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晚上 贾跃亭赚了50亿

铅笔道2021-07-23
“生态梦”还在继续。

7月22日,FF在纳斯达克敲钟之时,作为创始人的贾跃亭和现任CEO毕福康一起站在台下。 

从“下周回国”到“今晚上市”,贾跃亭与FF用了4年。

4年前的7月4日,贾跃亭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4年后的7月22日,1479天后,FF顺利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截至收盘,FFIE股价为13.98美元,涨幅仅1.45%,总市值45.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300亿元。

在现在的股权架构上,身为创始人的贾跃亭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因为按照贾跃亭的债务重组方案,他以自己持有的FF公司股权及相关收益权作为信托财产,以债权人为受益人,通过类似于“股权转让”的方法使自己解除债务。根据FF合并交易后17.2%的债权人持股比例以及公司当前300亿元的市值计算,相当于贾跃亭一夜之前为债权人赚回了50亿。

用现FF全球CEO毕福康的话说:“贾跃亭创造FF的使命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就。”然而,此时已经不再拥有股权的贾跃亭只能站在第一排默默看着FF成立以来最辉煌的一刻。

贾跃亭与FF的造车路可以说是一路坎坷。他曾喊话:“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对于造车路,他也曾给出预判:“接下来道路非常漫长。”结果,以上的话都一一应验,直至今日,据外界预估,他身上还有约50亿美元的债务没有还清。

对于FF而言,上市确实只是一个阶段性成就。在微博中号称要颠覆迈巴赫、法拉利和宾利等豪车的FF,接下来还要面临资金与量产的双重挑战。已经烧钱20亿美金的FF,能否顺利按照规划推出产品?仍然存在很大的变量。

从乐视退市到FF上市,贾跃亭“生态梦”也还在继续。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FF圆梦纳斯达克

这一次贾跃亭没有爽约,FF上市发行如约而至。

7月22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终于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这也是FF与PSAC合并后公司的名称的缩写——“Faraday Future Intelligent Electric Inc.”。

“FFIE”发行价13.78美元,开盘后报16.8美元,上涨22%,随后股价走低一度破发。截至收盘,FFIE股价为13.98美元,涨幅仅1.45%,总市值45.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300亿元。

提到FF就绝对离不开贾跃亭。

FF对上市仪式在自己的App中进行了直播。贾跃亭的身影出现在仪式开始前的介绍视频之中。他笑容满面地坐在一辆FF 91里,全程用英文兴奋地介绍FF所研发的新款汽车功能,脸上笑容从未间断。不断有网友在直播中留言,很多都是为贾跃亭喊加油的话。

但可惜的是,站在纳斯达克台上代表FF发表感言的是FF现任全球CEO毕福康,敲钟的则是六位FF外部合伙人代表。作为FF灵魂人物的贾跃亭,在这历史性时刻选择站在台下鼓掌。

在敲钟前的讲话中,毕福康则给了贾跃亭肯定的评价:“7年前,贾跃亭创造FF的使命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就。”

从股权架构上,身为创始人的贾跃亭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按照贾跃亭的债务重组方案,他以自己持有的FF公司股权及相关收益权作为信托财产,以债权人为受益人,通过类似于“股权转让”的方法使自己解除债务。

当时有接近贾跃亭的相关知情人士对《华夏时报》表示,贾跃亭持有FF30%多的股份,FF如果上市成功,会利用这部分股份来还债。

不过,此次上市并不意味着贾跃亭就能无债一身轻。FF全球合伙人陈喆曾对《第一财经》表示,需要等到FF市值达到一定程度,债权人从信托当中套现,才能算是得到足额的偿还。

目前市面上还没有贾跃亭总债务的精确数据,有分析人士预估约为50亿美元。据此计算,当FF上市后市值达到300亿美元左右时,贾跃亭才能还清上述债权人的债务。

另外,根据该方案,贾跃亭辞去了FF CEO的职位,转而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这一系列操作背后,就是希望让FF“去贾跃亭化”。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贾跃亭的目的已经达到。即便如此,FF中贾跃亭的印记也无法消散。

值得关注的是,在 FF 敲钟上市前几个小时,与前者渊源匪浅的恒大汽车率先赚了一笔。

7 月 22 日,恒大汽车股价一改多日下跌势头,盘中快速上涨,截至收盘,恒大汽车股价涨超 20% 至 15.88 港元 / 股,总市值达 1551 亿。

在外界看来,此次暴涨的原因除了恒大集团与广发达成和解外,恒大持有FF上市公司20%股份也有一定关系。据此前公告显示,IPO 后,原FF公司管理层通过 FF TOP 持有31.1%股权;PSAC持有公司21.1%股权;中国恒大通过 Season Smart Limited 持有公司20.4%的股权。

从“下周回国”到“今晚上市”

挂牌交易后,贾跃亭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外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FF上市是一个新的起点,解决了最大的资金问题,接下去全力以赴实现12个月量产交车。被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贾跃亭说,“那必须的。”

在近几年的时间里,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已经变成一个段子。

将时间回溯到2014年,时任乐视 CEO的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即法拉第未来。

同年底,他宣布乐视将开启 SEE(Super Electronic Ecosystem)计划,视频起家的乐视要打造最好的电动车,志在颠覆传统汽车行业。彼时,乐视还是首家宣布要造车的互联网公司。

