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为投资版图:从保守低调到激进生猛

真探2021-06-22
​2年投资近40家企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周永亮,36氪经授权发布。

如何在技术变革引发的潮起潮落中,不被时代“抛弃”,成为很多大型科技企业必须要面对的课题。

目前主流的做法,一是加大研发,构筑自己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外部进行多元化布局,合纵连横,构建自己的生态优势。

在国内,BAT、TMD等互联网企业,它们都在试图用投资并购来构建自己的生态版图,强化自己的“护城河”。在IT桔子查询后发现,腾讯投资了953家企业,阿里有588家,京东有320家,百度有296家,即便是较少的美团也有79家。

相比之下,成立于1987年的华为,在投资方面一直非常谨慎和保守,到目前只有60起左右的对外投资。在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华为曾面临很多唾手可得的机会,比如房地产投资热潮和二级市场大牛市,但它似乎不为所动,始终坚守自己的领域。如今,华为已经成长为年收入近9000亿元的大公司,业务主要包括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三块。

不过,随着美国制裁不断加重,半导体“卡脖子”的情况愈发严重,华为在投资方面似乎有了一些变化。2019年,华为的全资子公司哈勃投资,不断在半导体芯片、原材料、设备等行业“落子”,引发了人们对华为全面入局半导体行业的猜想。

在华为30多年发展过程中,华为主要投资了哪些企业?背后传达出了什么不同的信号?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投资版图扫描

大众对于华为投资的认知,很多源自2017年任正非和徐直军的讲话。当时,华为总裁办据此签发了 126 号文,明确“有所不为”,其中提到要坚持“不做应用、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

这在后来被解读为“华为不做投资”。但其实,不管是任正非还是徐直军,所谓的“不投资”主要是针对华为云、云计算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而非所有领域。

总体来看,华为的对外投资思路,一直遵循着《华为基本法》中制定的规则。这则1998年通过的的管理大纲,确定了华为的企业战略、价值观和经营管理原则。

对于投资,该基本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我们中短期的投资战略仍坚持产品投资为主,以期最大限度地集中资源,迅速增强公司的技术实力、市场地位和管理能力……我们不从事任何分散公司资源和高层管理精力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

所以,华为在投资并购方面,一直都非常低调。如果按照时间来划分的时候,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期:第一阶段是2000年到2016年,第二阶段是2019年到现在。

在第一个阶段,华为的投资主要由内部的企业发展部主导,互联网业务曾短暂投资过一些项目。其中,华为整体负责投资的部门被称为“企业发展部”。这个部门隶属财经委员会,主要包括策略发展部、企业项目运作部、投资监控部、项目执行部等。

在华为体系内,企业发展部并非核心部门。与很多企业不同,华为对外投资的过程是由业务部分发起。他们发现某家公司掌握的技术对其业务有帮助之后,就将标的提报给企业发展部。随后由企业发展部考察评估后,提交给常务董事会决策。所以企业发展部更多的精力放在评估、调研上。

另一个部门是互联网业务部。据时任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总裁的朱波介绍,2008年时他找到华为EMT(执行管理团队)的徐直军,想找华为谈合作,却被徐直军看重。当时,华为在通讯领域看到了天花板,希望能在互联网服务领域有所突围和建树,邀请朱波加盟。

最终,华为专门为朱波成立了互联网业务部。当时,朱波带了20多个人,华为内部又抽调30多人,成立了60人左右的团队。这个部门最初直属华为软件,2010年多元化后,互联网业务部被归入了消费者BG旗下。

不过,这个部门随着朱波2012年的离职也被撤销。据朱波表示,最初华为有意往服务和互联网发展。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互联网的B2C思维模式和华为的B2B业务模式,在很多方面发生了冲突。后来华为在投资战略方面有所调整,因此他便选择了辞职。

在经历了2015 年到2018年之间的投资空白期后,华为投资在2019年迎来了第二阶段,这期间的投资以哈勃投资作为主要载体。

2019年4月,哈勃投资成立时注册资本是7亿元。随后,华为在2020年10月和2021年5月两次增资,注册资本达到30亿元。从哈勃投资董事人员构成上,董事长、总经理白熠,曾是华为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华为全球金融风险控制中心总裁;董事应为民曾担任华为无线网络研发总裁,董事周永杰曾任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裁,均有通信产业从业经历。

