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圈的暖春:全年收入近3000亿,6万家企业涌入

创业最前线2021-03-04
游戏行业正在摆脱“艰难”模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付艳翠,编辑:冯羽,36氪经授权发布。

遥想2018年3月的游戏版号审批冻结,虽然仅持续了9个月,但却让游戏行业步入长达两年的寒冬,这个曾经高调捞金的游戏赛道,也被迫迎来一波“清洗”。

某休闲游戏创业者刘伟(化名)向「创业最前线」表示,那两年,中小游戏公司日子难过不算新闻。就连他自己,也是被“清洗”的一员。

通常来说,休闲小游戏主要通过广告变现,不涉及游戏内付费,所以版号影响不到他们。但游戏行业巨头效应明显,加上游戏公司IPO整体数量下降,在资本市场上,机构们对游戏项目的兴趣也开始日渐冷淡,创业项目基本都是维持小规模运营,自给自足。

于是2019年,刘伟选择退出公司创始团队,并离开游戏行业,转做跨境电商创业。

北京某知名FA机构向「创业最前线」透露,公司从2018年之后,就不再做游戏相关的项目。“老板的策略调整,具体我也不清楚。”对方表示。

可能谁都不会想到,一场疫情能够让游戏行业从艰难模式重新进入井喷状态。

2020年上半年的居家隔离期间,打游戏已经成为人们打发时间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创业者们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不说腾讯游戏、网易游戏这些动辄收入增长3、4成的大厂,就连中小企业创业者也直言,2020年公司收入翻了10倍,用户规模增长300%。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关键词为“游戏”的在业/存续企业达29.51万家。当行业重新回归火热状态,竞争再次进入白热化,2021年的游戏行业还有利可图吗?

01 游戏井喷 

在2020年之前,游戏行业进入寒冬,已经是外界公认的情况。不过在游戏版号稳定发布后,一场疫情更是推动了“宅经济”发展。对于游戏人而言,落寞的市场情绪被一扫而空。

在这个游戏大年里,头部厂商们都赚得盆满钵满。

腾讯2020年前三季度网络游戏收入同比分别增长了31%、40%和45%。网易游戏全年收入高达546亿元,相比2019年的464亿元同比增长了17.7%。

2020年,头部游戏玩家腾讯控股、网易的股价因为游戏市场回暖再创新高。而世纪华通、完美世界等游戏公司也曾在去年年中迎来股价高峰。

  图 / 腾讯控股过去一年股价走势 

2021年刚开年,国内游戏在外海市场又着实风光了一把。

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最新数据显示,于2020年9月28日正式发行的《原神》,在海外移动端收入达到1.14亿美元,连续4个月蝉联出海收入榜冠军;腾讯《PUBG Mobile》海外收入环比增长31%,同比增长34%,再次突破1亿美元;深耕日本市场的《荒野行动》在元旦当日迎来收入峰值,仅1天就吸金超过1000万美元。

对于中、小游戏公司的创业者而言,连轴转更是工作常态。

“我现在在忙,晚上9点多可能有时间。”最近,「创业最前线」与休闲游戏项目的创业者赵亮(化名)提出沟通需求的4、5个小时后,对方才抽出时间。即便是到了晚上,赵亮接下来还有会议,忙碌仍在继续。

好在忙碌的状态背后,是公司业务成倍的增长。赵亮透露,去年,公司的用户规模上涨了整整17倍,收入也上涨了2、3倍。

致力于出海的游戏UGC平台开发商沙盒网络创始人陈伟明则透露,2020年公司收入翻了10倍,用户规模增长300%。由于业务发展迅速,公司已经在开始新一轮的招聘工作,预备招聘44名游戏开发工程师、游戏客户端开发工程师等正式岗位和若干名实习生。

游戏的井喷时代似乎正在加速到来。

02  巨头分羹之下 

井喷背后,游戏行业的吸金逻辑已无须赘述。不仅创业入行成本低,一旦游戏成为爆款吸引大规模流量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高回报率。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游戏用户规模逾6.6亿人,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

嗅到金钱味道的创业者也开始疯狂涌入。企查查数据显示,去年3月游戏产业新增企业注册量就迅速回升至3746家,4、5、6月的注册数量更是分别攀升到5662、5439、6024家。整个上半年新增注册量为2.42万家,全年的游戏企业注册量为6.23万家。

“即便我对于行业竞争的感受不是那么深刻,但也能感觉到游戏本身的竞争正在加剧。”陈伟明解释称,沙盒网络主要是以产品的创造性吸引更多游戏从业者入场,让开发者以沙盒游戏为引擎创造个性化玩法。因此,公司的游戏产品与常规的游戏公司反而是依存关系。

