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4000万的李亚鹏:理想主义者的入世代价

首席商业评论2021-03-23
理想主义者的入世代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穆清,36氪经授权发布。

3月16日,北京朝阳法院再一次落槌,对李亚鹏及哥哥李亚炜被控“欠债4000万”一案做出判决:李亚鹏及哥哥李亚炜仍被判决需要向原告公司支付4000万元债务及利息。

遥想当年,李亚鹏意气风发宣布息影从商、阔气投资35亿进军地产行业开发云南雪山小镇的时候,大概也不会想到,多年后会因为4000万欠债而被投资商告上法庭,更无法预料,还会被一段苦苦哀求债主延缓债务的下跪录音而送上热搜。

或许这也是大部分人都未曾料到的,离开王菲之后,李亚鹏会以这样的姿态再次走入大众的视野。

4000万巨款来源

李亚鹏被控“欠债4000万”一案,其相关项目是曾经寄托了他被媒体称为“地产大亨”的商业理想、被描绘为一幅美好蓝图的——云南丽江古城束河古镇东区的雪山小镇。

简单梳理一下这4000万巨款的来源。

2008年,李亚鹏在丽江成立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雪山公司”),他本人出资450万元,他哥李亚炜出资45万元,分别占股90%和9%,准备在丽江捣腾房地产项目。要开发房地产,这不到500万的资金远远不够,于是李亚鹏很快就利用他的名气找来了金主,也就是日后成为债主的的北京泰和友联公司(以下称“泰和友联”)。

2012年,双方准备合作完成丽江的“雪山文苑”项目,签订了框架协议。随后,泰和友联便向雪山公司注资了6000万,并获得了10%的股份。双方还约定,项目开发期3年。3年期满后,泰和友联将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

因“雪山小镇”项目经营不善,合同到期后泰和友联要求按约定收回4000万固定权益收益,李亚鹏方却始终未兑现。于是到了2015年开发期满,李亚鹏、李亚炜又与泰和友联签订了《承诺函》,里面提到了要在2015年12月25日前向泰和友联公司支付4000万元。

然而李亚鹏兄弟却一直未支付款项,于是被泰和友联公司诉至法院。

这案子从2017年开始一审,接着又经历了二审和重审,历时4年终于一锤定音。也就是文章开头北京朝阳法院重审判决李亚鹏向泰和友联赔偿4000万元债务及利息的原因。

在长达4年的诉讼过程中,李亚鹏多次耍赖违约,包括否认文件为自己亲自签署、注销内地身份证成为香港居民同时用失效身份信息应诉、表态签合同时受到对方胁迫等多重伎俩,以逃避法律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一直未执行判决,2018年李亚鹏还一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直到2019年案件进入重审阶段后,他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才被解除。

阴差阳错,拧巴的演员之路

弃艺从商之前,李亚鹏为人所知的一直是他的演员身份。打开中国一代青春记忆的阀门,李亚鹏的名字始终是一个无法抹去的存在。

在很多人眼里李亚鹏或许算不上帅,但他有一种独特的雅痞气质。当年在访谈节目《艺术人生》里,李亚鹏讲述他的从艺之路。说他的分数本该上哈工大的,但是却被中戏提前录取了。说到这些,李亚鹏脸上洋溢着些许的不屑和可惜。

李亚鹏走上演员之路确实称得上阴差阳错。当年中戏去乌鲁木齐招生,陪女友进场的李亚鹏也花了五块钱报名。没有准备的他给老师朗诵了《满江红》,清唱《恋曲1990》还忘词了。结果这样的表现却意外被中戏看上,依照招考规定,李亚鹏“不上”将被取消两年高考资格,所以当他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当场就叫了一句“违法招生”。

或许对于演员这一职业的拧巴,从这时候就埋下了伏笔。

毕业后的几年里,李亚鹏相继参演了《青春出动》《京港爱情线》《将爱情进行到底》等多部内地最早期的偶像剧,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初代流量。

《将爱情进行到底》是中国最早的青春偶像剧,当时也是许多人的爱情启蒙篇。李亚鹏因这部剧一炮而红,此后,李亚鹏的演艺之路可谓顺风顺水,相继出演了当年的顶流武侠电视剧《笑傲江湖》和大制作《射雕英雄传》,从令狐冲演到了郭靖。凭着这两部金庸武侠剧,李亚鹏成为当时内地最炙手可热的男演员。插播一句,因为拍摄《射雕》,李亚鹏还和剧中扮演的黄蓉的周迅假戏真做,时任女友也从名模瞿颖换成了人间精灵周迅,实现了爱情事业双丰收。

也是这两部为李亚鹏带来巨大流量的剧,让其广受质疑。他演的令狐冲被质疑没有演出角色的潇洒拖了全剧后腿,郭靖则被金庸迷抨击“怕不是在演傻子”,名气伴随着争议的李亚鹏,注定要被口诛笔伐。

