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社区团购出事了:曾获4轮融资,覆盖全国50城,创始人已悄然“撤退”

36氪的朋友们·2021-07-29
小生意,到底敌不过大故事?

同是败退,相较于同程生活的轰然倒塌,食享会的隐去,低调得很。

7月26日,一名上海地区的供应商林慧(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上月已经与食享会“断了合作”,食享会已经结清了款项,尚未付的是万把块钱的押金,她不打算去讨要这笔钱了。

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截至目前,食享会旗下成都、宁波、江西、邯郸、合肥、南京、台州、泰州、杭州、西安等15家分公司均已显示“注销”。

截至目前,食享会的微信小程序页面一直持续加载,无法进入,微信公众号也从2021年2月12日开始便停止更新。

食享会的创始人戴山辉,有着与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不一样的命运。7月7日,何鹏宇在同程生活供应商的围堵中痛苦流涕,戴山辉却在6月底悄然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玩了一手“失踪”。

同程生活宣布破产那些天,戴山辉应该有“兔死狐悲”的凄凉吧。

7月26日,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自己正式于当日卸任食享会高级合伙人职务。

无论食享会因何败走华容道,社区团购的大洗牌已然开始。从精打细算的生意出发的初代社区团购平台,梦想着要改写历史,却想不到在这条赛道迎来巨头谱写的“伟大故事”。

创始团队悄然撤退

启信宝显示,食享会主体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七种美味”)成立于2018年6月,目前的法定代表人是杨锋。从2018年5月到2019年10月,食享会一共完成了4轮融资,公开信息显示,食享会融资金额超3亿元人民币。

2018年末,公司方面表示,食享会已布局了长三角为主、覆盖全国的50多个城市,拥有团长近2万人,月GMV突破亿元人民币。2019年10月,食享会拿到了腾讯投资的B+轮融资,当时食享会宣布80%的覆盖城市已经持续保持了盈利。

今年1月,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戴山辉表示,食享会所运营的城市在2020年全部实现盈利,且食享会每月销售额在2亿~3亿元之间。

与获融资金额超过19亿元人民币的同程生活相比,食享会处于初代社区团购平台的第二梯队。

但相较于同程生活在公众号公开宣布破产,食享会更像是突然失踪。“大约一个月前,那边的人就都找不到了,也没有专门下达通知什么的。”上海的供应商林慧说。

就是这个7月,林慧所在公司曾派人专门跟进同程生活破产一事,言辞激烈地要求要回被欠的近20万货款,“同程生活是闹大了,食享会我们也懒得去闹了。”林慧说。

另一名位于上海的食享会供应商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上个月就再未和食享会有过联系,“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就是这几个月食享会那边有人频繁离职,单量锐减。”

据这名供应商表示,他们与食享会商量的账期是3天,截至目前,食享会已经付清了货款。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3月份起,食享会就对部分供应商有拖欠货款现象,也从3月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与此同时,食享会总部也从原办公地搬离。根据媒体报道,食享会总部原办公地门口张贴的公告显示,食享会5月31日到6月4日搬迁办公室,但新办公地址根本没有办公人员。

食享会就这样突然消失。7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食享会企业电话,发现该电话因未付费已停机。

记者发现,近期,食享会相关公司发生了多次工商变更。

启信宝显示,武汉七种美味对外投资的21家公司中,已有15家企业注销。以注册资本为5000万的成都食享会科技有限公司为例,启信宝显示,该公司早在2021年4月9日就决议解散。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创始团队也在淡出食享会。

启信宝显示,2021年6月30日,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不再担任食享会的运营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经理职务,由杨锋接任。监事陈依慧也在同日退出,金铁鹰接任。戴山辉为公司大股东,持股近84%。

此外,7月26日,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也宣布辞任高级合伙人的职务。他在微博上表示,“自己都没想到,在经历了B2B、B2C、生鲜农业电商之后,又在社区团购这个行业里浸染了两年多,而这两年,恰又是它波澜起折、格局重定的关键时刻。”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戴山辉还是杜非,都有多年的生鲜行业经验。资料显示,在创立食享会前,戴山辉曾任生鲜电商平台本来生活副总裁。

初代社区团购平台脆弱的护城河

食享会是继同程生活宣告破产后,7月爆出难以为继消息的第二家社区团购企业,与同程生活一样,食享会是初代社区团购平台。

今年1月,戴山辉在接受《商业观察家》专访时曾表示,目前的社区团购市场,全国层面是一个5+5的结构,分别为5家创业公司:兴盛优选、十荟团、食享会、同程生活、美家优选,和5家平台巨头:京东、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

而现在,社区团购行业正在加速出清。上海尚益咨询公司创始人胡春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盲目扩大规模、在资本上烧钱的方式进行发展的模式是不健康的,对行业的生态造成杀伤力。食享会背后没有资本续命的话,爆雷退出是很正常的事情。”

“社区团购赛道,最后应该会有一两家生存下来,在整个互联网领域都有这个特征,前两家生存下来,后面的都会被淘汰。”胡春才说。

而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食享会这类初代社区团购平台爆雷的原因,还是和前期跑马圈地过度有关。

