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玲们”有多挣钱?

36氪的朋友们2021-02-26
喜剧这口大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王不易,36氪经授权发布。

《你好,李焕英》火了之后,有人开始迫不及待地给贾玲算账。《你好,李焕英》投资成本约8000万元,按照预计票房52.2亿元估算,贾玲的大碗娱乐营收区间为1916万元至1.21亿元。

这是第二次喜剧人收入如此受人关注。上一次是2017年,开心麻花首次披露供应商名称,沈腾的“工资”曝光:6076万元。2018年,这个数字是9249万元。

喜剧是一门好生意。

喜剧江湖很有意思,一条线上串着如今市场上最红的几个喜剧厂牌:

2001年,赵本山花20万办了第一届“本山杯”二人转大赛,冯巩参加了那次活动,小沈阳和妻子拿了铜奖。大赛之后,赵本山开始笼络东北的优秀二人转演员,成立了辽宁民间艺术团,这就是本山传媒的前身。

2003年,还叫贾俞玲的贾玲报名参加了首届北京相声大赛,拿了冠军。那届相声大赛,郭德纲也参加了,拿了第三名。大赛之后,贾玲拜了冯巩为师,郭德纲拜了侯耀文为师。那时贾玲和郭德纲都在微时,住过地下室,一场演出挣个几十块钱。

2009年,德云社已经搭上了北京电视台的快车,相声团体“挚友”趁此加入了郭德纲发起的“德云相声联盟”,德云社在相声界一个打十个。王自健就是“挚友”的一员。张伯鑫和王自健还说了一段《我爱郭德纲》。王自健后来去了东方卫视,开了一档节目叫《今晚,80后脱口秀》,李诞在那儿做编剧,笑果文化创始人叶烽做节目导演。

——本山传媒、德云社、笑果文化、大碗娱乐,都串在这条闪闪发光的喜剧金线上。若再加上开心麻花,小品、相声、话剧、脱口秀就齐活了,大家都在一个池子里。

毋庸置疑,最早将喜剧做成金饽饽的是本山大叔。但其实赵本山之前,最早拍喜剧电影的是陈佩斯。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伤痕文学”还占上风时,陈佩斯和父亲就在尝试喜剧电影,拍了《父与子》《二子开店》《傻冒经理》等。1991年,陈佩斯创立海南喜剧影视有限公司,后来更名大道影业,现在叫大道文化

但在做生意上,陈佩斯不如赵本山,或者说,生不逢时。那时的中国电影市场不景气,陈佩斯的电影在当时尚算受欢迎,但他没挣到什么钱,最难的时候甚至欠了200万,得靠和朱时茂走穴、商演来还债。赵本山的思路比陈佩斯接地气,也很清楚如何利用自身优势。他给自己划定了势力范围:东北,二人转,农村。

二人转舞台演出一直是本山传媒的营收支柱,“刘老根大舞台”2007年的票房总收入就达5800万元,2008年总收入达1亿元。最辉煌的时候,“刘老根大舞台”开进了北京最中心的地带,来捧场的政商名流之多,成龙都只能坐在三排开外。

影视是本山传媒的另一大现金流。本山传媒出品的《刘老根》《马大帅》《乡爱》系列剧,基本稳赚不赔,因为赵本山演员用的是自己徒弟、场地多为当地提供,每部剧的成本不超1000万。而以《乡爱1》在央视的收视率压过了《武林外传》,《乡爱2》最高收视为11.62%、超过了《新闻联播》的热度来看,本山传媒出品的剧也不愁销。有媒体曾曝光,2014年之前,《乡爱》系列的每集售价是五六十万,后来涨到百万一集。

赵本山也想拍电影。1998年他就参投了《男妇女主任》,后来本山传媒投拍了《大笑江湖》,想捧小沈阳,结果遇上了《让子弹飞》和《赵氏孤儿》,排片被挤占。《大笑江湖》5000万投资,1.58亿票房,也不算亏,但口碑很差,开了传统喜剧人拍烂片的先河。

赵本山后来就很少再碰电影了。令赵本山闹心的只有两件事:一个是足球,另一个就是电影。足球太脏,电影水太深。

传统喜剧人能像赵本山这样搭建出娱乐帝国的没有几个。如冯巩、陈佩斯、潘长江、姜昆等由春晚或央视走出来的喜剧人,在吃到电视媒体的福利后,商业化成功的不多。

要说赵本山的后来者,得是郭德纲。

1995年,郭德纲、张文顺、李菁创建北京相声大会,让相声回归剧场,2003年北京相声大会更名德云社。

郭德纲和赵本山的轨迹很相似,赵和央视关系密切,后又与辽宁卫视秤不离砣,郭则和北京电视台紧密捆绑,都极擅于利用平台。网媒崛起后,他们和几大视频网站走得也很近。

德云社和本山传媒的模式也很相似,无论是管理,还是产业链。连岳云鹏和小沈阳走红之路都如出一辙:捧红之后上综艺、拍影视,带动其他演员,反哺线下演出。

赵本山说:“无论是谁穿个大花七分裤站在我身后都会红的。”郭德纲说:“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说相声的要想红,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在喜剧界,他们就是金手指,点到谁,谁就会一飞冲天。

