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系统正式登陆手机,但它未来的希望只能寄托物联网?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2021-06-03
鸿蒙手机,终于来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深网,作者:马圆圆,编辑:康晓,36氪经授权发布。

6月2日晚,华为举行线上发布会,正式公布可以覆盖手机等移动终端的HarmonyOS 2(鸿蒙操作系统)。这也是继2019年发布鸿蒙后,该系统正式搭载到智能手机上。

华为宣布,华为手机、平板等近百款设备将陆续启动HarmonyOS 2升级,包括HUAWEI Mate 40系列、Mate 30系列、P40系列、Mate X2、nova 8系列、MatePad Pro系列等设备。

据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鸿蒙操作系统负责人王成录介绍,HarmonyOS 2采用分布式技术,能够实现全场景能力触达,可以为不同设备智能化、互联与协同提供统一语言。

在现场演示中,HarmonyOS 2有统一控制中心,多设备之间可以组成超级终端,用户可以选择最适合的设备。比如组成超级终端后,在手机上播放的音乐,可以用音箱放出来。而通过控制中心的连接也非常便捷,一拉就可以实现手机与电视、音响、个人电脑、平板电脑等多个终端设备的连接。

王成录表示,基于确定时延引擎、高性能IPC与微内核结构优势,同样的应用HarmonyOS打开应用速度相比安卓快60%左右。

华为于2019年8月对外发布鸿蒙1.0,并首先搭载于荣耀智慧屏;2020年9月,鸿蒙2.0发布,向电视、手表和车机等内存128KB-128MB的设备开源;同年12月,鸿蒙推出手机开发者Beat版本。

和外界普遍认知不同的是,鸿蒙并非为了应对制裁而诞生。王成录此前告诉《深网》,2016年5月,鸿蒙就在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正式开始投入研发,到了2018年5月之后,由于中兴事件持续发酵,华为内部预判留给公司的时间窗口最多只有一年,鸿蒙的研发进度也因此提速。

过去两年,外部环境变化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经历四轮外部制裁,华为手机等硬件业务受挫,不得不将发展重心放到软件业务上,鸿蒙无疑是其中的重点。

5月30日,一份华为内部备忘录显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呼吁员工要“敢于在软件领域引领世界”,该领域具有“更大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公司正寻求在硬件业务以外的增长。备忘录称,由于受到外部限制,华为很难在短期内生产先进硬件,应该专注于构建软件生态系统,如鸿蒙操作系统、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和其他IT产品。

复盘操作系统发展历程不难发现,构建完备的生态,是一款操作系统成功的关键。华为从鸿蒙2.0开始推进建立生态,将鸿蒙2.0开放给所有南向硬件生产厂家和北向应用开发者。

在3月份的年报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曾提及,鸿蒙操作系统目前已吸引到超过 20家硬件厂商、280家应用厂商共同参与生态建设。

鸿蒙搭载到智能手机上是构筑生态的关键一步,因为手机仍是各设备互联的核心硬件,而对于当下供应链受阻、手机出货量锐减的华为来说,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突围战。

鸿蒙并非安卓翻版,但手机仍是生态核心

在华为公开对外介绍中,鸿蒙不是一款单纯的手机操作系统,而是面向万物互联时代的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不过,外界并不乏鸿蒙是翻版安卓的质疑声。

“鸿蒙设计的原点是想办法把手机和各种IoT设备连接起来”,王成录此前接受《深网》专访时说,2016年前后,华为手机业务快速增长,公司高层当时已经在思考,如果将来手机不再增长,消费者业务未来往哪走?他和团队当时判断,手机很难完全替换手表、音箱等IoT设备,如果替换不了,那用一套操作系统将这些设备互相协同起来、融为一体,或许会有机会。

在技术路径选择上,华为也采用了与安卓/iOS不同的鸿蒙“微内核”模块化设计。据王成录在去年HDC大会上介绍,鸿蒙目前的内核子系统包含Linux宏内核、LiteOS内核和鸿蒙“微内核”等多个混合内核,由于Linux宏内核也被安卓系统采用,这让鸿蒙可以快速兼容安卓应用。

