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约潮、零融资、被限高:迷茫的尚雯婕,失控的偶像生意

真探2021-05-26
野蛮生长,一地鸡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祖杨,36氪经授权发布。

尚雯婕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太平。

5月24日,黑方金圆(以下简称黑金经纪)旗下艺人施展的一段聊天记录曝光,涉及在《青春有你》比赛期间与前女友吐槽队友、磕CP等大胆发言(施展已通过微博小号否认)。而黑金经纪的幕后老板正是超女出身的唱作人尚雯婕。

比起见怪不怪的爱豆“塌房”,更值得尚雯婕头疼的是,在约一个月以前,一位疑为黑金经纪前高管的微博用户撰写长文爆料,暗指黑金经纪与艺人间的收益分配不公、要求解约艺人支付高额赔款等乱象。

爆料中反复提及公司管理人为“高材生”,似乎正指向毕业于复旦大学法语系的尚雯婕。此外,“唱歌不多话”、“沉默的人用音乐说话”等描述,也指向尚雯婕的歌手身份。

爆料内容的真实性有待验证,但黑金经纪此前确实曾与旗下艺人因解约陷入经济纠纷。天眼查等公开信息显示,原黑金经纪旗下艺人、《花间提壶方大厨》女主蒋佳恩(原名蒋凤珠)与公司的签约合同中,明确写道前三年双方收益按照1:9划分,补充协议中写道公司每个月向艺人发放的6000元日常生活开支为借款。

基于此,黑金经纪与蒋佳恩的解约案,以判决蒋佳恩赔偿黑金经纪130余万、偿还借款16万告终。

天眼查显示黑金与蒋凤珠一案最终审判结果

除了与艺人之间的纠纷外,黑金经纪的发家史和内斗史也非常戏剧性。两位创始人尚雯婕、聂心远本为十年好友,但携手创业的“蜜月期”维持得并不久,2019年聂心远因私自转移财产而被起诉,到2019年12月,尚雯婕取代聂心远成为黑金经纪法人。

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对艺人的运营,黑金经纪都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而这在娱乐经纪市场中并不是个例。2018年互联网偶像元年之后,偶像经纪公司大量涌现,黑金经纪也是在此时乘势起飞,喊出打造“中国杰尼斯”的口号。而如今,随着《青春有你3》因倒奶事件被整改,选秀综艺前路未卜,偶像经纪行业乱象频出,包括黑金经纪在内的偶像经纪公司都必将面临大考。

经历过艺人解约、创始人出走的黑金经纪,只是偶像工业秩序崩塌的一角。

十年情断,黑金经纪的“杰尼斯”幻梦

尚雯婕与聂心远不仅是商业合作伙伴,还是合作了近十年的艺人与经纪人。

2010年,聂心远(时任华谊兄弟音乐总监)与尚雯婕成立北京尚品嘉音文化工作室,凭借浮夸的妆发、独具特色的装扮、“中国版lady gaga”的标签,尚雯婕相继在2013年《我是歌手》、《快乐男声》的加持下在市场中大刷存在感,二人合伙创办的工作室也在业内打响名号。

到2014年1月,二人携手将工作室升级为北京木星时代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3个月后,二人分别注入93.8万元再次加码,成立北京黑方金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就是现在的黑金经纪BG Talent。黑金经纪业务范围涵盖了影视、音乐制作、艺人经营三个方面,2018年,搭上偶像元年的快车成立了专注训练生培训的唱跳赛道——黑金计划。

黑金经纪股权分配比例

根据聂心远在此前采访中的叙述,2019年黑金经纪已经有了四个不同的体系,黑金计划专做唱跳偶像,黑金点星专攻演员练习生,黑金经纪则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员,黑金音乐是做唱作歌手。也就是这时,聂心远看着繁花似锦的偶像市场,许下了成为“中国版杰尼斯事务所”的幻梦。

然而“造梦”不过半年,黑金经纪便因各种“高层内斗”的传闻陷入舆论风口,相比起旗下艺人的作品,公司高层的“动荡”显然更为精彩:

  •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1月黑方金圆公司法定代表人聂心远成立个人独资企业曜日工作室,在与黑方金圆公司无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向工作室转移资金而被起诉;

  • 随后,聂心远被黑金股东踢出,由同为创始人的尚雯婕接任公司法人;

  • 2020年5月,黑金计划合伙人、知名经纪人Kevin以及工作人员在微博发布了集体离职的微博,聂心远一手创办的“黑金计划”正式解散。

聂心远离开后,双方的纠葛并未结束。今年3月15日,尚雯婕作为黑金经纪法人,因关联公司失信而被限制高消费。随后,黑金经纪官博发声明回应,此合同纠纷发生于黑金前任管理层经营管理公司期间,与尚雯婕个人及其演艺活动无关。

