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剧集公司2020财报:业绩领跑靠爆款,疫情重创之下,逆流而上者众?

娱乐资本论2021-04-30
剧集公司2020财报观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肉松,36氪经授权发布。

对影视行业来说,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

继续前两年的寒冬,疫情再次让影视公司集体陷入困境:横店停工、影院关门,即便是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过去的一年也要面临考验。

娱乐资本论梳理了15家对剧集行业影响深远的公司的2020年年报,试图了解在这个至关重要的节点上,谁在乘风破浪?谁被阴影笼罩?

目前看来,其中有9家盈利、6家亏损,看似疫情的影响比电影行业小多了。

公司业绩前三甲分属芒果超媒、完美世界和新丽传媒,净利润分别达到19.82亿、15.48亿和4.07亿;亏损最严重的三家公司是浙文影业、幸福蓝海慈文传媒,分别亏损10.22亿、3.89亿和3.51亿。

在行业遭受重创的情况下,虽然2020年上半年影视行业陷入停滞期,但因祸得福,慈文和长信等公司有一定库存周期的项目都得到了消化。而整体上,15家公司境况不一,有的从新业务线中获益,有的首发年报即业绩喜人,有的引入国资救市未果......

那么究竟,盈利或亏损,他们都是怎么做到的?

总营收过百亿、净利润15亿+的“A班生”

梳理完15家公司的财报数据,芒果超媒和完美世界凭借超过100亿的总营收和15亿的净利润,进入剧集公司的“A班”。为什么看起来,疫情对它们毫无影响?

芒果超媒:《浪姐》招商破记录,会员收入近乎翻倍

2020年,芒果超媒的总营收140亿,净利润增加七成,疫情也没能阻挡这家公司乘风破浪的脚步。

它能拿到如此亮眼的成绩单,主要有赖于其运营主体芒果tv贡献了90.6亿营收。虽然位列第二梯队,离爱奇艺的297亿有不小距离,但它是市场上唯一盈利的长视频网站。当然,一直以来芒果超媒备受争议的则是它的关联交易,据自媒体搬砖小组统计,2020年芒果超媒双向交易(当公司的某个供应商同时是公司的客户,或者公司的某个客户同时是公司的供应商)的购销差额,即双向交易利润在2020年达到了47.75亿,占合并报表毛利的45%。

当然,也有行业人士向娱资表示:“芒果在国内娱乐行业中一直自成体系,作为一家全产业链齐备的产业集团,双向交易是难免的。而且芒果超媒作为视频企业中的国资王牌,也是不容有失的。”

据年报显示,截止2020年末,芒果TV的有效会员数达到3613万,会员收入32.55亿,相较上年同期近乎翻倍。此外,广告收入达到41.39亿。而会员和广告都与芒果TV的优质自制内容有关。2020年,芒果TV上线40档自制综艺,其中,《浪姐》和《下一站是幸福》分别刷新综艺和剧集类的招商记录,广告客户均超40家。

完美世界:游戏主业贡献大,影视板块达9.62亿

在本次梳理的15家公司中,完美世界的整体表现仅次于芒果超媒。

年报显示,其2020年的总营收为102.24亿,净利润为15.48亿。其中主营的游戏业务的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实现同比上升。在这个过程中,疫情之下的“宅经济”也提供了一定的增长机会。

影视业务方面,完美世界在2020年内上线了《绝代双骄》《冰糖炖雪梨》《三叉戟》《怪你过分美丽》等电视剧和网剧,高口碑作品不在少数。但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的影视业务收入共计9.62亿,电视剧收入为8.85亿。

同时,年报也列出了公司的2021年影视项目投资计划,其中包括《理想照耀中国》《光荣与梦想》《昔有琉璃瓦》《山河表里》等,涉猎主旋律、文物修复题材、古装IP,从内容层面来看较为丰富。

逆流而上、实现盈利的老牌公司

盈利者中,自然少不了老牌公司的身影。它们在艰难的大环境下逆流而上,甚至在这个过程实现扭亏为盈,这是怎么做到的?

华策影视:扭转亏损、逆势翻身,高度依赖子公司

2019年,华策影视遭遇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一年过去,在疫情冲击下,公司仍做到了扭亏为盈。2020年,华策影视开机剧集16部,获得发行许可证剧集10部,首播剧集13部,在开机量、取证量和播出量三项指标均超越上一年度的表现较为亮眼可。

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37.32亿,净利润3.99亿。剧集收入是华策实现逆势翻身的关键,34.19亿的电视剧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90%以上,《鹿鼎记》《有翡》《平凡的荣耀》《锦绣长歌》和《你的时代,我的时代》五部剧带来近60%的收入。