值得一提的是,哈勃投资的成立和发展,是跟美国制裁华为几乎同步。在哈勃投资成立后一个月后,美国便开启了对华为四轮制裁中的第一轮。2019年5月,特朗普政府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限制美国企业供货给华为。随着美国对华为制裁力度的加大,哈勃投资的速度也在加快。

当时,华为做了两手准备:短期内,加紧向村田、东芝、京瓷、罗姆等供应商增加零部件采购,增加台湾地区的采购量,如大立光等订单明显增加。同时,据产业链调研,对于美国半导体企业产品,华为也准备了一年左右的库存,以给予华为供应链切换的缓冲期。

长期来看,华为还在积极寻找替代供应商,放宽对国内供应商的认证资格条件,加大对国内潜在供应商的发掘与培育。

产品并购为主

从IT桔子数据来看,华为的第一笔投资,是2006年6月以17亿元的价格收购港湾科技。港湾网络是由原华为最年轻副总裁李一男创立的企业,两家在经过了激烈的竞争后,最后华为将其收入麾下,李一男出任华为首席科学家兼华为副总裁。不过2年后,李一男再次出走华为。

实际上,华为的投资可追溯到2000年左右。当时,正值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于大规模应用前期,华为作为后来者伺机抢先,在美国展开了一系列小规模的收购。

  • 2002年初,华为对光通信厂商OptiMight的收购,加强了其在光传输方面的技术实力。

  • 2003年,华为收购网络处理器厂商Cognigine,增强了其在交换机和路由器核心处理器方面的能力。

  • 2004年,华为与硅谷的无线光学产品设计商及制造商LightPointe达成合作,并借此取得OEM该公司FSO设备的资格。

在随后的十几年间,华为又投资超过15家企业。这些企业主要集中在法国、英国等欧洲地区,企业类型以通信、半导体为主。华为这系列投资的目的,是弥补自身相对薄弱的模块,同时更好地进入发达国家,提升其在欧美市场占有率。

其中,部分投资也跟华为在物联网领域的战略布局有关。2012年,华为便对外宣布进军物联网,并已经完成了相关物联网解决方案。随后的几次投资,将扩大其在国外的物联网布局。

比如,2014年7月,华为与博世创投、赛灵思联合投资了XMOS共2600万美元。据了解,XMOS是英国一家半导体设计公司,专门面向“物联网”产品设计高性能芯片,包括通过嵌入式芯片接入互联网的个人电子设备和家用设备;同年9月,华为又以2500万美元,收购了另外一家英国的物联网公司Neul。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曾短暂对互联网业务感兴趣,投资过昆仑万维、暴风影音、趣游、易宝支付等企业。这些项目大都是朱波主导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时期所投,多以财务投资为主。

  • 2011年1月,华为、高原资本联合投资了国内网页游戏研发和运营企业趣游数千万美元。

  • 2011年8月,华为投资了昆仑万维2亿人民币,持有3%的股份,是当时第七大股东。2016年昆仑万维上市解禁后,华为减持了手中的股份。

  • 2013年,华为从经纬中国和IDG手中接盘暴风影音,持有其3.89%的股份。2016年暴风上市解禁后,华为也选择了减持。

总体来看,这个阶段华为的投资思路有些思科的影子,也就是通过小金额(大多在几百万美元到几亿美元之间)的并购拿下关键技术,融入到自己的平台中,特别是未来几年内可能带来突破性增长的技术。换句话说,华为更多的还是产品投资为主,比较少做财务投资。

半导体全产业链布局

在经过多年的全球合作和持续研发投入后,华为已经在供应链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优势。如果不是美国制裁,华为再次开启大规模投资的可能性很低。

从2019年下半年到目前,华为对外投资迎来“高峰期”,投资标的达到39家。这期间,华为成立了专门的子公司——哈勃投资,主导了这个阶段的投资。自2019年4月成立以来,哈勃投资在26个月中布局了37家公司,基本上每个月都要投资超过1-2个项目。特别是2020年下半年后,哈勃投资的速度开始加快,部分月份(2020年6月、12月,2021年2月、3月)甚至有三起投资。

