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坤投资 :一群用公式和算法战胜市场的“恒温动物”

于丽丽·2021-04-27
投资行业中的“量化派”

文 | 于丽丽

编辑 | 刘旌

在资本市场,有这样一个隐秘群体:他们不是金融背景出身,不盲信于主观判断,他们的唯一武器是公式和算法。由于他们总是对交易策略守口如瓶,大多数人甚至很难理解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但结果证明,他们往往是跑赢市场的少数派。

他们是投资人中的“量化派”。简单来说,量化投资是一种以数据为驱动的投资方式。与主观投资不同,量化投资是从海量历史数据中,寻找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投资规律,按照这些规律构建数量化模型来指导投资。

在华尔街,量化基金从业者常被称为“宽客”(QUANT)——如同他们的工作是克服交易中的情感波动,他们的个性也往往波澜不惊,是一群情绪的恒温动物。

2018年后,全球前十大对冲基金里,量化已占到8家。在量化投资行业发展成熟的美国,最大的量化基金已经超过1000亿美金,在所有证券类私募基金中,规模占比30%-40%左右。

来看一份量化投资界标杆人物⻄蒙斯的成绩单:据估算,从1988年到2018的30年间,西蒙斯缔造的名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大奖章基金获得了39.1%的年化复合收益率。即便是在“黑天鹅”频发的2020年,全年费后收益也高达76%。这个成绩,即便是巴菲特、索罗斯,甚至前几年被“封神”的达利欧也望尘莫及。

当我们把视线拉回中国,能看到这样一个新的趋势: 2020年,巨量资金涌入量化私募,量化私募迎来爆发式规模增⻓期,头部效应也越发明显。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21日,百亿级量化私募已增至12家。从2017年到2020年,量化基金管理规模增⻓了四倍,突破了5000亿元。在所有证券类私募基金中的占比,规模从不到5%升至15%。

那么,像量化投资这样一种舶来品,在经历着怎样的中国式演变?西蒙斯式奇迹是否会在中国复制?与成熟市场的美国相比,中国的量化投资是否有弯道超⻋的机会?

九坤投资或许是一个观察中国量化投资演变的代表性样本。

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量化投资机构之一,九坤见证了中国量化界的拓荒、蛰伏和规模增⻓等几轮市场周期。一度和幻方量化、锐天、致诚卓远一起,被称为量化私募中的“四大天王”。2019年,九坤投资跻身百亿量化私募行列,目前管理规模已超过400亿。

宽客的日常生活 

正如其名,量化基金里的一切都是可被量化的,九坤也完美诠释了这一点——无论是投研、交易、还是团队的搭建、激励机制上。

九坤内部甚至流传着一则笑谈:休息区的一张乒乓球台,一旦被不小心挪动,会迅速遭到 “投诉”,因为“坡度变了,会直接影响到赢球的比率”。

数学家出身的⻄蒙斯,靠雇用一群对华尔街投资理论一无所知的数学家和科学家,彻底改变了金融市场的玩法。而九坤的团队也几无金融背景人士,他们的专业千奇百怪:有来自数学、计算机、统计学的,还有凝聚态物理、量子力学甚至是天文学,他们日常的工作是依据历史价格等海量数据,写下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行代码。

如同他们的工作是在用现代统计学和数学的方法,努力克服市场情绪侵蚀一样,他们日常也是掌控情绪的高手。在九坤,你很少看到他们发火,一个有点夸张的说法是,一个标准的宽客应该做到 “情绪上下波动不超过3sigma”(一般3sigma外被称为小概率事件)。

除了乒乓球,他们日常的另一种消遣是打德扑。因为熟稔概率和博弈,他们往往都是打牌好手。当他们在牌桌上大杀四方时,你会相信好莱坞电影《决胜21点》里,麻省理工学院数学教授的天才学生在拉斯维加斯各个赌场赢遍21 点牌局的故事并非空穴来⻛。事实上,这个教授的原型是比⻄蒙斯更早期的量化大神爱德华•索普——史上第一家量化对冲基金“可转换对冲合伙基金”的掌⻔人。

除此外,九坤的这群宽客们,衣着普通,生活简单。一位九坤的工作人员告诉36氪,同事们习惯背双肩包,穿运动卫衣,消费欲低。如同他们的公司习惯于把自己定义成科技或技术公司,而非投资公司一样,他们自己也更接近于极客,而非投资精英。

只是他们的头发还很茂盛,因为他们还足够年轻。九坤整个团队,85后和90后占了主流。量化投资永远是求新的:市场是动态博弈变化的,所有的“老”策略都会因为市场逐渐了解而效用下降,唯有更新的、不断迭代的低相关性的策略才有价值。所以相比越老越吃香的主观投资领域来说,量化团队也更偏年轻化。

