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校十大难点:老生常谈还是不得不谈?

多鲸2021-06-25
大多数学校不得不思考解决它们的策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多鲸”(ID:DJEDUINNO),作者:Mike Kennedy,36氪经授权发布。

学生、教师、教学资源和学习社群的广泛多样性赋予了美国数千个学区及数百万个课堂迥异的特点,并使分散在全球各地的各个教室都面对着互不相同的挑战。然而,人口、地理、经济发展情况等相关问题是各大学校都要面对的。「学校是否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学生?」、「学校的师资力量是否充足?」、「校园设施的设计是有利于赋能学生的学习生活,还是因其不合理设计损害了学生的学习表现?」这些问题一旦被罗列出来,则会持续困扰教育工作者很长时间。

本文将列举困扰教育工作者的十大议题。这些议题作为各大学校将持续面对的挑战与应当设立的目标,或许不能代表每个地区最亟需解决的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大多数学校不得不思考解决它们的策略。

自从美国第一所特许学校在 20 世纪 90 年代成立以来,这一教育改革运动便受到了数百名倡导教育界自由尝试新策略来帮助学生学习的教育者的欢迎。

作为达到或超过一个州的学术要求的交换,该州的特许学校会从许多制度的管理——抑或是制约中解放,能够放开手脚,大刀阔斧地做事。特许学校鼓励创新的教学方式,给学生更多的机会以供选择。

明尼苏达州在 1991 年通过了第一个特许学校法。现在,36 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都有授权特许学校的法律。根据教育改革中心的数据,目前的美国共有超过 50 万名学生在特许学校就读。

目前,美国各大学区对特许学校的意见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该类型学校可以探索可替代目前传统教育方法的创新教学方法,从而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另一派恰恰相反,认为该类型学校的崛起是对传统类型学校应得资源的一种分散。

平心而论,让学校摆脱传统规章制度和传统的董事会监督,此举本身就存在风险。在某些情况下,失去了必须财政资源或管理专家意见的特许学校时常面临着诸多难题——有些学校甚至会因此而走上关闭的道路。

但就目前而言,教育行业中的大趋势更加青睐特许学校。美国教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ducation Reform)表示,在对特许学校进行的 53 项研究性研究中,有 50 项得出的结论是:特许学校「具有创新精神和较高可靠性的出彩之处,既为入学的孩子创造了更多机会,又在其管辖范围内对传统公立学校产生了『连锁反应』。」

国家学校董事会协会(NSBA)已经发布了一份关于特许学校的报告。虽然从表述上看,这份报告对于特许学校运动在改善教育方面的成功不做认可,但 NSBA 承认特许学校在美国国内的受欢迎程度,并鼓励地方董事会与学校合作,帮助它们取得成功。

它向各学区提供以下建议:

-在某些情况下,特许学校等教育替代方案可能是有效的,比如为有教育风险的学生提供实验性教学项目。

-公立学校和特许学校应该争取开展合作,朝着共同的目标携手共进。

-学校董事会只应在其能够有效监督和支持的能力范围内授予学校特权。

截至 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的各学区已经采取了实质性的措施来满足各大学校的教学设施需求。然而,随着建筑的不断老化和现代教室需求的不断发展,这个问题仍旧在很大程度上困扰着各大学校。据统计,美国学校建筑的平均历史超过 40 年,而许多教室存在着不够用或不能满足现代教育交付的需求。

据 2000 年全国教育协会 (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估计,全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将需要 3220 亿美元来修复和更新设施。而美国教育部的一份报告《1999 年美国公立学校设施状况》同样指出,四分之三的学校需要花钱进行维修、翻新和现代化赋能。

「如果学校不能进行维护或在必要时建造新校舍,」报告指出,「设施问题会成倍增加。这不仅会引发健康和安全问题,还会增加维修成本。」

为解决学校的设施需求,美国大多数地区会要求地方选民支持某一项债券提案,以从中获得资金补助。而在该国强劲的经济支持下,近年来学校在建筑项目上取得了较大的成功,也容易赢得选民的支持。

自从 1984 年美国公立中小学的入学人数达到 3920 万的最低点以来,这项数据触底反弹,并保持着逐年上升的态势。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2001 年有超过 4700 万名学生在公立小学和中学入学,而 2005 年入学人数达到了 4700 万余人的峰值。这意味着,即使当下学区的设施足够优良,可以容纳目前的入学人数,学校管理者们仍须找到增加教室空间的方法,以满足学生入学人数的日益增长。

