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轻评委”周冬雨,“推广大使”贾玲,她影时代到来了吗?

刺猬公社2021-06-21
我们需要更多女性电影人“看到”的女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 语境,编辑 | 园长,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6月20日,第24届上海电影节落幕,《东北虎》成为第四部获得金爵奖最佳影片的华语片。

导演耿军出生于黑龙江鹤岗,《东北虎》是他“鹤岗宇宙”的一部作品。虽然电影看似带有“东北直男”色彩,但演员马丽在发布会上说,其中的女性角色“智慧”“有力量”。

“我饰演的孕妇和过去的喜剧角色都不同,既简单又复杂,与郭月饰演的性感迷人女孩之间,会有非常奇妙的化学反应。”

而在之前的6月11日晚,上海电影节开幕,三金影后周冬雨先后走了三次红毯。分别跟随《平原上的摩西》《坚如磐石》剧组亮相后,周冬雨还作为主竞赛单元评委,与金爵奖主竞赛单元评委黄建新、陈哲艺、邓超、马可·穆勒、马提亚斯·德尔甫、娜塔莎·德维莱耶并肩而立。她也是金爵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评委。

“女性”成为今年的上海电影节的关键词之一,从女性评委到女性导演、编剧、演员等都备受关注。电影的“她”时代正在款款而来。

女性电影人掀起浪花

贾玲首次以导演身份参加上海电影节,受邀成为“一带一路”电影周的推广大使,电影《你好,李焕英》将参与“一带一路”电影巡展;曹金玲从编剧转型导演的处女作《莫尔道嘎》,作为“一带一路”电影周开幕片播放,影片此前入围第42届开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马来西亚女导演陈翠梅凭借《野蛮人入侵》,斩获主竞赛单元评委会大奖......

女性电影人蓬勃生长,各有突破。上影节为此举办了“她影时代对谈”专场,6月18日,导演曹金玲、编剧阿美、演员赵涛和卢靖姗等各类电影人,围绕女性视角下的电影创作展开一场圆桌对谈。

不仅有女性电影人,上影节开幕影片《1921》的联合导演郑大圣也参与到对谈当中。

活动开场,郑大圣坦言,他关注女性主题与电影创作已经有五六年了。“我渐渐发现女性电影创作愈演愈烈,女导演的创作力已经蔚为大观。”

而让他真正意识到“出事了”的一件事,是《神奇女侠》的上映。作为一个出自女导演派蒂·杰金斯之手的超级商业片,《神奇女侠》塑造了一个完全同步全球电影市场策略的超级女英雄,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赢。

同样的商业成功也在国产电影上演。今年春节上映的《你好,李焕英》可谓是一部现象级作品。随着票房突破54亿,《你好,李焕英》跻身中国影史票房第二,贾玲由此成为中国电影票房最高女导演。

“如果说电影是海面上的水面,超级商业片就是最显眼的浪花。浪花代表了市场的号召,冰山一角,水下一定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郑大圣说。

更多的女性导演正在被观众看见,被市场认可。

从《你好,李焕英》到《我的姐姐》,越来越多国产电影聚焦女性与父母、原生家庭的情感纠葛,虽然电影情节都存在争议,但无一不引起对社会话题的广泛讨论。

“女性”也是今年很多入围创投项目的共同关键词。

在入围的8个青年导演项目中,其中7个主角都为女性——华侨女孩和母亲、纽约留学的丈夫和纺织女工妻子、被父亲家暴的继女和拯救她的后妈......这些女性个体被嵌入原生家庭、婚姻关系、犯罪悬疑等不同题材的框架里。

创投计划上女性题材涌现的背后,是女性导演、编剧、制片人数量的不断增加。

2020年,编剧阿美曾参加多个电影项目创投,担任评委。她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同过去相比,女性电影人的比例非常之高,甚至让她有些吃惊。

创投项目《凯迪拉克》和《慢半拍》分别获得2019和2020年最佳青年导演项目,两部影片导演都是女性。2021年,女导演元圆的《晚春七日》接力拿下“青年导演推荐项目”,她的创作灵感源自现实中自己与母亲的关系。

女性电影人展露头角,越来越多的女性题材的电影作品都在创作和准备当中,阿美也感受到女性力量正在上升。

当我们谈论女性电影,我们在谈论什么?

