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成长的单立人,能成为下一个笑果吗?

娱乐产业2021-04-01
一切皆有可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莉莉安,36氪经授权发布。

“太尬了”

《听姐说》节目播出后,娱sir翻遍豆瓣网友的三百多条短评,来回滑动的都是这个词。

注:根据豆瓣短评词组生成的云词条

网友们的评论比节目的段子还要犀利、好笑:

有章子怡语录调侃,脱口秀演员这个职业是一个最低级的职业吗?

有主持人躺枪:没想到最尬的还不是姐姐们,而是一旁只会傻乐的王自健。(王自健做错了什么?哈哈哈)

还有已经打分标准混乱的网友:笑点有,就是有点尬。五星。(????,尬还五星)

……

就现在,一档节目至少2个小时以上的变态时长,能全程看下来当真是真爱了。嘿,现在可倒好,本来是冲着看段子去的,熬了两个半小时发现,好笑的段子没有一个,反手刷微博一看竟是“阚清子晒身份证向尚雯婕和玲花自我介绍”、“王子文159”“沈梦辰晒《真男》暴晒后的照片,找宋小宝在线PK黑”……(停停停……再不停大家都要黑脸了。)

好好好,退一步讲,明星们上节目造热度观众理解,但是一档脱口秀节目段子也不好笑怎么回事?

肉眼可见,十八位女明星对稿件的不熟练,忘词NG、节奏混乱、没有临场应变等问题随处可见。而且,明星们说的段子大多是回应自己不痛不痒的负面,不深刻也放不下自嘲的身段。

在这种明星嘉宾上台讲段子的节目,嘉宾如果表演出彩,幕后的编剧也应该有掌声的,比如,在《吐槽大会》上受到好评的许知远“有文化的吐槽”和易立竞“审问式吐槽”,都是节目编剧贴合嘉宾鲜明性格产出的优秀文本。

同样,当嘉宾的文本让观众觉得“尬”,编剧们是否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呢?

要说,《听姐说》这档芒果tv自制综艺在内容把控上还是有诚意的,邀请的是专业脱口秀团队——单立人喜剧,编剧带队人正是今年因《奇葩说》第七季走红的小鹿。可是,单立人喜剧参与编制的另一档正在上线的脱口秀节目《夸就对了》,目前已播五期,可惜声量也不高。

单立人喜剧作为脱口秀行业头部公司,不惜以高消耗内容,频繁地试水综艺节目,难道是想借用视频平台之力,打造女性版本的《吐槽大会》,成为下一个笑果文化?

听她说,单立人明星代表小鹿

脱口秀本是立足现场即刻反馈的表演形式,如今,遇上国内视频发展的狂奔期,是祸,大量视频内容挤压线下的娱乐消费的生存空间;也是福,有优质内容产出能力的人才可以借用视频节目扩大影响力,大批量地为综艺节目产出内容。

从创作团队来看,小鹿身上自带的女性视角,本身很是契合《听姐说》这档节目主导“女性+脱口秀”的节目立意。《夸就对了》的“反吐槽”也是基于年轻人社交文化产生的“夸夸群”“彩虹屁”等观察。

可即便这样,单立人喜剧在给综艺节目的明星们量身定制稿件时,也面临着水土不服。

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线下线上演出是两套完全不同的创作思路。线下创作自由度宽泛得多,没有命题,唯一的标准就是逗笑观众。在人才培育上,单立人遵循扎实训练演员素质,从开放麦、商演到个人专场的进阶演出体系。

而一旦来到线上,节目内容审核的把控让创作的空间急剧缩小,也因为传播范围广,考虑观众、节目立意、单人主题甚至是传播的影响等等,让编剧发挥余地所剩无几。

《听姐说》是小鹿在参加《奇葩说》第七季之前接到了一个脱口秀项目,她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剧本创作上,她形容此次经历:每天卑躬屈膝做乙方。

而作为文本的表演者,优秀的喜剧演员是将自身的经历和人生体验经过沉淀变成喜剧,从而唤起观众的共鸣和反思。综艺节目的明星们只需要拿着现成的稿子表演,一颦一笑皆是受人执导,更何况,这还是编剧团队量产的段子。

在今年《吐槽大会》接连踩到公众话题引发的舆论风向,整个语言环境让人越发感觉到,脱口秀不好笑的原因在于,我们逐渐失去培育脱口秀文化的土壤。除了不可言说被划定的红线,还有越来越冒犯不起的观众。

小鹿在接受外界采访时,否认过“脱口秀是冒犯的艺术”的解释,她认为脱口秀是好笑的艺术。可在综艺节目当中,让观众觉得好笑,都开始变得奢侈了。

“被迫”成长的单立人

单立人与受众更为广阔的平台或是影视公司合作,既是被迫,也是主动选择。

中国脱口秀在国内的成长时间不长,但也颇为心酸。最开始,在北上广一线城市酒吧、俱乐部等场所发酵起来,聚集了一群脱口秀爱好者,根本毫无模式可言。好不容易攒了一档《今晚80后脱口秀》,虽小范围热闹,但因一直招不到商最后被迫停播,也算不得上把模式跑通。后面,也直到2016年,《吐槽大会》的出现把脱口秀推到了大众视野。

