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60万字百合文,教2万人「打拳」,当一个女人逃离传统家庭

后浪研究所2021-06-19
一个逃出家庭的传统女性,握住了「武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冰攸児、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封面图

全球各年龄段女性中,约有1/4曾遭受亲密伴侣的暴力;如果包括非亲密伴侣暴力,全球约有1/3年龄在15岁及以上的女性,在其一生中至少经历过一次性暴力或身体暴力。 

这是3月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一份“暴力侵害女性现象”研究报告中的两个关键数据。 

而在中国,约有1/5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

基于性别的暴力如此普遍,人们也在用各种方式来说不。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一位。 

“我的第一职业是百合文网文作者,第二职业是离婚、出柜咨询,第三职业是分手暴力第三方介入。” 这是杨媛莉对自己的描述。 

杨媛莉和儿子 

26岁时,她以无人领取的笔名开始在晋江文学城写百合文《守宫砂》,被正史匆匆带过的女将领平阳昭公主,在她的笔下充满谋略和纵横驰骋; 

32岁,她开始正式习武,先后学习了多种不同的格斗术,曾武力制服过一米八的重量级大汉,以及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女性防身教学视频; 

结束了自己“狗血”的离婚大战后,35岁,她开启了离婚咨询业务,帮助那些想逃离暴力婚姻却又无力逃离的女性掌握主控权,6年下来,她已帮助了近百位女性顺利离婚,且分得了家产。 

攻击性,是她身上一个鲜明的线索,她也乐于谈论它。 “一旦有女性展现出攻击性,别人就会问她为什么,并试图理解。我觉得这件事情不需要理解,接受就好了。” 

正史没写的,我来补上

我是甘肃人 , 在小乡村里长大 , 三岁到十岁左右的时间都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我爷爷在30多岁的时候眼睛就不行了,于是奶奶极力把一大家子的生计全挑了起来。那还是解放前,奶奶做到了发家致富,在当地很有威望,人脉广,愿意听她的人也很多。 

小时候的我一直被她宠着,是个小霸王。她让我觉得女人当领袖是一件非常顺其自然的事情。

回到爸妈身边之后,才接触到了所谓的“重男轻女”。我妈家里人一直想让她生个儿子,她也一直在生孩子,但最后也没生出儿子,现在我们姐妹有三个人,我爸属于没本事、又要在家当大爷的家暴男。家里永远是鸡飞狗跳。 

二十出头在小乡村就已经是“应该结婚”的年纪了,为了尽早脱离原生家庭,我也在介绍下稀里糊涂地结了婚。虽然离开了鸡飞狗跳的家,但我很快就发现这个“新家”比原先好不到哪里去,可以说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前夫知道我的能力,所以很多事情都会找我帮他做,从处理人际关系到写考试论文。我觉得这些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也就做了,但问题在于当我帮他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又希望我能够给他面子、小鸟依人,整天说我桀骜不驯、不像女人。 

但我天生不是这种顺从性格的人,所以我们之间争吵一直没有断过。 结婚三、四年我就受不了,开始提离婚了。但那时我妈去世了,前夫也出了些钱,恰好我又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暂时搁置了离婚计划。 

孩子出生几个月之后,26岁的我在晋江上开始了自己的第一部60万字小说。

当时是在看地方传说的时候读到了我第一部小说的主角平阳昭公主,她驻守太原,跟突厥人交战的经历唤醒了我,于是去查找更多关于她的故事。 

查找之后发现,正史上只记载了有这么一个公主,其他大部分事迹都只存在于民间传说与地方志中。我不明白为什么影响力巨大的这么一个公主,在历史上竟然只留下几笔而已。 

忿懑之下,我决定自己写一部关于她的小说。 当时我把所有能找到的历史记载,包括民间传说、地方志里的内容全部串联了起来,以谋略战场为主,按照平阳昭公主的历史脉络,写了一个现代女性穿越到那个时代,和公主在战争场景中的感情发展故事。 

当时的我除了照顾儿子没有其他工作,基本上是以日更的节奏在写,也没想过要火,只是想把它写完。大概一年左右,我完成了《守宫砂》,也是在写完之后才发现这本小说在晋江的百合(女同)圈子里很火,基本所有人都知道,当时晋江榜单里至少有4-5个榜上都有我的名字,它也顺理成章成了我的封神之作。 

