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奋战800天,再造「新展锐」

晓曦2021-04-14
市占率超60%的智能时代隐形巨头。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与工信部数据,2019年与2020年,我国5G通信产业规模分别达到2250亿元、5036亿元,同比增长均超100%。而根据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数据,截至2020年9月底,全球已经有222款智能手机等终端产品步入5G商用,增速惊人。

然而,与轰轰烈烈的5G进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随着英特尔在2019年打包售出其基带业务,当前,全球能够量产5G手机芯片的企业仅剩五家——华为、高通、三星、联发科、紫光展锐。

作为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对外出售5G手机芯片的企业,展锐在过去两年可谓喜报频频——营收翻倍、客户涌入、全球首发6nm 5G芯片……

然而,外部很少有人知道,2018年之前,老展锐曾经一度陷入怎样困顿的生死边缘,“新展锐”又是经历了一场怎样伤筋动骨的大改革,才能挣扎着凤凰涅槃,打赢了这场令人叹为观止的翻身之仗。

再造「新展锐」

这一切要从2004年说起。

2004年,国务院正式放开了困扰产业已久的“手机生产牌照”制度,为无数跃跃欲试的玩家开启了市场竞争的大门。压抑了多年的市场活力突然有了宣泄口,国产手机市场全面爆发,不仅有奥克斯、创维等白牌厂商迅速转正入局,各类“山寨机”更是疯狂崛起,造就了华强北的一个又一个电子奇迹。

广阔的市场需求催生了国内第一批手机芯片企业的诞生。2001年,展讯科技成立;2004年,锐迪科微电子成立,两者分别主打移动通信芯片与射频、蓝牙等其他周边芯片。

腾飞的国产手机市场催生了海量的芯片需求,蓬勃的山寨机市场更是为这些主打中低端芯片的企业带来了第一桶金。2003~2007年期间,展讯的年营收亿接近300%的速度快速增长,很快就要接近10亿元大关。

然而,iPhone的诞生推动了整个产业走向智能机时代,大量“白牌手机”“山寨手机”被冲得七零八落,百花齐放的手机品牌快速收拢,连带着芯片供应商跟着遭殃。

在经济危机与智能手机的双重冲击下,山寨机市场如昙花一现般迅速枯萎。展讯等主打中低端、不具备技术领先优势的芯片企业逐渐失去市场竞争力。

2013、2014年展讯和锐迪科这两家公司两家公司分别被紫光集团收入囊中,合并成为紫光展锐。

然而,此时外部手机市场正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快速变化,合并后的紫光展锐并没有形成联动优势,反而因长期不重视科学决策、项目管理、流程体系等问题,不断陷入项目冗杂、沟通低效的发展低谷中。

“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那时候)公司到底有多少个项目在跑,”展锐老员工回忆说,“没有谁知道每个项目到底投入多少资源。”“谁都能决定立项,谁都不能决定要砍掉哪个项目。”

管理体系的混乱还导致了研发体系的无序,技术的持续落后更是让展锐在产品开发上吃尽了苦头。4G时代,展锐的通信技术与芯片工艺都大幅落后于行业一线,其四核4G产品9850k因质量问题,“首发即退市”;而八核产品开发超过2年仍未能成功上市,;全网通迟迟出不了,无法在国内销售。

彼时,展锐内部设立了多达九个事业部,却几乎没有任何明确的市场调研、需求指向。法务部、监察部形同虚设,更有员工趁机“私开小灶”,专利盗窃成风。内部关键模块系统设计文档几乎为零,总文档完备率不到7%,软件“写到哪儿算哪儿,出了问题就打补丁”。

“2018年上半年,(我们)在一家客户接了7个项目,产生了3起赔偿。索赔额甚至超过了交易额。”“2018全年,公司无新产品规划,也没有启动任何新产品开发。”

“真的是生死交困。”回忆起那段日子,展锐老员工们至今仍有些后怕。

2018年下半年,业内开始盛传原华为副总裁楚庆将加入紫光集团,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楚庆是华为的老将,同时也是半导体产业内赫赫有名的资深人物,早在1996年硕士毕业后加入了华为。

靴子最终落地,2018年12月14号,楚庆加入紫光展锐,挑起大梁。

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彼时的展锐,迫切地需要一场来自管理、技术、产品、市场的全方位变革。