此外,许多教育改革家正在提倡(而一些州正在强制)缩小课堂招生规模,特别是在小学年级,以便为学生提供更高质高效的教育。而那些减少课堂学生数量的学区则必须通过修建更多教室来弥补课堂容量的削减。

美国联邦政府推出的班级规模缩减计划正在向各学区提供资金,帮助削减班级规模。

学区可以确定他们的设施需求,并设计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但没有资金作为支撑,教育工作者再手眼通天也无法将这些愿景变成现实。

为了建立基层对建设和改造项目的支持,许多学区开始邀请其学区范围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来参与设施改良规划。通过让各个党派、群体参与学区规划,学区在寻求资金支持时更有可能获得整个地区的青睐,进而在相应的投票决策中获得相应的优势。

在加州等司法管辖区,通常情况下,债券发行需要获得绝对多数方的批准,因此部分提案很难获得批准并加以落地。该州的许多地区能够就债券发行等议题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但距离满足项目落地所需要的 2/3 支持率,还是有着较大的差距。

但在 2000 年 11 月,美国加州人民投票降低了各学区发行债券的门槛。不同于过去的 2/3,目前各学区只需要达到 55% 的支持率,就可以成功发行债券。

在其他案例中,各学区也会通过诉诸法庭来寻求更公平的途径以获取建设和维修资金,该举措也有着一些成功案例。为了避免法庭裁决的繁琐性,州立法机构经常在学区需要诉诸法律程序时做出介入,以提供更多资金的方式作为支持。

随着学区满足各大教学机构的设施需求的能力日渐增强,教育机构们的关注点不仅放在学校需要多少教学空间,还开始放在学校需要什么类型的空间。

许多地区放弃了「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建造一排乏味的矩形教室」的传统教室思路,开始选择以创新思维规划教学区域,使课程更具有吸引力的同时,赋予学生更多的学习机会。

「增加、翻新抑或更换教育设施的迫切需求为市民、教育工作者和设施规划者提供了一个反思的机会。他们可以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考虑什么是有效、适当的学习环境。」美国教育部的《以校为学区之本:规划与设计市民指南》项目指出。

佐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学校设计与规划实验室(School Design and Planning Laboratory)教授 C·肯尼斯·坦纳(C. Kenneth Tanner)整理了关于学校设计的 29 个注意事项,这些注意事项均与学生的学习成绩有着显著联系。它们包括从屋顶的类型、窗户和墙壁的选择到入口、走廊和办公室的位置。

许多注意事项涉及到为学生提供各种空间来激励学习:学校内的教学社区、绿色区域、用于小组工作的活动口袋、静音区、户外空间、个人作品展示区域、电脑房与高科技教学区。

上世纪 90 年代末,美国发生了一系列校园枪击事件,并以科罗拉多州科伦拜高中(Columbine High school)的惨案告终。此后,学校管理人员已将安全问题列为首要任务。

许多学校采取了许多侦查措施,以便将危险发现并扼杀在萌芽时期;还有一些学校重新检查了校园设施,并思考是否有必要增设或更换校园安全设备来保证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安全。

基于此类事件频繁发生的事实,美国国会已经颁布联邦法律,如《无枪学校法案》,以提高校园安全等级。该法案要求学校开除携带枪支上学的学生。而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最新数据,因携带枪支上学而被开除的学生数量正在日渐减少—— 1998-99 学年为 3523 人,而 1997-98 学年为 3658 人。

无论在城市、城郊还是农村,无论学校大还是小,没有一种类型的学校能够免疫从天骤降的暴力事件,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学校安全专家建议学校的每栋建筑都必须设有紧急危机计划,可以让员工知道如何在紧急情况下应当如何反应、处置,以及如何采取措施将危机防于未然。

许多学校在校园里增加了资源管理人员,或者建立了一个定期的「执法机构」,以预防校园内的犯罪事件。预防校园暴力中心(Center for The Prevention of School Violence)表示,这些管理人员应该接受充分的法律与教学培训,来努力在学生面前扮演好三个角色:执法人员、法律顾问和法律教师。