“并不是有女主角、女性角色的电影,就是女性电影。当我们说到女性电影的时候,是指它具有女性意识、女性立场的表达。”这是郑大圣对女性电影的认识。

正是由于性别差异,郑大圣明白,对于那样一个女性世界自己的感知力仍有所欠缺。这也是他将《柳浪闻莺》推荐给导演戴玮的原因。“那部小说(《爱情西湖》)折射出点点滴滴的女性世界,但我没有钥匙和门禁可以进入。”

电影《柳浪闻莺》 图源:豆瓣

《柳浪闻莺》入围上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爵奖最佳影片,是一部关于江南、越剧和女性情感的电影。越剧是独一无二的女子戏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生角和旦角都由女性扮演。台上是恋人,台下是姐妹,戏里戏外,不免多了几分复杂交织的情愫。

电影的主创团队由女性主导,除了女导演,还有女编剧和女制片,监制程青松则被不少业内同行“盖章”女性之友。所有主创在对女性题材的热情下,合力为这部文艺片找到了一条通往大银幕的“捷径”。

男性视角和女性视角对电影的解读可能会存在差异。因为两性立场、观念的不同,同一段剧情,可能男性和女性的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阿美也凭借电影《地久天长》获得了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编剧。电影中有这样一段情节:齐溪饰演的沈茉莉和王景春饰演的刘耀军产生了一段婚外情,时隔多年,在国外的沈茉莉与刘耀军远程视频时,提到自己有一个小孩。这时,刘耀军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和期待,因为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当镜头中出现了一个混血儿,谜底随之揭晓,刘耀军的表情既如释重负,又有几分怅然。

关于沈茉莉是否会偷偷生下这个孩子,男性与女性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也成为观众向阿美提问最多的一个问题。在她看来,这个悬念是不存在的。

“默默为他生下并养大孩子,这是很多男性观众对女性的期待。但齐溪(沈茉莉)是一个介于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女性——既受父权社会影响,背负家庭责任,又有强烈个人的意识,她不会为这件事牺牲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所以在我看来,在王(刘耀军)做了选择后,她不会生这个孩子。”阿美说。

电影《地久天长》 图源:豆瓣

作为女性编剧,阿美也常常与导演等男性创作者产生类似的分歧。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爱情故事中,男性导演通常会认为爱情理所应当的结果是,如果男主角牺牲,女主角会怀着他的孩子勇敢地活下去,在他们看来这是爱情最浪漫的结局。“我认为爱情的最高价值绝不应该是孩子,更不该期待女性为爱情付出如此的代价,而且女性并不等于母性。”阿美说。

每每遇到这种分歧,她总会唇枪舌战几个回合。年轻一代的男性要比上一代的性别观念更进步,阿美回忆,有一位90后男导演曾很快被她说服,而且觉得有些羞愧。

“两性不是对立的,女性主义的受益者并不仅仅是女性,在传统的男权社会中,男性同样背负很大的压力,所以男性不应该把女性主义者看作自己的敌人。”

并不是只有女导演才会拍女性电影。

比如在阿美看来,万玛才旦导演的《气球》就可以被看作是一部女性电影,影片反应了90年代藏区女性的生活,串联起家庭、教育、生育等议题。“导演不一定是有意识的想’做一部女性电影’,但他呈现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男权文化中女性的困境。”

阿美认为可以称之为女性电影的有两种:一种是从两性关系的维度表达女性的性别困境、以及女性本身主体性和独立性的觉醒,例如《82年生的金智英》;另一种是表现女性强烈的主体性,作为女性的强大行动能力和生命力,例如《三块广告牌》中迸发强大力量的平凡女性。这也是她自己接下来想创作的女性形象。