在管理方面,展锐建立了科学决策机制,将原来上百个项目精简至10%,更是杜绝了此前的“拍脑袋立项”风气,所有重大立项都必须经过由CEO领头的集成组合策略管理委员会共同决策同意。同时,在研发流程和项目管理方面,展锐引入了IPD(集成产品开发)、CMMI(能力成熟度模型集成)和TMMi(测试成熟度模型集成)等业界先进的科学管理流程。

经过一系列管理提升组合拳,展锐一扫此前的混乱状态,在公司内部树立了以客户质量为中心的氛围,帮助公司的研发体系从“无序”走向“有序”,朝着高效管理的方向不断努力。

为了重新赢得客户信任,展锐的团队不仅四处出差拜访客户,举办道歉会,更在2019年3月集中举办了一次质量大会,让公司研发骨干直面客户的“怒火”,亲身感受到产品质量不过关将会给客户带来多大的损伤。

而在团队与人才方面,展锐积极引入外部新鲜血液,不仅向多位行业大牛伸出橄榄枝,更是广招应届生,并在公司内部实行考核淘汰制度,更换经营体系负责人,大力反腐,扫清经营障碍,仅仅两三周,就实现了业绩逆转,重塑了“新展锐”的企业文化。

此外,作为一家高新科技企业,技术领先是企业的灵魂所在。在引入科学管理体系后,展锐更是清楚地意识到科技领先的重要性,一改早年间的“技术跟随”路线,在大力补全4G短板的同时,更砸入60%研发力量突破5G技术,朝着技术创新的一线阵营冲刺。

从2019年的“救亡”,到2020年的“经营提升”,再到2021年的“技术进步”,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展锐完成了一次奇迹般的大逆转。

在技术方面,展锐将移动通讯技术与一线对手的差距缩短,4G领域,其2019年出货的4G全网通产品,成为了进入国内市场的敲门砖。 5G领域,在全球首款量产出货的5G手机华为mate30 5G版面世后仅6个月,搭载展锐5G芯片的手机就完成了商用出货。与此同时,展锐更在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完成了5G切片技术的测试,其首款5G套片销售半年即破百万套,商用终端产品数量已超50款。

在营收方面,展锐不仅结束了连续40多个月的业绩下滑,营收不断高增,其新设的工业电子事业部则更是争气,从2019年起收入持续翻番,现已超2亿美金.

在人工智能方面,展锐的AI芯片T710在2019年7月的黎世联邦理工学院AI Benchmark榜单中甚至一举超过了高通骁龙855与华为海思麒麟810,位列全球第一。

在工艺制程方面,2019年6月,展锐的T7520芯片正式立项,这是全球首颗6nm EUV 5G芯片,它不仅标志着展锐在通讯、工艺技术的彻底扭转,更是展锐内部变革成果的集中体现。目前,这款芯片已经一次成功流片、回片,打破了展锐史上测试验证的最快速度。

从混乱到科学,从落后到领先,800多个日日夜夜,数千名展锐员工齐心协力,重塑了一个“顽强奋斗、开放创新、质量为本、成就客户”的新展锐。

产业激荡三十年,大浪淘沙

事实上,纵观全球手机芯片发展历程,在通讯技术从1G到5G的进发过程中,曾经涌现过无数“英雄人物”,曾经在产业内叱咤一时,可又如昙花转瞬,消失在滚滚向前的产业浪潮当中。

在1G时代,摩托罗拉的“大哥大”是当之无愧的大哥大。脱胎于美国军用无线通信技术,摩托罗拉于1973年研制出世界上第一部无线电话,并在接下来十年间不断完善产品,直到1983年面向市场出售了第一台手机产品,从此开启了“大哥大”的历史。

1987年,中国的猪肉只卖9毛钱一斤,广东开通中国第一个移动通信网,大哥大自此进入中国。

据当时一个拿到大哥大的中国人徐峰回忆,当时,购买模拟手机花费了2万元,入网费花了6000元。“吃饭喝茶谈判,往桌上一放,就像押上了一个富贵的筹码和权杖,立刻会获得多一份尊重,生意谈判也因此变得轻松。”

目睹了大哥大手机是如何风靡中国、风靡世界后,全球各大阵营跃跃欲试,第二代手机通信技术(2G)迅速出炉,诺基亚、爱立信、西门子、飞利浦、阿尔卡特等兼具手机产品设计与通讯技术能力的企业纷纷下海,成就了日后一代又一代的手机传奇。

与日后高集成度、高设计难度的4G/5G芯片不同,2G还是手机技术发展初期,芯片设计门槛并不太高,当时市面上有超过20家厂商群雄逐鹿,爱立信、西门子、TI、ADI、博通、Marvell、高通混战纷纷。

