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一部戏赚1.6亿元,“限薪令”去哪了?

犀牛娱乐2021-04-28
1.6亿?给郑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胖部,编辑:夏添,36氪经授权发布。

1.6亿。

按照郑爽前夫张恒的实名曝光,这个数字是郑爽2019年拍摄一部电视剧的片酬;他爆料称郑爽在《倩女幽魂》(现改名《只问今生恋沧溟》)剧组一共工作77天,据此计算,其拍摄期间的日薪约为208万。

张恒晒出的与郑爽及其父母的聊天记录和相关转账文件,有几个点带动全网讨论,除了天价片酬,还涉及签阴阳合同、称国家“耍赖”、虐狗、在超市偷吃食品等行为。按照张恒的说法,曝光这些证据是因为“网络上扭曲事实近乎疯狂的洗地造谣行为”。

目前郑爽方面还未对此进行回应。

张恒的曝光还未证实,但如果其所曝光的郑爽片酬属实,那么1.6亿不光是发布“限薪令”以来最骇人听闻的行业高价,也要高于2018年以前网 传的“过亿天价”。

消息一出,吃瓜群众早早排起了队,微博热搜话题#张恒语音聊天记录#一天内吸引阅读9.9万,讨论10.6万。大部分声音都对1.6亿这个数额深表震惊。“爽”已经成了计量单位,一“爽”等于6.4亿,即按照曝光数额计算的郑爽年薪;阿里巴巴年净利约等于220“爽”。

而对于行业来说,这件事情的吊诡之处,就在于“限薪令”发出三年后又听到了如此惊人的天价片酬事件和阴阳合同操作。如果2019年郑爽确实曾有过这样的操作,是否说明依然有明星攫取天价片酬,置“限薪令”若罔闻?而如果各平台事实上履行了“限薪令”,为什么会出现张恒所说的“爽案”?

“限薪令”已三年

先来梳理下什么是所谓的“限薪令”。

2017年9月,中广联电视制片委、中广联演员委员会、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网络视听节目协会等行业组织联合发表“限酬”意见,提出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剧目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阴阳合同”事件曝光后,2018年6月,中宣部、文化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电影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通知》,明确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都需落实“限酬”。2018年11月,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综艺节目也要遵循标准。

行业也快速发声推进限薪声明。2018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在遵守《通知》规定片酬比例的同时,规定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

总体概括“限薪令”,影视综等任何视听内容的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剧目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而爱优腾等行业平台和公司建立的“行规”是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进一步细化到行业实操层面。

有关部门的决议,一方面是因为明星的高收入已经造成了舆论事件,另一方面,这种现象本身已经到了给全行业各个环节形成压力甚至影响发展的程度,持续造成乱象。近年来,电视台和平台采购部门爆出多起贪腐案,只是一个缩影。

此前,各影视公司的财报和招股书等曾披露过一系列演员片酬数据。比如华策克顿2017年财报披露倪妮和陈坤通过剧集《天盛长歌》分别获得片酬9777万、6889万,全剧制作成本5亿;新丽传媒招股书显示周迅和霍建华《如懿传》片酬分别为5350万、5071万,而该剧公开投资额为3亿。天价片酬倒逼行业制作成本持续上升,进而带动收购价居高不下。

限薪令推出之后,2019年还出现了若干天价片酬事件。当大明星转化热度口碑的路径不断被证明低效,一些明星和剧组的“劳资冲突”也开始出现。2019年4月,电视剧《异乡人》主控方红圈影业发表微博称主演杨烁拒绝履行限薪令,8750万元天价片酬导致《异乡人》剧组停工;2019年6月,网上有人曝光演员王千源索要6180万天价片酬。

在那之后,一些明星也顺应限薪令倡议开了个好头,王菲在拍综艺节目《幻乐之城》退还了超额的9000万元薪酬,赵薇、舒淇录完《中餐厅》也退还了超额的4000万元。天价片酬事件之后鲜少出现在大众视野内。

直到张恒给郑爽引爆了这颗雷。

是谁给了郑爽1.6亿?

