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真的想刷微博,但也是真的不喜欢它

果壳 · 2021-02-25
现代人的手仿佛有了独立意志,它会自动不停地解锁手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狐少侠,编辑:八云,36氪经授权发布。

不论你是社畜还是学生,打工人还是在家看娃,一种奇怪的现象已经发生在你身上——你的手仿佛已经有了独立意志,不再是你的一部分,它会不假思索顺理成章般地不停解锁手机,挨个打开各个社媒app,“诶!xxx怎么还没回我”“刷个朋友圈吧”“吃瓜吃瓜,又出啥大事儿了?!”……

习惯性动作了 | giphy

根据2020年的一项调研,世界范围内有超过38亿人在使用Facebook、微信等社交软件,平均每个用户每天在社交软件上花费2.5小时。……喜讯啊!虽然我的收入没有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但社交媒体使用时间可是甩了社会精英一大截。

最近,杜伦大学的伊森·尼克拉斯(Ihssen Niklas)和瓦兹利·迈克尔(Wadsley Michael)在杂志《成瘾行为》(Addictive Behavior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发现,这些天天刷微博的人可能根本不喜欢社交app

想要不代表喜欢

在很多人看来,喜欢就是想要,想要就是喜欢,两者是同一个东西。但事实并非如此。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

为了拿到月底的奖金,整栋大楼已漆黑一片,你还在电脑前苦苦奋战。你的心中有一股信念,“我一定要坚持!我能做到!”;

周末的下午,阳光和煦,你和心爱的ta在公园散步,阵阵花香飘来,感觉此刻就是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第一个例子,叫“想要”,是一种欲望,伴随着坚持、强制、被驱动的感觉;第二个例子叫“喜欢”,是一种体验,没有压力、控制,只是单纯的享受

想要是对奖赏的渴望;喜欢是享受过程中的愉悦。两者有时候很相似,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因为非常想要,误认为自己很“喜欢”。比如,有人因为喜欢读书,所以想要读更多的书;有人为着“自律”,想要读更多的书,虽然不享受,但是外人还以为ta喜欢。

那么,对于社交app,你是喜欢还是想要呢?| giphy

但是,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两者是完全不同的过程,被不同的脑区控制。“喜欢”受阿片系统、初级感觉区域和前额叶区域控制,“喜欢”时分泌的是内啡呔;而“想要”受中脑和多巴胺系统控制,分泌的是多巴胺。

所谓“成瘾”,就是随着刺激频率的增加,一个人“想要”的程度越来越强,“喜欢”的程度却没有变化,甚至可能下降,两者发生了分离。

尼克拉斯和迈克尔测量了社交媒体用户“喜欢”和“想要”的分数,发现决定人们刷多长时间社交媒体的,是“有多想要”,而非“有多喜欢”。

明明没事还刷微博——我不喜欢,但就是想刷

研究者想要知道,那些5分钟就要看一眼社交媒体,不看就觉得漏掉了天大的消息的人是真的喜欢这个过程,还是仅仅是想要。于是他们招募了365个大学生,给他们做了一些问卷,分别测量了他们使用社交app的时长、多久会查看一次app、成瘾情况、想要程度、喜欢程度、以及参与者看到社交媒体的logo后,想要打开软件的强度。

决定人们刷多长时间社交媒体的,是“有多想要”,而非“有多喜欢” | giphy

其中,测量“想要社交app的程度”的问卷包含4个问题,比如“每天早上,我有强烈的渴望去检查Facebook之类的社交媒体”,被试需要根据自身情况从1-5分中打分。而“喜欢社交app的程度”的问卷也包含4个问题,比如“使用社交媒体,让我开心”,同样需要被试从1-5分中打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测量参与者看到社交媒体的logo后有多想打开它们,研究人员一共开展了三个“线索反应”的实验,在第二个实验中还专门针对亚洲学生加入了微博的logo。

真是“贴心”,还加上了微博 | giphy

结果发现,人们“想要”的程度越高,在社交媒体上花费的时间就越多,检查社交媒体的频率也越高,同时问题行为也越为严重。但“喜欢”和使用情况并没有关系。

人们仿佛被某种力量驱动,不停地查看社交媒体的消息,但是并没有真正从中得到乐趣。换句话说,这些人上瘾了!

真正的自由——从“想要”到“喜欢”

这个研究很简单,但背后蕴含着一个道理:“想要”是通往奴役之路,“喜欢”才是通往自由之路。

有句话曾风靡一时——“自律给我自由”,但是从“想要和喜欢”的角度来看,自律带来的恰恰是奴役,喜欢才能带来自由。

自律的背后往往有一个假设,为了达到某个想要的目标,我要逼着自己做某件事情。想要有个健美的身材,我要逼着自己挥汗如雨;想要让自己更加博学或者显得更加博学,我要逼着自己多读书……

人们仿佛被某种力量驱动,不停地查看社交媒体的消息 | giphy

这种“自律”的过程中充满痛苦,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健身、读书都只是手段,我们并没有从中得到乐趣。更糟糕的是,即便实现了目的,养成了“好习惯”,但我们可能进入了一种类似“成瘾”的状态,开始想要更高强度的锻炼,更长的阅读时长,却毫无乐趣可言。

荀子说,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喜欢健身,然后去做,这是个主动的姿态;想要健身,然后逼着自己去做,这是个被“想要”绑架的姿态。前者是自由的,后者是被奴役了,是自己逼自己变成了工具人。养成“好习惯”尚且可能有这样的副作用。如果养成的是“坏习惯”,那就更糟糕了,不但给自己的生活带来麻烦,而且其实毫无乐趣可言。

我们可能进入了一种类似“成瘾”的状态 | giphy

下次当你不停地滑动手机,寻找刺激的时候,不妨停下来问问自己:我这是喜欢,还是想要呢?

参考文献

[1]Niklas Ihssen, Michael Wadsley, A reward and incentive-sensitization perspective on compulsive use of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 Wanting but not liking predicts checking frequency and problematic use behavior, Addictive Behaviors, Volume 116, 2021, 106808, ISSN 0306-4603, https://doi.org/10.1016/j.addbeh.2020.106808.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闷声发大财”的小语种教培江湖。

2021-02-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