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链科技罗骁:打造产业区块链的爆品 | 解码数字新浙商No.56

数字经济发布2021-04-19
在打造区块链基础设施的路上,宇链科技以软硬一体和产品化的方式,解决用户“最后一公里”的商业需求。——宇链科技 罗骁

“Go BIG or go home(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别人眼中疯狂的你开始被相信!”这是罗骁个人视频号的简介。在别人眼中,他的确有些疯狂:辞去华尔街的工作,回国创业;两次创业成功后,他又售卖了公司,闭关21天,找到了未来30年的奋斗方向——区块链。

2018年,宇链科技(下文简称“宇链”)成立。罗骁凭借过往的经历和背景,在商业路径上另辟蹊径,将区块链技术芯片化,以软硬一体化的方式切入产业区块链领域,打造可信数据基础设施。

罗骁对于产品有近乎狂热的执着,他坚信区块链领域会出现“爆品”。2020年下半年,宇链可信大师智慧巡检系统在全国首发,顺利在后厨巡检、三危巡检等公共安全相关场景落地,服务浙江杭州、嘉兴、上海松江、河南焦作、广东茂名、湖北天门多地,积累了对区块链软硬一体化系统开发、销售和落地的经验。

罗骁说,创业就像在黑暗森林中摸索,你能清楚地看到远处北极星的光亮,但是脚下的路却是一片未知,布满了“坑”,“到时候我就建个展厅,把研发过的失败产品往这一陈列,分别是坑1到坑N。”前路坎坷,但罗骁会带着宇链团队坚定地走在这条路上,他们的疯狂,也将被更多人相信。

谈创业选择

区块链领域一定会诞生比互联网巨头更伟大的公司

章丰:听说你是当年闭关21天苦读各种白皮书后,决心all in区块链的。区块链领域的很多创业者,都有被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击穿灵魂的经历。

罗骁:比特币的白皮书我看了不下10遍。我本科在北航学的通讯工程,研究生攻读金融,所以理解起区块链来比较容易。区块链也确实颠覆了我的认知。过去在中心化的金融机构工作,大家对中心化的运作方式习以为常,就默认这种方式是天生甚至是唯一的。面对区块链这一全新的范式,99%的人第一反应就是骗子,剩下的1% 才是顿悟。对区块链的理解不像爬坡,一点点积累,它更像迈台阶,直接完成了质的跨越。

章丰:但是看好区块链和把区块链作为创业的方向是不一样的?

罗骁:这是个好问题。当时我已经卖掉两家创业公司,作为天使投资人,cofounding(共同创立)了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向“大厂”购买流量时,我发现CAC(用户获取成本)已经高于产品的LTV(生命周期总价值)了。说明什么?在互联网世界,流量被寡头高度垄断,已经出现价值倒挂了。

我错过了互联网发展时代,从创业的角度看,要想把握机会,就要瞄准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方向。区块链有两个典型的特点:第一,未来它一定会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成为基础设施;第二,区块链领域目前尚未形成巨无霸企业,对创业者而言是一片蓝海,未来一定会诞生比互联网巨头更伟大的公司。所以我毫无犹豫地说,“得干,这个事儿”。

章丰:你过往的经历决定了你是偏销售型的创业者,但大部分创业者其实是技术型的。

罗骁:商业能力,包括但不限于销售能力。我们看马克·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等成功的企业家,往往忽略了他们的商业能力。他们首先是商业天才,其次才是技术天才,甚至都谈不上天才,只是技术达人而已。比如,乔布斯是商业奇才,他更像产品经理,他的合伙人才是技术天才。很多人没有认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曲解了他们成功真正的原因。

我们在运营一家公司,而不是一个科研机构。实验室里可以天马行空,科研对技术的天才度要求最高;但经营公司,缺乏商业能力必然失败。比如AI领域,已经出现了估值达到百亿美金的公司,但它的两位co-founder(联合创始人),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博士,特别学术化,所以商业化落地能力比较滞后。创业者的背景甚至会制约整个行业的发展。

谈区块链芯片化

形成数据可信的闭环

区块链作为分布式账本,已经上链的数据无法篡改,但如果上链前的数据不可信,上链的意义又在哪里?宇链认为,既然芯片能够打通传统业务中线上与线下关系,区块链芯片就有可能成为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沟通的桥梁。在历经数百次实验之后,宇链可信大师智慧巡检系统推出并快速落地,解决了从物理世界数据采集到数字世界数据存储的全流程可信难题,得到来自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嘉兴桐乡市公安局、上海松江区公安局、河南焦作市监管局、广东茂名市政府及湖北天门市市监局的支持和认可。

宇链的可信智慧巡查体系

章丰:可信大师目前有哪些应用场景?