需要看到的是,过去两年内国内很多剧集制作依然存在“流量导向”,这让明星在议价方面或许依然占据主动。同时,影视公司也并无义务必须曝光每笔费用,所以年报里现在很少能看到明星片酬的详细数据,这带来了一定的操作空间。

目前张恒掌握的还是孤证,需进一步确认。假设其所说为真,张恒所叙述的操作确实存在可能性。

按照张恒信息,这1.6亿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郑爽的“阳”合同即明面的片酬收益4800万,打到刘艳控制的萃珊雯影视文化的账户里以实现避税20%。另外1.12亿则是以投资款的形式向上海晶焰沙增资,为“阴”合同。这也是阴阳合同比较常见的操作方式。

张恒爆料中所提到的剧集《倩女幽魂》已更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出品方为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公司。这家北京文化的子公司在去年4月曾经吸引了全行业关注,其官微发布了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实名举报信,抖出公司高层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欺诈发行债券、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和职务侵占等罪行。

其中与《只问今生恋沧溟》相关的是,2018年7月北京文化投资设立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总额4.5亿元,于2018、2019年通过该基金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通过两个项目(《大宋宫词》《倩女幽魂》)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此外据北京证监局对北京文化的警示函显示,《倩女幽魂》项目涉及违规确认收入。2018年,世纪伙伴以3.8亿元的价格,将《倩女幽魂》60%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国际,并以此确认收入。

但雅格特于2019年3月支付5500万元后,余款2.67亿元逾期。2020年,雅格特法人确认相关权利义务未移交,仍由世纪伙伴实际实施,即《倩女幽魂》的权益未实质转移给雅格特。

这些风波成为“爽案”的大背景。接下来郑爽这波骚操作又坑了北京文化一把。北京文化1月29日晚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亏损6.4亿-7.9亿元,原因之一是公司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对存货价值进行评估。

其中“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的就是这部《只问今生恋沧溟》。2020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存货余额排名前五的影视作品合计账面余额8.42亿元,占期末存货总额的81.32%,其中《倩女幽魂》排名第一。

如果被锤实,郑爽此次毫无悬念属于触犯法律。有法律人士表示,如果检举属实且数额巨大,郑爽或面临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如及时补缴应纳税款及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则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限薪通向未来

内容成本居高不下,是造成长视频平台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这一问题正在好转,以爱奇艺2020年财报数据为例,其中去年四季度收入成本同比下降14%,其中内容成本同比下降10%;净亏损收窄至15亿元,全年净亏损从2019年的93亿元收窄至70亿元。

此外,腾讯视频也曾于2019年财报中透露过年亏损收窄至仅30亿元。这与长视频行业从2018年以来的多轮自察以及各方面措施不无关系。

无论视频平台,还是监管层面,都在为内容的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去年5月,爱优腾曾与六家行业头部影视公司联合发布倡议书,反对内容“注水”,鼓励精品短剧,对影视剧、综艺节目生产的各环节成本体系、价格体系进行动态调整。

12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去浮华浮躁、重创作规律”的几点意见》。随着行业自律与规范化成为产业共识,也为优质内容的产出提供了更多保障。

客观上,一套比较成熟的内容产出和成本控制机制已经初步形成,而随着行业亏损顽疾去除的同时,长期以来内容精品化程度不足、同质化严重的问题也正在获得解法。2020年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令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趋势,多元化、精品化、短剧化可以持续输出。

而目前的问题是,行业里还有没有郑爽,还有没有千金求流量的操作模式?“爽案”似乎给这种上升势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可以相信,随着行业机制进一步健全,这些操作的空间和带来的泡沫都将一点点被挤出来。

更多行业人士需要负起责任,以一种长期主义的思路共同经营行业。这条路上需要很多人,就是不需要每天208万的郑爽。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