写这本小说查资料的时候查到了相当多没被正史记载的女性军事人才。 正史上,只有一个秦良玉占了一席之地,那还是因为皇帝写了一首诗称赞她,史官避不过去了。其他女性的生平事迹,基本上就是“某某人的妻子”,加上一些风花雪月,你不去发掘的话,根本就不知道她干过多少惊天泣地的事情。 

写完小说之后没多久,我就又把离婚提上了日程。 当 时家里亲戚没有一个人支持我,他们都觉得女生就应该好好维持家庭,虽然相处不愉快,但前夫还是不同意离婚。 

我跟他之间离婚大战有很多狗血,光是从我第一次上诉离婚失败到最后达成协议离婚就用了一年多。 协议离婚之前,前夫屡次想对我动手都没有成功,就开始各种短信辱骂,还切换到跟踪狂模式,经常在没有我允许都情况下自己到家里来。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跟他过于激烈的去争执,但他以为自己抓到了把柄,就越来越嚣张。 

我把门钥匙换了之后,他又来找我惹事,当时我彻底受不了,直接跟他翻脸了,把他痛骂一顿之后又狠狠揍了一顿。到这才基本解决,后来也达成来协议离婚。 

这些我也都一点一点告诉了我儿子。儿子当时才五六岁,有些事情需要一些更具体的例子他才能理解,但我一直说,其实孩子什么都能懂,你只要把事实告诉他就好了。

再后来,我自己带着孩子到了甘肃的省会兰州并一直生活到现在。 

一旦女性展现出攻击性,别人就会问她为什么

十几岁的时候 , 我开始自己练柔韧性 、 灵活度 , 二十多岁开始举铁 。 也谈不上喜欢,我只在乎练它对我是不是有用。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开始习武,这个问题其实挺为难我的,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想练就练了。 如果是个男孩子感兴趣去练,大概是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的。 

正式离婚之后,带着孩子搬到兰州后,家旁边就有一个武馆,这些武术资源都是之前在小城市所接触不到的。之前我只能在网上跟着视频自己学一些跆拳道之类的东西。到12年左右,32岁的我开始了系统性习武,先后学了散打、泰拳。因为我不打竞技比赛,练到一定程度后,又想着换个东西学,这时候又接触了实用的马伽术、巴西柔术,在跟人发生冲突的时候,运用这两种技能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掉对方。 

在第一次不带护具的实战中,我就制服了一个一米八的重量级大汉,那人比我要胖很多。 当时我在一辆公交车的前排,刚打完一场比赛,听到后排有一男一女因为抢座位吵了起来,骂骂咧咧的。我听得很不耐烦,刚想吼一声“要吵下车吵”,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后面传来的惊呼。 

回头一看,那个男的按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在打,一车的人没人上去帮忙,于是我冲上去 ,趁其不备从后面抓住了他的领子,拎起来之后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摁住之后,一车人都乱了,这男的也懵了,完全没有还手。把他放开后他就下车了,大家该报警的报警,继续自己事情的继续自己事情。 

后来跟别人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很惊奇,不知道我怎么做到的。但实际上格斗里有一条基本常识,普通人跟训练过的人,最大的差距并不是力气或者块头,而是距离感和反应速度,在力量相差并非巨大的情况下可以借此制衡对方。 

门外汉都会说力量大如何,技术好如何,但真正刹那之间针锋相对的时候,就看你狠不狠快不快,这才是关键。 当我变得更“能打”之后,生活中那些不好好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习武让我在更多的情况下拥有了话语权。 

到15年左右,我开始微博上发一些自己学习的视频和感受,讨论到女性防身的话题,总有人来跑来跟我说“你该减肥了”。我还发过一张我的三角肌的照片,结果一个粉丝跑来,说“这也太可怕了”。 

但实际上那是我身材最棒的时候,自己开的瑜伽馆出宣传照都是我上阵,身边人们见到我也都很羡慕我的身材。

健身中的杨媛莉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就不再强调防身了。但是18年突然出现了很多杀女的新闻,一个月之内能有3、4件。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又开始在微博上说女性防身和习武的话题,并开始做防身教学视频。 

第一个视频是让当时十来岁的儿子饰演被袭击者,展示如何在被人拖走的时候挣脱。 当对方抓住你的一只手要把你拖走的时候,你只需要顺势倒在地上,然后抬脚踹对方小腿中间的部分就好,这个地方踹起来特别疼。在微博上发布后转载有1万多。 

