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粉梦碎2021:心“死”,勿扰

娱刺儿2021-05-09
2021,选秀圈大震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yuci-er),作者:怡晴,编辑:周矗,36氪经授权发布。

5月8日,也就是今晚,原本是《青春有你3》决赛成团夜。

三天前,突如其来的暂停录制的消息,让十九位等待出道的训练生的未来成为一种未知,鲜花簇拥的成团梦暂时破碎。

5月8日上午,@吃瓜群众CJ 放出《青春有你3》悄悄成团的消息,罗一舟、连淮伟、唐九洲、刘冠佑、邓孝慈、孙滢皓、刘隽、段星星、孙亦航最终成团,团名为ninever。

5月8日下午,微博网友发出的照片显示,《青春有你3》训练生徐新驰、何德瑞、梁森已经陆续离开大厂。

但事实到底是怎样的,无人知晓。

这也是内娱男团选秀四年里,最drama、最潦草、最戏剧的一周。

五月刚至,《青春有你3》的大热选手余景天成为秀粉热议的对象,有网友扒出其父母开的KTV涉及违法行为,还曾被四川新闻网报道过。部分训练生的粉丝开始发出“举报”教学,抗议余景天C位出道。 

导火索出现在5月4日。

当天,一则“倒奶”的视频传遍网络。视频中,粉色瓶子的真果粒花果轻乳倒地一片,一群中年人拆开瓶装奶,一桶一桶的倒掉,背后还有成排的真果粒“排队”等待。“浪费”“疯狂”等言论甚嚣尘上。

紧接着,央视新闻、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纷纷转发,批评商家与平台的不当做法。

此时,距离《青春有你3》的决赛夜还有三天,秀粉们依然激情打投,后援会号召粉丝专心自家,甚至已经准备好选手决赛夜的应援方式。

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事情已经发展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5月5日凌晨,《青春有你3》官博发出道歉声明:暂停录制,核实整改。随后余景天宣布因身体原因退赛。

5月7日上午,爱奇艺道歉,关闭所有助力通道。随后,节目赞助商真果粒进行道歉:坚决反对一切浪费行为。

粉丝们彻底炸锅。节目暂停录制,决赛遥遥无期。一方面,出道位的十九位成员命运未卜,奶也买了,票了投了,钱也花了,最后却连正式成团的希望都看不到;另一方面,部分舆论矛头指向粉丝,也让大家感到委屈,花钱的是他们,错的也是他们?

#爱奇艺道歉# #心疼连淮伟# #真果粒道歉# #谁在粉丝疯狂倒奶中获利# ……

在一连串的热搜中,已经为决赛进行返厂的训练生们又在晚上悄悄离开,粉丝们早已疲惫不堪,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哀嚎:“无论如何,5月8号结束吧”“建议回到十年前快男快女短信投票,一人一天只能发一次,全凭人气”“累了,不愿再看选秀”“这也是创造选秀历史了吧”。

选秀圈大动荡,秀粉心态逐渐崩塌。他们的梦,或许与他们的偶像一般,碎于成团夜三天之前。

投不完的榜单

知道决赛夜暂停录制的部分秀粉,心态已经有些崩。尽管数据组还在鼓励粉丝打投,坚持到底,但面临着未知的变数,粉丝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秀粉辰辰今年把《青春有你3》从头追到尾,这是他最认真追内娱选秀的一次,“真情实感打投的那种。”

辰辰很坚持地告诉娱刺儿(ID:yuci-er),倒奶视频源于《青春有你2》,当时投票的二维码印在盖子里,确实非常不妥。但《青春有你3》主打奶卡,而奶卡是放在箱子中,部分后援会也会捐赠给福利院,很少会存在浪费现象。

也有粉丝反应,后援会组织打投买的奶票均为电子二维码,“一个奶盖买下来1-2元,而买奶需要6元,粉丝是疯了,才会花大价钱买奶,再雇人倒掉。”秀粉们展开调查,自证清白,不愿被群嘲。

根本原因还是打投机制的问题。

辰辰起初追韩国《PRODUCE101》系列,相比之下,她感慨内娱榜单太多了,“101的时候,只能短信投,而且只能是当地的短信。但是国内的选秀,有蒙牛真果粒、京东、VIVO等赞助商的榜单,还有QQ音乐榜单等。”