影视之路郭德纲不如赵本山走得顺,德云社没出品过电视剧,电影倒是拍了不少,但拍一部烂一部,岳云鹏的战绩也不怎么样,好在《煎饼侠》火了《五环之歌》。但德云社和本山传媒的综艺资源都还不错,尤其是在2015年《欢乐喜剧人》成为喜剧人新的露出平台后,那儿几乎成了这两家艺人的天下。

不过如今他们的路有了点儿分歧:郭德纲开始拥抱饭圈,赵本山转向了直播。

无论如何,德云社和本山传媒(2019年改回“辽宁民间艺术团”)是中国喜剧界商业化路子走得比较顺当的代表。二者都没上市,外界对两大喜剧帝国的营收充满了好奇。赵本山早几年曾想上市,后来放弃了,他说:“上市的目的是什么?是想企业扩张,是融资。自己有钱没花了,融什么资?”

再说回《欢乐喜剧人》,这档节目可谓是在小品式微、春晚落寞后,盘活喜剧人的第一大功臣。贾玲和开心麻花的沈腾、艾伦都是从这里出来的。第一季曹云金参赛,但从第二季之后,郭德纲主持,德云社便占了大头,岳云鹏的喜剧巅峰也是郭德纲通过这档节目捧出来的。

上海东方卫视是有着喜剧基因的。2012年之前,周立波的《立波秀》在东方卫视播。周立波因“他们给了我一个不能拒绝的数字”被浙江卫视撬走后,东方卫视迅速为王自健开了《今晚,80后脱口秀》。2015年,东方卫视又集结了一批小品、话剧喜剧人,开了《欢乐喜剧人》。可以说,它是继央视春晚之后,最大的喜剧舞台。2016年,东方卫视一年制作了四档喜剧类综艺。

在《欢乐喜剧人》崭露头角后,2016年,贾玲成立了大碗娱乐,《欢乐喜剧人》的编剧、导演孙集斌占股25%。近些年一些比较出名的喜剧综艺如《喜剧总动员》等,都出自大碗娱乐。《你好,李焕英》最初就是贾玲在《喜剧总动员》舞台上表演过的一段小品。

开心麻花同样在2015年上映了电影《夏洛特烦恼》,三四千万成本,14亿票房,刚拿了《欢乐喜剧人第一季》冠军的沈腾,又火了一把。年底,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估值达51.8亿元,2013年,它的估值是3亿元。后来开心麻花又出品了《驴得水》,2500万元成本,1.73亿元票房,口碑也极佳。接着又有《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都收益可观,开心麻花就这样在喜剧界站稳了脚跟。

在涉足影视之前,开心麻花主打的是“贺岁话剧”,集中于线下剧场,之所以寻求转型,开心麻花CEO刘洪涛说,是受2012年《泰囧》12亿票房的刺激。《泰囧》的成功,是电影大盘与喜剧火热的双重加持。

老火慢炖了十年的开心麻花瞅准了这个时机,一炮而响。这波浪潮下,不仅是开心麻花,新兴的喜剧内容公司如笑果文化、欢乐传媒等都恰到了饭。

2015年至2017年,资本在疯狂地追捧喜剧内容市场。

开心麻花当时背后的投资方包括微影资本、投过罗辑思维和哔哩哔哩的盛歌投资、宁浩的坏猴子影业。大碗娱乐刚成立就拿到了北京文化1000万投资,投后估值5000万。而最年轻的笑果文化,成立于2014年,2016年就拿到了王思聪普思资本的千万天使轮融资。2017年,《吐槽大会》横空出世,笑果拿下3轮融资,总金额超2亿,估值12亿。

王思聪很看好《吐槽大会》:“这是年轻人喜欢的喜剧表现形态,也是我看好的喜剧消费升级的方向。”

喜剧市场如今处于新老交替的阶段。新旧喜剧势力都在抢占观众的注意力,尤其是年轻观众的注意力。就像王思聪说的,喜剧消费在升级。观众的注意力在哪里,钱就在哪里。

池子在和笑果文化闹掰之后写过一段话:

“脱口秀在中国发展的时间真的不算(长) ,可以说是很浅的一汪水,但这么浅的水,甲却特别多,一个摞一个,塔一样,奇观。”

如今喜剧这个池子里,参赛选手也是一个摞一个,繁荣。

“我颤抖地摸着自己的脸,难道说,脱口秀站起来了吗,喜剧变了吗!”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闪闪

德云社

大碗娱乐

口碑

哔哩哔哩

欢乐传媒

坏猴子影...

这样搭

浪潮

大道文化

捧场

微信

一条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