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的“Fire生活”:没有财务自由,也提前退休

Tech星球2021-05-15
卷的另一面,是躺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乔雪,36氪经授权发布。

 卷的另一面,是躺平。

‍不存在某一种正确的生活道路。但,我们仍可以自由地选择我们想要的生活。

大多数人对生活方式的想象力,常常是单一又匮乏的,读书、工作、结婚、买房、生子、存钱、退休,而FIRE,则给了大多数人另一种看见生活的角度和可能。

这个概念最早诞生于1992年,在一本名为《Your Money or Your Life》的书里,作者第一次提出了FIRE的概念,“FIRE”是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的缩写,即财务自由,提前退休。

而今天,对于FIRE,我们可能会有一种更加通俗的理解:拒绝996、007的生活方式,向内卷说“不”,不再踩着同辈奋力向上爬,拒绝被消费主义捆绑等。

豆瓣,有超过7万人践行或向往这种新生活,也衍生出了不同的FIRE派别:“肥FIRE”,维持原有生活水准,只在一定程度上克制消费;“瘦FIRE”则要砍掉一切不必要的支出,崇尚极度节俭;“咖啡师FIRE”已辞去朝九晚五的传统工作,但是目前仍然从事兼职工作,以支付当前开支;“海岸FIRE”,已经攒下足够的钱来覆盖当下和未来的生活开销,但是仍然从事某些兼职工作的,跟咖啡师们不一样的是,海岸们工作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和热爱,而不是为经济状况所迫。

时代在轮转,年轻人们总能找到一种应对生活的新方式,但提前退休,真的只是财务自由这么简单吗?

被迫离职,FIRE新手,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

Ms.fish,职业:HR,FIRE时间:1年

疫情原因,我所在的外资公司决定退出中国市场,也是我工作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拿到离职补偿,而我作为HR,要面对的不仅是自己失业,还要做最后的收尾工作,员工的谩骂投诉和不理解(毕竟在疫情最严重时期我们被公司抛弃了,员工有委屈自然冲着我),都是我要去面对的,而我的委屈却无人纾解。

以前工作时,经常在午夜下班,曾12点还在7-11里吃过康师傅,为公司几乎天天拼命加班,没成想,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还记得,帮公司裁掉所有员工,最后也把自己裁掉那天,我趴在我的工位上痛哭了好一阵。

之后,我就想借机休息一段时间,谁知道健康不允许了。

因为多年的过劳工作,疯狂加班导致身体抱恙,得了慢性病,医生嘱咐我不可压力过大,不要焦虑,要充分休息,才能预防不再复发。人生很长,我决定不要再用生命换金钱。

刚开始FIRE的我,还停留在原有购物习惯中。以前就算加班到很晚,下班回家还要看直播抢“便宜货”,没抢到就仿佛错过了全世界。一开始收入上的落差一度让我很惶恐和焦虑,而现在,不需要太多无用社交,很少买衣服,零食也基本戒掉了,偶尔上个馆子开开荤也会控制好预算。

其次的一个变化是,我开始珍惜食物,珍视生活。以前上班的时候,几乎每天下午都要点一杯咖啡或奶茶,却几乎没有喝完的时候。现在的我,完全戒掉奶茶,开始自己烹饪美食,既有乐趣又省钱,同时吃多少做多少避免浪费。

我渐渐开始明白,社会总鼓吹着焦虑,而购物似乎能将焦虑得到释放,但治标不治本,焦虑还会源源不断地再产生,而我早已陷入了消费主义陷阱。

FIRE之后的我,开始学习记账,每月都做预算,各项开销大类都严格控制好,每笔收入和支出都能查到明细,现在的开支只有之前的10%-15%。

FIRE后,我有了大把时间可以拿来阅读,而阅读给我最大的欣喜就是学会了思考。虽然偶尔还是焦虑,但已经不再需要通过大量购物来释放了。我还掌握了一项新技能,从零基础小白开始自学素描,现在已经画了100幅,能感受到坚持的力量带给我的变化,真让人欣喜。

受访人的素描作品

说来惭愧,人到中年,刚刚接受了自己是个普通人的设定。开始真正懂得了生活,享受一口美食,阅读一本好书。

我愿意把FIRE看成是一场修行,是寻找真正的自己并完善自己的过程,人生很长也很短,时间宝贵,抓紧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一切,试试用最少的物质也可以好好享受生活,远离工作和社会鼓吹的消费观所带来的焦虑,并勇敢地承担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结果。

28岁退休,穷fire也能享受田园生活

劳拉,职业:设计师,FIRE时间:3年

我认为很多人是不适合早早FIRE的。虽然我28岁就选择了FIRE的生活。

首先要真正明白,为什么要FIRE?单纯的因为不想上班发发牢骚吗?逃避现实生活的压力?还是你真的需要自由去过想要的生活?要先知道你想FIRE的目的,每个人的FIRE的标准都不一样,金钱不是唯一的标准,

