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项目5年700倍回报率,东方富海周绍军如何做“伴随式投资”?|大咖说

施燕芬@36氪广东2021-05-07
早期投资有时候靠的是直觉,需要创始团队来消除各种不确定性。

文丨 施燕芬 

编辑| 江倩君 

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下称:VC)进入中国已超20年。20世纪末期,中国萌生互联网公司和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02年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创投”,前身为1999年成立的深圳市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宣告诞生。具有政府背景的第一批中资创投机构开始正式起航。

深创投也为中国VC市场培育了许多杰出的投资人、投资机构。其中,2006年底深创投总裁陈玮离开后创办了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富海”)。陈玮的合伙人周绍军从深圳老牌投资机构深创投离开不久后也加入了东方富海,主管重点关注科技创新、企业服务、消费升级等领域的天使投资,管理着富海深湾天使专业基金,并参与管理深圳市富海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等大型基金。

2020年,东方富海合计投资近40亿元人民币,周绍军所带领的团队投资近20个项目,目标锁定为早期天使和成长型项目,尤其是技术驱动型项目。

业内评价称,东方富海是人民币基金中最懂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又是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投资中最熟悉国内资本市场运作的机构。

2014年:从投机到投资

周绍军2001年入行,见证了中国创业板市场的各个发展阶段。“尽管已经从业了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一直未明白‘投资是什么’”。2010年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疆」)参加南山“创业之星”大赛,并入围十强企业之一,当时周绍军担任大赛评委。“但我错误判断「大疆」是个航模科技公司,受众小。”尽管当时证券交易所已经诞生出创业板,退出机制逐渐完善,但投资人对于早期项目的投资依旧谨慎。

“中国大部分的投资者喜欢根据公司的财务情况做判断,缺乏对新技术及新商业模式的想象能力”。面对着难以判断的未来,投资者往往要么更偏向保守,不愿意相信新事物,要么偏向于投机,赚风口上的钱。

创投圈这种投机的心理,直到2014年发生了改变。周绍军坦言,对于他来说,风口产生时便已成为了过去式,眼光要更超前。投资的本质是要求被投企业能够长期、持续健康发展,这就代表着投资人要更加早的关注行业未来的变化。

2014年VC/PE市场驶入“快车道”。国内IPO制度重启与改革,“双创”浪潮的兴起,各类基金开始涌现,风险投资者大举进入中国市场,投资总额达到155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记录,并且这一数据是2011年创下的73亿美元的最高记录的两倍。这一年,风险投资者更为看中中国的消费类企业,小米拿下了11亿美元融资,是当年年度最大规模的融资,跟随其后的是滴滴打车7亿美元和快的打车的6亿美元。

投资行业迅速发展,火热的市场催生下,企业估值泡沫化风险显著,投资人更难赚钱了。普遍来看,这一年VC投资阶段趋势前移,处于初创期的企业更受青睐。

面对着投资市场的变化,许多投资人开始转向“与时间做朋友”等早期投资、价值投资的方法论。周绍军也认为,追风口的人普遍认为早期投资能够很快获得回报,从而忽略了投资里对于行业和人这两个核心的判断。

在这浪潮中,周绍军坚持关注早期的“硬科技”项目。他直言:“在一定程度上,我可能是整个公司里对股票市场、资本市场的变化关心最少的人,因为我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公司总会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但风口来的时候,实际上我也会有焦虑。”

周绍军坦言,每一位投资人都需要对其背后的LP负责,当大量资本玩家都扎堆进入某一行业时,“落伍”的VC难免遭受LP的质疑。

早期投资其实就是投人,风口应该是由创业者创造的,而不是投资人。在投资判断的各种因素当中,对创始团队的判断是早期投资最为重要的因素。周绍军特别爱与创始人聊天。他认为,在聊天中,他能判断出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以及获得创始人对公司的思考,甚至“聊天”能成为他的投后管理工具。

如今,周绍军投资的企业「欢创科技」将其单目激光雷达技术应用在扫地机器人上,创下了年出货量超50万台,业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00%的成绩。东方富海在Pre-A轮独家投资了「欢创科技」,当时的「欢创科技」的技术是应用在电视机上。在此轮融资结束后,「欢创科技」开始立项研发扫地机器人用的激光雷达产品。

谈及东方富海是否有帮助「欢创科技」寻找未来时,周绍军表示:“作为投资人,我不会去主导他们做的事情。”「欢创科技」的创始人周琨也很喜欢跟周绍军聊天,在决定立项研究时,周琨也与周绍军一起畅想了未来,“他们会跟我讲他们想做的一些调整跟变化,我会跟他们一起分析我提出的问题,最终由创业者来想清楚到底值不值得去调整和变化。”在采访中,周绍军也多次提及:“周琨这个人很有意思,正如媒体报道说的,他是‘深圳流水线上的博士’。”