“回头看的时候,发现是因为以前我心里瞧不起演员。”在易立竞的采访中,李亚鹏剖白了当时心态,并亲口认证自己不喜欢演戏。而《射雕英雄传》之后,李亚鹏的作品也肉眼可见越来越少。

息影从商,李亚鹏的霸总梦

李亚鹏的商业之路开始于1999年。

当时在旧金山拍戏的他凭借三页纸的报告,拿到50万美元风险投资,开始了互联网公司的创业生涯。随后李亚鹏用这笔资金成立了一家专门为婚礼服务的网站“喜宴”,后因扩张过度,拿不到融资,没多久就关门大吉;

2000年,创办杂志《婚礼》,因刊号出问题,收购被迫中止;同年他和哥哥李亚炜合作创办北京美丽春天文化传播公司,结果公司被人实名举报,公司经纪人涉嫌违规;

2001年,开始涉及文化艺术、影视传媒、旅游演出、娱乐经营等多个领域,陆续开了多家影视文化公司。结果之后的10年来,只有投资的一部电影《将爱》有些收益,其余全部赔惨;

2004年,进军酒吧行业,先是与王学兵合开酒吧“夜色”,但一年后就被卷入丑闻,后又与王菲合开酒吧,投资千万,没两年因经营不善关停。也是这一年,李亚鹏和周迅浓情转淡分手,并开始苦追天后王菲。

2010年,彻底离开娱乐圈,成立中书集团,筹建乡村书院,到2016年建成,6年花了5000万,只出不进,搭上自己的积蓄不够,还要借钱填坑。

为了实现自己的经商梦,李亚鹏先后尝试了办杂志、开制作公司、投资文化传媒、投资实体开酒吧、做餐饮等多项生意,最终却都无功而返。

面对这些失败的经历,李亚鹏毫不在乎地说:“我对金钱没有概念,投资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喜欢玩具,只是因为兴趣使然。”

曾经,他为陪女友阴差阳错考入中戏,挣扎了多年,从娱乐圈逃离,但商场沉浮20载至今,以“商人”身份经营许久的李亚鹏也没能打造出一个经典作品。

喧嚣一场,寂寥一地。

离开天后,逐梦地产圈

地产项目可以算得上的李亚鹏从商生涯里最大手笔的营生。

2013年11月,刚和王菲离婚两个月的李亚鹏在丽江召开了雪山小镇发布会,宣布进军房地产,项目总投资号称将达到35.7亿元人民币。

当时打出的是“以艺术为核心理念,集酒店、公寓、别墅等产品为一体的旅游度假地产项目”的理念,简单来说就是打造一个他心中属于文学和艺术的“乌托邦”一般的雪山艺术小镇。

彼时刚刚进入地产行业的李亚鹏可谓风头强盛,一挥手就投资35个亿,还聘请了“专业”的操盘团队,精心为雪山艺术小镇量身设计了130多栋19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的清水独栋别墅。这些别墅的售价目前在400万-500万之间,而高端型户型价格在700万以上。要知道,当时全国房价最高的城市上海,均价也不过2万出头。

明星噱头、雪山环境、艺术逼格……楼盘一开盘,李亚鹏的不少圈内好友杨坤、赵薇、胡军等人都在雪山艺术小镇置办了资产。但众星的站台也没能挽救雪山小镇的颓势,项目开盘至今只卖了30套,2019年卖出的面积为零,2020年只卖了26平方。

理想主义者把价格想得太理想,最后艺术小镇成功变身鬼城,杂草丛生。

也许是滑铁卢的销售现状让李亚鹏看到了项目前景渺茫,李亚鹏将雪山小镇51%的股份转卖给了接盘侠阳光100,并自此开始了4000万欠款的6年拉锯。

如今,雪山小镇已然处于“半烂尾状态”。

失意丽江后,李亚鹏并未放弃这份文旅地产执念,随之继续开启他的中国文谷计划。

2017年,李亚鹏联手金科共同拿下郑州中国文谷地块,但因项目所在片区配套不成熟,从拿地至今,郑州项目最后落实的只有住宅项目,如今已名存实亡。

2019年,他再次带着中国文谷挺进赣州,拍下赣州4个地块使用权,计划建成“赣州中国文谷”,总投资达61亿。但跟雪山艺术小镇、郑州中国文谷如出一辙的是:赣州中国文谷先行的,依然是住宅项目。

这些地产项目不过是李亚鹏投资商业版图里面的冰山一角,却也正好映射了他在地产界的身影——开局天下无敌,收局有心无力。

撇开那几段比他本人更广为人知的恋情经历,仅聚焦他一路走来的事业发展,到如今,也不知说出那句“我已经走投无路了,让我跪下来都行”的李亚鹏,可曾后悔过当个商人?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商梦

笑傲江湖

影视传媒

微信

大众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