此外,子公司克顿传媒对华策的业绩贡献不容忽视,其2020年营业收入为23.36亿,净利润为3.93亿,这个数字几乎与公司的整体净利润持平。

华录百纳:剧集贡献1.73亿营收,电影业务线开启

华录百纳在2020年体现出老牌公司的生命力,总营收2.83亿,净利润1.12亿,但总归实现了盈利。

一直以来,剧集都是华录百纳的主业,去年贡献了1.73亿营收,公司收入前五的作品中共有四部电视剧,分别为《爱的厘米》《青青子衿》《亲爱的,你在哪里》和《黑色灯塔》。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收入的占比较上年减少60%。

同时,电影收入10%的占比看似不多,但是2019年这块业务还是空白。2020年,子公司东方美之联合发行《我和我的家乡》,主要参股公司北京精彩参与出品及联合发行《你好,李焕英》,这两部电影的票房有目共睹,似乎也增长了公司对电影业务的信心。年报显示,华录百纳将逐步提升电影业务在主营业务中的占比。

与之相反的是综艺业务,2020年的营业收入和营收成本均为零,因为公司已经剥离了负责相关业务板块的子公司。

此外,公司的项目储备较为丰富,年报显示其拍摄计划包括39部剧集、电影和动画。

新丽传媒:2020年营收20.33亿,商誉减值40.16亿

新丽传媒2020年实现营收20.33亿,净利润(扣除政府补贴)4.07亿。根据新的对赌协议,新丽传媒达到了2020年的最高净利润要求,超额完成对赌协议。

但是,考虑到在完成收购后中国的宏观及行业环境的波动和转变对影视行业的深度调整,以及2020年疫情对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制作周期造成的不利影响,新丽传媒相关的商誉及商标权分别计提减值准备40.16亿元及3.9亿元。

首次交卷,新上市公司的参差

作为新上市公司,对稻草熊娱乐、力天影业、长信传媒和华夏视听来说,2020年年报都是第一份成绩单。在同样实现盈利的情况下,这些公司的业务特点和业绩能力也有所差异。

稻草熊娱乐:总收入近10亿,定制剧成第二创收业务

今年1月15日,稻草熊娱乐在港股挂牌上市。2020年总营收9.52亿,净利润1819.2万,这是它交出的成绩单。

稻草熊的业务集中于剧集,这也是其收入实现增长的重要原因。公司去年共计输出12部剧集,包括3部自制剧,3部定制剧以及6部买断剧。其中,自制剧营收5.15亿,买断剧的收入下降至1.08亿,因为去年播出的买断剧多为重播或投资规模较小的剧集。

此外,其定制剧营收从零增至2.8亿,占比29.4%,具体作品分别是《猎心者》《三嫁惹君心》和《我,喜欢你》。年报显示,拥有爱奇艺参股的稻草熊从2017年开始承接平台定制剧,而目前看来,这条新增业务线的表现不错,公司也将对这项的发展保持关注。

另一方面,稻草熊的项目储备也较为丰富,拥有34项可影视化IP,马伯庸的小说《两京十五日》的影视改编权也被收入囊中,预计成本为2.11亿,将于2022年投入制作。

长信传媒:净利润翻两番,2020多项目播出

去年12月18日,长信传媒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根据2020年年报,其总收入为1.271亿新加坡元,即6.2亿人民币,净利润3806万新加坡元,即1.8亿人民币。

但从这两个数字来看,比它高的公司不在少数,但其涨幅无疑值得羡慕。总营收较上年增长近一倍,净利润则翻了两番,毛利率也上涨至43.5%,这些都可以说明公司的盈利能力有所提升。

长信传媒的业务包括剧集和电影、演唱会、服化道服务及艺人经纪三个方面,其中,有85.4%的收入来自剧集和电影。

2020年,公司制作及出品的6部电视剧和7部网络电影,包括在央视热播的《小娘惹》。收入增加的原因在于,2019年仅有1部电视剧由集团自行开发并以固定费用授权或销售给客户,去年则达到了6部。

华夏视听:盈利不靠影视,教育业务业绩亮眼

总营收7.89亿,净利润3.37亿,华夏视听教育在2020年实现了盈利,且是15家公司中为数不多在两项数据同比上升的存在。

不过,其业绩增长点主要来自于教育及培训业务。2020年3月,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更名南京传媒学院,从独立学院转为民办高校,新学年入学人数同比大幅上涨44%,该业务的营收3.62亿。

反观影视业务,虽然4.27亿的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更大,但盈利能力较上年略有下降。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的主要影视收入来自《什刹海》《朝歌》的首轮分销,以及《别叫我酒神》《安静》的交付。

其中,华夏视听对《朝歌》的投资仅为30%,《什刹海》的价格较低。对比2019年,《倚天屠龙记》的投资比率是100%,且古装剧的价格高于现代剧,公司影视收入下降的原因可见一斑。

力天影业:收入集中买断剧,大客户占比过高

力天影业主要以发行为主,2020年实现营收4.55亿,其中,有4.42亿来自买断剧带来的收益。

财报显示,《我在北京等你》《幸福里的故事》《冰糖炖雪梨》的首轮播映权带给力天2.2亿收入,多轮发行的《安家》也贡献了超过5340万收入。

此外,力天的另一项业务是自制剧,但是2020年的自制剧收益为1017万,主要原因是只有一部自制剧在卫视首轮播映。对此,财报给出的解释是,公司将业务重心转移至扩展买断剧业务。

