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还有机会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吗?

锌刻度2021-04-16
游族最终会花落谁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杨皓然

编辑 | 李觐麟

时隔三个多月,游族网络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当中。

而和大多数人预想的一样,失去了主心骨的游族,也到了考虑“卖身”的时候。

4月8日,网 传B站正在谈判商谈洽购游族网络24%股权及总部大楼。此次交易价值近50亿人民币(约合7.65亿美元)。

消息一出,游族网络股票立刻上涨8%,不过随后B站和游族两家迅速对此予以否认,截止当日收盘,游族网络股价为13.88元,下跌1.77%。

自游族网络原董事长兼CEO林奇去世以来,游族网络就不断传出“卖身”绯闻,股价也是顺势而起,在三月底数次涨停。

虽说游族网络当年也算是A股游戏公司中的佼佼者。不过,在现在这个各路英雄大显神通的草莽时期,A股游戏公司在整个游戏市场里反倒越来越“路人化”。

想要将自己卖个好价钱,游族手里的底牌足够吗?

影业“难产”、劲敌激增,游族尚能饭否?

提起游族网络,玩家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他们的一系列页游作品,比如请女神林志玲代言的《女神联盟》,和因为被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曝光存在宣传夸张的问题而出圈走红的《盗墓笔记》。

“游族是靠页游发家的”,这一观点基本是业内共识。的确,游族创立之初,恰好撞上了移动游戏尚未发端,而端游也只有部分大厂才有实力入场的时代。

在这一时期,页游市场规模迅速增长。根据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08、2009、2010,这三年的时间,页游市场的每年的同比增长率在200%左右。

与增长的市场规模相对的,是扩展的游戏类型。当时的国内网页游戏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回合制策略游戏,开始向动作角色扮演和休闲养成等新的领域伸出触角,市场出现了像是大量《天书奇谈》、《魔力学堂》和《乐土》这样流水超过百万的优秀动作角色扮演页游。而这些页游的火热程度,甚至一度可以碰瓷《魔兽世界》这样的端游大作。

而也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温州青年林奇看到了页游市场的巨大商机,选择白手起家,创建游族网络,杀入赛道之中。

游族在成立之后,很快便推出了自家的第一款页游产品——《三十六计》,这款战争策略在上线半年内开服数量突破300组,成绩不俗。

而在确认《三十六计》在国内收获成功后,游族又极具前瞻性地选择了进军海外市场,将《三十六计》输出到港澳台和东南亚等多个地区。

当然,这一操作也为游族未来的游戏出海战略奠定了基础。

在《三十六计》之后,游族又陆续推出了《十年一剑》《一代宗师》《大侠传》《大将军》等武侠、历史战争题材页游,反响不温不火。

直到2013年,游族推出了新游《女神联盟》。这款以辣妹女神为卖点的西方神话题材作品,配合上游族的全球化战略,成功一炮而红,成为了游族手中的第一款爆款游戏。

根据网页游戏中心9k9k的数据,2014年第一季度,《女神联盟》在国内流水超过8000万元,在海外市场流水超过3000万元,合计流水突破亿元大关。并且,这款页游产品还拿下了Facebook2014年年度新游戏大奖,可谓名利双收。

《女神联盟》海外服取得2014年facebook年度游戏奖

而在《女神联盟》爆火的同时,游族也刚刚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不久,彼时市值近200亿。

也许是察觉到了页游的式微,游族在取得一时的成绩后开始思索起自己的未来,开始将游戏业务的重心从页游转移到移动游戏上,并且开始广泛地投资动漫、影视、体育等领域。

得益于自家既有页游IP的支持,游族在移动游戏上转型还算成功,几部移植到手机平台的作品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后来,游族还研发了《少年三国志》《少年三国志2》《少年三国志:零》《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等移动游戏新作,表现也较为出色。然而,在其他领域,游族的成绩就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难产”的游族影业

自买下科幻巨作《三体》的版权以来,游族影业不断向外界描绘“三体宇宙”的蓝图,想要将其打造为一个与星球大战和漫威相似的电影宇宙。可惜的是,游族围绕《三体》IP的饼从2014年画到2020年,经历了高层动荡、人事变迁,但项目却始终没有什么喜人的进展,也渐渐令资本失去了兴趣。

三体电影迟迟没有进展

在影视行业的事实性失败,令游族不得不退守游戏业务。然而,游戏市场近年来亦是后浪扑杀前浪,以米哈游、莉莉丝、叠纸为代表的年轻一代上海游戏企业,拉开了游戏市场“质量为王”的新时代。而精于买量的游族游戏,也和其他A股游戏公司一样,在这些崛起的优质公司面前沦为配角。