然而,iPhone的出现改变了整个市场格局。3G时代,智能手机大幕拉开。

2009年后,随着魅族小米等国产品牌的崛起,百花齐放的杂牌手机快速收拢,连带着芯片供应商跟着遭殃。不仅有小型芯片厂遭遇寒冬,大量国际巨头如TI、ADI、英飞凌等也陆续退出了手机市场。

与此同时,随着电子设备功能越来越强,体积越来越小,其对于芯片的集成度要求也越来越高。举个例子,原先一台功能手机里可能涉及大大小小十几个不同的芯片零部件,如CPU、基带、DSP、射频、WiFi、蓝牙等等,现在它们被全部集成到一块主芯片之上。具备“大芯片”设计能力的企业进一步减少。

而到了4G时代,市场洗牌更为惨烈,产业如大浪淘沙般将一批又一批产业玩家冲刷而去。

以中国市场为例,早年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运营商之间的通信制式各不兼容,电信的手机打不通移动的电话。可随着时代发展,用户对手机的互联互通要求越来越高。

4G时代,最受用户认可的“全网通”手机必须全部兼容TD-LTE、FDD-LTE、TD-SCDMA、CDMA、WCDMA、GSM六种移动通信制式,而每种通讯制式都存在着大量专利壁垒,对芯片厂商提出了极高的挑战,玩家如英伟达、飞思卡尔陆续离场。

2019年,挣扎已久的英特尔终于宣布以10亿美元的价格打包出售基带业务,成为退出市场的又一玩家。至此,全球具备2G/3G/4G/5G技术,同时又能把CPU、GPU、基带、射频、DSP、蓝牙、WiFi、电源等模块集成在一块手机芯片上的企业,只剩下了五家——华为、高通、三星、联发科、紫光展锐。

而这其中,华为与三星的手机芯片不对外售卖,当前公开市场上手机厂商能够买到的芯片,只有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

智能时代的隐形巨头

通讯市场有一个特点,活得越久,壁垒越高。

现在“存活”的这五家企业,除了具备上文提到过的2G/3G/4G/5G移动通讯制式全场景技术支持外,还需要企业与全球运营商、设备商进行多年的对接测试,才能满足在全球不同地区的复杂无线环境下也能实现通讯功能。

举个例子,在通讯技术上展锐不仅手握5000多项专利积累,还在过去多年里同全球128个国家、超过200家运营商实现了网络验证,其中120个是核心骨干网络,其他企业几乎无法复制。

“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如果今天有人把展锐5000号人全部挖走,另外再开一家公司,也没法再复制一个展锐,没法复制我们的全球通讯能力。”一名展锐老将这么说。

中国在走过了“1G落后、2G追随、3G突破、4G同步”的产业进程后,在5G时代已经成功引领世界,成为世界少数真正掌握5G核心技术的玩家。

凭借着强大的通讯技术与芯片技术积累,在手机之外那蓬勃发展的物联网市场中,“新展锐”则更是如鱼得水。

2018年底,展锐首次进入消费物联网市场,并在短短两年间拿下了智能平板、智能穿戴、儿童教育等诸多品类,并在如儿童手表这类细分市场做到了市占率超过60%,全球第一,成为了产业“隐形巨头”。

展锐最新发布的两款智能穿戴芯片平台中,W307整体功耗比上一代降低30%以上,W517的AI性能则能较之同档竞品提高4倍,布板面积更是小了40平方毫米

而在工业电子领域,展锐的NB-IOT市占率超过30%以上,不仅独家中标国网,还成功打入了沙特等海外市场。而在低速物联网领域,展锐的市场占比更是超过了50%,再度拿下全球第一。

就在不久,紫光展锐完成了新一轮53.5亿元融资,由上海国盛资本、碧桂园创投、海尔金控和赛睿资本等共同投资。与此同时,紫光展锐也正在筹备科创板上市。

尾声

大浪淘沙数十年,多少英雄都化为了历史泡影。从2018年11月至今,800多个日日夜夜,新展锐不仅“起死回生”,更在日益激烈的半导体全球竞争中杀出了一片黎明,跻身一线阵营。

这份成绩得来不易,更要万分珍惜。

作为中国芯片产业的明日之星、希望之星,展锐在当前这百年难遇的历史大变革中,更需要一个和平、平稳的外部环境,才能健康发展,承载着中国智能产业的不断发展,成为科技兴国的坚实根基。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口服不吸收聚合物药,减少糖分吸收,降低餐后血糖,预防NASH

2021-04-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