连同他们的掌⻔人亦如此。与股票主观多头私募掌⻔人多是70后不同,头部量化私募基本被海归背景的80后管理人所主导。 他们大都曾供职于一些国际量化巨头如World Quant(世坤投资)、Two Sigma(西格玛)、D.E.Shaw(德劭集团)、Citadel(城堡投资)等,是国内较早一批将华尔街对冲基金投资方法和运作体系进行中国化的量化投资人。

九坤投资的王琛的人生轨迹也大致如此。九坤投资毗邻清华大学校园,王琛曾在这里攻读数学物理学士和理论计算机博士。曾经默认的人生路径应该是去往谷歌微软这类的IT 公司,过一种清晰可⻅的人生。但偶尔的机会,他发现量化是个更让人兴奋的工作:“用统计、技术方法去破解市场规律,有点像黑客”。 

于是,2008年计算机博士毕业的王琛,去了国际量化巨头World Quant(世坤投资),并在那里认识了后来的合伙人,来自北大的姚⻬聪。

投资的纪律

量化投资看似神秘,却不古老。因为它需要特定的土壤。

即便神如西蒙斯起初也是被嘲笑的对象。因为无人相信计算机可以像人类一样投资,但随着计算机的发展,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国内市场受到的限制要更多:比如金融市场历史的短暂,这意味着金融工具、衍生品以及有效数据量的匮乏。更关键的是市场观念的顽固:即便早在2004年,中国就有了第一只公募量化基金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基金,2007、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也有一些海归开始把量化投资策略带回国内公募基金,但终究只是激起一点点水花,不足以让整个市场对量化投资有清晰认知。

直到2010年4月6日,中国国内第一个股指期货合约标的——沪深300股指期货正式上市。这意味着量化基金终于具备了可行的对冲工具,alpha策略、股指期货套利等量化投资策略开始有了发挥空间,也因此,2010年被称为中国量化投资元年。一批海外量化投资人开始嗅到机会,并相继回国创业。王琛和姚⻬聪亦在其中。

当时回国后更常⻅的一种选择是投奔私募或者券商,王琛和姚⻬聪因为希望有更大的自由度,还是决定自己做团队。

2012年4月,九坤投资正式成立。两年内,锐天投资、明汯投资和灵均投资也相继成立。

最开始创业时,因为商品期货,包括股指期货自带杠杆,对自营资金来说效率会更高,所以九坤当时以可用杠杆交易的期货CTA的自营为主。2014年,九坤投资申请通过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开始从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业务。

在王琛看来,从2010到2015年算中国量化私募的1.0时代:当时量化投资模式比较粗糙, 尽管很多投资方式被冠之量化,但真正有正确的量化投资体系和框架的公司寥寥无几。 2015年,因为股灾而被施行严控的股指期货,让市场流动性趋于枯竭,这把整个行业带入2.0时代的蛰伏期。很多量化私募在这个时期折戟沉沙,而已经聚集起一定实力的量化团队则开始转型并渐成气候。九坤在这个时期,凭借丰富的策略因子储备,通过较高的alpha兑现了合理的中性策略回报,并初步形成了自身的品牌。

近年来随着市场参与者日益增多,策略同质化倾向明显,获取阿尔法收益的投资机会的竞争也日趋激烈,相关收益也随之被摊薄——这也是整个行业习惯于守口如瓶的重要原因。为了避免策略的失效,量化私募也纷纷升级硬件,提升交易速度和稳定性,并通过采用机器学习等新方法,不停迭代新的因子,试图构建更多元更先进的策略,在竞争中掌握主动权。

在这个分秒必争,速度为王,充满颠覆的行业,王琛却把九坤的投资理念归结为不能更平实的“科学、⻓期”。他认为九坤最基本的一个投资逻辑是依赖历史的一些统计方法,在市场中找到更多的投资机会,然后集腋成裘地获取投资收益。他信赖交易的纪律性和投资的定力,并将之视为“基本”。

九坤投资之名的含义是“极竞天数为九,厚德载物为坤”,寓意公司对数字与计算, 极尽可能,对投资,则平和待之。这也是九坤打法的真实写照:在技术上,九坤永远是革新的,多变的,追求极致的,而在投资理念上,则趋向稳健,趋向⻛险分散。

今年整个A股市场出现了一个前高后低的行情,尤其是2月份后,A股市场下跌超过20%,而九坤投资的表现却比较稳定。王琛告诉36氪,这种表现是量化投资本身具有分散性以及九坤坚持回避风格择时策略的结果。

对于分散性的倚重还表现在它对多元化的重视。九坤是市场上较早做三年期投资的量化私募机构,不仅拥有量化对冲、股票多空、指数增强、股票优选、商品CTA等诸多产品线,还属于业界少数布局了全部量化策略的机构之一。