去年9月鸿蒙2.0发布后,鸿蒙是“套壳”安卓的言论沸沸扬扬,其中质疑最多的是鸿蒙使用了部分AOSP(Android 开源项目)开源代码。

王成录接受《晚点Late Post》采访时证实,鸿蒙目前确实使用了部分AOSP开源代码,但他表示,要准确理解开源的含义,并不是所有 Android 代码都是 Google 开发的,今年10月开源的鸿蒙3.0中,来自 AOSP 社区的、由 Google 贡献的代码就几乎没有。

也就是说,按照王成录的说法,鸿蒙不是专为手机设计,也不是安卓/iOS的简单翻版。

尽管华为将鸿蒙描述为万物互联的操作系统,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手机仍将是各设备连接的核心硬件,华为在6月2日晚的HarmonyOS 2发布会上,也重点介绍围绕手机的各设备间的交互场景。因此有多少台手机搭载鸿蒙,是评价其生态构建成功与否的核心指标。

当下的情况对华为来说并不乐观。经历四轮制裁之后,华为库存芯片的核心器件消耗殆尽,手机出货量已跌至冰点。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统计,今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同比下滑50%,出货量仅为1490万部。

《深网》近期走访多地手机线下渠道发现,华为线下渠道已经严重缺货,县乡级渠道商完全拿不到手机,仅有头部商家能拿到少部分货。

华为仍在推出新款手机,6月2日晚,华为发布了包括HUAWEI Mate 40系列新版本、Mate X2新版本在内的多款新机,但由于制裁导致的部分零部件缺货,这些机型均为4G版本。在普遍升级为5G的手机市场,这意味着华为手机销量大概率将进一步下滑。

从推广鸿蒙生态的角度来看,未来一段时间搭载鸿蒙的手机,绝大部分只能来自华为旧有设备的更新升级。华为方面表示,大约90%的华为存量和在售手机,可以升级鸿蒙操作系统。

小米OV采用可能性极小,IoT设备或存在机会

此前一段时间,外界不乏小米、OPPO、vivo、荣耀等国内手机品牌是否会采用鸿蒙的讨论,但从理性的商业逻辑分析,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一方面,小米OV等国产手机品牌均依赖海外市场。以小米为例,其2020年全年手机出货为1.46亿台,其中国内市场出货量为3980万台(Canalys数据),海外市场占比超过七成。

在鸿蒙生态暂未在海外建立完善的情况下,作为安卓阵营的小米OV们不得不考虑谷歌的态度。

尽管安卓是一套开源操作系统,但使用安卓必须遵守谷歌的两项协议:安卓兼容协议(ACC)和移动应用开发协议(MADA)。前者要求使用方软件必须与安卓相互兼容,后者则直接关系到使用方是否能获得GMS支持。经过十余年迭代,安卓已成为非常成熟稳定的操作系统,GMS则拥有极其丰富的应用生态。

另一方面,操作系统为小米OV们贡献了相当一部分收入来源。以小米为例,截止2020年12月,其MIUI月活跃用户数达到3.96亿,2020年互联网业务贡献了238亿人民币营收,毛利超过60%。

互联网的高利润率让小米OV这样的硬件厂商越来越重视该项业务。OPPO今年整合了旗下不同手机子品牌间的操作系统,以提高 ColorOS的用户基数,进而增加互联网业务营收。

通过庞大的系统用户量,小米OV等一线厂商可以在极低的边际成本下获得可观的收入。以国内游戏应用为例,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能收取游戏流水的50%作为渠道联运抽成。

考虑到海外市场以及盈利等诸多因素,国内主流手机厂商几乎不可能主动采用鸿蒙及其生态。但海外市场存在感较低、国内市场被一线品牌挤压的二三线手机厂商,是否有可能采用鸿蒙呢?

有观点认为在存量竞争的国内手机市场,二三线品牌无论从供应链、技术、渠道还是品牌层面,都无法与小米OV相比,采用鸿蒙或许是实现差异化竞争的一种选择。目前暂未有二三线手机品牌宣布将推出鸿蒙手机,但近期,魅族宣布旗下Lipro品牌智能家居生态产品旗与鸿蒙达成合作。