目前来看,华为哈勃的企业多数处于半导体领域,涵盖半导体材料、射频、显示器、模拟芯片、EDA、人工智能等多个细分领域。

芯片是是哈勃投资最着重发力的领域。截至目前,哈珀投资已经布局了山东天岳、思特威杰华特微电子、裕太微电子、鲲游光电、好达电子、庆虹电子、纵慧芯光等近15家企业。这里边涉及的芯片种类比较多,包括安防芯片、射频芯片、光学芯片、模拟芯片、存储芯片等等。

其中,思特威是国内重要的CIS图像传感器公司,在安防监控应用领域拥有特有的技术优势,自2017年起连续多年在安防应用领域出货量全球第一;思瑞浦则是中国第一、全球第十二的模拟芯片设计商。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是中国少数实现通信系统模拟芯片技术突破的企业,已成为全球5G基站中模拟集成电路产品供应商之一。

除此之外,哈勃投资还积极布局上游布局原材料、半导体制造设备。最近备受关注的科益虹源,是国内唯一、全球第三家具备193nm ArF准分子激光技术研究和产品化的公司,也是国内光刻机厂商上海微电子的光源系统供应商。可以说是目前在光刻机光源这个核心技术上,应该是领先的国产厂商。

相比之下,润华全芯微电子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公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它也有自己的“绝活”。该公司生产的全自动去胶剥离机(AS6),被评为第十四届(2019 年度)中国半导体创新产品和技术。

在半导体“卡脖子”的细分领域中,EDA软件也是重要一环。目前,全球的EDA市场主要被美国Synopsys、Cadence、Mentor三家公司垄断。在美国禁令之后,它们已经停止与华为的合作。

对此,哈勃投资也积极布局,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3月,华为在EDA领域更是连下四子,投资了九同方微电子、无锡飞谱电子、立芯软件、云道智造等企业。

除此之外,2019年之后还有两起以华为作为主体的投资:讯联智付和中电仪器。讯联智付成立于2013年6月,在2014年7月获发支付牌照,牌照类型为全国范围的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业务。这也让华为成为小米之后,第二家获得支付牌照的手机厂商。

2020年3月,华为新增对外投资企业中电仪器,华为持股比例为8%,认缴出资额达6606万元。华为入股中电仪器,主要和5G的布局有关。中电仪器官微介绍,其在2013年就开始布局5G通信测试的研发布局,目前已突破诸多关键核心技术,形成了囊括材料与芯片测试、模块与器件测试、终端测试、基站测试等类别仪器产品的“5+X”5G通信测试仪器产品体系。

总体上来看,最近两年间,为了减小美国制裁造成的影响,华为的投资从保守切换到激进风格,投资策略从过去的以并购为主,逐步转为注重战略投资和 VC 投资。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供应链国产替代,扶持国内半导体企业。

就在华为积极实施协同战略之时,其财务回报也非常可观。据了解,2019年7月,也就是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哈勃投资以7200万元认购了思瑞浦增发的224万股股份,增资单价为32.13元/股,思瑞浦投后估值9亿元。

在投资思瑞浦的第一年,华为就给它带来了1.7亿元的订单,让其营收同比暴增167%。截至6月21日收盘,思瑞浦股价562.97元/股,总市值450亿元,上市至今累计涨超3.5倍。这笔投资让哈勃投资大赚50倍。

与此同时,2021年4月15日,储存芯片厂商东芯半导体科创板IPO获得通过;5月31日,碳化硅衬底厂商山东天岳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6月4日,灿勤科技科创板IPO提交注册。在科创板上,一支“华为军团”正在慢慢浮现。

从战略上来看,华为希望在半导体行业走出第三条路。据了解,目前半导体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IDM模式,类似三星自己投资建厂,搞先进工艺开发和制造;另一种是代工模式,类似台积电只专注负责中段的芯片制造。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代工是市场的主流。

以目前华为的布局,华为更多的采取的是类似其新能源汽车业务模式,也就是成熟技术和工厂由合作厂家攻关和提供,华为自己搞自动驾驶、电驱、车联技术等核心价值部分。

+1
7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特邀作者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思科

壁垒

华为

思瑞浦

讯联

思特威

鲲游光电

腾讯

京东

百度

易宝支付

同方微电...

台积电

海思半导...

联合投资

云道

合纵连横

小米

杰华特微...

东芯半导...

庆虹电子

纵慧芯光

下一篇

让数字世界里面的我们更加完整、更有人性,更像真实的我们。

2021-06-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