女性如水,水滴石穿

赵涛成为演员的22年来,饰演的女性都是生活在巨大的情感纠葛当中、普通平凡的女性,她也同角色一起迎着困难向前走。赵涛在“她影时代对谈”时说,“人们常说女人如水,这不仅是女性外形的一种柔软,也是内心的一种力量——那就是滴水穿石的力量。”

如今,关注现实领域的影视题材越来越多,其中包括对时代的观察和感受和普通人的生活。女性逐渐成为很多社会话题的讨论主体,女性的自身体验和敏锐触觉,让她们在时代观察上有着天然优势。

纪录片《“炼”爱》 在上影节首映,聚焦于单身浪潮下的单身女性。导演董雪莹告诉刺猬公社:“我首先是在自己寻找另一半时,遇到了年龄歧视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调研之后发现,这个问题不是我个人的,随着女性独立,选择更多,很多单身女性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在20多位调研对象中,董雪莹选择了5位最具代表性的拍摄对象,有单亲妈妈、有“三高”女强人、也有普通上班族。她想通过她们身上的婚育压力,展开现实讨论,让大家看到单身女性的困境,当下时代的婚恋关系。

在拍摄和剪辑的过程中,董雪莹说自己的女性身份是被摘掉的,足够的专业素养取而代之,但她透过女性视角的观察仍然被观众所感知。

董雪莹和团队 | 图源受访者

不少网友评论,“女导演镜头下的单亲妈妈有一种破土而出的生命力,容易联想到见过的一些女性”“极其有话题性但并不尖锐,是真正关心当代女性所思所想”“五位人物遍及多个阶层、身份,但没有堆砌感,也不站队,只有具体的人,如同剪出一首交响曲的感觉,也许只有女导演和女剪辑能做到。”

由于电影计划上院线,董雪莹在上影节电影放映时十分紧张观众的反馈,听到观众20多次大笑和不时的掌声,她才放下心来。

“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而且我们原本预期的观众是单身女性,没想到很多男性观众反应更大,他们看了之后反而更理解女性。我也希望纪录片更多传递的是一种对话和理解,而不是个人主义浪潮下的性别对立。”董雪莹说。

女导演不仅能够看到具体的人和细腻的故事,也能传递宇宙观。导演曹金玲在多个场合介绍说,《莫尔道嘎》想要讲述的是天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内蒙古呼伦贝尔莫尔道嘎小镇是曹金玲的家乡,“看见那里的森林、闻着泥土的芬芳,还有大朵的白云……一下子就很开心快乐,变得就像少年一样。”

《莫尔道嘎》讲述了90年代鄂温克族伐木工人为保护我国寒温带最后一片原始森林的故事。鄂温克族被称为世界上最后的母系氏族,他们的女人特别强悍,能够在零下40多度的森林里生存、狩猎,齐溪在影片中就饰演了这样一位女猎人。

电影《莫尔道嘎》| 图源:豆瓣

曹金玲与最后一位氏族首领,今年102岁的玛利亚·索有过一次交谈。首领这样形容族人与森林的关系,在祖先的时代,一棵树有接近100个名字,从破土而出到腐烂入土都有不同的名字。

人类自然和谐相处的原始状态,和经历现代文明冲撞后,巨大的落差和错失感,推动着曹金玲将人与自然的故事搬到银幕上,也呈现出女性在自然环境中的凌厉和坚韧。

感受到女性导演带来的“危机感”,郑大圣依然期待更多的女性创作,她们的加入让电影世界有了更加一个健康、健全的电影图景。

“从艺术片到商业片,从成熟作品到青年创作,那些女孩子讲的故事、拍片子的行动力和执行力都很强,我会充满好奇、充满期待。”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500米内12家店,“高碑店可以改名剧本店了”。

2021-06-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