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垂暮:卢志强泛海帝国危机溯源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2021-07-30
“地产转型金融,遇上去杠杆,就是双杀。”

 

作者 | 肖望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自33岁创业以来,卢志强几乎从未缺过钱。

这个1984年从山东潍坊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岗位上“下海”的山东汉子,从教育培训领域挺进房地产业,次年便以7.3亿元注册资本金成立山东泛海集团,北上成立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并成为日后泛海帝国的旗舰。

卢志强是各大富豪榜单上的“常青树”,常年占据山东首富之位。在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卢志强以620亿身家排名第66位,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泛海集团”)2020年末总资产达到2957.36亿元,净资产594.07亿元,横跨地产、金融控股、战略投资板块,被市场冠以“内地李嘉诚”。作为最早的“豪门”,卢志强还是民生银行的发起股东之一,常年稳坐民生银行副董事长职位。   

同时,作为顶级民营企业家俱乐部“泰山会”的核心成员,卢志强人脉极广,被称为“大佬背后的大佬”。 

第一财经日报,2014年万达商业地产上市时,王健林在致辞中特别感谢“大哥”卢志强。2016年,卢志强更是豪掷25个“小目标”,支持万达影视的上市工作。 

据南方周末报道,卢志强与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也是多年好友,两人相识于“泰山会”,柳传志是会长。2004年卢志强囤地过多资金告急,柳传志伸出援手助其渡过难关;2009年联想股改时,卢志强投桃报李接下国资股份,协助老友坐稳联想董事长席位。 

马云也是泰山会成员之一。据《棱镜》作者梳理,卢志强是马云朋友圈中持有蚂蚁集团股权最多的几位好友之一。如果蚂蚁集团成功上市,按发行价计算卢志强相关持股市值就已超过50亿元。   

如今,卢志强正在经历创业36年以来的至暗时刻,其一手缔造的泛海巨轮濒临搁浅,旗下民生信托、民生财富产品兑付逾期,金融机构借贷诉讼接踵而至,上市公司股价创下历史新低,质押股权被冻结拍卖。本该颐享天年的卢志强不得不紧急出院赶回国内,奔走在还债一线。 

“卢老板讲诚信在市场上有口皆碑。现在的确很艰难,但相信他会信守承诺,哪怕需要放弃大部分资产。只不过,还需要金融机构和社会给予一定的谅解和时间。”接近泛海集团的资深金融市场人士张鸣对作者表示。  

7月29日,泛海集团最主要的上市平台泛海控股(000046.SZ) 股价创下历史新低,报收1.94元/股,较去年9月4.5元/股左右的股价腰斩过半。 

600亿富豪深陷债务黑洞

“如果这次钱能回来,我今后都只存银行。”投资者汪敏购买了泛海旗下民生财富发行的私募产品,起购门槛为100万元,原本今年3月末到期,如今只能佛系等待。“我买的可是低风险评级的产品啊。”   

和汪敏一样,李杰也在焦急且无奈地等待泛海债务处置的各种进展。他购买的1000万元民生信托产品原本今年2月份到期,如今被要求延期半年或一年兑付。 

民生信托及民生财富均是泛海集团旗下机构。泛海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是泛海控股的控股股东,其实控人都是卢志强。 

7月28日,泛海集团控制的隆亨资本因触发贷款协议约定,被动减持其质押的民生银行1.42亿股H股,市值约4.6亿港元。7月14日,民生银行披露,泛海集团持有的3.888亿股民生银行股票将被拍卖,这笔股权总市值约16亿元。 

此前的6月,泛海集团持有的泛海控股股票已有两批被分别挂上拍卖台,合计市值约13亿元。7月28日,泛海集团与债权人达成和解,第二批近3.31亿股得以撤销拍卖。 

尽管卢志强、泛海集团等一致行动人仍持有市值约100亿元的民生银行股票,但其中99.88%都已被质押用于融资;此外,卢志强及一致行动人还持有泛海控股71.23%的股份,但其中超过九成已被质押,累计被冻结股份比例达到21.38%。  

尽管泛海控股称股份拍卖事宜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变化,但不断下挫的股价有可能引爆大比例股权质押的火药桶。 

为提振投资者信心,泛海控股在1月份还抛出一项股票回购计划,拟以不超过4.75元/股、总计3亿元-5亿元资金回购部分股份。这未能挽回泛海控股股价的下跌颓势,截至目前,泛海控股也尚未施行回购。 