一开始投票的时候,她有些搞不明白,最终选择投平台和真果粒上的主榜单。

决赛夜暂停录制后,辰辰一直观察平台的动态。她心疼自己pick的选手,没想到第一次真情实感搞内娱选秀,却成了最荒唐的一次。 

秀粉晃晃也非常厌恶资本的多线操作。 

原本只投一个主榜,粉丝们还有精力,也更能集中体现选手的热度。而如今,支线条太多,商家和平台抓住粉丝追星的心理,提供了大岛日记、微视、doki、黑人牙膏一汽大众等副榜,可以获得杂志资源与商务合作,露出更多镜头,为此粉丝只能努力打投。

“投资商搞副榜,让大家竞争,平台也要搞副榜,让粉丝打钱,才能让小哥哥有镜头,不然正片里根本没有什么镜头。”晃晃说,百余名选手中,总有人不会被镜头选中,而能让他们被看到的最简洁的方式就是打投。

副榜再多,决定最终出道位的只有主榜,这样的打投方式非常考验秀粉的精力。部分学员的粉丝团会给副榜买数据,比如投主题曲c位。然而,有其他家粉丝会通过买奶票的方式反超,令人防不胜防。 

如此一来,为了稳固C位,打投组只能全力以赴。在晃晃看来,副榜越来越多,是四年选秀最明显的变化,而这一变化,也促成了秀粉的疲倦。

榜单是人气的证明。余景天退赛后,主榜不能打投,粉丝仍旧在泡泡圈、京东超市心动榜等副榜为其助力,希望给他“C位”应有的排面。

小月对投票机制最大的意见,就是平台投票进行账号登录时很麻烦。“每次要换着登录,要验证码,而买奶的奶票就比较快,只用扫。但是一个奶票码才2-3票,要扫好多次,也麻烦。喝奶的人和买奶的人根本就不是同一批,如果依托商品作为打投工具,至少要考虑实际使用情况。”

她甚至希望,商家割韭菜就割个痛快,“一口气扫出来100票,减少一些人力不好吗。打投女工也不容易,既要花钱还要花时间和精力。” 

起初追选秀时,小月还会打投,而现在她开始逐渐白嫖,“不想努力了。”

搞不完的“battle”

上一次选秀节目被主流媒体通报,是因为集资。

2018年,《创造101》播出后,人民日报曾撰文提到平台应加强监管。四届选秀过去,集资已经成为饭圈常态,为了“不惹麻烦”,“集资”二字被粉丝在文案中用“橘子”的符号代替。

为了鼓励粉丝激情打投,饭圈打投的花样也更多。

在平台投票机制中,每人对单个选手的投票次数有限,但可以为多个选手投票,为了不浪费手中的余票,饭圈推出了联合打投的方式。

“上位圈选手的粉丝会和下位圈的粉丝联合打投,小程序一天一人只能投100票,联合10家,就能投11X100票。比较糊的下位圈粉丝为了能让爱豆留下来,自然愿意联合打投。而且这种换票制度,会挑差距大的,这样不会互相威胁出道位。”小月介绍道。

除了同一档节目联合打投外,还有跨节目集资battle的“联谊”。

3月6日,余景天、甘望星、张嘉元、刘宇四家后援会在桃叭App联合进行battle,最终以刘宇粉丝后援会超300万的集资告终。 

罗一舟(《青春有你3》训练生)后援会原本和米卡(《创造营2021》学员)后援会进行主题为“入梦系男友”的battle,却因学员公司高层被扒出不当言论而终结。

“惩罚机制”的“小团建”在4月份就被人民网点名。4月9日,余景天后援会进行集资团建,目标集资11万,但最终完成仅为65790元,后援会做出“惩罚决定”:没有完成任务的粉丝,需要在桃叭打入2.22元,在京东超市心动榜切三个号完成等。 

有奖有罚,打投女工彻底被困在数据中。

四年之中,饭圈的打投机制越来越规范,APP桃叭的出现让粉丝的每一笔集资都透明化。据新商业情报NBT报道,桃叭前身为星小班,主要进行数据打投,2019年,桃叭凭借方便快捷的集资方式吸引了诸多粉丝。 

无论是甘望星、余景天等人的集资battle,还是粉丝日常集资,桃叭都成为了粉圈的首选之地。桃叭的出现,让粉丝的每一笔资金去向都有了清晰的保证,但另一方面也有人提出质疑:桃叭到底是合理化,还是助长粉丝的集资气焰?