他认为,随着字节跳动、B站这种以往靠流量变现的大公司亲自下场,直接参与游戏内容的研发后,对普通的中小发行商、研发商来说,日子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据了解,字节跳动自2017下半年开始悄悄进入游戏领域,自建联运团队、投资游戏公司、自研游戏项目。直到去年开始,其加码游戏行业的野心已经越来越明显。

公开数据也显示,截止2020年4月,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团队已经超过1000人。此后,字节跳动副总裁、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也曾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我们很看好游戏这个方向,会有耐心地持续投入”,同时他还透露,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将会在2020年继续招聘超1000人,以满足多条游戏产品线的研发需求。

最近,就连那个曾经不爱玩游戏、自律性极强的理工男张一鸣,也开始“低下头”了解游戏的魅力。一个被业内津津乐道的细节是,不爱玩游戏的张一鸣为了配合业务需求,“强迫自己每天玩一个小时游戏”。

中小创业者们不仅要与巨头们竞争,还要与制造出《原神》这一造富“神话”的腰部势力米哈游等公司抢食。压力不可谓不大。

同行间优胜劣汰,也让过去一年的游戏领域迎来一场洗牌。

赵亮向「创业最前线」透露,去年游戏市场虽然乐观,但竞争加剧之下,行业倒下的企业也不少。“我认识的不少同行,都已经离开游戏行业,转做其他项目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6月,游戏相关企业的注/吊销量高达3336家,环比增长98%。

头部和腰部游戏开发商率先吃掉了第一层奶油,而更多小型游戏公司则依然徘徊在生死边缘。

03 渠道的新战场 

游戏行业早年间也曾经历过“黄金时代”。

智能手机的出现,为手游市场带来了一大波流量红利。那时,游戏行业曾被冠以“互联网最吸金的产业”。公开数据显示,2008年-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由185.6亿元增加至2036.1亿元,增加近10倍,成为全球第一大游戏市场。

靠着粗放的流量经营,那个时代的游戏厂商们可以说是在“躺着赚钱”。有业内人士曾向媒体回忆,当时整个行业都是亢奋的,每个游戏平均1-2个月就能回本,无论推出的游戏有没有IP,都能盈利。

但在流量为王的背景下,国内游戏市场也催生出很多山寨产品,同质化严重。当移动互联网的增长红利被基本吃完后,厂商们也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推进国产游戏进入精品时代迫在眉睫。

事实上,游戏精品化运营已经被谈及多年,头部玩家做一款手游都是5000万元甚至上亿的预算。而通过版号审核逐渐规范,游戏行业的泡沫被挤掉。陈伟明也认为,随着版号的逐渐开放,国内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多优秀作品。

除了走精品化路线,游戏行业的战场也正在发生改变。

手游产品的买量成本越来越高,传奇类手游的用户获客成本甚至已经突破200元。

上述从业者赵亮认为,游戏厂商们在应用商城等渠道之外,也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新兴流量入口,获取新流量。如今,B站、taptap、抖音等平台正成为品牌商们投入的战场之一。“虽然新的流量入口只是将平台转移,并不是更换了新模式,但用户在哪里,厂商就要将流量入口放到哪里。”赵亮表示。

00后游戏玩家王凡也明显感觉到,近一年时间来,他不仅是在刷抖音等短视频时,受到了游戏广告的“轰炸”,甚至还有3、4个客服通过QQ加他做手游推广,“就是给你一些福利让你进去玩,有兴趣玩就充钱,他会额外赠送你一些元宝道具之类的东西。”

事实上,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2019年抖音收入有50%左右来源于游戏广告,平均一天收入超过1.5亿元。此外,DataEye数据也显示,以腾讯《街霸》为例,其在今日头条的投放占比为1.46%、抖音火山版1.18%、抖音0.59%、西瓜视频0.23%、皮皮虾0.01%。

而国产游戏日益精品化和投放渠道的转移,也让不少中小公司都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陈伟明认为,出海成为游戏公司的又一战场。“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大家出海的热潮可能会比之前更加热烈一些。”陈伟明表示。

近年来,中国游戏出海也的确保持着快速增长势头。《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自研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4.5亿美元,同比增长33%,继2019年20%的增长之后依旧保持了高速增长态势。

而且陈伟明判断,2021年的游戏市场将依旧保持增长趋势,但也会随着疫情的好转,增速有所放缓。“游戏行业依然是一个希望与挑战并存的市场,这一点没有任何改变。”他补充道。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腾讯

创业最前...

字节跳动

企查查

网易

沙盒网络

爱玩游戏

米哈游

野行

华通

TapT...

西瓜视频

沙盒游戏

微信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