7月1日,天眼查显示,卢志强和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一系列诉讼的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共计为49.99亿元。 

公开市场上,泛海境外子公司一笔2.8亿美元债出现技术性违约。在发行1.46亿美元私募票据置换后,泛海承诺剩余1.34亿美元债及利息将在8月23日前兑付。 

多笔贷款诉讼还在路上。据《棱镜》作者梳理统计,自3月份以来,泛海控股披露的境内涉诉金额已超过47亿元,境外2.14亿美元(折合13.88亿元)。有金融机构债权人已申请冻结武汉公司的部分土地资产。 

在民生信托和民生财富产品逾期后的3月28日,卢志强在致投资者的函中表示,正在加快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大资产处置力度等措施,计划争取在七月、十月、十二月三个时间点完成兑付。 

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在报告中指出,2021年6-8月,泛海控股到期及回售境内债券本金余额37亿元,债券集中兑付压力较大。而泛海2020年报显示,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292.57亿元。   

5月末,泛海控股主体评级在一周左右被接连下调,从AA+降至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我们很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降一家公司的评级,这说明企业的状况很不乐观。”有评级机构人士对作者分析,评级调降至A也意味着,泛海控股后续将很难在公开市场上进行发债融资。 

泛海还有一些隐匿的待偿付款项未被披露。作者注意到,泛海武汉公司在2018年增资扩股,收到杭州陆金汀投资款70亿元。2020年,泛海称为统筹运作武汉公司、进一步引入战略投资者提供便利,决定受让杭州陆金汀持有的全部武汉子公司股权,总受让款为79.5亿元,款项可分期支付。   

在6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泛海称截至2020年末公司累计支付股权受让款仅3.48亿元。   

资料显示,杭州陆金汀主要的出资机构为北京中财龙马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这是由中央财经大学校友发起设立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7月7日,中财龙马资本向合格投资者披露了泛海就股权收购延期做出的安排。 

 

 孙宏斌出手相助近150亿元

债务压顶,卢志强只能不断变卖曾费力收入囊中的资产。 

泰山会成员间有互帮互助的传统,成员们帮助史玉柱在4年间还清债务、东山再起的故事曾传为佳话。尽管泰山会已经解散,但作为曾经的核心人物,卢志强在处置资产过程中展现了其强大的资源和朋友圈。 

据《棱镜》作者梳理,泛海在2019年初以125.53亿元将上海董家渡、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地块资产卖给孙宏斌的融创地产;2020年以来,通过民生证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卖出浙江泛海建设投资公司、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以及武汉部分地块资产,长江证券从泛海手中购置总部办公楼等,泛海控股已经实现了近240亿元的资金回笼。其中多笔交易的接盘方背后,都有卢志强商界好友的影子。这其中,融创、绿城本就是地产同业,接手地产资产也说得过去,但其中个别交易,帮助好友暂渡难关的意味也十分明显。 

 

 

例如,1月21日,泛海将民生证券13.49%的股权以23.64亿元出售给上海沣泉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控人为山东博汇纸业原董事长杨延良,是卢志强的山东老乡,也同在全国工商联担任职务。 

6月24日,融创以22亿元收购浙江泛海建设投资公司,收购条款中专门提到,收购资产不包括后者持有的民生信托股权、杭州泛海国际中心等,并且泛海武汉公司或指定方有权在2022年6月23日前回购。 

此外,作者还注意到,中信产业基金出资人发生变更,泛海集团退出,取而代之的是上海海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背后股东是中国船东互保协会。船东互保协会与泛海均是民生银行发起股东,船东互保协会总经理宋春风更是与卢志强长期担任民生银行董事。在媒体报道中,在许多投票表决事项上他们时常共进退。 

在处置美国旧金山项目交易中,还出现了老朋友柳传志的联想系弘毅投资的身影。弘毅的授权代表John Huan Zhao,正是弘毅投资董事长赵令欢的英文名。2020年3月末,弘毅以12亿美元报价接替此前一家私募基金的10.02亿美元报价,拟收购泛海的旧金山项目,但受新冠疫情影响,尽职调查始终未能开始,最终收购告吹。 

马云的身影暂未出现在协助泛海处置资产的名单中,其旗下的阿里系代表阿里妈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出现在了近日驰援苏宁的联合体中,苏宁易购同样深陷债务危机。   

