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吸金26亿人民币 为什么是蓝箭航天?

投资人说 · 2021-01-26
2021年,蓝箭航天将会择机实现朱雀二号的首飞。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作者:投资人说,36氪经授权发布。

图注:蓝箭航天创始人张昌武

在商业航天大航海时代下,中国商业航天的发展日新月异。投资人说近期特别推出「 问天 」系列,通过深入采访普华资本、碧桂园创投、国科嘉和中科创星、蓝箭航天星际荣耀星河动力等头部科技投资人、商业火箭项目以及卫星企业等,让更多公众了解我国商业航天领域里的技术探索、发展现状、亟待解决的技术痛点。今天推出第六篇,专访蓝箭航天创始人张昌武。以下是核心观点概括:

1、自主可控的制造和测试能力是基础,火箭公司需要有自己的制造基地;

2、制造火箭并不容易,对资金、技术、人才等的要求都非常高;

3、目标牵引才能决定行动,蓝箭航天更倾向研究中大型液体火箭,成为国家队的有力补充;

4、如果产品足够优秀,民营火箭的商业化是一个必然事件。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火箭仍然是一个强卖方市场。

作者 | 韩梅梅

编辑 | 轻眉

出品 | 投资人说(touzirenshuo)

新年伊始,蓝箭航天,这家成立5年的中国民营火箭企业在它的公众号上发布了新进展。

2020年12月,蓝箭航天的液氧甲烷火箭“可回收”神器——针栓式喷注器试车成功。这意味着,火箭发射从原来的单程票,变成了一张往返票,从有去无回升级成可重复使用,火箭发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不仅如此,蓝箭航天创始人张昌武透露,2021年,将会实现中大型液体运载火箭朱雀二号的首飞。据悉,这是国内目前在研运力最大的液氧甲烷运载火箭,也是国内首家即将飞天的民营液体中型火箭,可以将两辆大型SUV轿车同时送入太空。

成立5年的蓝箭航天,只是这批商业火箭浪潮中的一员,也是第一梯队中的一员。商业航天内部还有很多从业者,路径各不相同,也都取得了优异成绩。

我们并不能做出结论,哪条路线是终局。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知道哪里是终点,说明这个行业已经到达红海阶段。而商业航天才刚刚开始,没有共识或许才是最大的共识。

“投资人说”尊重每一个有价值的认知,并希望这些深度思想被更多人看见。

01

自建基地 液体火箭从图纸变成现实

“ 疫情让工业复产按下了暂停键,但早已自建制造基地的蓝箭航天,却逆势超车。凭借之前的部署,2020年,朱雀二号踩中了每一个节点,并将液体火箭由图纸变为现实。

刚刚过去的2020年,在疫情重击下,百业待兴。

蓝箭航天因疫情受到的影响有限,当各行各业都在积极尝试恢复生产时,朱雀二号运载火箭核心部组件完成交付,各分系统试验进展顺利,开始初样动力系统试车箭和模态箭全箭总装。

这是张昌武战略部署的验证,必须自建制造基地。于是,蓝箭航天在浙江湖州的智能制造基地在2018年年底竣工交付,目前已经形北京火箭及发动机研发中心、西安火箭发动机研发中心和湖州智能制造基地的产业布局。

当时,张昌武的主要考虑点在于,造火箭是一项重资产业务,而自主可控的制造和测试能力是基础,把基础打得足够扎实,蓝箭航天未来才能够跑得更快。

湖州智能制造基地总占地面积近120亩,未来将保障每年超过200台液氧甲烷发动机的生产制造能力。

在众多民营航天火箭企业中,蓝箭航天是目前唯一自建试车台和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由于建设地点对环境要求较高、投入巨大,国内自建试车台的企业并不多,像国外的SpaceX、Blue Origin均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然而,一场黑天鹅事件让湖州制造基地的战略价值被显现。

2020年新冠疫情给全球供应链带来冲击,导致多地零部件供应中断,生产被极速叫停。尤其是像需要众多供应商合作的火箭企业,被按在了砧板上,无法动弹。总体单位与供应商之间的走动被搁置,但湖州的基础设施仍让蓝箭航天能够快速地推进研制工作:

2020年2月,蓝箭航天400多名员工有序复工,完成“天鹊”10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装配;

3月,“天鹊”10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一周四试圆满成功;

6月,“天鹊”二级游机发动机TQ-11完成2000秒热试车;

7月,朱雀二号完成控制系统与二游机发动机匹配性验证;

11月,蓝箭航天顺利攻克朱雀二号液体运载火箭大口径低温液体输送管路设计、制造和试验验证难题,据悉,这是目前国内运载火箭中跨度最大、规模最大的一根液体低温输送管路;