罗骁:可信大师的需求场景大多是我们的生态伙伴自己开拓出来的。最早是消防领域的监管者找上我们,他们碰到了一个头疼的问题:按规定,消防柜每天都要进行检查,检查完打勾记录。记录表上一周打了7个勾,但是管理者无法确定一线人员是否每天按要求进行了巡检。应急管理部门能做的也只有抽查、罚款。

所以我们做出了可信巡检的solution(解决方案),硬件设备只是前端的一个载体,内部封装了单独的区块链芯片,芯片的指令集中会单独生成唯一的ID,保证了地点的唯一性。如果是中心化的方式,100个设备在后台可以混编,并不知道某个盒子对应的是哪栋楼。而在区块链上,设备的ID是唯一的,只对应一栋楼。巡检时在设备上打卡,就会通过芯片进行加密、签名、上链,把可信的人、可信的时间、可信的地点、可信的过程,完整地记录在链,后端连接监管链,比如巡检公司、监管机构、互联网法院、保险公司等。

可信巡检的应用场景非常广泛,除了消防,还有餐厅后厨巡检、三危巡检、电力巡检、轨道交通巡检、桥梁巡检等。为什么巡检要与区块链结合?因为但凡需要巡检的场景,都是典型的多方不信任场景。这些场景中存在两层监管,一是外部的监管者,比如应急管理局、市场监督局等,二是内部的监管者,比如公司的部门主管、老板等。

章丰:光看外表,可信巡检设备只是个普通的盒子,区块链芯片是通过什么方式封装在内部的?

罗骁:可以封装成NFC模式,也可以分装成SOP8模式,这只是封装方式的区别,核心是加密芯片卡。宇链重构了指令集,使芯片实现区块链化。目前我们把第一代的设备设计成封闭式无源的形态,优点是适用于任何场景,使用周期长。第二代会推出有源形态,可以增加通讯模块甚至摄像头等。

章丰:如何理解芯片的区块链化?

罗骁:我们不能为了技术而技术,技术一定要解决问题。大家都知道,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是针对上链后的数据,而上链前的数据,尤其是来自物理世界的数据,如何实现可信,一直是行业的痛点和难题。虚拟的数据可以通过预言机抓取;但物理世界的数据,必须通过一个物理的载体、以非中心化的方式实现上链,也就是用芯片来完成。通过芯片直接对原始产生的数据进行加密、签名、上链,保证了上链前数据的可靠,上链后又不可篡改,形成了数据可信的闭环,解决了问题。

章丰:像可信大师这样软硬一体的解决方案,成本能控制到什么程度?

罗骁:成本一定比现有的解决方案有优势。我举个例子,以前危废品公司为了做巡检,需要安排一个负责巡检的员工,一个负责监督的中层管理人员,再派一个负责检查的督导。人工的方式,成本很高。另一种常见的监督方式是摄像+AI,成本以几万/年为单位。相比之下,宇链的硬件费用和SaaS服务费,硬件能控制在千元以内,更适用于大规模推广。

章丰:未来成本曲线走向如何?

罗骁:真正的高科技产品,无论软硬件,一定都是基础研发费用高,边际成本低。

谈软硬一体化

关键在于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

针对市场需求,宇链通过“区块链安全芯片+硬件”的方式,推出了一系列区块链软硬件一体化产品,如可信巡检盒、可信执法记录仪、可信智能门锁、可信数据共享中间件等等,可直接用于包括公共安全和社会治理领域的多个场景。

章丰:宇链软硬一体化设计完成后,生产端是交给合作伙伴完成?