关于纪律性和对投资定力的恪守,一个例子来自九坤的主动封盘:2018年5月底,量化机构不断受到资金的⻘睐,九坤却主动选择了封闭股票类策略的募集。因为以当时的市场深度,他们判断量化机构可能面临容量的瓶颈。直到2019年,在多周期策略和机器学习方向上大力投入和拓进,策略容量得到进一步释放后,九坤才进行了规模的升级,并在当年跻身百亿量化私募行列。

这个时期,量化私募也开始进入专业化、规模化和团队化的3.0时代,竞争也渐趋白热化。

⻄⻄弗斯式困境

通常来说,量化投资的投研体系大概分为数据处理、α(超额收益)、 risk(⻛险),execution(执行)四个部分。

数据处理是指去搜集各种各样的数据,比如市场调研 行情、消费记录、天气等。α是把各种数据收集到以后,从中抽取对未来的预测。Risk是所有投资决策之后,你都需要去衡量和控制你的⻛险。execution,是当你决定要交易,买或者卖的时候,需要通过各种现代的方式去完成交易,然后又需要一个强有力的IT平台去保证每个部分执行到位。

如前文所述,面临策略同质化竞争的量化行业,随时身处在⻄⻄弗斯式的困境之下:在一个渐趋开放的市场,随着很多策略和数据的迅速被使用,红利期较高的收益会快速下降并回归到正常的⻛险收益水平,这就需要去捕捉更多新数据,改进和应用新技术甚至是更精细化的交易,来一次次地推石上山。

九坤是如何应对的?

从组织来说,核心方法论是团队分工+智力叠加。王琛非常强调九坤是一个以团队模式构建的量化基金,它区别于那些特别依赖小组研究能力的基金,实现的是一种类似互联网工业化流水线式的量化分析体系。它相对是去中心化的,这意味着在每一个方向上都有比较有经验,能够独立做好方向的人,可以持续地去推进。 

这种投研模式不是特别强调个人,它更加强调模式和人才、策略的可扩展性。比如九坤所有的因子都会被一套方法评价,然后提交到系统,之后所有的因子和模型是完全脱离人,流水线式自动化运行。

这种模式也会需要持续不断的组织分工来尝试。通常,每条策略线都需提前1-2年的时间布局,单一研究方向亦需要几个月到一年以上的时间来探索。每个策略、每个方向都要有人持续专注地进行深耕,在此基础上,尽量实现可叠加性。

从数据和技术层面,除传统的市场行情和基本面的数据来源,量化投资已经大范围地使用包括互联网数据在内的新数据进行策略开发,另外包括AI在内的一些新的技术也在对量化投资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九坤每年花在数据上的成本过千万,同时也在持续研究 AI在量化方面的应用。去年,九坤成立了AI实验室,并花费过亿建设了AI超算集群。在过去两年招聘的技术人员里,70% 也都有AI的研究或行业背景。

而从人才储备层面,九坤大概是量化私募行业最为"饥渴"以及最努力的之一。他们的信念 是:“策略会随时间失效,只有人才和技术才是真正的竞争力。” 

早在2014年,九坤开始持续从清华、北大以及美国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等知名院校招聘应届 生。2020年针对全球本硕博应届生,九坤开出百万年薪,针对海外顶尖量化基金人才,更是开出百万美金年薪。

对于招人,九坤有自己的培养模式。内部会专⻔组织有经验的人写教材,对新人进行入⻔培训。现在九坤投研的骨干和大量中坚力量基本都是一毕业就进入公司的应届生。

在对外的一次演讲中,九坤投资合伙人姚⻬聪把六七年前的量化行业比作春秋时代: 只要有一技之⻓,很多团队和个人都可以挣钱。而现在则进入了战国时代,有兼并,有淘汰,头部机构开始聚集更多的人才,开始把控更多的资源,一个有着新规则的新时代开始了。

关于中国的量化投资是否有机会弯道超车,王琛的答案是:在中国,量化投资还有很大发展空间,随着中国量化市场和整个证券市场规模的增⻓,中国很可能会出现像文艺复兴科技、Two Sigma、德劭等一样,甚至更高水平、更大规模的量化基金。

对他来说,无论如何,过一种宽客的人生都是美妙的。 博士毕业时,他偶然读到的一本名为《my life as a quant》(宽客人生)的书,这是一本讲述高能粒子物理学家德曼投身华尔街的故事。它让王琛原本通往IT公司的人生多出一种可能。在他看来,“量化投资,一来很重视技术,二来它很公平。它衡量的是在市场环境下,处理数据信息和交易的能力”。

对于一个做事不愿太受人为因素干扰的理工科生来说,这样一种人生简直再理想不过。

+1
9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不要控制情绪。

2021-04-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