“有的自顾不暇,有的避之不及。”资深金融市场观察人士李江对作者表示。总资产近3000亿元的泛海集团已是庞然大物,其遇到的困境一般民营企业很难有能力救助。   

截至2020年末,泛海控股总资产1810亿元,净资产16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67%。接近泛海的资深市场人士张鸣对作者表示,泛海并非资不抵债,而且持有的金融资产、地产资源都较为优质。但在处置过程中,找到好的卖家、处置进度、是否会有买家借机压价都较为复杂。“已经到了不得不变卖资产改善流动性的时候了,但哪些资产优先处置,哪些资产是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都有门道。也需要市场各方给予理解和时间。” 

卢志强的金控与国际化之梦

对于当前的流动性难题,泛海解释,公司受宏观经济环境、房地产行业政策调控、金融行业监管环境和境内外多轮疫情叠加影响,尤其是公司主要资产所在地武汉,疫情对项目的销售、回款、开发都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回溯这场危机,危险的种子或许在5-6年前就已埋下,只是当时卢志强并未察觉,反而还看作是重大机遇。 

2014年,房地产行业增速放缓,地产起家的泛海控股决定开启战略转型。作为民生银行的发起股东之一,卢志强在金融业务上尝到了甜头,泛海集团也早已布局民生证券、民生信托、民生期货等金融牌照。 

彼时,泛海控股提出,打造“金融全牌照”的金控集团是公司转型的核心目标,要将公司打造成为“房地产+金融+战略投资”的综合性控股公司。为支持公司战略转型,卢志强于2015年5月重回泛海控股董事会。 

随后,通过收购、大手笔增资等操作,泛海控股陆续将控股股东持有的证券、信托以及保险等金融资产纳入上市公司平台。  

在同一时期的2013年,泛海宣布开启国际化元年。这一年,泛海在中国香港设立发展平台,收购美国洛杉矶项目。“未来,公司将充分利用中国香港相对宽松的融资环境、市场环境,适时启动海外融资计划。”泛海在当年的业务规划中提到。   

2014年,泛海收购美国旧金山 First & Mission 项目,计划在旧金山建起第二高的地标性建筑。次年,泛海的触角又延伸到纽约、夏威夷等,收购印尼电厂项目。2017年3月中国泛海完成对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收购,并称这是其资产多元化和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泛海对外投资在2016年时达到“癫狂”,全年投资高达468亿元。   

这一年,为在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选举中保住董事席位,卢志强耗费36.81亿元增持民生银行。此外,还出资25亿元收购王健林的万达影视6.72%股权。   

在地产业务方面,泛海为武汉公司增资87亿元;在金融业务板块,收购以及增资民生信托耗费84亿元,增资股权公司48亿元,投资设立民生金服控股50亿元,增资亚太财险40.8亿元;此外,投资10亿元设立泛海电力控股,投资50亿元设立亚太寰宇,认购中泛控股股权36亿元。其中,亚太寰宇在2016年与美国Genworth 金融集团(全球长期护理保险巨头)签订并购协议,拟以27亿美元收购后者全部股份。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大手笔并购带来泛海控股资产规模的膨胀,叠加资本市场向好,2015年、2016年卢志强的财富大幅增加,在胡润百富榜上达到最好水平——身家达到850亿元,挤入百富榜前十名。   

这一时期,包括海航、复星、万达、安邦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均出手阔绰,大举并购:安邦拿下华尔道夫酒店、美国信保人寿等,浙江罗森收购AC米兰俱乐部,万达拿下美国传奇院线,海航收购维珍航空、希尔顿全球、德意志银行等等。   

殊不知,海外并购的风险已被监管部门警觉,一场监管风暴即将来袭。 

 

“他不知道缺钱的滋味”

2017年6月,金融监管部门要求大型银行机构排查安邦、复星、万达等海外并购明星企业的授信风险,跨境并购融资政策开始转向。 

李江告诉作者,国内知名民企进军海外,在境外融资时并不占优势,主要采用的仍是“内保外贷”方式,即境内提供资产抵押,再由中资金融机构境外分行或国际性银行在境外提供融资。这不仅是把风险留给国内金融机构,而且有资本外逃和转移资产的担忧。   