造车并非一蹴而就,整个 2015 年,乐视造车在专业性和资金方面都备受质疑,并被讥讽为 "PPT 造车 "。

面对不看好的员工和投资者,贾跃亭说:“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对于造车路,贾跃亭早有预期,“接下来道路非常漫长。”

如今看来,这些话在后来都一一应验。

2017年那场危机,让乐视的生态体系瞬间崩塌,贾跃亭也远走美国继续追逐造车梦,而FF91的量产计划也因此一拖再拖。

FF发展的每一步都写满“缺钱”二字。虽然至今没有卖出过一辆车,公司营收为0,但FF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烧钱机器”。

有媒体曾经做过测算,成立至今,FF已经花费了超过20亿美元。还有相关媒体报道称,2015年至2021年10月,FF通过融资、并购等方式至少获得了45亿美元。

但造车是个“无底洞”,缺钱的问题依旧悬在FF头上。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而2019年和2020年,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和1.47亿美元。甚至于FF的账面现金只有112万美元,负债总额近6亿美元。

缺钱让FF生存艰难。早在2017年12月,就有媒体曝光美国工厂FF一片荒凉,杂草丛生,且整个公司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同年,由于融资问题,原计划由2019年推出的量产车FF 91再次被推迟。

对当时的贾跃亭来说,回国融资并不现实,债权人已跑到美国追债,在美国起诉要他还钱。实际上,“贾跃亭”这个标签,也是FF推进融资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FF现任全球CEO毕福康曾表示,FF在过去一直难以执行其商业计划,贾跃亭的股权是吸引其他投资的主要障碍。

2017年下半年,在FF正寻求A轮融资时,恒大主动抛出了橄榄枝。最终的结局是,许家印和贾跃亭的这段短暂的联姻佳话最终因FF汽车股份争夺在2018年底彻底分道扬镳。

直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FF与恒大的这场闹剧才正式收场。最终,FF与恒大达成新的协议,恒大已经投入的8亿美元将换来FF 32%的股权,其他原先签署的投资协议均立即终止。

在最困难的时候,FF不得不开始变卖固定资产。2019年3月,FF先后出售了其持有的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土地,以及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除此之外,FF于2019年4月份获得的一笔债权融资,也起到了“续命”作用。

许家印之后,据新闻报道,贾跃亭还找过第九城市,也接触过中东的资本,但最后似乎都无疾而终。

不过好在如今FF得以顺利上市,根据招股书显示,此次上市将会为FF带来10亿美元融资。

“生态梦”还在继续

“登录纳斯达克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是值得庆祝的,但我却倍感压力。”上市当晚,贾跃亭发文称,“目前第一阶段目标是要在 12 个月内把 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 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付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尽快达成全球塔尖用户市场行业第一的目标。”

在对于FF 91的宣传视频中,贾跃亭也多次拿特斯拉来进行对比。

FF的时间创立与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相近,与第一批中国用户从马斯克手中拿到Model S车钥匙在同一个月。

虽然FF瞄向的是更高端的市场,想将FF91打造成“金字塔尖上的一小撮”,三家造车新势力并不在贾跃亭的对标范围,甚至特斯拉也不是。但当下的智能汽车行业,已经不再是贾跃亭刚刚造车的时代了,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都已经迭代了好几代产品,融资与经营也相对顺利。

更关键的是,FF量产交付车辆的进程与它们相差甚远。对于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实现量产是证明自身实力的第一道门槛。而就目前来看,FF仍未迈过这道门槛。

根据此前披露的量产计划,FF的旗舰电动车FF91的推出预计需要筹集8亿至8.5亿美元资金。这也意味着此次上市获得的10亿美元募资绝大多数可能要投向FF91的量产上。

按照规划,FF在加州汉福德的工厂预计在2021年底前建成,年产能1万辆,主要生产FF91用。此外,除了正在国内建造的制造基地,FF还与韩国签订汽车制造合作协议,预计2023年年产能27万辆。FF 91 预计12个月内量产交付并全面进入量产冲刺阶段。预计未来 5 年销量将超过 40 万辆,目前,其首款旗舰车型 FF 91 已获得超过 1.4 万辆订单。

FF能否顺利按照规划节奏推出产品,仍然存在很大的变量。

曾几何时,“无破界不生态”“无生态 不超级”“无化反 不生态”“打破边界”等成为贾跃亭的常用词。同时,贾跃亭还提出“用未来定义未来”的概念。

直至今日,贾跃亭也没有放弃造车FF之初对于“生态”的构想。造车只是FF第一阶段的目标,“第二阶段目标是并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用户生态系统的逐渐形成,智能终端收入爆发式增长,同时生态收入快速增长,同时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领军企业之一,这是所有Futurist Alliance的共同使命。”

乐视网退市到FF上市,贾跃亭“生态梦”还在继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铅笔道”(ID:pencilnews),作者:韩希言,36氪经授权发布。

+1
4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特斯拉

福康

第一财经

第九城市

乐视网

恒大集团

得到

微信

下一篇

英伟达在GDC中进行的这一演示,或预示着其可能会重返手机市场。

2021-07-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