12月,蓝箭航天液氧甲烷火箭“可回收”神器——针栓式喷注器试车成功。

至此,朱雀二号液体火箭由图纸变为现实。张昌武表示,“‘朱雀二号’是世界第三款,国内第一款液氧甲烷运载火箭,对标世界民营火箭公司研发的产品,在同类中运载能力将达到世界前列。”

02

核心能力持续突破 资本拿26亿投票

“ 民营航天已经走过了第一个五年,蓝箭航天也曾经历一系列挫折,随着蓝箭航天核心动力技术不断突破,蓝箭航天正在持续向市场证明自己的产品研发、制造和发射保障能力。

2015年,是民营航天的元年。

这源于2014年11月国务院60号文的发布,文中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彼时,航天还是国家队在主导,极少数人能够真正参与到航天领域的建设中来。政策的铺垫,使得民营航天似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提到,“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航天科研生产、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空间信息产品服务、卫星运营等航天活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

一时间,政策、资本、技术、人才源源不断地涌向商业航天领域,给了公众更多了解商业航天的机会,点燃大众热情。

商业航天是太空硬科技的探索,代表了民族最后一个边界,感召力本身就极强。新晋世界首富马斯克的SpaceX更是给全世界树立了一个role model,商业航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SpaceX正在讨论估值从目前的460亿美元翻倍至最高的920亿美元,并希望在1月中下旬完成交易。

太空经济由此火热起来。

在决定造火箭之前,张昌武已经花了大半年时间调研民营火箭的可行性,惊喜的是,他发现政策在不断地释放有利于民营的信息,民营火箭的春天来了。

于是,张昌武开始翻着手机通讯录一个一个地找合伙人。最初的5名员工,在80平米的办公室里办公,蓝箭航天的创业之路就这样开始了。

2015年,蓝箭航天正式成立,这是国内首家取得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运载火箭企业,聚焦大推力液氧甲烷发动机及中大型商业运载火箭研制。

但航天之旅并非一帆风顺,制造并发射火箭是一个风险极高、难度极大的创业项目。

首先,张昌武的金融出身被质疑。他毕业于清华大学MBA,曾就职于汇丰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从履历来看,市场不禁疑问,一位压根不懂火箭技术的金融人士,如何带领一家先进制造企业向前冲,感觉这更像是一场To VC 的游戏。

其次,蓝箭航天固体火箭的首飞遇挫。2018年10月,“朱雀一号”首飞,发射后飞行正常,一二级工作正常,整流罩分离正常,三级出现异常,所搭载卫星未能入轨。“朱雀一号”被大众和行业寄予了广泛希望,它的失败让行业的担忧情绪弥漫。

张昌武评价说,朱雀一号的发射对于蓝箭航天来讲是教训,也是一个宝贵的财富。说是财富,指的是蓝箭航天借此跑通了运载火箭发射的所有流程,更重要的是给之后的研制起了一个极大的警示作用。

2019年,蓝箭航天的发动机和火箭产品不断取得技术突破,不断实现着张昌武那句“用技术解去实现,做到万无一失。”

当年12月,蓝箭航天与天仪研究院签订发射服务合同。天仪研究院副总裁刘京阳表示,正是因为看到了朱雀二号的产品研发、制造,和发射保障能力,天仪愿意和蓝箭航天一起共同推进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此前,天仪研究院已成功发射过15颗卫星,是我国为商业卫星发射数量的领跑者,采用过长征、快舟等多种运载型号。

资本真金白银的投票,也能够证明蓝箭航天还是做对了很多事情。

创办5年多,蓝箭航天完成了累计金额超过26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的名单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经纬中国、碧桂园创投等一线知名基金跃然纸上。

碧桂园创投董事总经理杜浩提到,“虽然不是技术出身,但张昌武能够找到优秀的技术人才,并发挥人才的潜能,把事做成。在这种情况下,他管理企业的天花板就会非常高。”

03

聚焦液体中大型火箭 坚定差异化道路

“ 张昌武坚信,目标牵引才能决定行动。蓝箭航天的目标则是聚焦中大型液体火箭,在成本上更经济;在策略上,成为国家队的有力补充。

“我们就是要在世界商业火箭的家族里面,以及国家队现有的火箭布局之中,走出一条差异化的道路。”

在张昌武看来,航天的动力系统有多大,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这是一个接近真理的设定。发动机造就了运载火箭,而运载火箭是人类进入太空的通行证。因此,蓝箭航天一直聚焦在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及中大型液体商业运载火箭研制上。