尚雯婕方声称自己是被迫背锅,另一方,聂心远也发出了一条意味深长的朋友圈:“善良和真诚永远都不会错,错的是没有分清对象。所以我们要反省的是自己的眼光和见识,而不是怀疑自己的善良和真诚。” 在今年参加的综艺《听姐说》中,尚雯婕则又一次提起二人的关系,称“给她上了人性的一课”。

尚雯婕在节目中回应争议

双方各执一词,究竟孰是孰非无从评断,但黑金经纪高层内斗、管理混乱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如何,“中国杰尼斯”彻底梦碎了。

黑金经纪并没能贡献出几个能被市场记住名字的偶像。2020年底,尚雯婕曾再次推出专攻训练生唱跳培养的偶像赛道——黑金密码,王南钧、李钦、李硕、应晨熙组团参与《青春有你3》,韦语节独自参与《创造营2021》,从整体表现来看,五位训练生除去王南钧外大多“一轮游”。

解约潮、零融资,野蛮生长的偶像经纪乱象

除了高层内斗、创始人出走等八卦之外,黑金经纪引发最多争议之处是在艺人的管理运营上。

除了开头提到的与蒋佳恩的解约纠纷,黑金经纪近几年屡次与旗下艺人“开撕”。去年九月,黑金经纪官方微博曾发出严正声明,警告擅自聘用旗下艺人曾舜晞开展商业活动或演艺事务等行为,疑似指向曾舜晞绕开经纪公司“接私活”。近日还有网 传消息称,黑金经纪旗下另一知名男艺人侯明昊已解约。

结合爆料内容以及蒋佳恩的判决书来看,黑金经纪与艺人的收益划分或存在不公之处,解约条件也过分苛刻。

黑金经纪旗下艺人曾舜晞、侯明昊

解约确实是艺人经纪行业的痛点之一,且在偶像行业中表现得分外明显。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曾表示:“担心艺人不红,更担心艺人红了解约。”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一年,能在微博引发热议的偶像解约事件就不下十起,例如曾参加《偶像练习生》的李希侃、罗正与原生经纪公司麦锐娱乐,卜凡与坤音娱乐,陆定昊与香蕉娱乐,曾参加《创造101》的高秋梓与姊妹淘(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黑金经纪无法留下艺人,与公司内部管理风格有关,而偶像解约潮的出现,归根结底则是因为行业秩序的混乱。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开启中国偶像元年。欢呼、追捧、名利、资本,种种诱惑下偶像行业井喷,大量初创型偶像经纪公司涌现,投资机构热钱涌入。有偶像经纪公司创始人曾信心满满地预测说:“将来中国市场可以容纳100家偶像经纪公司,毕竟韩国都可以容纳7个娱乐业上市公司。”

但过热、过快的发展节奏,致使偶像经济各个产业链走向畸形。大量无运营经验、无管理能力的偶像经纪公司无法给予艺人持续支持,因此有不少因选秀而收获一定名气的偶像提出解约,由此引发了2019年的解约潮。当然,其中也存在不少偶像在突然获得粉丝追捧后自我膨胀、无视规则。

除了艺人频频解约之外,偶像经纪公司还遭受了资本冷遇。报道显示,2018年偶像经纪投融资热潮后资本态度迅速大转弯,2019年获得融资的文娱企业仅200家左右,其中偶像经纪公司几近为0。

仅三四年时间里,黑金经纪就从雄心勃勃,陷入内忧外患。几乎与此同时,偶像供给侧市场也从一片火热,到现如今一地鸡毛。

《偶像练习生》/ 2018年

至今,中国偶像工业的建设仍极不完善,选秀几乎是新人曝光的唯一窗口,因此偶像产业链条的话语权被牢牢把握在各个视频平台手中。近四年时间里,高频次的选秀几乎将优质的偶像资源消耗殆尽,偶像供给侧缺口巨大,匆匆签约素人送去选秀“碰运气”的公司不在少数。

本质上,偶像长久运营的逻辑与平台选秀的逻辑存在错位,在“一炮而红”的选秀造星神话下,很少有经纪公司愿意花时间、花力气去培养新人,偶像的生命周期、偶像产业链良性循环等问题更无人关心。因此大量偶像团体,难以逃脱“出道即巅峰”的命运。

而现阶段,本就不够成熟的偶像行业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青春有你3》停播之后,偶像选秀节目或将停摆,偶像艺人几乎唯一的上升途径被切断,平台主导下的偶像工业岌岌可危——可以预见的是,一大批无独立运营及推广能力的偶像经纪公司即将“梦碎”。

但这或许不失为一个重建秩序的机会。不破不立,在偶像供给侧已明显乏力的当下,当市场失去了“一夜爆红”的途径,那么作为向市场输送“新鲜苗子”的偶像经纪公司,则更需要脚踏实地培养艺人的业务水平。

然后,静待下一阵风吹来。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特邀作者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坤音娱乐

天眼查

音乐说

乐华娱乐

今一

在约

微信

复旦大学

一条

下一篇

在投资行业,“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是一个永恒命题。

2021-05-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