在其交易额超过本集团收益10%的客户名单中,来自前五的客户占比高达70%。这种大客户占比过高的情况,对力天影业来说存在一定风险,很容易陷入被动。

引入国资又撞上疫情,救市还需要时间

从2018年开始,不少影视公司引入国有资本,作为民营企业,可以解决融资难题、改善经营状况。去年,比较典型的两家是鹿港文化唐德影视,但在疫情影响之下,救市目的还未达到。

慈文传媒:亏损3.52亿,《山河令》确认收入

慈文传媒于2019年引入国资,并于当年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1.64亿。一年过去,公司重回亏损状态。

2020年,慈文传媒的业绩由盈转亏,总营收6.74亿,亏损3.52亿。年报显示,受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全年的剧集生产、发行及播出计划都被打乱,影视业务在5月前基本陷入停滞,5月之后状况有所好转。

但是整体上,2020年确认收入较少,主要来自多轮发行和联合出品的项目《三叉戟》《重启之极海听雷》《胜算》,综艺节目《舞者》《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以及及平台定制剧《一片冰心在玉壶》《山河令》。

唐德影视:连续亏损3年,易主浙江广电

2020年是唐德影视连续亏损的第三年,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的总营收为1.99亿,亏损7880万。目前仍未实现盈利,但相比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都有所增加。

过去这一年,公司营收和营收毛利的主要来源是《长风破浪》《战时我们正年少》《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等项目的发行,以及《白发》《想见你》等项目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

此外,尽管唐德影视已将《巴清传》彻底卖给天猫技术,但阴影仍在笼罩。因为这部剧未能按期播出,公司连续3年净利润为负,而前两年的亏损,对公司发行公司债券融资、向银行贷款融资都造成了负面影响,从而导致2020年度现金流紧张。

也是基于此,唐德影视找到国资作为救命稻草,于去年引入浙江广电。据年报信息,公司2021年计划投资、拍摄的电视剧有8部、电影有4部。

浙文影业:亏损超10亿,亟需去库存

2020年,鹿港文化引进国有资本浙江文投,正式更名为浙文影业。截至去年年底,公司实现营收16.92亿,亏损10.2亿,使其成为13家公司中亏损最严重的一个。

其中,公司2020年影视业务的收入为-5.5亿,其主要原因在于,受疫情影响,客户支付能力下降,公司和多个客户签署了退剧协议,以前年度确认的收入被冲回。此外,影视板块的三家子公司天意影视世纪长龙和互联影视共计亏损11.6亿。

对浙文影业来说,接下来比较关键的是去库存。因为目前看来,字公司天意影视的作品占项目储备大部分,12部中有7部是15-18年开机的作品,且以主控或主投主控居多。5个新项目则均处于剧本阶段。

幸福蓝海、中视传媒、中广天择:疫情重创之下,净利润下降200%+

将这三家公司一并讨论,主要是因为其亏损程度较为严重,净利润下降均超过200%。

其中,亏损最为严重的是幸福蓝海。总营收5.71亿,亏损3.89亿。业绩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疫情影响之下,电影院从2020年1月底到7月中旬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其院线及所属影城暂停营业;二是子公司笛女传媒部分影视剧项目已到结算期,但未完成发行目标,导致亏损8691万,公司已在财报中表示,将适时采用合法手段将其剥离。

好在影视剧制作及发行业务的进账加以平衡,公司总营收有一半来自于此,其中,《冰糖炖雪梨》《石头花开》《幸福还会来敲门》《铁家伙》和《误杀》五部作品带来收入共计2.46亿。

与之类似,中视传媒的业绩下降同样与疫情有关。疫情导致其无锡、南海的两家影视基地闭园,对旅游业务造成较大损失。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总营收7.78亿,亏损1.07亿。

不过,影视业务的收入较上年有所增长,主要因为公司参与投拍的电视剧《破局1950》完成了首轮发行,子公司中视北方参与了不少重大历史题材和抗疫题材相关剧目的制作等工作。

中广天择2020年亏损2395万,但2.99亿的总营收有所上涨。

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影视剧投资还未收回成本,2020年,中广天择影业中心进军网络电影和分账网剧,共计投资74个项目,但该业务线的毛利率为-36.48%。

另一方面,公司的主要营收来自于节目制作与销售,比如《守护解放西2》《我们在行动》等,其次是电视剧播映权运营,《青春抛物线》和《越过山丘》的播出也带来了相应收益。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极海

芒果超媒

芒果TV

唐德影视

慈文传媒

华录百纳

华夏视听

爱奇艺

鹿港文化

幸福蓝海

天意影视

世纪长龙

克顿传媒

叫我

得到

中视北方

上线了

口碑

东方美

还会来

中视传媒

微信

荣耀

下一篇

“全球万店”?

2021-04-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