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综艺的五年之痒

文娱价值官·2021-07-28
又想要岁月静好又想要综艺效果。

《五十公里桃花坞》刚刚收官,《向往的生活5》桃花源篇正在播出中,新的探寻美好生活方式的慢综艺《完美的夏天2》、《生活真美好》近日又相继开播。今年暑期档,在四十余档节目掀起的综艺大战中,定位于旅行、生活、观察的慢综艺类型依然是相当重要的一种类型。

“慢综艺”这个一度不被市场眷顾的产品,2017-2018年在乱象纷争的竞争中意外崛起,《向往的生活》、《幸福三重奏》、《中餐厅》、《亲爱的客栈》等成为流量、变现的最新靶点。

在各种选秀、养成、PK、竞技类“快”综艺占据主流的时候,慢综艺勇于打破已有的节目制作理念,放弃快节奏的叙事风格,转而去寻求一种内心的宁静与平和,打造一种与人们内心相契合的舒适感与放松感。节目在营造治愈感的同时,观众也总能发现明星那些不为人知的生活侧面。

可以说,观众对慢综艺的需求很大程度上是对现实的投射。不知不觉,慢综艺已经走过五年时光,和任何一类综艺一样,五年是同质化加剧的一个关键节点。当同类节目越来越多,原有模式的吸引力直线下降时,部分节目选择了转型。然而,当慢综艺逐渐“变快”、综艺感越来越强,“诗酒田园”的灵魂却逐渐被稀释的时候,在转型与初心中反复纠结的慢综艺,又该何去何从?

01 市场为何偏爱“诗酒田园”?

2017年,一种名为“慢综艺”的综艺节目类型异军突起,进入了人们的视线。1月,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像一股 “清流”出现在中国综艺市场上,黄磊、何炅和刘宪华三人守拙归田园,在静谧的小村庄觅得一处“蘑菇屋”,与萌犬“小H”开启令人向往的田园生活。

当时在各种音乐选秀和户外真人秀占主流的综艺市场,《向往的生活》很难有明确的类型归属,它就是一帮朋友在乡间村舍慢悠悠地过日子,一日三餐、把酒言欢就是全部的内容。这样松散的节目主题和架构,却切中了都市人渴望回归“诗酒田园”生活的心理,《向往的生活》开播后一炮走红,开启了慢综艺长达五年的繁荣期。

此后,2017年湖南卫视一口气又推出了《中餐厅》、《亲爱的客栈》两档慢综艺,东方卫视推出了《青春旅社》,浙江卫视推出了《漂亮的房子》,江苏卫视在年末推出了《三个院子》。井喷式发展让2017年被称为“中国慢综艺元年”。

不过,慢综艺并不是2017年才开始出现,早在2013年《爸爸去哪儿》的引进就已有慢综艺的势头。后来,《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旅行类综艺在《爸爸去哪儿》的基础上融入了更多慢综艺的要素。几个明星一起前往普通人向往又不舍得烧钱的旅游目的地,慢腾腾逛吃逛吃,一方面让大众了解到当地风光民俗,另一方面,明星们的团队意识、性格摩擦等都充分展示在节目中,实际上这已经有了慢综艺的雏形。

严格来说,慢综艺并不是一个准确的节目类型概念,这是一种与“快综艺”相对而言的综艺节目模式。这类综艺从游戏对抗、任务挑战转向生活体验、思想观察,不追求快节奏的情节设置和密集的笑点安排,不刻意制造矛盾与悬疑,也不预设任务和环节,将明星最自然的面貌还原。

和快综艺相比,慢综艺更有回味的空间,将一群明星放在没有竞争和矛盾,也没有任务和关卡的轻松环境中,昔日光环十足的他们走下舞台、走出荧幕,去旅行、学做菜、做农夫、修房子、开客栈……呈现出相对真实自然的生活状态,在不同的环境中给观众带来新鲜奇观,这样的创新在当时的综艺市场可谓独树一帜,对观众很有吸引力。

当然,慢综艺之所以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迅速成为大热的综艺题材,其核心还是契合了都市人的心灵需求。繁忙的都市生活给人们带来了压力与浮躁,远离城市喧嚣,守拙归田园,于三餐四季间,看花开花落,守住简单质朴的自己,成为很多都市人的一种理想生活方式。然而,现实中多数人因为生活眼前的苟且,无法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无法逃离压力重重的工作,那么,在慢综艺中寻求治愈就成为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在“快”、“燃”为主的综艺市场,慢综艺的出现犹如一股清流,不仅在行业层面实现了模式的突破与创新,也通过对纯净生活的呈现,给在现实重压下插翅难飞的社畜们,营造了一个“解甲归田”的想象空间。

02 转型与坚守的困局

纵观过去的综艺节目,从第一季的创新爆款延续,衍生出第二季、第三季以及第N季,不少综艺节目后期都会陷入“一季不如一季”的漩涡,“长寿”综艺以及呈上升趋势的节目寥寥无几。