即便魅族手机事实上已边缘化,但魅族也没有贸然推出鸿蒙手机,在外界看来,其智能家居产品与鸿蒙的合作,更多是看中后者带来的品牌关注度和可能的产品体验提升。

从魅族与鸿蒙的合作,也能看出鸿蒙在IoT领域的机会。国内物联网设备厂商数量众多,其中大部分厂商市场影响力有限,主要面向国内市场,华为推进与这些厂商的合作难度并不大;其次,大量的物联网设备,目前对操作系统要求不高,也没有形成复杂的应用生态,只要能实现基本功能就能正常使用。

华为在与家电等IoT厂商的合作中已取得一定进展。据王成录介绍,华为目前与国内几乎所有主流家电厂商都在沟通,美的九阳等众多一线家电品牌已加入鸿蒙阵营。

16%市占率是分水岭,鸿蒙的生态突围战

华为预计到2021年底,搭载鸿蒙的设备数量将达3亿台,其中包含2亿台华为自有手机,三千万台Pad、手表、智慧屏、音箱等产品,其余是面向第三方合作伙伴的各类终端设备。

王成录此前曾对外解释,设定3亿台的目标,是因为华为认为16%的市占率是操作系统生态繁荣的分水岭。回看操作系统发展历程,个人电脑操作系统排名第二的Mac OS,长期维持16%左右的市占率;而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排名第二的iOS,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在18%上下。

以手机为主的自有设备是鸿蒙生态初期的基本盘。华为此次支持升级的鸿蒙的产品包括Mate 40系列、Mate 30系列手机,和MatePad Pro系列平板,从华为公布的更新计划来看,发布时间越早的产品,越晚支持更新鸿蒙。

华为消费者业务的产品矩阵划分为“1+8+N”,其中“1”指的是手机,“8”指的是华为自有PC、平板、电视、手表、车机等智能硬件,“N”指的是合作伙伴的终端设备。

手机业务受阻后,华为力图通过PC、平板、电视、手表等产品来弥补。华为手表产品增长迅速,2020年整体出货量为 1800 万只,相较于2019年的同比增长超过350%。但《深网》近期走访多地手机线下渠道发现,华为PC、平板等产品均面临不同程度的缺货,智慧屏则销量有限。

一个不难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外部环境没有改变,合作伙伴设备将是华为下一阶段拓展的重点。

按照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HarmonyOS 2发布会上的说法,华为认为接下来十年是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时代,大量的设备如何实现无缝的交互体验是难题,目前不同种类的IOT设备有各种各样的系统,体验非常割裂,这正是鸿蒙的机会。

余承东表示:“如果个人电脑时代用的是windows,智能手机时代用的是iOS和安卓,那么鸿蒙就是面向万物互联时代的操作系统。”

鸿蒙诞生于物联网设备爆发初期,可以说占有天时。王成录此前接受《深网》采访时说,做一个操作系统,一定要跟产业的发展节奏匹配上。如果产业在高速增长期,要做一个新系统不太可能成功。只有在产业升级转型时,做操作系统才有成功的基础。

不过,对于急于在生态层面实现突围的鸿蒙而言,智能手机时代的安卓和iOS仍是需要直面的对手。而刚刚起步的鸿蒙,在生态开发者和应用生态丰富程度上都远远落后。

谷歌公开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全球83%以上的智能手机都安装了安卓系统,全球活跃安卓设备数量已超30亿,谷歌全球大约有2000万,应用数量300万左右。

苹果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全球有10亿部iPhone手机安装了iOS系统,全球活跃iOS设备数超过16.5亿台,iOS全球大约有2400万,应用数量450万左右。

相比之下,根据华为官方公布的数据,华为目前拥有180万开发者,HMS集成应用仅为9.6万左右。具体到鸿蒙,目前有300+应用和服务伙伴支持鸿蒙生态,覆盖了大多数用户高频使用的应用服务。

生态的构筑自然需要时间,如何吸引开发者迁移到鸿蒙生态是关键。

王成录此前接受《深网》采访时表示,他并不担心开发者迁移到鸿蒙平台的意愿和成本问题,他认为,鸿蒙的优势在于一套系统能弹性部署在所有 IoT 设备上、设备间融为一体以及应用一次开发多端部署。

“如果一个生态的开发收益远远高于成本,那所有的成本都不是问题。过去十余年,几乎所有的应用创新都是基于手机硬件,现在基本上已经到了极限,而鸿蒙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它给应用创造了一个脱离手机硬件限制的创新可能性。”王成录说。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腾讯新闻出品栏目,《棱镜》《深网》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