。 

面对市场的热情,国药股份5日盘前发布说明公告表示:

公司所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医药批发,不涉及疫苗、药物的研发和生产,疫苗、药物的研发和生产属于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5日国药股份依然高开,早盘一度涨超7%,其后涨幅回落,截至午间休盘,涨3.13%,每股报34.27元,总市值258亿元。

国药一致5日同样高开,早盘一度大涨6%,其后涨幅回落,截至午间休盘,涨2.29%,每股报37.5元,总市值160亿元。

分离出多株“德尔塔”变异株,康泰生物股价大涨12%

另外,据媒体4日下午报道,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针对新冠病毒变异株的疫苗研发项目取得重要进展,已经成功分离出多株德尔塔变异株单克隆毒种,后续将严格按照人用疫苗质量要求进行毒株评价,筛选疫苗用毒种,为生产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新冠灭活疫苗做好准备。

此外,公司内部进行的交叉中和实验结果显示:截至目前,已获批紧急使用的“可维克”新冠灭活疫苗对多种新冠变异株也能够产生良好的中和反应,仍具有保护性。

受该消息刺激,今天康泰生物早盘高开高走,一度涨超15%,之后涨幅稍微回落,截至午间休盘,涨12.35%,市值拉升116亿元,目前总市值10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8月1日盘后,康泰生物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拟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债2000万张,初始转股价格为145.63元/股,募资不超过20亿元,全部投入新冠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等新冠疫苗生产相关项目。

根据可转债申请上市公告,扣非除发行费用后,本次募资将全部投入百旺信应急工程建设项目、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车间项目,两个项目均用于生产新冠疫苗,拟分别投入募集资金13.57亿元和6.43亿元。投产后,募投项目的设计产能合计为4亿剂/年。

如何应对德尔塔?张文宏:疫苗的保护作用毋庸置疑

面对狡猾的新冠变异毒株、愈发复杂的全球疫情,疫苗仍然是最坚固的防线。

8月4日,上海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会上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指出,delta病毒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中,逐渐进化成为传播速度更快的一种病毒,通过其最近在中国引发的疫情,大家已经认识到,这个病毒传播速度比较快,潜伏期比较长,病毒载量比较高。最近国内多起由输入型疫情引起的传播和蔓延,与delta病毒传播速度更快是有关系的。

“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认为我们不具备对付delta病毒的能力。”张文宏说,delta病毒是目前全球最主流的病毒,大多数国家流行株都是delta病毒。中国的输入型病毒无论是其他城市还是这次在上海,虽然来源不一样,但是都是delta病毒。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会产生一种观点,觉得病毒一直在变异,我们是不是没有办法了?特别最近在一些疫苗注射曾经取得比较好成绩的国家,疫情也有反复,这也影响了大家接种疫苗的积极性。”张文宏注意到。

他指出,从比较科学的角度来看,delta病毒在全球蔓延之后,在临床研究和真实事件研究方面已经获得越来越多的数据,特别是在疫苗接种非常好的国家,数据就更为充分。“最近我们在和delta病毒正面交锋后也积累了一些数据,与国外的数据出现了比较一致的结果,就是delta毒株引发的感染疫苗突破的病例数比原来病毒毒株突破数量有所增加。但是大家无一例外可以看到,疫苗对于delta毒株引起的重症化和死亡是出现急剧下降的,也就是说现在的疫苗对于delta毒株的保护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图片来源:新华社

张文宏表示,病毒会不断变异,变异以后,疫苗对它的防控不是百分之百,越是防护有效率有所下降时,我们的解决方法就是要进一步扩大疫苗的接种,通过疫苗的接种来对付病毒的变异。如果一旦世卫组织确认病毒变异已经完全逃避了疫苗对它的作用,也请大家放心,针对病毒的疫苗也会随之被研发出来。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是这个道理。

他指出,当前对于delta病毒,一是要坚决贯彻疫苗接种的策略,二是要加强个人卫生,也就是反复强调的“三件套”“五还要”这些措施。“目前delta病毒和人类的作战中,局势仍然在人类的可控范围内。”

值得注意的是,7月3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基于今年5月份广州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株暴发疫情的研究,国产疫苗对重症的保护效果为100%,对中度、轻度、无症状的保护效果分别为76.9%、67.2%、63.2%。

另外,目前,我国的疫苗厂商也正在对第三针加强针展开效果试验研究。7月25日,科兴疫苗将一项研究上传至预印本平台medRxiv一篇论文介绍了一项结果。该研究称,新冠灭活疫苗第三针大幅提升了免疫反应,中和抗体滴度较接种两针后提高数倍,但针对变异株是否有相同效果仍待研究。

继科兴新冠疫苗加强针数据公布后,辉瑞/BioNTech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BNT162b2也公布了加强针数据,接种第三针BNT162b2可使得对针对原始毒株和变异株的中和抗体滴度提高数倍甚至十数倍,对于变异毒株尤其是德尔塔变异株,第三剂BNT162b2也可带来类似效果。

上述数据均未经过同行评审,辉瑞方面称,已将上述数据提交学术期刊以供发表。

更危险变异毒株拉姆达来袭

随着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新的病毒突变株不断出现:Alpha、Beta、Gamma、Delta等,其中一些变异毒株具有更强的感染能力、免疫逃逸能力,因此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7月31日,国家卫健委明确说明,德尔塔变异株具有病毒载量高、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而且转阴时间长等特点。

据全球现有数据显示,德尔塔毒株的传播率比阿尔法(Alpha)变种高约60%,阿尔法的传播率比新冠病毒原始毒株高50%,原因在于新冠病毒表面的蛋白结构发生的变化,但值得庆幸的是,尚未观察到德尔塔变种导致更高死亡率。

德尔塔疯狂肆虐的同时,更危险的拉姆达变异毒株也引起了科学界的警惕。近日,日本东京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美国生物学开放获取预印本平台上刊文指出,新冠病毒的拉姆达(λ)变异毒株不仅具有高度传染性,而且有可能逃避中和抗体。

2020年8月,科学家首次在秘鲁发现了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C.37,世卫组织将其命名为“拉姆达”,目前拉姆达变异毒株已经扩散至30多个国家。

日本研究人员称,拉姆达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具有高度传染性,而导致这种高传染性的“罪魁祸首”是该病毒出现的T761和L452Q两个突变,这两个突变改变了该变种与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细胞受体结合的性质。

研究还指出,突变让拉姆达变异毒株可以对抗免疫性,其中RSYLTPGD246-253N突变负责逃避中和抗体,专家将这种突变描述为“独特”的突变,只存在于拉姆达变种病毒中。

其实,拉姆达的免疫逃逸在智利已经得到了数据证实,在拉姆达大规模扩散之前,智利的疫苗接种率较高,大约60%的民众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然而自2021年春季以来,智利的新冠感染人数迅速增加,罪魁祸首就是拉姆达变异毒株。因此,研究人员认为,拉姆达变异毒株能够逃避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

目前,拉姆达变异毒株已经在包括秘鲁、智利、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在内的数十个南美国家传播,其中秘鲁新增新冠病例中超过80%都是感染了拉姆达变异毒株,而秘鲁的人均新冠死亡率更是飙升至世界第一。另外,英国等欧洲国家也已经发现拉姆达变异毒株的感染者。

此前,世卫组织委员会提醒,新的、可能更危险的令人担忧的变种出现并在全球蔓延的可能性很大,这种新的病毒变种可能更难控制。

(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编辑:何小桃 杜恒峰,校对:段炼,36氪经授权发布。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康泰生物

印本

国药集团

中国生物

微博

得到

微信

了数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