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小喘了一口气

未来城不落 · 2021-01-22
在经历了几日下挫之后,华夏幸福的股票在午后直线上涨

编者按:本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每经记者 王佳飞,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21日,在经历了几日下挫之后,华夏幸福的股票在午后直线上涨,最高点至每股11.55元,最后收盘于11.36元,较开盘上涨0.62%。

市场似乎重拾了对华夏幸福的信心,当日华夏幸福债券在午后也反弹,20华夏幸福MTN002涨幅175%,17幸福基业MTN001涨幅33%。

这或许和市场普遍担忧的“违约”没有出现a有关。

1月19日,据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证实,该公司已经将回购“16华夏债”所需的约15亿元划款至中登公司,虽然可以稍稍喘一口气,但也不轻松。

“16华夏债”风波仅是一条引线而已,背后牵动着的是华夏幸福高额的负债和对赌协议,还有关于该公司的前途命运。

投资人全部选择回购

一段时间以来,市场似乎对华夏幸福失去了信心,业界普遍认为该公司“16华夏债”此番可能无法按时回售。

16华夏债的起息日为2016年1月20日,到期日为2023年1月20日,发行规模为15亿元,票面利率为4.88%。

原本这是一笔两年后才到期的债务,但该笔债在发行之时便规定了投资人的回售选择权,规定“若投资者行使回售选择权,则其回售部分债券的兑付日为2021年1月20日”。

因此华夏幸福在2020年12月22日针对该笔债发布了回售实施公告。自然,投资人可以选择回售给华夏幸福或者继续持有,甚至华夏幸福为了鼓励投资人继续持有,将该笔债券2021年1月20日至2023年1月19日本期债券的票面利率上调为6.60%。

但是华夏幸福2021年1月11日公告表示,回售金额达到了约15亿元,也就是几乎所有投资人都没有选择继续持有该债券。

这代表了一定的市场风向。

从1月初开始,华夏幸福多笔债券出现下跌,美元债“华夏幸福8.05%B20250113”、境内债“16华夏01”等遭到了历史最低报价。1月19日,“17幸福基业MTN001”更是跌幅达到57%。

不仅是公司债券,华夏幸福股票也遭逢跌跌不休的境遇。

2020年7月10日,该公司股票开盘20.5元,收于20.24元,此后便开始一路下行,中间虽然偶有反复,但是依旧没有挽回颓势。2021年1月21日,华夏幸福报收11.36元,相较于2020年7月的峰值处跌去了一半。

业绩承压

市场这种悲观情绪和华夏幸福的业绩息息相关。

华夏幸福2020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250亿元,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72.8亿元,同比下降3.8%。

早在2018年华夏幸福同中国平安签署的协议就规定,2018~2020年,华夏幸福需要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114.15亿、144.88亿和180亿元,否则华夏控股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

2018和2019年都已达标的华夏幸福2020年前三季度的表现显然同目标相距甚远。

事实上2020年以来,华夏幸福的业绩持续低迷。2020年上半年,华夏幸福营业收入373.7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5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6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8.52%。

如此业绩表现被归咎于疫情影响,华夏幸福在2020半年报中表示:“主要系受疫情影响,公司在环北京等主要区域的房地产项目交付结算滞后,导致房地产业务收入同比下降30.24%。”

此外根据Wind,2021年上半年,华夏幸福在100余天中还有约140亿元债券到期。

2021年1月18日,因为“公司债务规模持续攀升、短期债务占比上升且货币资金对短期债务覆盖能力持续弱化、杠杆水平持续高位”等原因,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隐约的好消息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1月16日,华夏幸福公告称,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对803万股(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0.21%)进行了质押式回购。

用股权质押的方式来融资是华夏幸福母公司华夏控股惯用的手法。截至1月16日,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质押合计385,246,000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26.46%,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9.84%。

此外近期还有传言,河北当地政府将给予华夏幸福最高95亿元(15亿美元)的条件性财务援助,传言这其中30亿元用来支付农民工工资和运营费用,另有部分元用以偿付“16华夏债”。

关于以上种种问题和传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华夏幸福,对方并没有直接回复问题,而是表示:“企业已注意到资本市场相关情况和媒体报道。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在经营上,正在加速回款,改善现金流;在投资上,提升投资质量,精准投资,严控支出。在合作上,坚持产业新城平台化,加强对外合作。”

深度绑定平安

华夏幸福并非首次遇此类流动性危机,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环京多地颁布严格的限购限贷政策,华夏幸福在该区域的销售受到较大影响,资金回笼压力增大。与此同时,产业新城模式前期投入巨大,在去杠杆背景下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华夏幸福通过在2018年和2019年两次引入中国平安作为战投度过了危机。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2019年2月11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华夏控股、平安资管及平安人寿等相关方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根据补充协议,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鼎基资本持股情况从减持前41.98%变更为36.29%。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平安资管的持股情况从增持前19.56%变更为25.25%,平安成为了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2019年,华夏幸福董秘林成红直接表示:“钱已经到位了。”

外界普遍担心,华夏幸福在2020年没能完成对赌协议,平安会采取怎样的态度。

事实上根据对赌协议,如果出现华夏幸福实际净利润小于同一年度预测利润的95%,则华夏控股需进行现金补偿,补偿金额为实际利润和承诺利润的差值乘以平安的持股比例。

华夏幸福目前已经和平安深度绑定,且不说盛传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华夏幸福联席总裁俞建皆为平安推荐,华夏幸福“绝对增量的”新业务便处处打上了平安的烙印。

吴向东就明确表示:“华夏幸福的新业务未来有一个重要出发点就是服务中国平安的发展战略需要,这样也能为我们自己的发展找到空间。”

2020年5月29日,华夏幸福以19.49亿元拿下武昌中北路P(2020)034号地块,用以建设“武汉平安幸福中心”。

2020年6月4日,深圳市政府与中国平安签署《公共住房投资建设运营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夏幸福作为中国平安的战略伙伴,将参与此中。

2020年7月,华夏幸福中标东莞威远岛土地整备综合服务项目,承担整岛开发的策划、执行工作,表示将“以平安产业资源和龙头项目为先导和基础,助力威远岛打造成为一个综合产业体系的示范样板。”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今,可能又要看平安的了。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华夏幸福

中国平安

每日经济...

重拾

下一篇

房企一边忙于发债融资,一边急着买地“囤货”

2021-01-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