他解释,之所以选择液氧甲烷发动机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民营队和国家队的发射任务侧重点不同,蓝箭航天希望成为中国航天的有力补充。从这个角度来讲,液氧甲烷这条路线成为他们的首选项,而不是简单复制国家队在固体火箭方面已经取得的成果;

第二,甲烷代表着未来方向的选择。甲烷不是一项新技术,这是一个比冲较高、动力超强的推进剂。甲烷无毒无污染,具备清洁环保的优势;

第三,甲烷综合性价比高。根据蓝箭航天公布的数据,朱雀二号所用的液氧甲烷推进剂每公斤成本约为5元,远低于液氧煤油的每公斤十几元和液氧液氢每公斤一百元,算是白菜价,能托举起人类未来航天。

谈及为什么一心向着中大型液体火箭时,他表示,目标牵引才能决定行动。

企业的发展战略不能错,要定一个可以让自己、团队,甚至整个行业都感到激动的一个目标,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要建立起相应能力,确保最终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Space X定义了一个非常卓越的目标,这个目标牵引着整个公司取得快速发展。”巧合的是,Space X的产品也是液氧甲烷。因此,有人曾评价蓝箭航天,是最像Space X的中国商业航天公司。

张昌武回应道,如果这个标签,能让大家更好地认识蓝箭航天,其实叫什么都没有问题,只不过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蓝箭是学习Space X,而不是成为Space X。他指出,蓝箭航天要像SpaceX一样拥有低成本和高密度的火箭发射能力。

“再说,二者之间还是有差异的,Space X已经是一个传奇,而蓝箭航天还在创业的路上。“我相信,随着存续时间变长,中国商业航天会迎来更好的发展。”

04

商业化可能是“衍生品”

“ 如果火箭的产品定位瞄准了一个有效需求,它可能是暴利行业,但也可能爆亏。张昌武认为,如果产品足够优秀,民营火箭的商业化是一个随之而来的必然事件。

在接受投资人说的采访中,张昌武确认了商业化的重要性,但他也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商业化是一个必然,但它也可能是一个衍生品。”在他看来,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火箭都是一个强卖方市场。火箭不仅仅能携带卫星上天,太空移民、星际采矿等,还有太多未知的应用场景值得探索。对于像蓝箭航天这样的高端制造企业,最重要的还是把产品做好。

他预测,随着蓝箭航天完成量产,每年可实现30发,甚至更高的发射频次,火箭规模也会变大。火箭将会从有去无回的单程票变成可重复使用的往返票,既能降低成本,也能积攒大量数据,为人类下一个边界探索做准备。

在这种背景下,像太空旅游、洲际运输等新的需求和场景都会出现。“如果能够验证,其实航天本身已经切入到航空的市场。”

至于这是否为暴利行业,则取决于产品的定位是不是精确地瞄准了一个有效需求。

“可能暴利,也可能暴亏。”他解释道,在低轨商业化过程中探索的不只是火箭,还有卫星。经过过去几年的发展,火箭公司自身也在不断地定义用什么样的火箭去服务市场,市场端也在同步变化,从微小卫星、小卫星,再到中大型卫星。

当卫星与火箭会师时,就是验证火箭公司对市场判断的准确度之际。如果错误,则是血本无归,所有努力付之东流。

经过5年的发展,商业航天领域已经出现了众多玩家。蓝箭航天是坚定地走在液氧甲烷推进剂技术和中大型火箭的持续探索中,其他的企业也都逐渐树立了自己的标签。

张昌武认为,整个商业航天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大家都在做航天这件事情,只要能够增强国家在商业航天领域的竞争力,或者说给整个人类的航天器带来一些突破性进展,其实都应该相互合作起来。

“中国的民营航天现在更像是一个X,这个X将来究竟会如何发展,谁也不知道。X最终会趋近于0,也会代表无限可能,成为一个非常了不起或者伟大地存在。”

事实上,X内部也在产生分化。比如,蓝箭航天注重低成本中大型液体火箭实现的卫星星座组网发射服务,星际荣耀主张先固后液、固液并存,星河动力则是固液并举、高低搭配、远近衔接……

诚然,任何路线都无法代表终局,一切都是进行时,差异化本身也代表着这个行业正处在成熟阶段。只要踏实做好产品,前景都是美好的。

“这个行业才刚刚兴起,没有路线对错的答案,只是大家的选择不同,中国商业航天一切皆有可能。”张昌武说。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蓝箭航天

碧桂园

中国航天

星河动力

星际荣耀

有路

世界树

中科创

浪潮

航海时代

微信

汇丰银行

国科嘉和

下一篇

用户规模与内容质量的博弈下,知乎的出路在哪里?

2021-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