泛海也顺势放缓海外投资步伐,表示将资源集中在优化存量项目上。但此时,美国房地产开发项目已投入27.22亿美元,印尼棉兰燃煤发电项目投入3.75亿美元,还出资1亿美元参与了WEWORK股权投资,海外占用资金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且均在投入期。   

另一方面,泛海的老本行地产与新方向金融均是资金密集型行业,且房地产融资不断收紧,而金融业务也开启严监管和去杠杆,叠加泛海对外投资大幅增加,泛海负债率高企,资金链也开始紧绷。   

“地产转型金融,遇上去杠杆,就是双杀。”张鸣表示。   

泛海历年年报显示,自2015年开始,在银行贷款和信托融资之外,泛海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公司债、中期票据、美元债等多渠道筹措资金。   

为配合地产调控,房地产公司融资渠道不断受限,2019年,金融监管部门约谈部分信托公司,要求控制业务增速,严格落实“房住不炒”的总要求。 

作者注意到,2018年末到2019年末,泛海控股期末融资余额骤降348亿元,其中信托融资余额下降408.67亿元,银行贷款下降76.44亿元,债券融资余额下降28.09亿元,而非银行类贷款猛增138.73亿元,平均融资成本高达11.28%。  

在2015年尝到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57.5亿元的甜头后,泛海控股在2016年初拟再次推进一笔高达15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用于重点房地产项目开发进度和增资亚太财险。该事项在2016年7月获证监会发审委通过,始终未能拿到最终的核发批文。实际上,在发审委通过审批的月末,据人民网报道,证监会已不允许房地产企业通过再融资对流动资金进行补充,募集资金只能用于房地产建设而不能用于拿地和偿还银行贷款。   

延期四年后,泛海控股最终在2020年11月宣布终止上述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相较方案最初拟定的发行价格不低于9.36元/股,此时泛海控股的股价已经腰斩过半,徘徊在4元/股了。   

泛海的坏消息不止于此。   

在其疯狂扩张之际,房地产销售作为传统优势业务,为公司转型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2016年,其房地产业务营收达到185.45亿元之巨,较2015年翻一倍。但自2017年开始,受严调控持续影响,泛海重点地产项目未能如期获得预售许可证、入市晚于预期等,地产业务贡献的现金流接连骤降。从2017年的82.55亿元跌至2019年的28.06亿元,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营业收入仅有21.35亿元,营业利润巨亏39.21亿元。  

卢志强寄予厚望的金融业务在2019年、2020年分别贡献96.29亿元、118.81亿元营业收入。但2020年由于民生信托踩雷武汉金凰珠宝等风险事件,2020年度泛海控股计提减值准备达22.53亿元,利润也大幅收窄至10.19亿元。   

民生银行曾给卢志强带来巨大的投资收益和分红回报,作为大股东之一,卢志强曾从民生银行获得大量关联贷款,一度惹得东方集团张宏伟等股东翻脸。卢志强也将持有的民生银行股权大比例质押用于融资。   

今时不同往日。监管加强关联贷款要求,银行不再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民生银行副行长袁桂军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该行自2018年以来对主要股东实行严格的集团统一授信管理。   

另一方面,民生银行近年发展不如人意,相较卢志强增持时股价下跌了20%-30%。此外,民生银行去年还被银保监会重罚1.08亿元,违法违规案由中即包括:多名股东在股权质押超比例的情况下违规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  

“卢老板过去几乎没有缺过钱,不知道缺钱是什么滋味。投资、收购资产的时候没有仔细考虑现金流和回报周期的问题。你看那时候并购的很多资产,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赚钱。”李江对作者表示,而当企业的发展方向和国家的产业引导方向背离,外部融资环境骤然收紧时,对企业几乎是不可抗力,考验的是企业家对趋势的把握和转型的魄力。 