同时,脱口秀市场的格局开始出现变化:有潜质的演员被人看中挑走,笑果几乎垄断整个脱口秀市场。回溯一下,池子最开始是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成员,被李诞看重后跟着去了笑果。杨笠进入脱口秀行业,就是在单立人俱乐部做开放麦。

在笑果文化用综艺节目将脱口秀行业催熟之后,如何抓住风口,让更多喜剧人吃上吃饱饭,是单立人这类脱口秀公司看到希望后主动做出的战略调整。

梳理脱口秀行业可以发现,在脱口秀已经成熟的美国,脱口秀演员一般都是在线下俱乐部摸爬滚打7、8年,才可以进入演播室。在成长为顶级脱口秀演员后,再转战各大综艺,拍摄电影,被观众视为“偶像”。

再来看,目前国内目前最火的脱口秀公司笑果文化的发展路径,是自下而上,即将演员先推到综艺节目中让更多人认识,利用明星效应带动线下演出。

单立人喜剧选择了一条折中的路线,立足线下演出,参与音频平台、视频平台或影视公司的内容合作,同时,也将演员推到视频节目,带动公司的影响力。

在打造明星上,从去年开始,最为明显的是,单立人创始人之一周奇墨参加《脱口秀大会》,小鹿参加《奇葩说》。如果说,小鹿在《奇葩说》第二季海选露脸只是简单试水,那么,到了第七季,小鹿代表的单立人喜剧想要借此视频节目出圈走红的意愿非常强烈且迫切了。

当然,也是整个自制综艺的大环境使然,视频平台除了自家团队以外,很多网综制作还是仰仗于外包公司的支撑,这时,有内容制作能力,特别时有人才储备的内容制作公司自然会被看重。单立人喜剧就是这批被网综公司、影视公司找到,可以输出编剧和演员的公司。

对于这个2017才成立的公司而言,此时的单立人喜剧,正是处在做大做强的好机遇中。在他们刚接受优酷领投A轮融资时,给公司的定位是:持续输出优质喜剧内容。

单立人喜剧也正在一档档节目当中“持续”试水,但如何做到“输出优质喜剧内容”,是他们接下来真正需要思考的。

想红的单立人喜剧,能否成为下一个笑果文化?

单立人喜剧连续接任多档脱口秀节目,想红的心已“昭然若揭”,野心再具体一点,他们能否成为下一个笑果文化呢?

在《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的节目催生下,全国原来只在一线城市聚集的脱口秀俱乐部,已开始向长沙、武汉、济南等二三线城市渗透,在2020年全国新增脱口秀厂牌数量已近50家。李诞也感受到行业的变化,在去年就说,现在已经不需要解释什么是脱口秀了。

一人一麦一场地就可搭建的表演舞台,能够出头的厂牌少之又少,目前能在行业上叫得出名号的也只有笑果、单立人和老牌的北京脱口秀俱乐部。

单立人想要赶超笑果文化,单就人才量级储备上,还不具备抗衡的能力。笑果的演员规模已经超过80人,单立人喜剧才20余人。且,笑果已经打出《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两档王牌节目,这是国内其他脱口秀厂牌所不具备的软实力。

而脱口秀创作赖以生存的线下开放麦,据36氪报道,全国脱口秀俱乐部里,能够比较好地实现商业化经营的只有属于笑果的噗嗤和山羊。其他脱口秀俱乐部仅凭门票收入,依然入不敷出。当然,这也包括单立人喜剧。

虽然前面有座大山,单立人喜剧和笑果文化走的路径不完全一样,但也还是能找到发迹的可能:

首先,同样在走演员明星化路线。创始人周奇墨在《脱口秀大会》返场就说,线下演出票已经秒售罄,节目的引流效果可见一斑。而今年在《奇葩说》第七季大放异彩的小鹿,在节目走红后连续开个专场演出,接广告拍摄,参加综艺《向上吧青春》等,不就是在复制李诞当初脱口秀演员明星化路径吗?

话又说回来,在单立人编剧们多次与平台节目制作后,积累经验,多点尝试,万一尝试出一款爆款综艺也不是不可能。

脱口秀虽然尚属小众产业,甚至只是喜剧的一个类别,但是当产业链不断完善,脱口秀厂牌一定不再只是笑果文化一家。不管迎头赶上的是不是单立人喜剧,扎实储备,也会在产业中站住脚跟。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飞利浦、戴森、雅萌们,谁在瓜分百亿“个护家电”市场?

2021-04-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