就像我的情况,在豆瓣小组里,可能被很多人看来是一个不自量力早早FIRE的渣渣,但是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可以了,就FIRE了。于是,28岁,我放弃以前高薪的设计师工作,在广州郊区老家的老房子里开启了我的FIRE生活。

我是一个低欲望型人格。其实我和很多组员相比没有太多的存款,按照4%原则(攒够25倍的年开销资金用于投资,按非常保守的4%收益计算,被动收入大于生活开支,就能实现财务自由),我也达不到。但我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朴素,我以前算是高收入高消费人群,但现在一年买衣服鞋子包包也不超过5000元,护肤品几乎不买。

FIRE不容易,FIRE需要更自律的生活方式和意志力。最初FIRE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也是很空虚的,夸张的时候,能一星期什么也不做,时间就溜走了,后来及时的反应过来,才把自己从这种情况里抽离出来。

之后还要面对身边人和朋友的“关心”,有的朋友常常会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以后可怎么办啊,现在有存款,万一要是通胀了呢,存款花光了怎么办。我没焦虑,她反而先焦虑起来了。

最近也看到小组里其他组员收入有点被凡尔赛到,也变得有点儿焦虑。但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晒资产的组员也不是凡尔赛,而是真的很焦虑,毕竟FIRE这件事对欲望高的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焦虑与否真的和拥有资产多少无关。

事实上,大部分人还是需要通过工作去感受个人的价值感和存在感,如果不能在FIRE后独处也能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是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无所事事的。

我每天都有很多要做的事,看书,看电影,每周画画,学小语种、还要当园丁照料花朵。很巧的是,因为这个花园我又增加了一个被动收入,广州电商自媒体发达,经常有些人过来拍写真和短视频啥的,也是无心插柳。

劳拉精心打造的花园

我现在只想为了真正所爱而做事,而非功利性的把爱好抹杀成厌恶。

辞掉年薪40万的工作,做个FIRE人,不鸡娃不鸡自己

晨海,职业:职业经理人,FIRE时间:1周

上周打了辞职报告,告别了自己工作了10多年的岗位,正式加入FIRE人群。

这一次,我很确信,再也不会回去了。

这不是中年危机被迫作出的选择,其实,在这次之前,我还有过2次短暂的FIRE生活。

第一次FIRE时我无所事事,每天就是刷剧、打游戏,我觉得这种生活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后来我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自己可能是缺少爱好,于是我虽然重回职场,但同时也在培养者自己的爱好,于是,我开始了第二次的FIRE,旅游、钓鱼我都尝试过,但很快就腻了,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只能重回职场。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真正的所爱是什么?

我发现,我仍然喜欢我自身所学,我的专业能力所创造的价值,现在,我虽然已经FIRE,但还是利用自己的知识却帮助别人,分享我的经历,让别人少走弯路。

我知道在FIRE的人群中,很少有小孩的敢去选择,大多数FIRE都是丁克或者独身、不婚育者。

我之前也是鸡娃家长大军的一员,曾经也让小孩读民办、兴趣班、补课,之后,我想明白了,我自己都不卷了,凭什么让孩子卷?

随着小孩慢慢长大,我却越来越佛系了。兴趣班只剩她最喜欢的长笛和舞蹈,舞蹈是少年宫的,不花钱。因为喜欢,不需要我鸡娃,她自己就练了,练完了效果居然还很不错,这样看,找到自己的兴趣真的很重要

我不要求她出人头地,但从小我就注重培养她的财商能力。从出生开始,小孩所有的压岁钱我都帮她买了基金,朱少醒、葛兰、张坤,让最牛的基金经理帮她理财,我也会慢慢告诉她股票、基金的知识,对了,她最喜欢的书是博多费舍尔的《小狗钱钱》,现在她的基金账户里已经有6位数的资产了。

FIRE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对生活更加有掌控感了,原来是9分工作1分生活,而且是不开心的工作,现在是3分工作7分生活,而且是喜欢的事情,是事业不是工作。送给也想FIRE的人一句话,财务自由需要的钱,永远比你的欲望多一点。

29岁被迫FIRE,终于明白不拧巴才是生活

叶子,职业:会计,FIRE时间:2年

我和老公是在海外求学时相识并结婚,毕业后我俩回国一起开始找工作。这段时间,我在上海工作了一年半也顺利拿到了户口,工资不多,到手1万左右,勉强够两个人的生活。我老公那边也试着找过很多工作,但持续了一整年都没有找到,当然确实有求职策略方面的问题。