尽管最近教育建设热潮不断,但大多数学区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老化的教学设施。美国的学校建筑更是有着超过 40 年的平均使用年限。「大部分学校的教学条件比想象中的差,其中一部分学校的校龄以及很大了,而招收学生又只增不减,这就导致旧校舍中人满为患的事件频出。」《1999 年美国公立学校设施状况报告》给出了这样一句归纳。

报告显示,50% 的公立学校曾上报过至少一个建筑功能——暖通空调、屋顶、墙壁、装修、窗户、门、电气系统、生命安全功能、照明、管道、地板和地基——出现过或多或少的问题。

为了节约能源、维护成本,许多学区纷纷采用绩效合同,用翻修所产生的节余来支付翻修费用。

据估计,美国的 K-12 学校每年在能源上的花费超过 60 亿美元。美国能源部表示,采用更有效的能源管理——如使用太阳能、地热能等替代能源,进行行为约束——如关闭未使用的电灯,或通过室内设计最大程度利用日光照明,每年可共减少 10 亿余美元的开支。

学生人数的增长、小班教学的趋势以及教师退休加速,意味着全国各地的学区将很难找到足够多的实力派教师来指导下一代学生。与少数族裔学生的人数相比,少数族裔教师的人数也略显不足。

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一份报告表示:为维持师生比例保持不变,在 1998-99 年至 2008-09 年的 11 年期间,公立学校对新聘用教师的需求超过了 200 万名,私立学校为 50 万余名。而对于师资力量的需求在某些学科领域尤其重要,例如数学、科学、计算机、特殊教育和外语。

提高工资和福利是挽留员工留在某一行业的最直接措施。该报告指出,教育机构可以采取适当的奖励机制,为现有教师提供奖励,可以暂时稳住老教师不退休,并减少所需的替代人员数量。

向教师提供更多的培训,特别是在技术相关领域,能够帮助他们适应计算机与其他电子设备,并在教学过程中将计算机技术与教学技术相互融合,也能满足教师的教学成就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在我们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也花费着越来越少的成本。教育机构已经意识到它们必须提供给学生接触新技术的机会,以保证学生的全面发展。

在 1999 年,美国 95% 的公立学校实现了互联网联通,63% 的教室可以上网,而教室中的学生中,每九个人就会有一个人拥有一台电脑。

在美国,「E-rate」政策是链接学校与因特网的一个重要因素。联邦政府通过「学校及图书馆普遍服务基金」,将电信服务、设备和互联网连接的折扣提供给各大学校。这笔钱来自电信服务的附加费用。折扣幅度从 20% 到 90% 不等,取决于学校人口的经济特征。截至 2001 年,「E-rate」政策已经为美国的学校和图书馆拨款超过 50 亿美元。

在课堂之外,学校也在开发技术来改善学校的行业实践。而想要从学校拨出的数十亿美元中分得一杯属于互联网的「羹汤」的网络初创公司,目前也正在竞相吸引学校使用它们的技术,进而将自己的行业拓展进学校之中。

学校的教职员工也在与一些电子商务网站建立合作关系,为学区增设各类教学设备和教学用品。虽然目前该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但网络企业有着足够的潜力让学校廉价、快速地购置产品,并削减原有程序中繁复冗杂的文书工作和官僚作风。

美国的教学系统是由学校及学校周边的管理地区——学区组成的。但不可避免的是,州及联邦法规与相关制定项目会影响当地学区的运作方式。

《残疾人教育法》(IDEA)和《美国残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等法律会明令要求学校提供一些服务或基本住宿场地,但这些规定往往不包括执行法律规定需花费的资金。

当州政府和联邦政府要求学校采纳某些政策或建立特殊项目却没有向学校提供所需资金时,学校经常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窘境:要么忽视联邦及州的命令,冒着被处罚的风险战战兢兢做事;要么挪用学校其他计划中的自由资金以满足命令要求。

如果缺乏资金来执行一个计划,一个学区往往会沦落到寻找成本较低的方式来应付政府任务的境地。这可能会使那些为孩子寻求最有效、最适合的教育计划,且不甚在意教育成本的家长对该学区敬而远之。

来自各州及联邦机构的资金补助将能够为各学区提供有力的帮助。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支持,学区们也会变得勤俭持家,从能源使用、设备维护、采购措施等其他方面节衣缩食、提高效率,省出一部分钱来缓解预算方面的限制。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资本视角下的教育产业观察
特邀作者

资本视角下的教育产业观察

文章提及的项目

现代教育

一条

了数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