罗骁:对。举个极致的例子,苹果公司是没有自己的工厂的。在我看来,工厂不是科技公司的核心,know how(技术诀窍)才是核心。苹果公司对于硬件的理解,绝对是和软件处于同一水平,才能把软硬一体玩到极致。同理,传统的汽车局限于硬件层面,交互功能差,而以特斯拉为首的智能汽车,就是典型的软硬一体,而且它的软件在整体出售价格中所占的权重越来越高。

什么是软硬一体化?软硬一体化的本质是对硬件和软件的理解能力处于同一层次,不能偏科。我们曾经和传统的硬件公司合作过,他们团队做了3年的产品,我们花2小时就测试出50个bug,这是典型的纯硬件背景导致的。做软件的公司也是同理。就像平面设计和工业设计,平面设计看重美观,工业设计首先解决实用。马斯克设计火箭的时候,一定是先考虑如何设计才能让火箭飞上天,在这个基础上再把外形画得好看。

章丰:所以软硬件协同能力是芯片区块链化的难点所在?

罗骁:一是在硬件产品端,如何具备原始创新的能力。目前最缺乏的是既懂软件又懂硬件的人才,因为区块链从业者的背景大多是计算机专业,它的特点就是纯做软件,不牵扯制造业部分,基本不考虑物理世界的规律,所以懂硬件的人不多。

二是产品交互层,如何在硬件产品端实现软硬一体化的设计。有点类似于做一个小型的OS(操作系统),芯片只是一个技术,把芯片封装到硬件中形成产品是另一个难度的事情,因为硬件和软件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章丰:我们发现区块链领域涌现出一些硬件产品,比如蚂蚁链一体机、区块链通信控制模组等。它们也是采用软硬一体的方式吗?

罗骁:区块链行业里,大家都在努力解决问题,但是我看到很多产品还是中间件,并不是在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商业需求问题。以互联网为例,没有人一上来就卖互联网一体机,肯定是先针对部分的需求打造产品,比如网络聊天、浏览新闻。区块链现在就是缺少这样的产品。中间件是服务于整个行业的,它们需要放到终端产品中再交付到用户手里。如果行业不能提供面向用户的终端产品,中间件再多也不解决问题。

大家往往臆想把中间件交给下游,它就能deliver(分发)出去。但事实并不如此。不到终端去了解用户的需求,靠下游企业是无法把产品推到市场上的。第一,理论上模组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但并没有解决爆炸的需求;第二,如果依赖于别人来解决问题,说白了你还是被别人“卡住了”。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比如你认为这个模组能用在洗衣机上,把这个中间件交给了洗衣机公司,也许会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但这并不是核心需求。真正的难点不是技术,区块链头部的公司在技术能力上基本旗鼓相当,核心就是在商业端挖掘出爆炸的需求。如果还得依靠别人,那就完蛋了,因为他们对区块链的理解肯定不如做产品的人深刻。

章丰:也就是说行业大部分软硬一体的解决方案还停留在模组阶段,而宇链是直接做出了面向具体应用场景的终端产品。

罗骁:做个不一定恰当的类比,宇链类似于走苹果公司的路线,一体化直接做出终端可用的产品。哪怕中间包含了100个组件,我通过设计一套顶层的体系,全部重构;而模组像是安卓路线,一人做一个模块,最后合并。这两种模式都能行得通,本质还是要解决能爆发的商业需求。但是从行业发展来看,如果你终端卡在别人那里,不仅仅关乎到你的产品推广速度,也关乎到整个环节。只要有一个人慢一步,全军就慢一步。我走苹果的模式,我自己就是全军,在能力范围内,可以迅速推向市场。

谈产业区块链的爆品

需满足四个必要非充分条件

章丰:我和很多区块链从业者探讨过“爆品”的问题,大部分人都认为区块链领域不会出现爆品。他们认为爆品是互联网toC时代的产品,可能在国民级的应用中出现。但是区块链作为一种基础设施,离日常较远,不太可能出现爆品。你怎么看?

罗骁:我觉得区块链一定会有爆品,而且产业区块链一定要做爆品。区块链产业不能走高端软件外包的路线,它一定是成为未来的基础设施。现阶段有的公司为了短期业绩,东一个、西一个地做外包项目。宇链致力于成为一家高度产品化的公司,打造出伟大的产品,要做“爆品”。

章丰:你对爆品怎么定义?