错过“断臂求生”最好时机

在融资风向突变之际,王健林开始疯狂甩卖资产。2017年7月,万达将13个文旅项目和77个酒店资产分别出售给融创地产和富力地产。   

据媒体报道,上述酒店资产相当于打了6折。胡润百富榜数据显示,2017年王健林家族财富缩水28%减少600亿元,首富一度沦为街头巷尾的“笑柄”。  

在泛海、中民投、苏宁、富力等企业近两年接连陷入流动性危机之际,上述交易却被业内人士反复提起。   

有中民投高管曾对作者表示,十分钦佩王健林“断臂求生”的果断和执行力。当时市场都认为王健林亏了,但回头看,这为万达赢得了宝贵的生机。   

作为王健林好兄弟的卢志强,却没有察觉到风向变化。卢志强或许想,以他的资源和能力,熬一熬,泛海就可以撑到融资环境变好。  

只是这种期望落空了。 

直到2019年1月,泛海开始变卖部分资产,即将北京项目、上海董家渡资产出售给融创。因为疫情,旧金山项目至今未能如期出售。   

盈利和表现最好的民生证券在2020年开始增资扩股和引入战略投资者,从这开始,民生证券股东从6家猛增到46家。一系列股权转让后,泛海控股对民生证券持股比例从2020 年4月前的87.65%骤降至31.03%,回款近94亿元。   

李江对作者表示,金融牌照对资本仍有极强的吸引力,但像上述“零敲碎打”地变卖,很难吸引有意布局证券牌照的资本财团。这或许是因为,泛海仍想保留对民生证券的控股权。   

如今,这一坚持沦为徒劳。7月19日,泛海控股与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拟出售民生证券不低于20%的股权。以今年1月份交易价格推算,泛海控股有望通过该交易回血至少35亿元。一旦交易完成,泛海控股将失去对民生证券的控股权。   

不过,作者注意到,上述股权增发及转让中,有洛阳利尔、珠海隆门中鸿股权投资公司向泛海发起诉讼或仲裁,上述机构称,按约定支付全部交易价款后泛海却未完成股份交割。7月27日,因14亿租赁价款纠纷,泛海控股持有的35亿股民生证券被冻结。这可能会影响上述股权转让进程。   

在6月末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泛海表示,应对今年到期短期债务的具体措施包括加大住宅项目入市力度、积极回收各类应收款项和加快推进境内外资产处置,同时加快推动完成子公司的股权引战工作等。   

东方金诚在最新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泛海当前的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武汉市和海外。公司以商业性质拟建项目为主的土地储备尚可,住宅项目较少,土地成本相对较低,2021年可售项目主要位于武汉市、可售面积 81.77 万平方米。但目前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基本处于借款抵押状态,2020年末受限账面价值178.46亿元,受限比例达86.55%。而在海外,截至2020年末,泛海美国地产总投资194.7亿元,目前基本无销售回流,垫资严重,且整体转让进度受阻。   

收购地产项目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人士对作者表示,当前住宅土地更受市场欢迎,而泛海的土地储备主要是商办性质,比例较高、处置有一定难度。  

2020年度,泛海控股金融业务板块收入118.81亿元,贡献84.52%营收。但金融子公司继续引战也存在一定挑战。   

东方金诚指出,泛海控股当前持有民生证券约51亿股,其中50.81亿股处于质押状态,且涉及股权转让纠纷和合同纠纷诉讼。而民生信托在2020年踩雷武汉金凰等风险事件,计提21.14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同时受资管新规和市场波动影响,净利润亏损4.49亿元,公司不良资产率较高。   

商场驰骋36载,卢志强此前历经数轮经济周期波动安然无恙,为何如今却陷入流动性危机?   

“在政策出现大的变化时反应慢了。或许我们高估了他们对政策变化的敏感度,他们过往的经验判断不够用了。也可能是对政策的理解跟不上时代,转型调头慢了。”张鸣表示。“有的人要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很残酷,但也很现实。”   

7月5日,江苏国资联合阿里、小米美的等组成的财团以88亿元入股苏宁易购。交易完成后,张近东丧失对苏宁易购的控制权,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富豪榜单上,诞生超级富豪的行业也从清一色的房地产,转换到如今的互联网、新能源电池、电商、快递、饮料和养猪等。  

再过三个月,卢志强即将迎来70岁生日。他一手缔造的泛海帝国,还能“泛海踏浪履平川”吗?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鸣、李江、投资者汪敏和李杰等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肖望,36氪经授权发布。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腾讯新闻出品栏目,《棱镜》《深网》

文章提及的项目

泛海控股

民生银行

民生证券

苏宁易购

联想

胡润百富

亚太财险

万达影视

复星

天眼查

腾讯

富力地产

长江证券

第一财经

海外投

小米

美的

元信

金控集团

万达商业

常青树

博汇纸业

中泛控股

下一篇

搅局者的加入让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战线拉得更长,行业格局不知不觉也发生了新一轮洗牌,真正的“大决战”战局还不明朗。

2021-07-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