早在2018年末,食享会便已经表示覆盖了全国50多个城市,在疫情期间,在其创始地武汉,食享会曾有过高速发展。据报道,疫情时期,食享会覆盖武汉的2000多个小区,单量也成倍增长。

戴山辉曾对《商业观察家》记者表示,2003年B2C电商崛起的外部环境是非典,“2020年社区团购崛起的外部环境则有一个新冠,外部疫情环境都刺激了赛道的高速发展”。

这一切在2020年巨头相继入场之后,迎来了拐点。在此过程中,食享会还曾经试图通过加码补贴的方式竞争市场。

今年3月份,国家市场监管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等5家社区团购企业进行行政处罚。处罚原因提到,这些企业通过巨额补贴,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了市场秩序。

庄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初代社区团购平台都是快速融资、快速发展团长、自营采购的模式,追求的是或寻求巨头并购,或者独立上市。

然而,随着2020年的巨头下场,早期入场的初代社区团购平台因为没有建好护城河而一溃千里。

“(初代社区团购)这个模式下,本身门槛很低,短期构建护城河难度太大,时间又都拿来跑马圈地,供应链很弱,团长不稳定。”庄帅细数了初代社区团购平台的问题,他同时表示,如果在竞争不激烈的情况下,该类平台提升组织管理能力、降低成本,还是有生存空间的,“如果它们之前摊子铺得不大,还是可以活的。”

一切都无法假设。在具体的模式上,食享会曾尽力与巨头打差异化,但这番努力并未奏效。

戴山辉曾对《商业观察家》表示,食享会做的是25%人群,就是二三线城市的居民,他们有一定的改善性需求,对品质有一定要求。“我们一直坚持围绕家庭刚需的基础品类,围绕计划性需求,做爆款,做大单品。美团、拼多多主打的是更下沉的70%用户,所谓的10亿没坐过飞机的人群。”戴山辉说。

种种迹象表明,食享会曾在等待外界的输血。今年1月,戴山辉曾对上述媒体表示,食享会的下轮融资到最后阶段了。他也曾表示,巨头曾不止一次地与食享会进行过沟通。

然而,戴山辉没等到想要的结果。4月,据媒体报道,多位食享会内部人士称,食享会江苏地区业务并入十荟团,团长及供应链均按照自愿原则转移至十荟团,交接正在快速完成。

小生意,到底敌不过大故事?

即便是活着,该类平台所能支撑的可能也不过是小生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与巨头入场后的“挥金如土”相比,初代社区团购平台更爱“精打细算”地计较成本和毛利,重视精细化运营,并且更追求盈利指标。

2018年末,食享会曾公布过的具体经营数据。当时,食享会毛利率25%以上,净利可达3%-5%。成本中团长佣金占10%,总部人工和经营成本占10%,仓配占5%,其中配送1.5%,平均每件配送成本0.5元(城市仓到社区)。公司达到700人规模,其中负责仓配体系的人员数量居多,城市仓和城市物流自营。

此外,据媒体报道,食享会内部员工曾透露,假如一个城市月销售额能做到1000万,毛利就能有150万左右。戴山辉还曾表示,食享会所运营的城市在2020年全部实现盈利。

但这一切,都敌不过巨头的如山般的威胁。

目前,巨头正在供应链上加码布局。开源证券相关报告显示,对社区团购平台而言,供应链能力建设首先看商品端:品类拓展(从生鲜、食杂到日用快消品)、品牌升级(与更多一线品牌合作)、品质保障,目标是提升消费者的购物评价和粘性;其次看仓配端:围绕中心仓(自建、运营优化)和网格仓(加盟为主,充分利用社会化资源)进行仓配体系的合理建设布局,目标是提升履约效率。

7月15日,美团买菜与甘肃省文旅厅达成深化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文化旅游宣传、产品开发+农产品上行等方面共同发力。

与此同时,在社区商业上,巨头的蓝图已经越发宏大。

今年3月,阿里成立MMC事业群。按照为数不多的官方表态,MMC将寄希望于通过对小店的数字化升级,和对供应链的以销定产来完成“近场电商”这一商业模式的探索。

盒马集市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按照MMC的模式设计,在零售通已经链接的150万夫妻老婆店的基础上,经过数字化赋能的小店,会形成一张巨大的社区数字化销售服务网络。这张网络如果得以形成,小店能够具有高效的分销能力,还能聚拢规模化的社区需求,反向影响生产端的供给和商品打造。

这显然是一个比初代社区团购复杂得多的模式。

截至目前,社区团购赛道的格局已经越发清晰。在巨头的兵不见血刃的拼杀之下,初代社区团购平台还有机会走出自己的路吗?

经历了同程生活和食享会的接连败走后,供应商难免有些草木皆兵。

“我们现在不是很想送货给这类客户,除非是现结的。”一名供应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供应社区团购平台一般都需要将货送至仓库,对于此类客户,他们目前不得不谨慎一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记者:李卓 陈婷,编辑:刘雪梅 卢祥勇 杜波,校对:孙志成,36氪经授权发布。

+1
5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健身教练学历化来的不会太快,但这门职业的学历化趋势必然存在。

2021-07-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