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新晋网红,越来越不「做人」了

后浪研究所2021-04-30
成为无聊的大人之前,先成为一个“有灵魂”的虚拟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冰攸児、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封面图

每 14 个人里,就有 4 个人对“虚拟偶像”流连忘返 ——根据爱奇艺《 2019 虚拟偶像观察报告》,全国有近 4 亿人正在关注或走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 

这个数据有点让人意外,而数据背后的一个趋势是,虚拟人正在打开一个新的次元世界。

Z世代的年轻人乐于表达自己。虚拟技术给视频创作者带来了新的表现方式——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塑造出一个虚拟形象,让它来出镜替你出镜表达。

更何况,技术的门槛越来越低了。单枪匹马一个人,也能创造出自己的“虚拟替身”。 

2021年初,由韩裔女孩“技术员”单人创作的美国虚拟主播CodeMiko,以不羁性格与泼辣行为出圈,成为国外游戏视频平台Twitch最出彩的新主播之一,目前拥有65.1万关注。 

国内的年轻人们也呼啦啦在“虚拟替身”的创作之路上狂奔着。

单枪匹马,虚拟主播们的诞生

20 岁 的 Dove 是 知乎上 人 称 “中国网红最多的学校”——南京传媒学院 的大一学生 , 他果然也是个“足部”小网红,准确点说,是他一手打造的那个 白色短发上别了个小鸟发卡、眼镜可以摘下来的可爱二次元男孩,在 B 站虚拟 up 主分区小有名气, 拥有 3.6 万粉丝。 

虚拟主播言知

言知,是这个二次元数字替身的名字。打造言知,花了Dove足足两年的时间,差的不是别的,就是钱。

对于个人而言,想要成为虚拟主播,需要有两个方面的配套硬件:要有能捕捉动作的虚拟模型,以及开播的录音设备与电脑。 虚拟模型又分为皮和live2d模型,前者是由画师根据需求设计二次元平面形象,你也可以理解为“画皮”,后者是通过捕捉人脸表情动作的视频软件live2d来进行形象分层模型设计,使“皮”能实时呈现人脸表情动作。 

搞定这套硬件设备要一万五左右,对于高中生Dove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在方圆十里连个小卖部都没有的学校里,言知卖起了零食,“一包方便面都有人花五六块钱来买”,再加上省吃俭用的钱,直到高三下学期,Dove总算攒齐了装备的钱。 

2020年2月,言知开始了虚拟主播的正式营业,也由此成为Dove短暂逃离高中魔鬼生活的出口。 高中时期,Dove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吃饭要站着,洗澡不能超过15分钟,即便如此的魔鬼模式下,学校的本科率也不过60%。这样的教育模式是“畸形”的,Dove是这么想的,也这么表达了出来。在高二还没有完成虚拟主播的资金准备前,他就在B站上以学生的身份发布了一个“我讨厌高考”的视频,3.2万的播放量。

虚拟主播或者说,成为一个虚拟主播,成为他熬过高中生涯的驱动力。18年初一开始,初代VTuber(虚拟up主,virtual up)中四大天王之一、2016年出道的绊爱,就凭借能真实互动的动漫形象抓住了Dove的眼球。

2016年出道的绊爱,在2018年收入超过了180万

“这个圈子我感觉就是一种给阿宅的精神寄托。我们这些人说白了二次元看多了,看真人主播真的就有点抵触的情绪。”Dove爽快地以“阿宅”称呼自己,而他也在这种寄托的不断刺激下,完成了了从“阿宅”到虚拟up主的进阶。

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也从2D衍生到了3D。3D形象则更贴近真实,不会被误以为只是“在动的动画”。 

3D虚拟偶像的制作成本更大,技术门槛相对更高,目前在国内只有不超过两位数的量级,但还是有人单枪匹马设计制作出了属于自己的3D虚拟形象。

从业十多年的游戏动画导演Jesse,一直等待着一个可以单人创作出虚拟偶像的机会。 

直到2020年上半年,短视频平台的火热才让他看到个人发行相对简单作品、并被大众看见的可能性。 

只是,设计一个这样的虚拟人物形象,要花大几十万,看起来不是一个人能轻松完成的活儿。他尝试联系一些技术人员,但他发现,大家对一个这样比较模糊的概念难以把握,时间也不好协调。 