平台、商家、各类打投App借着选秀的东风狠割了一把韭菜,但韭菜们也在选秀进行的第四年,越来越疲软,除了复杂的打投方式外,部分秀粉也看透了节目的操作方式。

“今年pick的选手,一看就是被放弃了,不会出道。但是我尽力投了一些,不算很努力了,也没有买奶,”小月坦诚道,“现在看选手,就是认真看综艺,谁有剧本,谁有故事线,谁有资本。”

尽管平台多次澄清节目没有剧本,但秀粉始终不相信。《创造营2021》中,魏子越、谢兴阳等人一起表演了《和你在一起》的舞台,因为甜腻的“糖果齁咸”而被群嘲。吐槽者韩佩泉在后续的采访中提到,吐槽魏子越等人的舞台存在编剧的诱导。 

在没有信任的情况下,粉丝在猛烈的打投中,和怀疑平台做票中,耗尽了耐心。 

割不完的“韭菜”

2021年的选秀选手中,有练习生训练时长长达七年,也有训练时长三个月的。

一位做偶像培训的行业人士向娱刺儿透露:“进行培训的经纪公司,在三里屯可能就200多家(或存在夸张),大多是快消模式,有可能就是在大街上拉了一个人,比如我找到你,我负责你的机酒和每个月的开支,就是为了让你跟我们公司签约,然后把你送到选秀节目,最后迅速借一波节目的福利。”

一位从事艺人经纪的行业人士也承认了市场的浮躁,“当下的偶像市场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艺人的艺能普遍偏弱,相对浮躁。但是浮躁不是当下的问题了,是一直存在的问题。比如说培养周期很短,艺人的艺能方面的培训会减弱。我们公司培养练习生开始偏低龄化,13-15岁开始养成,成年后有机会去面试节目。”

选秀节目的核心原本是选人,但当供应端不能得到保证,平台把关不严时,粉丝很容易踩雷。

《创造营2019》中,排名第二的王晨艺退赛;《青春有你2》中,“冰清玉洁”四胞胎退赛;如今,退赛的余景天并不是第一个被平台“舍弃”的人,然而粉丝过往打投的钱该作何赔偿,谁也无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搜狐财经报道,蒙牛2020年冠名包括《创造营2020》《青春有你2》等多档综艺,宣传费高达68亿元。但效果也是显著的,即使疫情期间,蒙牛的产品真果粒因为赞助选秀节目,成功上市,并实现逆势增长。

疯狂割韭菜的后果,便是真果粒5月8日姗姗来迟的退货方案。即便如此,粉丝也不会买账,原本一波高热度的品牌宣传,最终又暗淡退场。

经纪公司、平台、商家为秀粉提供快乐狂潮,却也让他们被这种狂潮淹没。

5月8日下午三点,国家网信办发布“严厉打击引发粉丝非理性应援”的消息,其中包括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网上行为等。

成团不久的INTO1或也受到影响,据网友透露,成团前便商定的《快乐大本营》行程遭到延期。

“最理想的是完全取消买奶,只有平台账号投,甚至限制设备登录账号,一个设备只能登录一次。那么真的就是回到短信投票的时候,去拉亲朋好友投。”但小月又自我否定,“网络节目下的选秀,商业模式上就依赖赞助。”

5月8日下午,在《青春有你3》学员的超话中,弥漫着一种感伤。

即便余景天退赛,他的粉丝仍为他做了余景天的专属大厂故事,希望离开时能体面一些;罗一舟的超话里,部分粉丝已经开始庆祝起来,不失理智的粉丝则响应主流媒体的号召,建议全平台闭麦;连淮伟超话中,粉丝还在刷直拍,做数据;在网络流传的“卡十”李俊濠的超话里,有站姐拍了他彻底下班的视频,“以后一起走花路吧。”粉丝这样写道。

没有人想到,109个人与一群人四个月以来的梦,最后竟是这样灰色的结局,但大家又不约而同地重整心情。

接下来,优酷的《亚洲超星团》该何去何从,秀粉们已经无力关心,因为他们已经“心死”2021。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辰辰、小月、晃晃皆为化名)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这一年,公募基金、保险资管的规模持续扩张。然而信托非标压降早已注定。过去几年,非标业务领域雷声滚滚,风险陆续释放,监管重拳落下。在“两压一降”的监管指导意见下,信托业正在经历“换挡减速期”。

2021-05-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