杨媛莉制作的防身教学视频 

当时我不知道,在我之前没有别人做过这类防身教学,所以我算是不自知地做了一次出头鸟,结果被网暴的特别惨,遭了很多骂。 骂我的人有男有女。男喷子觉得我会误导女性,害了女性。他们觉得女性看了我这些视频之后,遇到歹徒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没脑子冲上去拼命。女性则会说“我是女人,我也觉得你这个不行”。 

(甚至)那些个男的,孜孜不倦地攻击,没完没了地@这个、@那个来鉴定我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疯狂地骂我,说要把我打晕了拖走之类。把他删除了之后还会到处去引更多的人来骂我。 

也是在这之后,我才意识到现实中很多女生认为她们跟男生的体力差距非常巨大,有人甚至认为男人力量比她大好几倍。这样认知的人还不少。刚开始做防身视频的时候,很多女性相信职业女拳手打不过一个普通男性。

但是实际上在我看来,如果一个普通女生真的去学了相关的课,坚持一周2~3节课的频率,好好学三个月就足以反抗普通男生。 根据一项针对优秀运动员的研究显示,男性和女性的去脂体重(即去除脂肪以外其他身体的成分的重量,肌肉是其中主要的部分)也就差15%左右(这项研究由爱尔兰都柏林圣詹姆斯医院主导,454 名男运动员和239名女运动员志愿参与)。 

19年的时候,有人说我卖三天速成巴西柔术课,还把我的瑜伽视频称作我教的巴柔技术,当时我因为这件事被持续网爆了一年多。 当时我把他们告上了法院。 

那段时间我基本没怎么上网,后来20年回归微博的时候,就发现习武防身变成热点话题了,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也有不少女性学了起来。 

习武这个东西不仅仅说是教会你怎么去打人,它可以帮助女性建立安全感,还会培养一个人的个性。

当你身体足够强壮,不怕任何人的暴力威胁,你就会体会到一种权力感、安全感,然后很多虚荣的东西就会被打破了。比如说女人需要男人保护,需要找个男人干重活,都会被轻易粉碎。 

我本身是一个很有攻击性的人,习武在一定程度上也帮助我发展了自己的攻击性。 我觉得女性有攻击性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情。从自然界来看,雌性的攻击性本来就很强,因为不但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儿子。但到了人类这里,女性有攻击性就变成负面的、有问题的现象了。 

一旦有女性展现出攻击性,别人就会问她为什么,并试图理解。我觉得这件事情不需要理解,接受就好了。 

反控制狂的那一套

我本身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对事情的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有掌控 。 冒犯我的人 , 我基本都会当面回怼 。 

一次我训练的时候卧推了80公斤,有人大惊小怪说我力气好大。我就很生气,说这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如果是一个男人推起来你就不会这样了。 

这种格格不入的气质和敏锐察觉被冒犯并回怼的习惯也给我带来了些许困惑,于是我去考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并由此中掌握了很多可以用于解决PUA问题的技术性技巧。

具体的技巧我都写在了《如何反制控制狂》(写于今年1月份)里面,现在来找我做分手暴力和离婚的人,我都会传授她们这套技巧,教她们如何反转局势、去PUA男方、最终达成目的。 

第一次处理的分手暴力是帮我二妹妹摆脱一个地痞流氓 ,那地痞威胁二妹妹说如果分手会杀了她。我知道之后,直接去了二妹妹那里,和她一起对峙那人。 

当时我们本来想把他叫出来,但他一直不出现,于是我们只好去警察局报了案。被警察叫到警局后,他还在大言不惭,说要把我二妹妹如何如何,我转身对着他就是一拳,给他打得满嘴血,直接懵了。挨了一拳后,他就什么都不说了,等到警察把他带到滞留室的时候又去跟警察犯横,因为他知道警察不会打他。 

那之后,地痞就没有什么动静了,甚至还跑到了外地去打工。总结下来,我跟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就是,他们其实特别怂,只敢欺负弱者,一被收拾就跑了。 

这之后,我就逐渐开始做分手暴力等相关的咨询(付费),那时才15年,比我正式发防身视频还早个三年左右。

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很明确,做离婚咨询跟出柜咨询。这两者其实差不多,无非就是对付控制狂丈夫和对付控制狂父母的区别而已,都可以用上反控控制狂那一套。因为这一套做法里面有很多我个人的特点,所以一般我都只接受对我有了解、完全信任我的客户,加我微信的时候需要用我的书名当敲门砖。 