那就自己搞。一边啃技术,自学三维动画制作知识,一边做设计:“我希望她是一个有亲和力,大众好接受的角色。自己本身也对安静一些的电影更倾向一些。所以更多从这个角度设定。”

三个月的时间里,Jesse每天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依然坐在电脑前静静地学习、制作,经常到凌晨一两点才睡,打磨着专属于自己的作品。 

2020年10月5日,Jesse的生日,也成了阿喜的“生日”。在抖音上,阿喜随着第一个视频的发布诞生了。

纯白背景中有一个石膏头像,配字“我是数字人”。画面一闪,切换到彩色模式,看清了头像的面容:温婉短发,柳叶眉,嘴唇的弧度隐隐向上,双眼紧闭。随后,眼睛缓缓睁开,并在看到这世界后灵巧转动了一下眼珠。 

接近真人的长相,清澈又干净的形象,短短几秒的视频,充满了让人打开就停不下来的魔力。

虚拟人阿喜睁眼 

刚发送后的两个小时,流量很小,只有几百个赞,似乎就要这么石沉大海了。但到了下午,数据涨了起来,吸引了一万多人的关注。认定了阿喜会火的人们开始在评论区争着当阿喜的“老粉”,一个个排队记录下自己是粉丝几号。 

现在,阿喜已经获得超百万的点赞,有了30万粉丝和两个自己的粉丝群。

更接地气的虚拟人

次元文化诞生于1970年代末的两部日本动画,《宇宙战舰大和号》和《银河铁道999》,当时动漫的粉丝被称为“御宅族”。随后,二次元开始在动画中反射社会生活中的问题。正值日本泡沫经济之后,年轻人失业、沮丧、社会经济停滞等等问题堆积,动画构建出的世界观扩散到二次元圈外,进入游戏、小说产业。 

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末尾,二次元圈迎来了VTuber互动形式,二次元原住民获得了和喜欢的虚拟形象互动的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二次元文化的虚拟互动再次被突破, 

像阿喜这样的一批更接近真人的虚拟形象的涌现,打破了二次元文化与虚拟文化的边界。 

18年,起源于日本的VTuber进驻了B站,说着日语的二次元萌妹们将v圈带进中国。此后,逐渐涌现出了一批说着普通话的国V(中国本土VTuber),兰若_Ruo与兰若_Re便属于最初一代的国V。

“当时基本都是日本的形象,国内的大家还比较饥渴,每出来一个国V,大家都会好奇去看。”在兰若_Ruo与兰若_Re的制作者千猫的预想中,第一个视频发布后,粉丝数应该会达到上万。 

然而,整整一周过去了,虚拟up主兰若_Ruo的粉丝只有两千多。失落的千猫拼命找原因,开始了各种“疯狂的尝试”。 

摸索过程中,千猫意识到兰若_Ruo的人物设定过于正版和严肃了,不容易在活跃的年轻人文化中激起共鸣。于是,他开始找寻“脱离常规”的道路。

当时兰若_Ruo的中之人(给虚拟形象配音、配动作的人)会说粤语和四川话两种方言,恰逢“川普”在网络上的流传度逐渐走高,国V中也还没有以方言配音的形象,于是川普读音的兰若_Re横空出世,使用和兰若_Ruo相同的人物模型,换了一套不同的衣服,以可爱无厘头萌妹的形象圈粉。

兰若_Ruo和兰若_Re两姐妹 

兰若_Re会用川普翻唱流行歌曲,给大家进行四川话教学,带大家打游戏,去实体火锅店测评川味美食……实际数据也证明,方言版的虚拟偶像吸引了更多的关注度,目前粉丝超过10万,而正经的兰若_Ruo粉丝数则在6万左右。

操着四川方言的兰若_Re 

2021年初,以不羁性格与泼辣行为出圈的美国虚拟主播CodeMiko热度迅速攀升,成为国外游戏视频平台Twitch最出彩的新主播之一,目前拥有65.1万关注。 

直播中穿修女服搞怪的CodeMiko 

CodeMiko也是由单人创作,这个自称“技术员”的韩裔女孩有着四年的3d从业经验,在开发上下了血本 :自费约3万美元购买了全套动捕设备:衣服1.3万美元,手指追踪器4千美元,头盔2千美元,还有一台用于面部表情捕捉的iPhone XR,以及每年9千美元的软件维护费用。 