周绍军表示,如果创业团队能够在发展的过程中给到投资人足够的信心,投资人会从早期开始持续加码。「欢创科技」近期完成的B+轮融资,已经是东方富海对其的第五次投资。

投“未来”:等于投资“想象空间”

早期投资是养成系游戏。

周绍军描述自己对早期投资的方法论时表示:“我遵循‘伴随式’的投资方式,伴随被投企业通过锻炼和打磨出一个真正有客户需求的产品。”相比于“陪伴式”的投资方式,“伴随式”更偏向于投资人与企业共同成长。在周绍军20年的投资生涯里,伴随项目中,增值倍数最高的是「速腾聚创」创下的700倍。

“早期投资有时候靠的是直觉。”周绍军回想起刚接触成立不久的「速腾聚创」时,很多投资人纷纷表示该项目“看不懂、不愿意投”,但周绍军在了解公司产品底层技术后,认为「速腾聚创」激光雷达产品的应用会很广,尽管也一时没有想象得出其应用场景,但凭借直觉投资了公司。

投资「速腾聚创」后,公司的技术因为能够迅速且清晰呈现出空间结构,最早落地在房地产领域,推出国内首家全自动、全景扫房设备,受到房地产企业青睐。

但周绍军建议「速腾聚创」不要往这个方向发展,因为“扫房神器”这款产品体现不出公司的技术含量,希望「速腾聚创」坚持原有底层技术的研发与打磨。

一年后,即2015年,创始人邱纯鑫留意到全球无人驾驶的产研转化逐渐开始,在与周绍军交流后,认为是个具有广阔市场的落地方向,便毫不犹豫地切入无人驾驶赛道。

由于早期在动态激光雷达技术上的坚持与积累,「速腾聚创」在进入无人驾驶领域时快速地获得了客户的认可。用了5年时间,「速腾聚创」的车规级固态激光雷达使用在了北美豪车新能源车企「Lucid」上,并与「斑马智行」等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商共同研发自动驾驶平台。而激光雷达也已经成为物联网(IoT)时代无人驾驶赛道必不可少的传感器。

「速腾聚创」从被投资人说“看不懂、不愿意投”的项目,也成长为了被北汽、上汽、阿里等行业巨头投资、投资人要上门抢的项目。

不过,周绍军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近期,跨境电商供应链服务平台「行云集团」刚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2015年,周绍军刚开始管理富海深湾天使基金时,就接触到了那时还在天使轮的「行云集团」。但出于机缘巧合,周绍军当时并没有进行投资。后来2019年,当周绍军再次遇到「行云集团」时,“「行云集团」的估值已经涨了大概40倍。”

不在意料中的「未来」

疫情下,东方富海的投资业务暂缓了半年,面对被投企业停工停产的压力,周绍军当时也十分焦虑,“我持续与被投企业保持沟通,一方面了解他们面对疫情的应对措施,另一方面希望力所能及地帮助到他们。”但在去年五、六月疫情末期,周绍军惊喜地发现,“很多公司业务不但恢复了,反而增长得非常快。”

最初是受疫情的影响,线下业务逐步转移到线上去,“我们投的很多企业都是跟线上有关。”知名云通讯公司「Twilio」对2569名企业高管进行的关于数字化转型的调查表明,此次疫情将全球的数字化进程平均提前了5年至7年。

此外,“去年最让我出乎意料的是,我投资的「云汉芯城」的业绩居然比前年增长了一倍还多。”云汉芯城」是元器件分销采购平台,为电子制造业提供全流程供应链服务。这两年,由于芯片市场的动荡,“很多人买芯片是储备型采购,订单量很大,芯片业务十分繁荣。”芯片行业市场性的变化可能就像是一群没有带伞出门的人遇到突如其来的大雨。

不在意料中的还有一群新新人类。周绍军说起近期生活中的小趣事,年轻的同事总是在刚吃完午饭后,热情地询问:“周总,来杯喜茶吗?”他打趣地说:“不能理解。”

周绍军观察到,随着新一代人的成长,他们已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对于国货的认知程度比以前要深入很多,未来消费格局一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对于投资人来说,终身学习显得格外重要。这可能是伴随式投资方式的诀窍,可能也是文科生在投理工行业后,却成为明星投资人的妙招。
 

 

36氪广东——在广东观察世界,在湾区链接全球。

36氪广东作为广东地区领先的新商业媒体,以大湾区为核心,为各位创业者、投资人以及科技、财经、新经济领域从业者提供最前沿的深度商业报道,搭建最畅通的产业对接通道,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如果你希望得到36氪广东的报道,或转载相关文章,请将你的需求和BP发送至指定邮箱:guangdong@36kr.com。如果你希望转载公众号文章,或进入社群(备注:社群),请联系小编微信。我们将在24小时内回复。

小编微信ID:gd36kr001  微信公众号ID:gd36kr  官方微博@36氪广东  抖音:湾区会氪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