罗骁:区块链的爆品,要满足四条必要非充分条件:第一,解决用户“最后一公里”的商业需求。我始终强调产品要解决“最后一公里”,解决用户的真实需求,才能创造价值,而不是卡在别人手上。

第二,产品能够高度标准化。从国内的付费意愿来看,用户对硬件的接受度相对比软件更高,大家愿意为看得见摸得着的硬件买单。以纯软件的方式服务用户,很难实现标准化,尤其是产业区块链的服务对象大多是B(商业用户)和G(政府用户),不同的使用场景存在不同的定制需求。硬件可以标准化,比如我今天卖你一个华为手机,你不会要求说给我定制一下,顶多从现有的配置中挑选。

章丰:软硬一体巧妙地解决了中国软件服务市场现阶段的认知障碍。

罗骁:对,这个观点未必新奇,但是做起来,存在非常大的难度。

第三,产品简单易用。爆品要做到10个字:人人都能卖,开箱就能用。这对产品标准化的要求很高,而恰恰标准化、可复制性是一家企业后期兼具爆发力的关键。如果产品做得很复杂,一定会随之带来销售培训成本。先给员工培训区块链和产品知识,再让他们去教育市场,必然周期长、效果差。今天我们去任何一个五线城市,店员小妹都能把华为手机卖给任何人,因为它前端的构建到了“开箱就能用”的简单程度。再比如Ipad,三四岁的小孩不用说明书,花20分钟自己就能摸索明白,这就是牛到极致的产品。借鉴这个概念,把复杂的产品设计到连说明书都不需要,开箱就能用,这就是极致。

第四条,单品销售额超过10亿。科技公司最大的投入在于研发成本和风险,如果你的产品卖了1千万,根本不足以支撑成本,怎么能算是爆品? 我们公司内部就是按照这四条标准去做项目抉择和取舍,还专门成立了爆品委员会,对于爆品倾向性地投入资源。通过软硬一体化的实践,我们了解到了市场的真实情况,发现“可信大师”具备成为爆品的可能。

谈区块链产业蓝图

宇链坚定地走在“打造可信基础设施”的路上

章丰:我从宇链的命名,看出了你们“胸怀宇宙”的雄心和信心。在未来的区块链产业蓝图中,你期待宇链扮演什么角色?

罗骁:目前区块链产业的创业公司形成了几条不同的路线。我不否认纯软件或项目制的deliver(交付)是一种商业模式,但它可复用性差,天花板低,遇到新项目,又得pitch(推介、营销)一遍。也有的公司走底层链的路线,这条路属于赢家通吃型,不是人人都有条件来做。基础设施的路线不需要重复营销,一次又一次地配置经验,客户一旦用上,就会依赖我。

我始终认为宇链在扮演另一个物种,因为一般的公司不会尝试做软硬一体化的终端产品。我们坚定地走在“打造可信基础设施”的路上,用软硬一体化的、高度产品化的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章丰:在底层链的问题上,我个人认为未来可能会通过较好的跨链协议,解决底层链的选择问题。

罗骁:这确实是一个美好的方向,但商业竞争总是很残酷的。现阶段底层链还处于初级阶段,企业间的差别没有显现出来,但随着商业推动,研发投入越来越大,一定会出现某条底层链越来越强大,大到其它友商都追不上了,就像今天云市场的格局。

章丰:我也觉得BaaS层(区块链即服务)未来可能有寡头效应,但是回到区块链坚持分布式的初心,未来各种联盟链应该拥有便捷合理的跨链交互机制。对比云基础设施的现状,区块链产业会拥有更光明的未来。

罗骁:跨链一定是很广泛的,但底层的竞争一定是非常激烈的。跨链也在不断地迭代中,甚至未来可能要跨公有链。在公有链市场上,我认为百花齐放的概率反而比联盟链高。但是现阶段,我们并不用考虑太多,只需要给到客户最简单的操作、high-quality(高质量)的产品就好。

快问快答

创业过程中踩过的最大的“坑”是什么?

在未知的世界里,不知道真正的爆发点,会做很多错误的决定。

一天中如何分配工作与休息时间?

保持随时工作的状态。

你有特别喜欢的书/电影吗?

我喜欢企业创始人自己写的自传,最好是出自中信出版社,比如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的《一路向前》。

你的人生偶像是谁?

我不会把任何单一的人当成偶像,不同的人有各自值得学习的优点。

你认为“数字新浙商”,新在哪里?

在全球化背景下,真正投身基建、推动新基建发展的新一代创业者。

整理 | 蒋雷婕

编辑 | 王小猛

转载 | 合作 | 约访 请联系:

微信号 wangxiaomeng0425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桐庐今年“小目标”:力争数字化改造诊断企业50家以上。

2021-04-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