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美团骑手每天只有3元保险,这样赚钱还谈“无限游戏”?

帅真财经2021-05-16
认真对待自己的核心资产,善待为企业付出的骑手们,才是企业得以持续健康发展、能够继续这场“无限游戏”的关键!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特邀作者“帅真财经”,作者:洛书,36氪经授权发布。

“这个钱太不好挣了,真的太不好挣了!”

这是来自一位副处长的真心哀叹,那么,是什么行业让他觉得如此辛酸呢?

前段时间,这个话题很快登上微博热搜榜,网友们纷纷围观这“副处长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背后的故事。

片中,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亲身体验了一天外卖小哥的生活,他在这一天中,体验了接单、取餐、送餐,一直在马路上飞快骑行,如此干了12个小时,却只赚到41元的薪水。

其中有一次,跑了一个小时赚得6块6,因为送晚了要扣掉60%。

他坐在马路边,连连摆手:“别拍了!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觉得很委屈,今天跑了那么长时间就挣这么点钱。离我的100元目标差那么多!”

他深感委屈的一天,却是外卖送餐人员的常态。

电动车飞驰在路上,不伤不休

这个纪录片播出的时间节点很精准,在此一周前,美团刚接受了市场监管总局就其“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调查。

美团存在的问题,还远不止这一个。

长久以来,外卖员都在处于时间紧迫、拼命奔跑的高强度工作状态,外界眼中的“月入过万”,于他们竟是搏命以换。

据一位美团专送骑手透露:“大家说的月入过万,都是起早摸黑熬出来的。”

令王处长深感委屈的41元是他跑了5单的薪水,但有人做过数据统计,外卖骑手中70%的人年龄低于35岁,90%上为男性;每位骑手的平均工作时长是8小时,待命12小时,配送48单。

业内的专职骑手,活干得多,活干得累,年岁大的人恐怕熬不下来。

而且,他们做的也不是宣传中所说的“灵活自由的兼职工作”,每个外卖小哥都是靠着跑单维生,一天不出去工作,就意味着一天毫无进账,收入都是一单一单赚出来的。

(横轴表示时间,竖轴表示送餐量)

为了不超时、准点送达、不被用户投诉或平台扣钱,他们一般都会选择离目的地最近的行驶线路,电动车“开”到风驰电掣,经常扮演马路杀手,上演“速度与激情”。如他们自己所言“电动车开到60多码,红灯完全不管,直接乱闯。”

这一切悲惨的现状,资本家选择性地无视了。近些年,美团不断提高外卖佣金,对入驻商家进行高比例抽成,已经从原先的15%涨到了20%。

但增长的佣金却没有实实在在地给到骑手手中,相反,骑手的工资还被平台调低了,他们不仅承受着系统算法的驱赶,还要在资本压榨中急速前行,不伤不休。

曾经的“速度”标语使得企业飞速发展,大多数人选择投身于这个行业时还憧憬着自己踏入了新兴产业,能够靠这份工作收获高薪,收获自由。

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骑手觉得自己与美团那点微弱的联系,可能只是一身黄色工服了,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归属感。

无法得到的保障,到底谁来负责?

在美团大佬的眼中,骑手们不仅没有让企业得以运转,反而阻碍了企业进一步向前发展,所以骑手们的困境不值一提。

观察者网作者周翔就曾表示,美团平台逃避了外卖骑手的五险一金,全职或众包骑手都没有社保。

即使是全职骑手,也只是签了一份电子合同,有没有保险、保险范围是什么,骑手们并不清楚。这就导致了外卖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出现意外事故,很难维权,也很难享受到工伤、意外保险赔偿等情况。

一位众包骑手介绍自己所谓的保险:“每天从工资里扣3块钱作为保险费,没有其他保障了。”

在纪录片中,王林也到中关村调研走访,他问了两个问题:“外卖员发生问题之后,是你们平台负责赔偿,还是供应商负责赔偿?”“每天3元钱的保险能保什么呢?”

据美团代表所说,这是意外险的保费,每天3元,从首单开始到次日凌晨下班时间结束。在美团app上早有显示“只要骑手不明确表示反对,则自动购买保险。”

美团代表最后勉为其难地承认包含保额60万的身故伤残险,还有治疗费用5万元。

对此,美团公司代表还觉得自己的公司也很委屈,外卖骑手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公司不为他们提供劳动工具,在工作过程中发生的一些行为美团也没法完全直接地负责任,包括可能会增加企业负担。

2020年美团财报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团向骑手支付佣金486.92亿,这是美团最高额的成本。

这与2019年的410.42亿相比,已经增长18%,2020年美团外卖累计完成101.5亿笔订单,总额高达4889亿元人民币,佣金收入约586亿。

两相比较,令人心惊,就算加上外卖业务余下的利润,美团也确实缴纳不起骑手们的社保和医疗险,那横亘在骑手与美团之间的矛盾该如何解决?

平台既然给骑手制订了一系列规则和奖惩机制,那么行了规定之权,却不尽保护之责,是不是太贪了!

缴纳社保的议题虽然处于初级阶段,但背后隐藏的问题却不是美团可以回避的,即使不能足额缴纳,总要拿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来。不能让骑手们担负巨大的风险,拼命为老板、为资本赚钱,却只换来一点点难以平衡的权益。

三方的钱都想赚,凭什么?

“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这是美团王兴的座右铭。

就是因为这一理念,美团一直处于失常的“急速状态”,进而演变成无所顾忌的求快——求快速度、求快发展。

其实,早在调查之前,在美团平台入驻的商户、为美团奔忙的骑手,还是在美团下单的用户,都苦于美团平台的傲慢态度。

曾经发生了太多事件,都在反映美团平台“不作为”、“法律模糊”、“压榨员工以求利益最大化”的乱象。

比如:去年12月,“漂移神父”曝出自己经常下单的驴肉火烧店,在同一时间段,美团外卖会员的账号与非外卖会员的账号,配送费显示不同,会员账号配送费显示贵出4元。

也有骑手向媒体记者反映,美团给骑手的配送费是按直线距离计算的,但和商家收的配送费是按导航距离计算的。

三方的钱都想赚,不该挣的吃相难看,应该负责地吃干抹净。

想起前不久,董明珠视察员工食堂发现麻辣烫的价格不合理时说的那句话:“我们的员工一个月就拿那么多钱,一餐少2块钱,一个月少200块钱,200块钱可以用一些更好的东西。”

同样是企业老板,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

“鞭策是成长的必修课,感谢每一个好评,也感谢每一个差评”是美团的口号,也算是一种企业文化。

希望美团真的能做到自己承诺的那样,感谢每一个好评,也认真应对每一个差评,妥善解决差评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想办法压榨本可长期共同发展的商户和骑手,以及支持平台的用户们。

认真对待自己的核心资产,善待为企业付出的骑手们,才是企业得以持续健康发展、能够继续这场“无限游戏”的关键!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与本文作者联系。

+1
2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可以吃的玻尿酸,更像是容貌焦虑时代的心理安慰剂,甚至可以说是在收割年轻人的“智商税”,只是这一次,年轻人或许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2021-05-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