“她有点像个混蛋,但很可爱,”在一次采访中,技术员说道,“不害怕说出她的想法或她看到的东西。” 

爆红之前,“技术员”每月在Twitch的直播收入只有300美元。而爆红的契机,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功能——允许观众有让CodeMiko“当场去世30s”的权力,在这30s里,CodeMiko无法行动,不能说话,多个30s的叠加,让当天CodeMiko的直播收入翻了三倍。 

罕见的参与感和普通直播中缺乏的控制感,这种另辟蹊径成为CodeMiko的突破口。此后,CodeMiko愈发不拘一格,走上了泼辣、刁蛮的路线。

在CodeMiko每天5小时左右的直播中,互动功能从“当场去世”拓展到“付费形象diy”,你可以让她闭嘴、改变她的身体参数、甚至炸掉她。逐渐出名后,她也开始与众多平台大佬连线,以主持人身份采访对方,经常出言惊人,以一副“不知世事”的姿态,问出许多让对方尴尬的问题。

CodeMiko直播画面

CodeMiko刁蛮的语言风格与美国深夜政治讽刺脱口秀类似,且更接地气,被美国科技新闻the verge称其为“最新一代的虚拟脱口秀主持人”。

从日本走出后,VTuber的终点不只是美国与中国,在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关注热潮。截止到2020年8月13日,根据Playboard数据显示,YouTube全球SuperChat直播打赏排行榜的前十名中有7位虚拟YouTuber。 

像真人,再像真人一些

最初,缘起于日本的二次元虚拟偶像圈内,是忌讳谈论“中之人”是谁的。 

中之人,为虚拟形象配音、配动作的幕后人员,隐藏在二次元形象之下,赋予虚拟偶像活力。

B站粉丝数第二高的日本虚拟偶像鹿乃的字幕组成员阿须久表示:“因为你喜欢的是一个内在的灵魂,而不是她的外表。如果说看到一个虚拟的女孩,就去猜想她本来长什么样,去挖她的私生活、照片、黑历史,在这个圈里是非常令人反感的。” 

随着虚拟主播的增加,虚拟形象和中之人的关系也有了变化。公司运营的虚拟偶像往往是动画角色般设定,可能更换过几任中之人,但虚拟偶像本身的性格设定不会改变。 这类虚拟偶像承载的更多是娱乐、陪伴功能,完全超脱于真实生活,百分百“不是真人”。 

也有一类虚拟主播承载了中之人本身的思想与观点,有强烈的个人性格色彩,这类虚拟形象大多由个人运营,难以分离。 大一的Dove便属于后者,他在做虚拟主播的过程中多次发表关于行业的看法,言辞几近激烈,例如批某占据直播榜第一的大V有名无实,会在一段时间后逐渐失去追捧。 

当虚拟偶像进入3D时代后,二次元的因素减少了,形象上的真实性却在与日俱增,是否“真人”的争议从诞生之日便未曾停止。

很多人第一眼就以为阿喜是真人,也会和她交流各种生活的问题,推荐洗发水、吐槽开学…… 

Jesse表示,最初制作阿喜的时候,形象是写实出发的,但是她的五官拆开细看,其实并不符合正常的生理构造,比如耳朵有点尖尖的,像精灵一样,是一个虚拟化、有真实感的假人。 

而虚拟翩翩则比阿喜要更加令人难以分辨,这名在19年下半年发布的超写实的虚拟短发少女,由一个浙江的六人团队开发创作。 发布不久,就有抖音工会找上门来,把她当成真人来询问是否想要参入。投资人随后也找上门来,和翩翩的创作团队说:“要不你们就别说自己是假人?” 

酷似真人的虚拟翩翩 

嗅到真假人之辨的话题性,团队带上了#我是虚拟人#的话题,希望能够激发更多的关注。 一直到现在的直播,还会有不少人会问“这是真人吗”。 

直播中的虚拟翩翩 

很多人都会喜欢一个完美到不可能出错的虚拟偶像,颜值可以保持不变,人设也能够在设定的程度上维持,不用担心有什么“黑料”。

但与此同时,从习惯漫画角色设定的二次元文化中走出来以后,大家希望看到更多“真人”的元素,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更加贴近,也希望能够一窥幕后操作的场景。 

直播图片

CodeMiko的创作者“技术员”,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偶尔也会在直播里现身,分屏给大家展示她操作CodeMiko的过程。她做什么动作,CodeMiko就会同步做什么动作,甚至连手上手机屏幕里的内容,也能实时投映。 