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们可能无法靠工作作为人生的出路了。

这时候我爸妈可能也意识到我们的生活不好,给了我们一大笔钱,这令我感到非常焦虑。说出来可能有点凡尔赛,我虽然谈不上优秀,但至少也考上了一本保送研究生,内心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废物。这笔钱让我觉得,在爸妈眼里我好像就是废物。

后来,接触到了FIRE,我想试着去寻找到另一种人生新的解。

最初,其实还挺不自在的,那时候我才发现,当短期内不再受生活所迫去工作的时候,我突然好像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价值,工作的时候,我还可以用“一肩扛起自己的生活”这种鸡血来自我安慰,可是等到不工作了,我才知道,我对社会、自己的人生毫无贡献。

于是,我开始选择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喜欢历史,也喜欢研究人物。于是我从身边做起,帮助身边的朋友,建立平等的婚恋关系,对他们的婚姻咨询,也开始着手建立我的老房子研究历史。

现在的我,加入很多的非公益组织去做公益,参加了一些中外青年联合NGO,帮助所在地的华裔小孩讲中文,建立身份认同,传播中国文化,不仅能展示我的所长,还能和年轻人交流,整个人都舒展了。FIRE期间我还看了很多20岁以前囫囵吞枣看过、没机会细品的书和电影,静下心来思考了很多关于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的话题。FIRE这一年多,是我成长最明显的阶段。

可能在别人面前,我看起来像啃老,瘫子,烂泥扶不上墙的类型,但正是这过去的一年,我学会了从内心和需求出发去看待世界,不再拧巴,不再通过和别人比较来判断自己的价值和人生。

从零存款到FIRE成功三年,FIRE给了我“越狱精神与二次人生”

山水居士,职业:前上市公司主管,FIRE时间:3年

曾经花钱如流水的我,留学回国,身上除了一张文凭,兜里找不出过千元的存款。那时候又赶上国内各种消费与新兴服务日新月异的年代,还记得第一份工作收入是1800元,完全不够花,于是,又办了信用卡来维持虚荣体面的生活与娱乐。现在回想起来,和当下很多年轻人也挺像的,时代就是一个又一个轮回。

痴痴的看着身边朋友事业蒸蒸日上,我的失落感和焦虑感就更强了,于是,我开始一边兼职家教,一边考各类证书,早上五点起床去麦当劳学习(北京凌晨的麦当劳有很多流浪汉,看着他们学习的动力会变得超强),那时候过的真的很苦,最终BEC高级、口译考了一堆,但仍没有突破职场瓶颈,那年我已经27岁了,月收入才一万,公司还不给缴社保,挣的钱一半旅游一半养车以及吃喝,基本没有存款,前途一片灰暗。

但幸运的是,我抓住了一个时代红利,在互联网的窗口期的时候,我决定跳槽,跨入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为了抓住这次机遇,我工作更拼命了。有时候为了新产品上线、上线后数据跟踪分析与产品迭代优化,干脆就住在公司,即省了油钱又省了通勤时间,还能获得领导但肯定,我们那时候还没有996和007,如果为了工作加班住公司是很容易得到老板赏识的。这些付出果然有了效果,我的职场之路走得顺风顺水,工作狂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我,我对工作是上瘾。

用力过猛的我终于在第六年出现了反噬,我开始厌恶职场。我还记得,最后一年,我在办公室是几乎坐不住的,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出去买杯咖啡,喝咖啡不是目的,主要是逃避,和同事谈事都会约在楼下,公司好像就是个魔窟,在里面就有不安感,有一种坐牢的感觉,说来好笑,即使到现在做的噩梦也都是在公司里上班的情形。

我想要随时想走就走想躺就躺的权利、不用随时拿着手机standby处理问题、可以在感冒发烧的时候随意在床上养病、不用熬夜参加饭局、酒局闻着烟味喝着毒药。

于是,我在三十岁正式接触了FIRE。

FIRE理念的最大的魅力就是:摆脱金钱与职场的奴役,以自己热爱的方式去享受生活、探索人生、重新做回自己。

 受访人在阳光下发呆

我现在的生活很简单,卖掉车子,穿最简单的衣服,不再为了利益结交朋友,彻底戒掉烟酒,感觉头发越来越茂密,人生的重点不再放在赚钱上,而是重新享受生活,很少再看热点或负面新闻。

人生从来就没有规定应该是怎样的,但所有人都会拉扯着你往“主流路线”上走,作为一个行走的DNA,再努力生存并去复制下一个真的就是人生唯一的答案么?路就在脚下,踏出去就是二次人生。

+1
15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耳朵经济的消费升级生意经,离不开睡前与车载的场景贡献

2021-05-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