平心而论,对于这样的情况,游族的表现还算“上进”。最近两年,游族也结合Z世代群体对于二次元内容的喜好,推出了以《山海镜花》和《伊甸园的骄傲》为代表的二次元新游。

不过,这些新作虽然在画面上取得了不小的突破,但游戏在玩法上还是难逃窠臼,不难看出《阴阳师》、《第七史诗》等游戏作品的影子。

虽然凭借着游族出色的买量技巧,这两款游戏在国内都有不小热度,但玩家留存情况和《王者荣耀》《原神》《明日方舟》这样的第一梯队产品相比显然还有不小距离。在新趋势下,游族想要不掉队,恐怕还要再努把力才行。

人才流失、利润下降,游族只有“卖身”一条出路?

如果“少年”林奇尚在,家底殷实的游族游戏也许还真有不少文章可做。然而“少年已逝”,游族位不见王影。接任董事长一职的林奇妻子许芬芬女士,此前与游戏界从未有过交集,对于游戏产品研发和发行的业务缺乏经验,显然担不起先夫游族“主心骨”的重任。

不过,早在林奇去世之前,游族的人事变动就已经相当频繁了。2019年,游族经典IP《少年三国志》的制作人兼原游族网络副总裁程良奇(老狼),带着执行制作人孔浩和资深员工罗东祥、黄厦离开游族成立新公司乐府互娱,该公司先后获得了中手游、腾讯的投资,但老东家游族网络对其却没有任何表示;

而《少年三国志》主策划紫夜也在三年前加入了阿里担任游戏制作人,帮助阿里打造了上线即冲进App Store畅销榜Top 10的《三国志幻想大陆》;

制作《天使纪元》与《盗墓笔记》的游族网络副总裁、大侠工作室总经理王鹏飞也在2019年12月离开了游族,四大工作室的核心研发力被削弱;

游族网络创业元老之一的陈礼标也在2020年8月辞去了董事兼副总经理的职务,将业务重心转向了独立于游族网络运营的数字智能平台MobTech。

频繁的人事变动,让游族网络难有稳定的核心团队,整齐步伐地推进项目,这直接导致了游族网络业务成长后劲不足。而表现在财务数据上,就是利润下滑。

2019年,游族网络已贡献超八成收入的移动游戏业务毛利率下滑明显,由上年的55.64%下降33个百分点至22.64%,远低于同行业当期61.1%的毛利率水平。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是2019年四季度的异常亏损。据媒体报道,游族网络在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1.72亿,2.34亿和2.98亿,累计盈利约为7.05亿。而在第四季度后,游族网络2019年全年归母净利润却仅降到了5.5亿元。

换句话说,游族网络2019年第四季度不仅没贡献利润,反而亏损了约1.5亿元。

而这也是游族网络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对此,游族网络给出的解释是:为保障国内和海外市场持续稳定发展,扩大市场份额,游族网络主营业务成本投入较大,公司毛利率有所下降。

而进入2020年后,游戏业搭上疫情快车,大部分游戏公司业绩都有所增长,游族网络也不例外,据游族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期内实现营收25.17亿元,同比增长45.49%,创历史最高纪录,其中二季度实现营收13.05亿元,季度环比增长7.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5亿元,同比增长21.54%,涨势喜人。

不过,2021年1月29日晚间,游族网络又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大幅下修了此前2020年10月30日三季报中对于年度业绩的预计范围,预计2020年盈利1.5亿元至2.25亿元,同比下降12.29%-41.53%,而此前预盈7亿元至7.5亿元,盈利大幅下降。

据媒体报道,游族网络修改公告一出,股价迅速下跌。截至当日收盘,游族网络跌4.59%,报12.9元,成交额为5.71亿元,最新市值仅118亿元。自2020年7月14高点28.88元以来,到公告发布当日,游族网络股票已经暴跌60%。

财务数据上的小动作和大幅下滑的盈利能力,损害了游族网络在资本市场面前的形象,加上新任董事长许芬芬女士的管理能力也不被资本不看好,“卖身”,成了当下游族网络扫清负面评论,重回正轨的最优解。

游族被端上桌,谁会第一个“大快朵颐”?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游族的业务情况虽有下降,但尚未到致命的地步。摆上“餐桌”的游族,对于整个游戏市场而言是个诱人的香饽饽。