找到我的客户基本上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主动逃离但又想离婚的女性。 有能力离开的人并不会等到我去帮她,同时我也不会接那些被虐待了十多年还不离婚、弱势到极点的人。 

接下客户、了解情况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帮她们建立自信和权力,首先要明白,在没有权力的时候,逻辑的对错根本无法决定事情的走向。 

但这是个阶梯前进的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让一个被PUA多年的人一下子就掌控主权。

初级阶段是要在一些小事情上反抗、掌控主导权,比如说吃饭的时候拒绝对方挑的东西,而必须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通过一些小事情让客户先感受自己的主控权,训练客户对对方的抵抗心理。 

下一个阶段是学会如实表达自己的想法,生气和不高兴都要明确表示出来。这个阶段还要让客户学会从对方的行为和话语里找出漏洞,指出对方的错误,告诉他下次该怎么做。这个阶段我基本上会24小时跟进,实时了解客户和对方的交流情况,然后找出漏洞,手把手教客户如何回击。 

想清楚被冒犯且可以反击的节点,再把这个点明确的指出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心理学上管这个点叫靶,比如说,有些人喜欢无意识的进行肢体上的冒犯,拉头发,扯衣服,推一把等等,这个行为就可以称做靶行为。 要让咨询对象学会,在表达的时候就必须把这个靶行为明确的指出来:“不要碰我,碰哪里都不行!”当咨询对象在丈夫面前建立起一定的个人自信之后,这样的靶行为便会逐渐减少。 

不要用不确定的口气说话,不要总是习惯性的问:“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别人冒犯你,你怼回去算是轻的,有什么过分的? 

要实现这点,就得在说服咨询对象的同时让她看到胜利的果实,让她知道这样做原来是真的有效的。如果她们受到打击的话,这个事情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比如说我鼓励咨询对象在对方辱骂她的时候,勇敢骂回去,有什么弱点顶他什么弱点。刚开始被反击,男的就懵了,被骂得找不着方向,开始“变乖了”。但是几天之后,他反应过来了,下一次纠纷的时候,又会强硬起来。而女方因为长期被PUA,遇到这种挫折会马上慌掉。 

我就又要鼓励她,把之前所有做过的事情再重复一遍。告诉她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你现在如果乘胜追击去打击他,他的气焰很快就会被打击下去”。 还要告诉她“这是一个反反复复的一个过程,是需要时间去改变的,不可能说人家PUA你了十几年,花几天时间把这点改变了”。 

实际上所谓的降维打击是不存在的,最多也就会有些小挫折。如果不可避免发生肢体冲突,我可以跟她们提供常规防身用品。

但更多的会建议她们平常多做一些训练,以备不时之需,很多防身术里的小技巧其实很好用。但我并不鼓励当事人跟对方发生冲突,在离婚过程中,我有个“三原则”——绝不跟男方独自见面;见面必须约在公共场合;在公共场合约见的情况下也必须找人陪同。

当然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的当事人也有独自赴约的,但具体怎么做我都会给她相应的建议。 

还有一部分人被打击惯了,对自己遭受的不平等对待都没有察觉,别人冒犯她都觉得是对自己的爱。这时候我会用我自己的感受去引导她。有的咨询者要用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把自己的感受校正过来。 

(6年下来)我接下的客户都成功离婚了。比客户预期拿到的要多算成功案例的话,几乎是百分百。有些案列本身就没啥共同财产,客户预期能净身出户摆脱男方就很好了,最后也就是比起净身出户还是分到了一点小钱。 

杨媛莉在微博上晒出的成功案例 

现在,我每年大概接待的咨询客户会有20人左右,来找我的人里面,32岁是最多的,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年龄坎儿,几乎所有女性都是在这个年龄开始转变。可能对很多女性来说,32岁是最后一个机会,这时候如果能想清楚,挣扎一下还能出来,之后就很难了。我自己也是在32岁的时候解决了上一段婚姻里被PUA的事情。

这个现象让我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三十而立。就是字面意思,你的人格真正彻底地站立起来。 

其实去年离婚冷静期出台,正式实施之后络绎不绝来找我求助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说现在我还在继续做,也打算一直做下去。 

女人要更懂的保护自己 。 我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女人有子宫,就像是怀揣 宝珠夜行的人,你必须练就十八般武艺并小心谨慎走这条人生路。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商汤考虑在年底前进行规模20亿美元的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FR)

2021-06-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