“技术员”的个人生活也成为了粉丝们的关注点之一。“技术员”说自己有男朋友,大家都不信,让她直播连线。结果男友却开始搞怪假装是程序,需要付费才能继续聊天。 

但到此刻,已经很难分辨,人们更爱的究竟是那个有着虚拟外表和古灵精怪个性的CodeMiko,还是她的缔造者“技术员”。

在成为无聊的大人之前,欢迎来到虚拟世界

积累起一定人气后,Dove在高三就能够通过直播获得一定的月收入。 在外地务工的爸妈回家看到他的动漫周边公仔,问是哪里来的钱, 他 回答: “做 up 主赚的。 我超勇的! ” 

现在大一的他,通过做虚拟主播的直播,和帮其他up主剪视频,每个月有了相对固定的收入,他在校外租了间房,“我一个河北18线小村庄普普通通的人,现在就可以在江苏租自己的房子,干着自己的事。要是不租房的话,我甚至可以往家里寄钱。” 

直播中的言知 

他还发展起一项新业务,向更多想做虚拟主播的个人提供运营指导建议。 

做虚拟主播,他是踩过坑的。

第一次开直播的时候,他还操着一口河北乡音,想和大家聊聊天,但直播间里基本上无人回应。“大概两三天的时间根本没人说话,不知道直播间里到底有没有人,真的就要对着空气讲话。” 

受挫之后,他反复思索,总结自己视频的关注度、效果,从自媒体运营和虚拟主播圈知识两方面入手。 此后的视频,聚焦到介绍虚拟主播文化、到评论当下的虚拟主播圈现象,Dove逐渐建立了自己的风格,也打下了粉丝基础。 

这趟摸爬滚打形成的资历,让他建立起一个专门的“直播”指导群,群里人数已经超过了120。 

没人看、视频播放量低、没人打钱,找上门来的无外乎三种问题。

有人不会用剪辑软件,把几个小时的录屏上传出去;有人电脑配置不行,直播的时候把各项参数调到最低,整个画面变成一滩浆糊;还有人一天直播十个小时,却一直没什么反应…… 

Dove会一点一点向他们解释问题所在,帮他们塑造自己的形象,找到自己的控场风格。 

“其实主播这个行业和谈对象差不多,不是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就完事了。笼统的说是要让人看得舒服,但是细说就有很多考究的地方了。” Dove表示自己也只是给需要帮助的人兜个底,具体的发展还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其中遇到过最厉害的一个女孩,家里欠了3万块钱,想要做虚拟主播赚钱。 言知开头劝对方老老实实做点别的,但是一连麦,直接被对方的声音甜住了。这个女生最后靠直播半年赚了15万。

Dove和几个v up联动玩游戏 

虚拟偶像的圈子一定会有很好的前景,这是Dove笃定的。但是他还是规划着,今后还是会选择一个时间毕业(圈内词,表示结束虚拟主播生涯)。 

“我也只是入圈比较早,了解到的东西比较多,但这些东西并不是这么的难以超越。知道自己确实不是这么聪明的人。而且现在也出现了很多新的趋势,我掌握的东西很多都被抹平了……我感觉现在自己已经得到了应有的程度,会继续努力往前走,在成为无聊的大人之前,多创造一些奇迹。但是不会奢求太多了。”

阿喜、翩翩所代表的一批超写实3D虚拟偶像便是这种“新趋势”之一。

虚拟偶像葵是由个人创作者瑞拉制作的,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制作出了初步形象,头发丝的弧度都是一根一根调整的。 从开始创作到现在运营,都是一个人完成,每天几乎都是醒了就在工作。 

虚拟偶像葵 

目前瑞拉全身心投入在葵的打造上,最大的信念是快手、B站一直在涨粉。小目标是多平台粉丝超40万,大目标是“虚拟偶像葵”实体化,把“爱与和平”的思想变得立体,变得更加有血有肉。

翩翩作为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写实、且实时动作捕捉的虚拟偶像的团队,和不少投资人交流过,但因为行业本身没什么可借鉴的经验,还在摸索。目前还在测试阶段,希望作品本身能够有更高的关注度,对今后的创作方向有更好的把控。 

阿喜的创作者Jesse相信,未来大家都会有一个虚拟身份,去虚拟世界里探索新的社交方式。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