作为A股游戏公司,游族的实力毋庸置疑。其深耕游戏业多年,关于SLG和卡牌游戏的开发经验相当丰富,且具有雄厚的自研实力。

并且,早早选择出海的游族,在海外成立有分支机构,具有丰富的本地化运营经验。以《女神联盟》《少年三国志》等出海产品为例,游族在文案和联动活动上一直拿捏得相当精准。

而随着游戏出海成为国产手游的新趋势,游族的这个优势点无疑会令野蛮生长的年轻一代游戏公司垂涎,也会吸引那些想要避开激烈的国内赛道,通过海外市场的“新手村”稳健进军游戏业的国内互联网公司。

除了优秀的本地化运营能力外,游族的买量技术也相当出色。虽说眼下精品化风气愈演愈烈,在过去传统的换皮买量游戏面前,内容上有所突破的游戏产品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但当整个产业的质量提升之后,宣发和推广仍旧是游戏取得商业成功的“胜负手”。而游族网络,就具有丰富的买量经验和出色的买量技术,虽然投放素材质量参差不齐,但大多能选择具有高性价比的平台进行精准投放。

以游族最近的海外明星产品《伊甸园的骄傲》为例,除了在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这样用户体量庞大的社交平台投放广告外,游族还选择了像是4gamer,Gamewith这类游戏垂直渠道。

《伊甸园的骄傲》7月8日在日本上线后,迅速跻身日本IOS榜单前列,甚至一度拿下了总榜第二的好成绩,并在三个月内稳定待在卡牌游戏前五的位置上。虽然之后由于游戏同质化严重,排名持续走低,不过《伊甸园的骄傲》已经取得的成绩,已经让市场见识了游族一如既往的强大买量能力。

《伊甸园的骄傲》跻身畅销榜前列

而除此之外,被紧紧攒在手里的《三体》版权,大概也可以算是一颗樱桃,为游族这块蛋糕增色了不少。

目前,媒体已经爆出游族正在与腾讯、网易在内的多家大厂接触,但至于游族最终会“卖身”谁家,一时还众说纷纭,有B站版本的,字节跳动版本的,阿里互娱版本的,腾讯版本的,网易版本的……而且每一版说辞都煞有其事。

从B站的角度而言,收购具有丰富的游戏开发、发行经验的游族,与其近期为游戏引擎注能的一系列操作逻辑相通。虽说B站和游族都否认了之前媒体爆出的收购消息。不过,两家否认的究竟是收购,还是收购消息中具体的交易金额,这点我们尚且蒙在鼓里。

至于腾讯,腾讯这两年在游戏市场“买买买”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加上腾讯和游族过去在游戏领域没少合作(《侠物语》、《荒野乱斗》等),关系也比较亲近,如今游族动荡,腾讯顺势将其“纳入后宫”,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阿里和游族在《三体》电影上倒是有大数据合作,在游戏上反而没什么来往——除了人员跳槽。阿里游戏最近比较低调,在《三国志·战略版》和《三国志幻想大陆》成功后,继续稳扎稳打积累产品储备,甚至还推出了一些独立游戏试水。如果能拿下游族,自然能为阿里进一步扩展在SLG和卡牌游戏赛道的自研能力,不过比起别的大厂而言,阿里的意愿可能也不会特别强烈。

再说网易,网易今年2月公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中数据显示净利润呈现下滑态势。从产品上看,网易在游戏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爆款作品了,某种意义上讲,网易可能已经失去和腾讯“二分”游戏市场的能力。

但网易似乎也不在乎这一点,它的心思最近放在在线教育和电商平台上,至于游戏,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吧。

最后是字节跳动。字节跳动也许是“餐桌”上需求较大的一方。近年来,字节跳跃对于游戏产业展现出极大的热情,并且主推轻度游戏,利用轻度游戏的跨平台特性和字节系产品矩阵的支持强势登陆游戏领域。

不过,轻度游戏的变现能力显然不及重度游戏,想要在游戏市场站稳脚跟,持续性地经营这一业务,字节跳动的游戏阵营离不开重度游戏产品。

而字节跳动可能也有这个想法,收购了知名游戏公司沐瞳科技,全资入股手游发行商林子互娱,迅速扩张着自己的游戏开发、发行团队。字节跳动,应该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根据业内人士爆料,林奇妻子许芬芬成为游族新的实际控制人后,出售了位于上海的资产,可能会有后续的动作,游族最终会花落谁家,谜题也许很快就能揭晓。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百分点

游族网络

腾讯

网易

字节跳动

少年三国...

游族影业

米哈游

众说

大显

乐府互娱

微信

荣耀

阿里游戏

下一篇

很多事情,需要连起来看才能看到全局

2021-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