走到第五年的慢综艺正在面临这样的困境,最初的种种亮点在同质化节目竭泽而渔式的开发下正快速丧失亮点,在各种题材和场景已经开发殆尽的情况下,各家围绕同一个主题要继续烹饪出一道让观众回味无穷的大餐,难度越来越大了。

事实上,一种类型的综艺开发到第五年,观众失去新鲜感是正常的,少了竞技感和火药味,不设置游戏和任务的慢综艺其实更容易让观众审美疲劳,无论是《向往的生活》这样的老牌“综N代”,还是《五十公里桃花坞》这样的后来者,增加新看点、走出舒适区都是必然的,故步自封只会让慢综艺加速衰落。

然而,很多慢综艺在刻意追求转型效果,为创新而创新,大刀阔斧增加了很多快综艺的元素,任务先行让节奏快了、张力强了,却损害了慢综艺最重要的精神内核,丢掉了用“诗酒田园”慰藉和治愈都市人的初心。

刚刚收官的《五十公里桃花坞》邀请15位艺人共同来到距离城市中心50公里的“世外桃源”居住,通过21天的朝夕相处,记录他们在生活、社交等各个方面的生活状态,这是慢综艺的典型框架,并无太多新意。为了增加看点,节目引入社交观察、性格分析、社会学心理学试验等变量,却把一档田园背景的慢综艺做成了一锅大杂烩。

看得出来,节目组的野心很大,也希望给疲软的慢综艺带来更多新活力,但不加克制的创新与堆砌最终毁了整个节目。《五十公里桃花坞》既想要做集体生活的社会观察,又想做慢综艺,还想要做白手起家、打造民宿以便于日后经营,过于贪心的主旨与架构让这个“桃花坞”变了味儿,节目组每个嘉宾都像是“假戏假做”,每个人都带着自己平时综艺里的那副“熟面孔”,继续在这个所谓的“世外桃源”里演生活,故意激发矛盾满足观众猎奇欲望的剧本痕迹实在太重了。

相比《五十公里桃花坞》激进式的创新,《向往的生活》则陷入了另一个极端,以不变应万变,固守原有模式榨干节目全部红利。

从2017年的一鸣惊人到目前的第五季,《向往的生活》已然进入了批量复制的生产模式。每季节目换几个飞行嘉宾,年纪大的陪黄磊做饭,年纪小的由蘑菇屋的小辈们领着去干活。忙碌一天后,晚上吃饭,黄磊、何炅回忆过去,顺便输出一波老生常谈的“人生哲理”。饭后,嘉宾们唱歌跳舞玩游戏,嗨到半夜,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吃饭走人,然后再换下一场嘉宾。对此,网友调侃“这哪里还是向往的生活,分明是套路的生活。”

03 慢下来回归生活本真

固守传统的让观众审美疲劳,追求创新的一不小心就丢了灵魂,五年之痒的慢综艺,正处在一个关键节点,在转型与初心的困境中左右为难。

一直以来,综艺尤其是国内综艺的首要功能都是娱乐,无论是各种选秀还是花样百出“虐星”的户外真人秀都是用刺激制造娱乐,通过各种各样极具悬念的PK、趣味游戏、任务让观众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大声发笑,释放压力。但是,慢综艺改变了综艺一贯“娱乐至上”的宗旨,从娱乐功能跨越到了治愈功能。

治愈功能其实也是慢综艺最核心的竞争力。在喧嚣虚浮的时代,人们渴望沉静的思考、情感的共鸣和文化的滋养,这是快综艺无法实现的功能,无论如何变化升级,慢综艺的这一内核只能被加强而不应该被冲淡。

在价值官看来,慢综艺的最大魅力和“慢”字密不可分,在节目创新的同时,依然要坚守初心,用简简单单的生活、平平常常的轻松让人们从现实的快生活中舒缓下来,带给观众温暖和治愈。

这两年,为了突破慢综艺的天花板,一些以“岁月静好”为名的慢综艺,在创新的同时偏偏又迷失在快节奏中,生搬硬套增加了很多快综艺的竞争、任务乃至撕逼等元素,又想要岁月静好,又想要综艺效果,最终只能沦为“四不像”。

结语

面临困局的慢综艺亟需从模式创新、内核挖掘、制作系统方面寻找新突破,但破局的同时,不应该迷失初心。慢综艺的核心是体验生活,而不是演绎生活,更不是用剧本制造冲突,只有真正把“治愈”的内核做到位,慢综艺才能突破目前的天花板,迎来下一个五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邱祎,编辑:美圻,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特邀作者

纵观文娱产业风云变幻,探寻文娱商业价值,深耕高品质原创报道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哪吒”没有降世。

2021-07-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